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343章 星光尽灭

第1343章 星光尽灭

  云澈死了,在星芒之下,在所有星卫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中,在茉莉和彩脂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粉身碎骨。

  彩脂的【逆天邪神】哭声停止了,她呆呆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,脸儿与星眸失去了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颜色,纤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在结界中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软下,失魂的【逆天邪神】跪倒了地上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死,在强开“彼岸修罗”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便已注定,因为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以燃尽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、玄脉、灵魂、意志、信念……所有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所换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绝望之力。而随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死,和他生命灵魂相连的【逆天邪神】红儿与禾菱也就此消亡。

  云澈死,却给星神界带来了一场永不可磨灭的【逆天邪神】噩梦和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损失。亦无法泄尽星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和惊惧,他早已顾不得仪式,从结界中站起,大吼道:“毁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尸,一根毛发,一滴血珠都不许留下!!”

  “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!”众星卫一愣,然后迅速应声,数道星芒再次凝聚,但,未等他们出手,云澈碎裂的【逆天邪神】尸身却在这时全部燃起赤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,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身体里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血在他灭亡之后,释放出了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光。

  火焰在燃烧中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连在一起,汇成一片小型的【逆天邪神】火海,火海之中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碎片被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焚灭,一片接一片的【逆天邪神】消失,直至被彻底焚成灰烬,归于虚无。

  如星神帝所愿,没有留下一根毛发,一滴血珠,真真正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尸骨无存。

  唉……

  一道道叹息,响起在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心中。有如释重负,有惋惜不已,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复杂难名。

  死去的【逆天邪神】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身负创世神之力,能够融合凤凰炎与金乌炎,能够释放幻神,能够引来九重天劫,能够驾驭天道劫雷,能够神王爆发神主之力,亘古未有以后也断然不可能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纵神才。

  “吾王,云澈既死,如今仪式已经开始,对吾王和星神界而言,再没有比这更重要之事。待仪式完成,吾王成就无上神力,三十七长老和众星卫在天之灵,也定会倍感欣慰。”天元星神提醒道。

  “……”星神帝闭目,足足数息,胸口的【逆天邪神】起伏才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平息了下来,他微微点头,沉声道:“忘却刚才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聚神凝心,进行仪式!”

  众星神和长老都依言闭上了眼睛,努力平复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波澜。

  彩脂脸儿惨白,全身泛冷,即使幼年时被所有人冷眼而视,她也未曾如此冰冷过。她看向茉莉……她生命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温暖与依靠,却发现她依旧呆呆然然。

  “姐姐……”

  彩脂一声呼喊,茉莉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反应,她看着前方,星眸之中却没有倒影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风景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一点一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失色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“小妹妹,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我都听得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很懂,不过你在天毒珠里睡了这么久,能不能告诉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?”

  “茉莉。”

  她犹记得,她那时面对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冷漠与不屑。她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杀星神,而他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下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卑微生灵,连玄脉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残废的【逆天邪神】。就身份层面而言,她看他一眼,与他说一个字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恩赐。

  “茉莉……茉莉花可爱小巧,芬香馥郁,纯白无暇,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很适合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。”

  “纯白无瑕?呵……我是【逆天邪神】茉莉,是【逆天邪神】被无数鲜血,染成血色的【逆天邪神】茉莉!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“第三个条件,跪下叩首,拜我为师!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怎么?你不愿意?”

  以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收云澈为徒,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世间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降尊。而那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第一反应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愿,还强行在她面前展示他自以为硬铮铮的【逆天邪神】所谓傲骨。

  “你……今年多少岁?”

  “十三岁!”

  “十……三……岁!?你年纪比我还小,当我师父不合适吧……”

  “好吧,我可以拜你为师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不会向你叩首。我云澈可以跪长辈,跪恩人,呃……跪老婆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可以,但跪你这个才认知几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丫头,我做不到!”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身为男人,最基本的【逆天邪神】尊严!”

  “哼……这可由不得你!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那天,她踩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头颅,居高视下,字字嘲讽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觉得自己骨头很硬,很了不起?没有实力,你连抗拒向我磕头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都没有,又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傲气!没有实力,在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面前,你自以为的【逆天邪神】尊严和骄傲,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笑话!”

  “……现在,对于我这个师父,你还有什么问题要问吗?”

  “有……我想问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毛发没来得及长齐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天生白虎?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终于有了变动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嘴角轻轻舒展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抹很轻很美,云澈好多年都见不到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浅笑。

  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他却再也无幸看到。

  咕咚……

  咕咚……

  不知为何,世界变得异常安静,她能无比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听到自己心脏跳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

  “白痴!!白痴!!你这个为了女人连命都不顾的【逆天邪神】色魔,白痴!!你要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一天惨死,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女人!!”

  “啊嘿嘿……如果……那个女人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说不定会心甘恰灸嫣煨吧瘛块愿。”

  “呵!这种蠢话,你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留着去哄那些白痴女人吧!”

  咕咚……

  咕咚……咕咚……

  心脏的【逆天邪神】跳动仿佛越来越快,越来越剧烈。

  “茉莉,为你重塑身体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相识第一天,你向我提出的【逆天邪神】要求,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直以来,你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要求……”

  “因为遇到你,原本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废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我重获新生,也重新捡起了尊严……因为你,我可以保护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和小姑妈不再受人欺凌……因为你,我知道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世,找到了亲生父母……我如今所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、地位、尊严、声望,全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你。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初遇到了你,我或许早已惨死……就算还活着,也可能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徘徊在绝望边缘的【逆天邪神】孤魂野鬼………”

  “而我却始终,连你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渴望……都无法帮你实现。”

  …………

  “云澈!你到底要蠢到什么时候……如果你这么拼命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你刚才说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理由而向我报答恩情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那你大可不必了!我所做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也全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自己!不需要你为了区区一枚幽冥婆罗花这么拼命!不要说摹灸嫣煨吧瘛裤今天根本不可能成功……就算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采到了,我也不会感激,只会觉得你愚不可及!!”

  “报……恩?怎么会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报恩……茉莉,你对我而言……又怎么可能……单单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恩人。”

  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年纪……比我还小……却从……那么小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……就只能……依赖一个人而活……我知道……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痛苦……和悲哀……”

  “你虽然……高傲……倔强……脾气坏……爱骂人……从来不会让我……觉得你可怜……但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我知道……你一定无比渴望……自由……”

  “师命不可违……但在我心里……你不仅仅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师父……”

  “你还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我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茉莉啊!!!”

  “……”

  那一天,那一株只余残瓣的【逆天邪神】幽冥婆罗花,那一声他灵魂崩溃边缘的【逆天邪神】咆哮,让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死死印入了她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角落……也或者,他早已铭刻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她从未能察觉。

  咕咚……

  咕咚咕咚……

  咕咚咕咚咕咚……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“愚蠢也好,找死也罢,见到你,一切都不重要了。”

  ……………

  “……茉莉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确……不该自以为是【逆天邪神】的【逆天邪神】认定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念想,认为你会像我想念你一样想要见我,但至少……在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三年,我为了找到你,每一天都在拼命努力,最后不惜闯入封神之战来让你听到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。哪怕你现在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我有万般不屑,至少……让我看你一眼,让我当着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面,告诉你所有我想对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还有……”

  ……………

  “茉莉,从在这里见到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天,我就察觉到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、心里都好像压着很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枷锁……包括你那天决绝的【逆天邪神】要赶我离开,我也确信一定不单单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安危,否则,你明明可以有很多更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……但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放心,我不会问。”

  “如果是【逆天邪神】连你都难以应对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压,那么就算告诉我,以我如今渺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也不可能帮到你,而只会成为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牵绊和累赘……”

  “进入宙天珠后,我不会允许自己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懈怠。三年之后,我会让自己成长到你愿意告诉我一切,可以和你一起破开你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枷锁。最好……还可以守护你……而且是【逆天邪神】永远。”

  “云澈……为什么……要让我……遇到你……”

  “大概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让你把彩脂嫁给我吧,哈哈……”

  …………

  “茉莉……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来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,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废物,救不了你。我能做的【逆天邪神】,只有陪你。”

  “若有来生……我们……还会……再见面吗……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咕咚……

  咕咚……

  咕咚!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云澈,天玄大陆分别之后,你为了我追到了东神域,又追到了宙天神界,又因为我一句话,拼尽一切拿下了封神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首位,又为了我,不计一切后果闯入星神界,只为陪我共死……

  你还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个白痴,我这辈子见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大,最蠢,最无可救药的【逆天邪神】白痴。

  从初入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卑微无闻,到神道初成,再到震世扬名,你成长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步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看到更广阔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和踏足更高的【逆天邪神】位面,而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能够追寻和靠近我……

  而我,却始终在惶恐、逃避,想方设法想要把你推开。自以为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你好,自以为可以救你,可以救彩脂……

  却害了你,害了彩脂,害了我自己……

  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害了你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害了彩脂……如果我不那么自以为是【逆天邪神】,如果我能稍稍像你一样勇敢……

  一切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我。

  云澈……我不配你如此待我……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乒……

  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海之中,如有点点水晶与星辰破碎,散开一片快速消逝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华。

  云澈死了,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灰飞烟灭,带走了她生命中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温暖和色彩……也泯灭了她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犹豫、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软弱、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眷恋、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、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善念……

  咕咚!

  咕咚!

  声音响彻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……也响起在了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耳边。

  结界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、长老,还有结界外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都在这时猛地抬头,怔然看向天空。

  气氛,忽然没来由变得压抑起来,天地之间,仿佛有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正在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跳动,发出着直撞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跳动着。

  “这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“怎么回事?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声音!?”

  “谁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谁!?”

  咕咚!

  咕咚!!

  咕咚!!!

  越来越响,越来越近,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,如同震荡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上。

  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着星魂绝界隔离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城,云澈身负茉莉给予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界才可闯入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个莫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外……这个沉闷诡异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!?

  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心脏跳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一股极其不安的【逆天邪神】情绪也如瘟疫一般在所有人心中快速滋生和扩散。

  才刚刚稍微定下神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帝与众星神全部抬头,沉眉寻向声音的【逆天邪神】来源。而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,也在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剧变着……因为,就连他们,也分明感觉到了一种极大,而且越来越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安。

  “姐……姐姐?”彩脂看向茉莉,失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喊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和茉莉相贴,很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到,这个巨大到整个星神城都可听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跳动声……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茉莉!

  “姐姐……姐姐?啊!!”

  她一连喊了数声,然后忽然一声惊叫。

  因为她看到了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双眼瞳漆黑一片,呈现着无比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空洞,再没有了一丝一毫平日里比星辰还要璀然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华……

  就如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黑夜,失去了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星辰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