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342章 命陨
  雷海散尽,但众人翻腾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液和颤荡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却无论如何都无法有些微的【逆天邪神】平复,他们感觉自己全身每一个细胞,每一根毛发都陷入了惊惧的【逆天邪神】深渊之中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噩梦中都未曾有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战栗。

  随着残留雷电的【逆天邪神】逐渐消散,世界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安静了下来,再没有了一丝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就连原本浮荡在空气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气与煞气也被雷海吞噬,消散了大半。

  云澈趴伏在地,一动不动,无声无息。那遍体染血,造就了无数噩梦的【逆天邪神】劫天剑已经离手,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躺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侧。

  这一次,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连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都微薄到几乎无法探知。

  但,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静寂之中,那些星卫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久久没有一个人靠近,甚至没有一个人向前一步。在云澈缔造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次又一次噩梦之下,他们已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沦为了惊弓之鸟。他们怕这个鬼神和刚才一样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暂时的【逆天邪神】安憩,一旦靠近,便会马上醒来,将他们卷入死亡的【逆天邪神】深渊。

  “终于……结束了。”天元星神荼蘼闭上眼睛,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吐了一口气。随着心神的【逆天邪神】稍稍定下,他才发觉,自己苍白的【逆天邪神】头发和胡须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淋满了冷汗。

  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层面,自然探知的【逆天邪神】到,那毁天灭地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色雷海,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这一次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彻彻底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油尽灯枯。

  “……”星神帝面孔在抽搐,双手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死死攥紧。

  “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气息和灵魂气息同时变得无比微弱,看来,他这股违逆常理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很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以自毁生命与灵魂为代价,而超出自身承受极限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最先受损的【逆天邪神】必是【逆天邪神】玄脉,很可能……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也已经废了,吾王就算想要留下他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可能了。”天元星神缓缓说道。

  “让……他……死!!”星神帝低沉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他最初有多么想要把云澈留下,现在就有多么想让他死。

  “还好仪式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刚刚启动,这个意外无伤大体。”天元星神道。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仪式进行到抽离融合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关键步骤,众星神和长老如此分心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后果怕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堪设想。

  “毁了他吧。”天元星神下令:“他已经彻底没有力量了,很可能已经死了。灭掉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不得留下任何痕迹!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一众星卫齐齐应声领命……但,无比尴尬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幕出现,一息……两息……三息……众星卫目光互视,却愣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一个人向前。

  “我来!”就在星神帝即将勃然大怒时,一个人影向前一步,然后冲天而起,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罡星卫统领。身为星卫统领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硬着头皮也要先上。

  他身上还带着被云澈一剑震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伤痕,身具九级神君之力,他目光冷毅,但深处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光却显然有些飘忽。他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向前了少许,却似乎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再无胆靠近,手上玄光一闪,便要远远射向云澈。

  他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光才刚刚凝聚,忽然看到,视线远处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……残剩的【逆天邪神】左臂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了一下。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之轻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颤动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这天罡星卫统领全身一抖,惊得险些魂飞魄散,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以生平最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倒栽下去,直退至比先前更远离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,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光亦溃散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干二净。

  惊魂未定间,他便已意识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和举动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丢人和羞耻,但,却并没有人向他投去鄙夷嘲讽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因为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,都集中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每一个人都和他一样面浮惊恐。

  因为,云澈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在动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左臂在缓慢的【逆天邪神】伸起,抓落在前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上,然后拖动着身体,艰难的【逆天邪神】向前挪动了少许,然后,手臂再次伸出,抓落……一点一点,一寸一寸,如一个生命即将彻底凋零的【逆天邪神】迟暮老人,用仅剩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,向前爬动起来……

  而他所爬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……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茉莉和彩脂的【逆天邪神】所在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灰

  暗。

  没有了光明,没有了声音,感觉不到疼痛,也感觉不到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,更看不到茉莉在哪里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他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丝心念与意志却牵引着他爬向那个未知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。

  世界变得更加安静,不但没有了声音,就连时间似乎也已完全静止。所有人,所有视线都定在了那里,怔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,没有人出声,更没有靠近……

  云澈爬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很慢很慢,每一次抬臂,都艰难的【逆天邪神】似乎要用尽全身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却只能堪堪移动那么几寸,每一次,都似乎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限,却总能再一次将手臂抬起。

  世界保持着诡异的【逆天邪神】安静和定格,一种无法言喻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灌满每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胸腔,蔓延着说不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凄伤和难受。

  他们全都看得出,云澈爬去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封锁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结界。

  而当威胁消失,心神平静,他们才忽然忆起,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恶魔,从未和他们有过什么深仇大恨,他今日到来,为的【逆天邪神】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茉莉……

  为了他们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杀星神。

  为之……不惜血染星神城,葬送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生父,为了自己而要她死。

  而他,为了她不惜赴死。

  无比锥心,无比讽刺,更让他们无比难受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差。

  他们一直坚守的【逆天邪神】信念,在这一刻被一种无形之物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触碰,又在这种触碰中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颤荡着……久久难以休止。

  茉莉定定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,没有呼喊,没有眼泪,甚至没有一丝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,就这么怔然看着他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靠近,不肯让云澈离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哪怕最微小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刹那。

  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中,时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流动似乎极其的【逆天邪神】缓慢。本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遥远,在所有人眼中本不可能到达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,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独臂和不肯散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下如神迹一般一点点拉近着。

  更奇异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漫长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始至终没有一个人出手攻击云澈。不知是【逆天邪神】恐惧阴影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敢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不知过去了多久,没有一个人察觉到过去了多久,在视线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断恍惚间,云澈距离茉莉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结界已近到百尺之距,那只残破到让人不忍直视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依旧在伸出……抓落着地面,一点一点……九十九尺……九十尺……六十尺……三十尺……

  直到咫尺之距。

  彩脂用力掩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唇瓣,死死不发出一点声音。云澈,这个她或捉弄、或欢欣喊着“姐夫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这个姐姐当着她母亲的【逆天邪神】灵位将她强行许配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他本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俊逸不凡,但……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衣衫尽碎,全身上下每一个部位都被干涸的【逆天邪神】浓血糊染,遍体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翻裂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口,全身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碎露在外的【逆天邪神】骨头……找不到一丁点完好,哪怕稍微能入目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

  比从血池中爬出的【逆天邪神】炼狱恶鬼,还要可怕千倍百倍。

  “姐……夫……”她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念着,她不知道,这个世上,竟会有人愿意为了另外一个人,为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姐姐,做到如此地步……

  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姐姐口中一次次念叨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白痴”,这个世上,也再不可能有比他还白痴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碰触在了一堵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屏障上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终于停止,手臂挣扎着抬起,抓向阻挡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屏障,奢望着能将它撕穿……

  茉莉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伸手,白皙小巧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儿与那只指骨外露,枯血遍染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手掌隔着一层无色无形的【逆天邪神】结界贴合在一起……却永远,都无法碰触。

  “茉……莉……”云澈发出比蚊鸣还要微弱,比砂纸摩擦还要嘶哑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他已无法视物,却能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到茉莉就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:“我想……让他们……都为你……陪葬……但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我……已经……做不到……了……”

  “我…

  …什么都……做……不……到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茉莉很轻的【逆天邪神】摇头:“没关系,有你陪我,就足够了。”

  他明明已听不到任何声音,但心间,却响荡着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,每一个字都无比清晰,他碰触在结界上手一点点握紧,死亡的【逆天邪神】临近,从未有过的【逆天邪神】真切:“茉……莉……若有来生……我们……还会……再见面吗……”

  “会。”茉莉微笑,很轻,但无比坚决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:“来生,无论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人是【逆天邪神】魔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草是【逆天邪神】兽……我都一定会找到你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嘴角轻动,似乎在笑,按在屏障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,却在这时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滑落。

  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一个微如残烟,一个缈如薄雾,但在场皆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君神主,每一字都听得清清楚楚。星卫一个接一个垂下头去,心念无法平息,结界之中,天妖星神、天璇星神……他们别过脸去,心中无法言喻的【逆天邪神】难受。

  明明他是【逆天邪神】闯入者,明明他干扰了仪式,杀了那么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,还杀了一个长老……却让他们那么真切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到,自己才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可饶恕的【逆天邪神】罪人。

  不正常的【逆天邪神】氛围变动让星神帝面色连变,终于一声怒吼:“你们都在干什么……还不杀了他!!”

  神帝之怒,如无数惊雷在众星卫脑中炸响。先前颜面丧尽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罡星卫统领连忙再次冲出……而这一次,他依旧没有敢于靠近,他抓起星神枪,在星芒闪动着飞掷而出。

  星神枪刺穿百里空间,直中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后心,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贯穿而过,深深刺入下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,随之爆开的【逆天邪神】星芒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瞬间震开十几道裂痕。

  云澈没有挣扎,没有痛吟……甚至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死亡的【逆天邪神】临近,似乎又快上了那么一些。

  “啊……姐夫!姐夫!!”彩脂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重重撞在屏障之上,她终于大哭了起来,哭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伤心绝望,一双手儿死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拍打着屏障,但被压制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却无法对结界造成一丝一毫的【逆天邪神】损伤。

  “……”茉莉无声无言,依旧只是【逆天邪神】默默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他。

  一击得手,云澈毫无反应,天罡星卫统领眼睛一瞪,彻底放下心魂,大叫一声,直冲而去。后方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也全部紧随而上,一瞬间,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枪剑、星芒争先恐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将云澈锁定。

  铮!

  一道朱红光芒闪过,红儿现身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侧,她扑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抓起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,还未开口,便已发出撕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哭声:“主人……你怎么了……呜……呜呜呜……你起来……你起来啊……”

  红儿与云澈灵魂相连,平日里从无只喜不悲,似乎永无忧虑的【逆天邪神】她,在感受到云澈灵魂将散时,从未有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悲伤、害怕倾泻着她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眼泪。

  红……儿……

  快……走……

  云澈已无法发出声音,这声呼喊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念。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他和红儿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契约”,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茉莉强行施加的【逆天邪神】“魂命星移”,他想要主动解除都无法做到。

  他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魂音飘荡于红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,得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她更加撕心裂肺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哭:“呜哇哇哇……不……红儿不走……红儿只要主人……呜……主人你快起来……红儿以后一定多听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以后再也不贪嘴,再也不故意让主人生气……主人……你快起来……”

  刹!!

  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把星神枪穿空而至,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贯穿,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一震而断,下一瞬,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星芒疯狂轰落……

  “主……”

  红儿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哭喊散逝在空气之中,混乱轰落的【逆天邪神】星芒之中,云澈没有一丝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残破身体顿时被摧成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碎片,红儿亦在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朱红光华中溃散,消失于天地之间。

  :。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