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341章 彼岸紫芒

第1341章 彼岸紫芒

  星冥子死了,和那些亡于云澈剑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一样死无全尸……甚至,比大多数星卫的【逆天邪神】死状还要凄惨。

  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死,和星卫之死,是【逆天邪神】截然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概念,是【逆天邪神】足以震动整个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事。

  因为,星冥子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货真价实的【逆天邪神】神主!

  神主,混沌空间最高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,在没有了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他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至高无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灵,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冠以“天地主宰”之名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

  强如星神界,除去特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传承,这一代的【逆天邪神】神主也唯有三十七个,平均要整整千年,才会出现一个。

  而在上位星界,则要平均万年,甚至数万年才会出现一个。

  他们所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神主之力,注定他们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世上最难以陨灭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结局,基本都只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寿终正寝。星冥子虽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神界三十七长老之末,但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真真正正的【逆天邪神】神主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死,等同一个上位界王的【逆天邪神】灭亡,足以惊动东神域每一片土地,每一个角落。

  而他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死在其他王界或其他神主手中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葬身云澈,葬身一个刚刚成就神王,年龄不到半甲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小辈之手。

  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界,在众星卫环围之下……

  毫无疑问,这件事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传出,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神帝亲口之言,也绝对不会有一个人相信。

  而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么荒谬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却活生生,血淋淋的【逆天邪神】上演在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。

  “吾王……这……”星神大长老看向星神帝,但后者,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反应。

  星神三十七长老,从此只余三十六人。

  他们正在进行血祭仪式,仪式已经开始,为了保证最高的【逆天邪神】成功率,整个仪式过程中不可分心……

  但现在,这个对星神帝无比重要,在他们预想中很可能关系着星神界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仪式……似乎已经被他们所有人遗忘。

  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与意念,被那个遍体染血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影完全撑满。

  散落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依旧在暴烈的【逆天邪神】燃烧着,很快就星冥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肉全部焚尽,连一丝灰烬都没有留下。而云澈身上与剑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却在这时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熄灭,刚刚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幻神也在空中消散,劫天剑重重顿地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亦跪落而下,头颅垂落……再无动静。

  一阵很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风扫过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将空气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气与煞气带走了大半,那股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不见了,唯有或许会附骨一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冷与恐惧依旧让所有星卫不受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瑟缩着。

  “他……死了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阵轻风吹过,煞气与血气再次变淡了几分。云澈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动不动。右臂碎断,全身皆伤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下却没有血流囤积……全身血液,或许早已流干。

  “死了……他死了!!”一个叫声响起,激动中带着颤抖。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面对一动不动,气息溃散,很可能已经死了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这些星卫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久久无一人向前。

  “还不马上解决他!”看着这群分明已被惊破胆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,天元星神沉声道。

  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其他情形,这些星卫如此不堪,他会失望透顶,深以为耻。但此刻,他丝毫没有

  愤怒,因为就连他,就连星神帝,心中都泛动着无法遏制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惧,何况星卫。

  他又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庆幸,无比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庆幸,庆幸云澈年轻气盛,为了茉莉愚蠢赴死,否则……否则……他但凡稍加隐忍,不用太远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来,星神界将会招致何其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场大难。

  他如此想,如此庆幸,星神帝和其他星神又何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。

  天元星神之令下,世界依然持续了数息的【逆天邪神】安静,随之,最前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十二个星卫才同时起身,一起冲向云澈,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光亦在最短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绽放到极致。

  面对一个已经一动不动,气息尽散的【逆天邪神】“死人”,这整整十二个星卫,却全部是【逆天邪神】直倾全力,没有一个有任何保留。

  他们何止是【逆天邪神】被惊破了胆!

  云澈依旧一动不动,也总算抹去了这些星卫心中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和阴影……但,就在十二星卫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即将触及云澈时,他垂落沉寂许久的【逆天邪神】头颅猛然抬起。

  那实质如鲜血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刺入十二个星卫的【逆天邪神】瞳眸之中,霎时,已几成为惊弓之鸟的【逆天邪神】十二星卫魂飞天外,已临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君之力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猛然压下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惊恐中回撤……完全是【逆天邪神】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回撤。

  云澈没有起身,左臂挥出,天狼啸空。

  这一剑没有火焰,因为金乌神血与凤凰神血已同时燃尽,但其威其势依旧强横绝伦,将十二星卫在惊恐下大乱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生生轰散,未尽的【逆天邪神】余波横扫在他们身上,将他们远远震飞。

  后方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齐齐一片怪吼,如亲见沉睡的【逆天邪神】魔神被惊醒,几乎大半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仓惶后退,双腿打颤。

  砰!

  劫天剑再次顿地,云澈亦重重跪地,再一次没有了动静。被震飞的【逆天邪神】十二星神在瑟缩中起身,惊魂未定之后,才发现……自己身体完好,星神甲亦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损,竟没有受到什么创伤!

  那些星卫……包括身为星卫统领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翎、星楼死时的【逆天邪神】惨状历历在目,而他们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剑之威下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好无损,惊惧之后,疯狂涌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捡回一条命的【逆天邪神】狂喜,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也一下子便散去大半。

  “他不行了……他已经不行了!”中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用兴奋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吼道:“上……我们上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、十二星卫的【逆天邪神】安然与吼声无疑让所有星卫心中大震,心惧锐减。一声令下,大片星卫齐压而至,都恨不能手刃云澈,一雪前仇前耻。

  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到他们齐涌而上,跪地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再次有了动静。这一次,他没有站起,只有撑剑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抬起,似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残力已连驾驭劫天剑都格外勉强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无比缓慢,直到大片星卫冲至百丈之内,他才手臂高擎,剑指苍天。

  咔嚓!!

  一道惊雷晴空炸响,这一声雷霆之震撼,几乎惊得众星卫险些栽落在地,震天霹雳之中,一道不知来自何方的【逆天邪神】深紫雷电劈落在云澈手中之剑上,随之就此沉落于剑身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周身之上,暴躁的【逆天邪神】闪动嘶鸣。

  仅仅覆没云澈身体与剑身的【逆天邪神】雷电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诡异耀的【逆天邪神】整个世界亮紫一片。

  这突然的【逆天邪神】异变让临近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心中陡生不安,身形亦为之猛地一顿,在他们瞠直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之中,指空的【逆天邪神】劫天剑缓缓落下,动作很慢很

  慢,每一分轨迹都看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清晰。

  当剑身与地面碰触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忽然铺开一个弥天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色光幕,这道光幕以他们根本无法做出半分反应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轰卷而至,将他们覆没其中,雷霆之音,迟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在耳边轰响。

  轰嚓——————

  如雷神降世,紫芒弥空,一道紫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柱冲天而起,刺破空间与苍穹,贯穿向未知而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域。

  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雷域以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为中心炸开,铺开一个沸腾的【逆天邪神】雷电之海,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劫雷光在爆鸣吞噬着一切,撕裂着一切,将大片全力扑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无情的【逆天邪神】吞没……

  嘶啦——嚓——嘶嚓————

  星神城如遭天劫轰灭,雷鸣震天,而这其中每一丝雷电,每一道雷光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真正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天道之力。沸腾的【逆天邪神】雷电之海中,空间被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扭曲,大地被层层的【逆天邪神】碎裂,而葬入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被撕裂护身玄力,被撕裂星神甲,被撕裂躯体内脏,再被撕裂成无数越来越残破细微的【逆天邪神】碎片……

  而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大地与空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悲鸣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星卫的【逆天邪神】亡魂惨叫,都被彻底淹没在雷鸣之中。

  “这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“天道劫雷!!”

  结界之中,一众神主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折射着漫天紫光,被惊骇到几近神溃。

  现场观战封神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都绝不会淡忘那九重天雷轰落时铺开在封神台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惊世雷海,而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雷海,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像极了那一幕……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以凡人之躯,生生召唤了一次天道雷劫!

  “他已经……可以完全驾驭天道之雷。”天元星神荼蘼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比先前颤抖的【逆天邪神】更加剧烈。

  天劫雷帝阵……云澈将天道劫雷融入云家紫云功的【逆天邪神】禁招“冥狱雷皇阵”所衍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毁灭之阵,而这个融合,在短短几天之前,才在轮回禁地真正完成。

  这些星卫,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波有幸葬身这天道雷阵的【逆天邪神】生灵。

  砰————

  雷海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心,劫天剑无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从云澈手中滑落,重坠在地。云澈跪地许久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姿也缓缓倾斜,扑倒在了这片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土地上。

  雷电依旧在咆哮,雷海依旧在翻腾,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动不动,身上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如残烟薄雾,无声而散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随着空间战栗的【逆天邪神】停滞,那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雷海终于沉下,弥漫天际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芒也快速散去。

  嘶……嘶啦……

  残留的【逆天邪神】雷电依旧在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嘶鸣,但除了雷电的【逆天邪神】残鸣,整个世界再听到了一丝响动……甚至听不到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吸与心脏跳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

  庞大雷域,除了残留的【逆天邪神】雷电,看不到一个生灵,看不到一具尸身……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残尸,就连玄石铺就,玄阵加持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地都下陷了三尺之深。

  八百星卫,无影无踪,寸毫未留。

  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方,剩余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全部被抽走了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七魂六魄,呆呆的【逆天邪神】站在那里。

  三千星卫,只余半数,留守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长老亦已葬灭,尸骨无存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场,星神界永远永远不可能忘记的【逆天邪神】噩梦。

  :。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