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340章 绝命星回

第1340章 绝命星回

  “三十七长老!!”

  为挣脱镇星链自毁右臂,无比决绝,断臂之痛,本该让人心撕魂裂,痛不欲生,但云澈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转瞬单臂爆攻星冥子,星冥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都集中在镇星链上,做梦都想不到云澈会自毁手臂,更想不到他断臂之后竟可瞬间爆发……

  哪怕他是【逆天邪神】至尊神主,被云澈暴怒一剑砸中天灵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眼前漆黑,意识溃散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摇晃,猛地跪倒在地,但马上又骤然抬眸,恨光闪动,单臂所持的【逆天邪神】劫天剑依旧爆发出骇人威势,砸向星冥子。

  但这一剑,却没能落在意识溃散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冥子身上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暴吼连天,上百个星卫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奋力欺近,交叠在一起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浪让重伤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如被飓风横扫,剑势偏移,一剑轰地,然后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摔落出去。

  滋……

  滋……

  他右臂的【逆天邪神】断口在涌血,全身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被鲜血完全染满,任谁都不会怀疑,用不了太久,他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液都会流干。他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站了起来,周围,一百……两百……三百……五百……越来越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齐涌而至,将他层层合围其中。

  但,直到他完全站起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一个星卫出手攻击,尤其距离最近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层星卫,瞳孔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剧烈颤荡,心脏的【逆天邪神】抽搐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法停止。

  胸口被贯穿,右臂被自毁,全身伤口无数,血流近干……却还能站起来,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依旧凶煞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人窒息。

  “他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强弩之末……赶紧杀了他!”

  这一声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令,足见他一个星神界王已对云澈忌惮到何种地步。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法脱离仪式与结界,他必会不顾身份亲自出手,将他彻底抹杀。

  他声音刚落,众星卫还未来得及回应,一道血光已混着鲜血炸裂……

  轰!!

  从静止到爆发,明明只剩一只手臂,这一剑之恐怖依旧让所有星卫魂飞天外,三十多个星卫被一剑同时扫飞,几乎全部重伤,

  血影一晃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已如鬼魅一般刺入星卫之中,染血的【逆天邪神】劫天剑将两个星卫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同时洞穿,将他们残忍的【逆天邪神】串在了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剑身之上。

  绝望恶鬼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声再次响起,随着绯炎重燃,惨叫声戛然而止,两个星卫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君之躯在绯炎中爆开,洒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碎炎将大片惊骇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引燃,再度激起一片连天惨叫。

  轰!!

  轰!!

  轰!!

  …………

  这世上,比魔鬼更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愤怒的【逆天邪神】魔鬼,比愤怒魔鬼更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魔鬼。他一步一步,一剑一剑,每一剑轰下,都必带起漫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残肢鲜血,摧灭一个又一个,一片又一片星卫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与生命。

  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枪剑、玄光轰落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伤痕遍布,早已找不到一丁点完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但,星卫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,他根本不闪不避,更没有转移哪怕半丝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去压制伤势,任由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千疮百孔,但独臂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劫天剑,却依旧挥舞着来自绝望深渊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威与烈焰。

  云澈视线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早已在血色中模糊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层层碎裂,一次次被创伤洞穿,但他眼瞳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,唯有恨与杀……而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鞥本已不重要。

  就如当年,苏苓儿命陨后,那无比平静,又无比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他……

  七百多万生灵……那十生十世都无法洗净的【逆天邪神】血债……

  鲜血铺满了一片又

  一片的【逆天邪神】土地,和散落的【逆天邪神】炎光将天空映得一片猩红。

  结界之中,星神帝、众星神、长老都呆呆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,表情时而抽搐,时而定格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许久,都再无一个人发声。眼中,是【逆天邪神】鲜血残肢和星卫一个接一个陨落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,耳边,是【逆天邪神】剑威的【逆天邪神】轰鸣和没有瞬息停止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嚎哭……

  但全身是【逆天邪神】血,更不知道被星卫洞穿了多少伤口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却怎么都不肯倒下。

  他们不知道,这一场噩梦,究竟什么时候才可以停止。

  而在这时,星冥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一阵抽搐,然后猛地站了起来。

  神主又岂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容易被击溃,被云澈一剑轰散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在这时终于恢复,他仓皇起身,头颅传来彻骨的【逆天邪神】剧痛,他缓缓抬手抓去,清晰摸到了头骨上数道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裂痕。

  头骨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人身上最坚实的【逆天邪神】部位,神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头骨之坚可想而知,而他星冥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头骨却被生生砸裂……他很清楚,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星卫马上合围,在他意识溃散之下,云澈绝对足以要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命。

  后怕、战栗、恐惧、愤怒、屈辱……星冥子全身每一根血管都愤张欲裂,他忽然猛地一抓胸口,口中喷出一大口漆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液。

  “精……精血!?”星冥子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让一个星神长老惊呼出声。

  “三十七长老疯了吗?”

  “他没疯……他平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极怒与极辱都在今日,他这是【逆天邪神】要不惜自损精血,也必杀云澈。”星神大长老沉声道。

  精血淋落,然后在他手中释放出诡异的【逆天邪神】红光,手掌将这股红光合拢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亦随着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抖疯狂涌向双手,一个小型玄阵缓缓成型,到了最后,玄阵之中,缓缓飘起一抹红芒。

  这抹红芒只有拳头大小,却它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星冥子周围大片空间陡然出现层层叠叠的【逆天邪神】扭曲,而目光触及这抹红光,视线就如忽然陷落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深渊,就连灵魂,也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一股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用力撕扯,几欲离体而出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灭鬼残星!”

  “果然!”星神大长老微吐一口气:“连我释放灭鬼残星都颇为勉强,以星冥子的【逆天邪神】修为强施灭鬼残星,不但要巨损精血,还会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修为至少千年停滞不前。不过如此一来,云澈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鬼神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死亡葬身之地了。”

  “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代价……唉。”

  释放着诡异红光的【逆天邪神】星芒完全成型,星冥子眼睛瞪大,被血糊满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绽开扭曲的【逆天邪神】快意,他扑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所在,口中一声嘶哑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吼:“全都给我滚开!”

  神主怒音,穿心刺魂,围攻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都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看向声音来源,目光触及他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红芒,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全身剧震,以最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四散而去。

  星冥子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直视云澈,手中红芒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将他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锁定:“云澈……死吧!!!!”

  这一声嚎叫,似是【逆天邪神】要把心中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戾气屈辱全部释放,他手臂挥出,红芒顿时向云澈骤射而去,速度比天坠流星还要迅疾。

  红芒所到之处,空间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一股无法抗拒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撕扯,层层收缩,就连光线都被吞噬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片昏暗。

  这一幕之可怕,让一众星神长老都为之内心惊颤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星冥子以精血和未来换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已经超出了一级神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层面,就算云澈最初暴走时的【逆天邪神】全盛状态,也断然不可能承受,何况现在。

  “灭鬼残星”狂猛绝伦,不到十分之一个刹那已临近云澈,星冥子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也睁到极致,他无比确定云澈在被红

  色星芒碰触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个刹那便会被毁成碎末,他要好好目睹这一幕,一个瞬间都不会放过。

  云澈身体半转,红芒临近所带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震荡让他已难以站稳,似乎也根本无力逃脱,他右臂举起,劫天剑迎向红芒,很轻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挥……

  红色星辰与劫天剑碰触,然后便如被镜子反射的【逆天邪神】光,骤然折返……星冥子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中没有出现“灭鬼残星”将云澈瞬间毁灭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幕,反而看到那抹已轰至云澈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红芒在视线中越来越近,越来越大……

  轰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一声轰鸣,沉闷如整个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地忽然倾覆。折返的【逆天邪神】星芒轰击在了星冥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炸裂的【逆天邪神】红光冲天而起,直贯苍穹,而星冥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已被带向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高空,红光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疯狂闪烁,如有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星辰在他身上不断炸裂,每一次炸裂都会带起连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和大片的【逆天邪神】血雨……

  “怎……怎……怎么回事?发生了什么?”

  纵然今天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经早已被云澈震惊到麻木,认知被撕裂的【逆天邪神】粉碎,但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幕,又一次让这一众神主彻彻底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惊骇欲绝。

  星冥子极怒之下,不惜重损精血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灭鬼残星,竟被云澈……轻描淡写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剑轰返!?

  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!?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神帝,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十个百个星神帝……可以轻松抵御,却也绝无可能将灭鬼残星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瞬间轰返!

  轰…轰…轰…轰…轰…轰…轰…轰…轰…………

  红光依旧在星冥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上连环炸裂,足足上百次后才终于停止。星冥子从空中直直坠下,全身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血肉模糊,残破不堪,而他坠地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云澈染血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已在怪吼中扑下,劫天剑猛然砸落。

  砰!!

  神主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神主,星冥子纵被自己灭鬼残星毁去半生,却依旧残存着意识和力量,他双手擎起,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撑在劫天剑上,两人眼瞳碰撞,都赤红如恶鬼。

  “呃……啊啊啊!!”

  云澈一声咆哮,劫天剑猛然压下,在一声爆鸣中,将星冥子擎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双臂生生压断,他瞳中血光更盛,如一头彻底疯癫的【逆天邪神】魔鬼,发出声声怪吼,劫天剑如疯了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轮在星冥子的【逆天邪神】残躯上。

  轰!!

  星冥子右臂粉碎。

  轰!!

  星冥子肩颈崩裂。

  轰!!

  星冥子双腿被一剑砸成了四段。

  轰!!

  星冥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胸骨肋骨同时化作碎末,内脏横飞。

  “啊啊!住手!!”

  身后响起星卫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叫声,他们蜂拥扑上,想要救星冥子之命,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头也不回,金乌幻神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飞射而去,在冲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之中无情爆开一个黄泉灰烬。

  大吼顿时变成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,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将临近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全部葬入焚灭炼狱,而云澈之剑在这时重刺而下,贯穿星冥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,又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刺入星神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土地。

  “呃……呃……”星冥子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光完全涣散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嘴唇在恐惧的【逆天邪神】哆嗦,发出着这一生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……

  “怪……物……”

  轰————

  劫天剑上火焰爆燃,瞬间燃遍星冥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,随着一声让所有人心肝碎裂的【逆天邪神】爆鸣,被火焰焚燃的【逆天邪神】神主之躯在剑下炸裂,散成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碎片。

  :。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