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339章 断臂
  恶战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分神是【逆天邪神】大忌,哪怕只有一刹那,星冥子又岂会不知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镇星链被轰开所带给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震骇实在太大太大,简直无异于信念崩塌……他分神之际,耳边一声怪吼,云澈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近在咫尺,那双血瞳在此刻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冥子眼中已无异于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恶魔之瞳。

  他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神主,反应快猛绝伦,镇星链瞬间反甩,卷起一股骇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风暴,将云澈轰至的【逆天邪神】绯炎与剑威都强行扭曲。

  铮!!

  叮————

  嚓!!

  劫天剑与镇星链疯狂碰撞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神主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撞,带起的【逆天邪神】撞击之音撕裂着苍穹和大地,撕裂着空间,撕裂着所有星卫的【逆天邪神】耳膜,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连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五脏六腑都几近被震裂,有数个初入神君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嘴角溢血,全身酥麻。

  火焰与星芒铺满了天空,星神城每一息都在卷动着可怕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风暴……云澈在和星冥子僵持,没错,他面对着一个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神主,竟可以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僵持。

  意味着,他身上此时所涌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踏足于神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层面。

  这本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多么渴望奢望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若能忽然拥有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他本该是【逆天邪神】欣喜若狂。但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没有一丝一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喜悦与悸动,唯有无穷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怨恨与杀意。

  因为,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生命与灵魂之力,是【逆天邪神】邪神的【逆天邪神】绝望之力!

  而星冥子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越来越惊,直至惊骇欲绝。

  轰嚓!!

  一声爆鸣,一道无比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沟壑炸裂在上空,两人同时吐出一口鲜血,向后横飞而去,但云澈却在半空生生停滞,刹那熄灭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再次爆燃,如陨石天坠,向星冥子轰落。

  星冥子全身血气翻腾,双瞳瞪大欲裂,心中不断滋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戾气更如魔鬼一般,他顾不得压制沸腾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气,一声咆哮,拼着伤势加重,所有玄力毫无保留的【逆天邪神】爆发,镇星链闪动着遮天蔽日的【逆天邪神】星芒砸向上空。

  面对有着断星之威,又倾注了星冥子暴怒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镇星链,云澈下坠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丝毫不减,轨迹亦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偏移,唯有剑身燃烧的【逆天邪神】绯红火光生生压下了镇星链的【逆天邪神】星芒……但剑威所指,却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镇星链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!

  “你!”星冥子大骇,云澈这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要以命搏命。但他全力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爆发又岂能收回,他双目血丝炸裂,一声暴吼:“找死!!”

  砰!!!

  一声爆响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右胸被镇星链瞬间贯穿,龙骨尽碎,炸开一个足有拳头大小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洞,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劫天剑威也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轰在了星冥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前。

  噗——————

  星冥子胸前血花碎骨飞溅,口中狂喷出一道数丈高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箭,双腿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直跪在地。

  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反震力下,云澈倒飞至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高空,血洞贯穿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飞血淋落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尚未平衡,便在所有人骇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中再次轰落,怒嚎的【逆天邪神】狼影与他愤怒怨恨的【逆天邪神】嘶吼战栗着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。

  他根本不顾伤势,不顾性命,比疯子还要癫狂,比魔鬼还要暴戾。

  云澈那一剑之下,星冥子感觉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五脏六腑全部移位,心脏险险崩裂,而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绝不比他轻,右胸被镇星链贯穿,侵入他身体的【逆天邪神】星辰力或许足以摧毁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内脏,至少带走他半条命……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做梦都想不到,云澈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本不顾命,当空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势,比之刚才几乎丝毫未减。

  疯子……疯子!!

  两个字眼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脑海中嘶叫,他已根本来不及压制伤势,拼着内伤加剧,神主玄力再度爆发,如流光一般爆闪而去。

  轰!!

  云澈一剑击空,重伤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暴开大蓬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泉。全力瞬身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冥子亦被点燃了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戾气,硬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趁机平缓气血和伤势,镇星链转瞬穿刺空间,缠绕在劫天剑身上。

  就在星冥子准备以镇星链将劫天剑卷走之时,云澈身上紫芒一闪,炎光化作紫芒,足以撕裂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天道劫雷沿着镇星链瞬间传导至星冥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“啊!!”

  星冥子一声惨叫,右臂血肉全部翻开。劫天剑轻易摆脱镇星链,狼嚎啸空,一记天狼斩轰出,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狼之影带着遍体雷光,重轰星冥子。

  当!!

  星冥子勉强卷回的【逆天邪神】镇星链被直接震飞,他双臂齐出,死死抵住天狼之影,手臂血管根根爆裂,身体如被暴风席卷,足足倒滑数里,将星神城坚硬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犁出数里长的【逆天邪神】深沟才堪堪抵消天狼斩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……但他还没来得及喘口气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瞳便已近在咫尺。

  轰————

  没有了镇星链,亦无从避开,星冥子不得不双臂擎起,强行抓在劫天剑上。一声震响,星冥子脚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石崩裂,大半个身体被生生砸入地面之下,身上亦爆开十几道血花……他双臂死死撑住劫天剑,一双爆凸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珠血红欲裂。

  那是【逆天邪神】恐惧……

  他怕了,他在恐惧……他一个至尊神主,竟在恐惧。

  疯子……疯子……疯子……疯子!!

  这个世上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魔鬼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疯了的【逆天邪神】魔鬼!!

  星冥子感觉自己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做了一个噩梦,一个才神王境,在他们眼中找死强闯的【逆天邪神】小辈,竟然杀了他们数百星卫,逼得他降尊出手,在他力量下不死,然后竟能与他抗衡……又是【逆天邪神】转眼之间,自己竟被他伤到,压制到如此地步!

  噩梦……只有噩梦才能解释这一切。

  “呃呃呃呃!!”云澈全身是【逆天邪神】血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绝望之力却怎么都不肯因此有半分的【逆天邪神】减弱,“咔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,下方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石再度崩裂,星冥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亦再次下陷,几乎只余手臂头颅在外。

  就在这时,撕空之音响起,两道极强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光从后方射至,直中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后心。

  云澈全身剧震,被远远轰翻出去,身上再添两个血洞,而释放玄光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人影也已大吼一声,齐扑云澈,一把星神枪,一把星神剑直刺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要害。

  能在此时出手者,唯有星卫。

  而这两人却绝非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两个星卫统领。

  直属星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天魁星神统领,以及天元星神统领!

  两个十级神君!亦是【逆天邪神】所有星卫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强者,未来可以说必将位列长老之席。

  星冥子亲自出手对付云澈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降尊,在侧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没有一个人敢出手相助,否则必引来星冥子之怒。但事态的【逆天邪神】发展,又一次粉碎了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预想,他们已顾不得后果,不得不出手。

  十级神君,距离神主只有最后一步之遥,星神界最强的【逆天邪神】两大星卫,他们合力之下,爆发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连神主都不得不正视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势。

  云澈重伤之下再遭重创,本该短时间甚至长时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力溃,但两星卫力量刚至,他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猛然回身,骤扑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戾气与恨光让两大星卫统领如被利刃穿魂,心脏骤紧,涌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亦怯缩了数分,而血色剑芒已卷动着腥气横扫而至……

  轰隆!!

  这股力量之可怕,几乎让两大星卫统领心胆碎裂,他们凝聚在一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只堪堪支撑了半息便被完全泯灭,四只手臂血肉横飞,星神枪与星神剑都险险脱手……他们尚惊魂未定,第二波力量已直罩而下。

  “哇啊啊啊啊!!”

  一声惨叫,两大星卫统领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两个破碎了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袋,在力量风暴中洒血飞出。云澈腾空而起,想要给他们葬命一剑,却在这时身体剧晃,猛吐一大口鲜血,从空中直栽而下。

  嘶啦!!

  就在这时,镇星链带着锥目星芒穿刺空间,直冲栽地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然后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缠绕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右臂上。

  镇星链的【逆天邪神】另一头,星冥子喘着粗气,满脸是【逆天邪神】血,已看不到了半点身为至尊神主,身为星神长老的【逆天邪神】威仪,整张脸扭曲的【逆天邪神】比恶鬼还要狰狞……他屈尊对付云澈,却在云澈手下被伤至如此凄惨,还要依赖星卫的【逆天邪神】偷袭才得苟安。

  他感觉一生所有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颜面与尊严都被粉碎殆尽,只余撕心彻骨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尽屈辱。

  镇星链牢牢的【逆天邪神】缠绕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右臂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趁云澈伤势爆发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偷袭,比两星卫的【逆天邪神】暗袭还要卑劣,以星冥子的【逆天邪神】神主之尊,以往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面对同级别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,他也绝对不屑于此,但此刻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却只有扭曲的【逆天邪神】快意,就连声音,亦变得嘶哑癫狂。

  “云澈……你给我死……死……死!!”

  咔咔咔咔咔咔咔咔……

  镇星链猛然收紧,在爆开的【逆天邪神】血雾中深陷皮肉,锁死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臂骨上。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扭曲,口中发出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吼,雷光直贯右臂,躁乱的【逆天邪神】挣扎着,但那镇星链却如恶魔之触,任凭他如何挣扎都无法震开,反而越收越紧。

  “呃……呃啊啊……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亦跟着扭曲,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雷光一片暴乱,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吼一声比一声痛苦。星冥子将力量死死倾注于镇星链,狞笑道:“被镇星锁死,你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神都别想挣脱!给我……受死!!”

  嚓!!

  镇星链再次收紧,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整只右臂生生勒锁成一个扭曲到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形状。

  “呃啊啊……”云澈痛苦嘶吼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色瞳孔在这时忽如炸裂,口中发出一声撕心裂魂的【逆天邪神】嘶吼:“啊啊啊啊啊!!”

  右臂所有力量收起,左臂劫天剑起,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轰在了右臂之上。

  砰!!

  “啊————”

  在彩脂一声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尖叫之中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右臂在劫天剑下爆裂,化作纷飞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肉碎骨。

  这一剑之惨烈,让天地都为之蓦然昏暗,摆脱镇星链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没有刹那停滞,更没有再发出一声痛吟,仅余的【逆天邪神】左臂抓起重燃炎光的【逆天邪神】血剑,直轰刹那骇然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冥子。

  这一剑,直中星冥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灵。

  噗轰----

  星冥子头骨碎裂,脑中如有万千洪钟震响,直挺挺向后倒去……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