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337章 灰烬
  “姐……姐夫……”彩脂的【逆天邪神】脸儿愈加惨白,今天所发生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每一句言语,每一个画面,都在翻覆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灵。

  而茉莉却依旧痴痴怔怔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一直呆呆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,不肯有一瞬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偏离,仿佛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里,只剩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其他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……生也好,死也好,鲜血也好,惨叫也好,都已不重要了。

  因为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他……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之芒……

  为什么……会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……

  母亲……哥哥……彩脂……

  云澈……

  我究竟……做错了什么……

  太过浓重的【逆天邪神】猩血气息让空气都变得粘稠,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在所有星卫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疯狂滋生蔓延。那些本已蓄势待发准备上前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全部仓皇后退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甚至牙齿都在打颤。

  他们是【逆天邪神】星卫,他们曾经都相信着自己无所畏惧,为了星神界,为了身为星卫的【逆天邪神】荣耀可以不畏死亡。

  直到今天,直到此刻……

  他们可以死,但……死在一个出身极度卑微的【逆天邪神】小辈手上,还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如此轻易,如此凄惨,他们怎会甘心,怎会不恐惧战栗。

  “吾王……”天元星神荼蘼出声,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些已认识他数万年的【逆天邪神】长老,也从未听过他如此扭曲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此子,绝对……不可留!”

  先前,他和星神帝说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绝不可杀云澈。

  现在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“绝对不可留”。

  下界出身……一年从神灵到神王……数息从神王暴走至神君,又以神君之力,释放着很可能已临近神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……

  这已经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怪胎可以形容。不到半甲子之龄便已如此,若让他成长起来……十年……百年……千年……之后,他会到达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!?

  无法预测,根本不可能预测!!

  但有一点绝对可以确定,若他是【逆天邪神】朋友,那将是【逆天邪神】万幸。而若成敌人……会比任何魔鬼都要可怕!!

  而今日之局,云澈对于星神界,唯有彻心入骨的【逆天邪神】怨恨!若让他活着,被他逃出,或之后出现了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外……将来,待他长成,那对星神界而言,将是【逆天邪神】如今根本无法预想的【逆天邪神】弥天大难!

  这一刻,他甚至心生悔意……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早知茉莉和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,早知云澈可以为了茉莉不顾生死,只身强闯星神界,早知云澈身上所负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可以恐怖到如此地步,他一定会全力规劝星神帝放弃这个仪式,转而对茉莉与彩脂万般之好,来让云澈成为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

  毕竟,仪式能否成功无人知道,成功了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种结果更无法预测。而后者,不但保留天杀、天狼两个星神,还能为星神界得到一股未来足以擎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!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世上没有如果,时间亦不会倒流。如今之境,他们必须要做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将云澈彻彻底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抹杀,绝不能让他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一丝一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性与生机,相比之下,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都不再重要。

  天元星神心中惊惧,星神帝又何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。他胸口起伏,无比低沉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杀……了……他!”

  短短三个字,但每一个人,却分明从中听出了惧意。

  让星神帝……心生惧意!?

  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视为死敌的【逆天邪神】月神帝,都未曾有过如此“待遇”。

  “不要再留手!杀了他!”

  星神帝之言,让星冥子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如释重负。他一声令下,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君气息在同一时刻爆发,整个星神城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流被一瞬间全部排开,空间亦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被狂风袭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湖面,泛起无数涟漪。

  三千星卫齐动,三千神君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同时爆发,其气势之浩荡,真正意义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天动地。一百多个星卫的【逆天邪神】惨死,心中挥之不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,星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格杀令,让他们再不会,也不敢再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犹豫和顾忌。

  哪怕位于最后方,或许根本没机会出手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,身上亦闪耀起独属他们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刺目星芒。

  “喝!!”

  吼声震天,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星芒直坠云澈……神君之力,整个混沌空间仅次于神主,足以在上位星界横行,在中位星界为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无数玄者穷尽一生,不要说成就神君,连见到一个神君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敢想的【逆天邪神】奢望。

  而此刻,临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星辰之力,每一道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一个神君!

  他初至神界之时,对连神道都未踏入的【逆天邪神】他来说,“神君”二字,代表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至高无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明,是【逆天邪神】高到让他连一丁点奢望与向往都无法生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

  他不可能想到,任何人也不可能想到,才短短四年,他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孤身一人,独面三千神君!

  “呜啊啊啊!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吼叫愈加嘶哑可怖,瞳眸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血光亦更加的【逆天邪神】狰狞,劫天剑上火焰爆燃,雷光嘶鸣,带着他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怨恨轰向前方,将被耀成莹白色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狠狠撕开一片血幕。

  雷鸣、凤吟与惨叫声连成一片,刚刚靠近百丈之内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全部被轰飞出去,无不全身重创,最远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人直接撞在星魂绝界之上,但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噩梦才刚刚开始,绯红之炎在他们身上燃烧,顷刻之间便蔓及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,让还未散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声瞬间化作厉鬼的【逆天邪神】嚎哭。

  云澈融合金乌炎与凤凰炎的【逆天邪神】绯红之火在封神之战神威惊世,东神域无人不知。但此刻亲身领教,他们才真正知晓它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与残酷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枪、星神甲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钢铁般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融化,而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埋葬在炼狱烈火中无情煅烧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他们绝未曾想象过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。

  “啊……啊啊啊……救……救我……哇啊啊啊…………”

  惨叫声一个比一个凄厉,凄厉到让其他星卫都无法理解和相信。他们拼命的【逆天邪神】释放玄力,但那绯红火焰却如跗骨之蛆,无论如何都无法熄灭,反而在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层层蔓延,从铠甲,到皮肉,到骨骼,再到内脏灵魂,将他们带向一层又一层更深的【逆天邪神】炼狱。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没有人能帮助他们,因为云澈已化作一道血色的【逆天邪神】流光,如一把来自炼狱血池的【逆天邪神】恶魔之刃,扎入了再次战栗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之中。

  轰————

  一声巨响,苍穹震颤,整整三十个天杀星卫还未来得及抬手,便被埋葬在爆开的【逆天邪神】绯红烈焰之中,化作火焰中嚎哭惨叫的【逆天邪神】恶鬼。

  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……

  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绯红之炎……

  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劫神雷……

  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狼之剑……

  此刻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已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痛苦、愤怒,以及无生的【逆天邪神】绝望下所衍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彼岸修罗!他不为生,不为逃,不为希望,只为恨与死!

  轰!!

  咔嘶!!

  轰————

  一剑,三个星卫被拦腰震断……一剑,九个星卫的【逆天邪神】头颅同时爆裂……一剑,十四个星卫在爆裂的【逆天邪神】火光中飞出,堕入绯红炼狱……一剑,十七个星卫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躯在缚体的【逆天邪神】雷光之中碎断……一剑,整整两百星卫被同时震飞,力量余波,让后方数百星卫震翻在地,许久再不敢向前。

  一波又一波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冲上,每一道耀目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光都带着足以一瞬毁灭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君之力,但迎接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狼的【逆天邪神】咆哮,火焰的【逆天邪神】爆裂,雷电的【逆天邪神】嘶鸣……以及漫天飞舞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沫残肢。

  所有靠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生灵,在他声声魔鬼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咆哮下,或被剑威碎体,或被绯炎焚烧,或被雷电撕断,每一剑所带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都恐怖到了极致,这些明明强大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,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剑下竟如一颗颗送死的【逆天邪神】草芥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君之躯只要被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威触及,无不重伤或横死……而且死状凄惨无比,没有一个可以留下全尸。

  结界之中,众星神和长老呆呆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,他们手脚逐渐冰凉,发麻的【逆天邪神】头皮几乎随时可能炸开……却久久没有一个人可以言语。

  那飞舞在空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鲜血与碎骨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又一个星卫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。他们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神界仅次于星神与长老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星神界每一代,也只会有三千之数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,每培养一个,都需要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耗费与心血,每一个陨落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损失。

  此刻,却在他们眼前,成片成片的【逆天邪神】洒血横尸。

  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星卫太弱,他们在浩大星神界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三层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此刻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太过太过可怕……无论如何都无法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!

  砰!!

  光芒掠动,四把力量凝聚在一起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枪撕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绯红火焰,直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口……但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视而不见,劫天剑迎面轰至。

  四个星卫大惊,却已根本撤力不及……星神枪全部刺在云澈胸前,但同一个瞬间,一股比噩梦还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横扫在他们身上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拦腰碎断,五脏六腑被毁成漫天碎末……

  “啊啊啊!!”

  一声大吼,四把星神枪被他从身上震开,血泉喷涌。暴怒的【逆天邪神】魔鬼似乎因伤势而有所力虚,将星卫层层屠戮的【逆天邪神】劫天剑缓缓垂落……惊惧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目光颤荡,然后全力冲上……也在这时,他们忽然感觉到,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温度在以一个无比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暴涨,他们锁定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,也出现着不正常的【逆天邪神】扭曲。

  “退开!!”天元星神一声暴吼。

  轰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天元星神何等存在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灵觉敏锐异常,那一声提醒在第一时间吼出。但,云澈凝聚和释放火焰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实在太快,在凤凰神血与金乌神血双重燃烧,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之力彻底爆发下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快到了当世所有神帝都不堪想象的【逆天邪神】程度。

  短短一息,“黄泉灰烬”爆发,在星神城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心,爆开了一个绯红火海。

  火光漫天,星神城所有目光可及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都被染成了深邃如血的【逆天邪神】绯红色,绯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海异常的【逆天邪神】徇烂,如晚霞映空般绮丽……却又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世上最华美的【逆天邪神】坟墓。

  声声鬼哭狼嚎之音响起,但这些嚎哭之音却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火海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火海边境,那些险被波及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疯了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倒退,明明没有触及火焰,但全身上下,却如覆着被煅烧赤红的【逆天邪神】烙铁,痛苦不堪。而绯红火海之中,除了爆燃之音,却没有传出一丝的【逆天邪神】挣扎或惨叫之音……

  因为他们在火海之中,已被直接熔成灰烬……所有被火焰覆没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整整三百三十星卫,三百三十个神君……无一逃脱!

  至此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五百多个星卫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剑下葬灭,星神界第三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五百个可以在中位星界为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傲世神君,被云澈一人……生生灭去了六分之一!

  何其荒谬的【逆天邪神】噩梦。

  众星卫再次开始了后退,尤其临近火海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仿佛刚刚在炼狱边缘走了一遭,肝胆恐惧近碎……云澈,这个忽然全身浴血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他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魔鬼,他每多一息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都会将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与信念撕裂一分。

  星神帝和众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穿过层层烈焰,死死集中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火海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心,他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跪地,劫天剑亦重支在地……的【逆天邪神】确,一瞬焚灭三百多个神君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云澈就算再逆天,也该抽空了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

  但,火海明明在快速熄灭,空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温度却依旧在快速上升,笼罩星神城的【逆天邪神】绯红威压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瞬间都在暴涨。

  他们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抬头……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苍穹之上,赫然燃烧着七个血色太阳。

  “九……九阳天怒!!”

  “星冥子,你还不出手!!”星神帝这声咆哮几乎撕裂咽喉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