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335章 虐杀
  杀气、煞气、戾气……混着浓郁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腥气息扑面而至,让一众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绝世强者都隐隐做呕,在认知被狠狠撕裂的【逆天邪神】惊骇之后,冰冷与恐惧如魔鬼一般袭入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似乎根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意志所能抗拒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,比他们噩梦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地狱阴风还要可怕。

  而这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根源……他们视线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他全身都笼罩在一层浓郁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气之中,看不到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形,甚至无法判别那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血气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疯狂喷洒的【逆天邪神】浓血。

  但,浓郁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色之中,却闪动着两点比鲜血还要浓烈的【逆天邪神】红芒,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炼狱魔神骤然睁开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瞳。

  “怎……怎……怎么回事?”前方,天狼星卫统领星楼颤声道。话刚出口,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竟会战栗成这个样子。

  他,还有在场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,他们之中寿元最短的【逆天邪神】也有几千岁,身为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、阅历岂同寻常,但他们从未有一人感受过如此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和如此撕裂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……而这些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一个下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人,一个他们认知中本该随手便可决定生死的【逆天邪神】人!

  “神君……神王到神君……”这个声音,来自天罡星神神虎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,也分明带着战栗。

  “世上……怎么会有这种事……”身为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,他们第一次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怀疑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灵觉。他们认知中最夸张、最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忌能力,也远远不及他们此时所见之万一。

  “创世神力……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创世神力……”星神帝双目无比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颤荡,口中喃喃耳语。毫无疑问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超越一个神帝认知与想象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唯有传说中在诸神时代都至高无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创世神力才会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逆天之力!!

  震惊、骇然之后,星神帝瞳孔深处透射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远比先前还要浓烈千百倍的【逆天邪神】渴望与贪婪,他猛地转头,向星冥子吼道:“马上制住他……但……绝对不许伤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命!”

  星神帝吼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竟带着谁都听得出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抖与嘶哑,而这一次,他分明吼出了“绝对”两个字。

  云澈短短数息将玄力从神王境一级暴涨至神君境一级,给了所有人天崩地裂般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撼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神君境一级……放在普通星界,是【逆天邪神】堪称无敌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但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神界!在场星卫,每一个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君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整整三千星卫,任何一个,在玄力境界上,都凌驾于云澈之上。

  何况,还有一个神主境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冥子!

  所以,他们在为云澈撕裂认知,惊世骇俗的【逆天邪神】异变震惊、恐惧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,却也从未认为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异变能给他们带来什么威胁……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神界,他们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神星卫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在年轻一辈所向无敌,但在他们眼中太低太低,哪怕爆发出违逆常理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也根本不可能对他们造成什么威胁。

  星神帝吼声落下,星冥子还未应答,一声如绝望野兽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怪吼在星神城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响起,云澈身上血气爆裂,猛地扑向了星翎,原本朱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劫天剑身血光弥漫,如被浇淋了炼狱血池的【逆天邪神】浓血。

  暴戾、嗜血、痛苦、怨恨、绝望……迎面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每一丝都仿佛来自深渊。而明明神君境一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,在临近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骤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死亡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冷与恐惧……星翎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剧烈收缩,在死亡阴影的【逆天邪神】笼罩之下,他经历过无数淬炼磨练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君之躯先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作出本能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以所能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快速度向后闪去。

  轰————

  劫天轰地,血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直蔓苍穹,有着世间最高等玄阵加持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剧烈震荡……

  星翎还没来得及刹那喘息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之中,两点比魔鬼还要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瞳便已再次临近,他一声怪叫,双臂齐出,横在胸前,八级神君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在恐惧下全力爆发。

  砰!!

  神君境一级和神君境八级,在任何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中,这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本不可能以任何方式跨越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大鸿沟。

  但……

  “哇啊啊啊啊啊!!”

  一声无比凄厉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狠狠刺入所有人心魂,一级神君和八级神君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对撞,发出凄厉惨叫的【逆天邪神】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翎!劫天剑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芒之下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右臂瞬间碎成数段,而左臂直接碎成数十段,下一个瞬间,又被绞碎成漫天飞散的【逆天邪神】肉沫。

  “啊!!!”

  “什……什么!?”

  “星翎!!”

  这一幕,惊得星冥子全身陡震,惊得所有星卫魂飞魄散。他们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,在所有星卫中实力亦处在最上游,有着八级神君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翎怎么会被强行爆发出一级神君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一剑生生毁去双臂。

  那可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君之躯,是【逆天邪神】比金石还要坚韧千万倍,在世人认知中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神躯”啊!

  “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啊啊!!”

  星翎双瞳欲碎,他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双臂化成了漫天碎肉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他从未曾想过的【逆天邪神】绝望,但一剑毁去双臂的【逆天邪神】恶魔却没有远离,化为血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劫天剑无情的【逆天邪神】轰落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噗!

  一道血箭直喷起数丈之高,混着无数破碎的【逆天邪神】内脏。星翎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炸裂,胸骨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几乎全部粉碎……星翎发出痛苦绝望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嘶吼,他想要挣扎,却找不到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双臂,他想要逃离,不惜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逃离,但迎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更深的【逆天邪神】绝望。

  “你…这…个…背…叛…伤…害…茉…莉…的【逆天邪神】…杂…碎……”

  血光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发出着比魔鬼还要嘶哑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每一个字,都像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永恒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深渊……

  “死!!”

  轰!!

  一拳轰落,将星翎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生生砸穿……或许,星翎从未想到,任何人都未曾想到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君之躯竟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脆弱。

  “啊……啊啊啊啊……”星翎惨叫到失声,唯有血泉疯了一般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七窍中喷涌。

  “死!!!”

  轰!!

  一拳轰落,将星翎的【逆天邪神】脖颈直接轰断。

  “死!!!!!”

  轰!!!!

  这一拳,重轰在星翎的【逆天邪神】头颅之上,瞬间头骨粉碎,血沫纷飞……整颗头颅完全炸裂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脖颈之上,那血光弥漫的【逆天邪神】拳头之下,找不到哪怕一块只有指甲大小的【逆天邪神】骨头。

  星翎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个抽搐,然后再也没有了动静。

  星翎,一个足以让中位和下位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界王都诚惶诚恐毕恭毕敬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统领就此横死——几乎没有任何挣扎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横死。

  死无全尸。

  死前短短数息,却经历了他漫长一生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、恐惧和绝望。

  星神城呈现着死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寂静,空气中弥漫着浓郁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腥味,每一个星卫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球都爆凸到几欲炸裂。一个星卫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星卫统领在他们眼前惨死,他们本该震怒……但,他们此刻却根本感觉不到怒,因为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骇然和陡增数倍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斥满了他们身体和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角落。

  “这……怎么会……”

  “他……云澈他……”

  “竟……然……”天元星神荼蘼那在世人眼中仿佛永恒平和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在此刻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扭曲着。

  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星卫,所有星神、长老也全部失声。他们还未从云澈玄力违逆认知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中平缓下来,便再一次被惊骇的【逆天邪神】肝胆欲裂。

  星翎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他们无比清楚。云澈哪怕爆发出不符常理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也根本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……但他们却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看到,星翎竟被云澈生生轰杀。

  而且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挣扎反抗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虐杀!!

  一级神君,虐杀八级神君!!

  “姐夫……他……他……”彩脂脸色失色,双手紧紧抓着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手。却发现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竟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冷,本是【逆天邪神】骇世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幕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目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痴痴呆呆,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涣散……

  在所有人颤荡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之中,云澈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站起,随着劫天剑的【逆天邪神】擎起,金乌炎与凤凰炎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融合,化作残酷绝情的【逆天邪神】绯红之炎。

  “你们……全都……该……死!!”

  他似咆哮,似呻吟,而每一个字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人这辈子听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他带着满身血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和血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,如发狂的【逆天邪神】赤血魔神,一个人,扑向了整整三千,却每一个都在战栗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。

  “一起上……废他四肢!!”

  星冥子如梦方醒,一声大吼。

  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十息之前,星冥子绝不可能允许两个星卫同时出手拿下云澈,因为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对星卫实力、地位以及尊严的【逆天邪神】自我羞辱。但现在,“一起上”三个字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狂吼而出,同时也没忘记星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命令,只废不杀!

  星冥子一声令下,离云澈最近的【逆天邪神】三个星卫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腾空而起,他们手中现出三把一模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枪,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银色铠甲闪动着星辰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华。

  三个星卫,三把星神枪,云澈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半步退让,直冲而至,他一声似痛苦似怨恨的【逆天邪神】怪叫,燃烧着绯红火焰的【逆天邪神】劫天剑划出一道血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弧……

  轰!!!

  “呃啊啊啊啊啊!”

  三个重叠在一起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声响起,三把星神枪横飞而去,三个星卫持枪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同时碎断……这一刹那,他们终于知道为什么星翎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君之躯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剑下竟会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脆弱……

  “死!!!!!”

  没有人可以理解这一声咆哮中带着多么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怨恨,随着劫天剑的【逆天邪神】轰下,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狼影在空中闪现……那是【逆天邪神】所有星卫都熟知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狼之影,但却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认知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苍蓝之影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色,就连张开的【逆天邪神】狼牙,都如侵染过血池……

  砰————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记被云澈扭曲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所扭曲的【逆天邪神】“蛮荒牙”,血色狼影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三大星卫的【逆天邪神】铠甲与神君之躯被一瞬间生生撕裂,连一声惨叫都来不及发出,便已化作漫天的【逆天邪神】猩血碎肉。

  :。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