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334章 彼岸(下)

第1334章 彼岸(下)

  无比诡异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笼罩在星神城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,就连结界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众星神和长老,都感觉到一股不符常理的【逆天邪神】森然冷气直窜全身。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?”

  “云澈?不可能!他再怎么,也不可能有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”天元星神荼蘼目盯云澈,沉声道。

  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从未离开过云澈,她感受着那股连结界都可以刺穿的【逆天邪神】诡异气息,看着他将五指刺入胸口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……怔然间,一段来自邪神不灭之血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闪现过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间,让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脸儿一下子变得无比苍白,唇间发出她这一生最惊恐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喊:“云澈!!不要……不要……不要!!!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动也不动,唯有五指依旧在缓慢的【逆天邪神】收紧着。

  “星翎,你在干什么!还不动手!”星冥子吼叫道。

  但面对星冥子之令,星翎却依旧在一步步的【逆天邪神】后退,如果星冥子面对着星翎,就会发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双瞳孔竟已收缩至针眼般大小,全身颤栗的【逆天邪神】像是【逆天邪神】深处冰寒地狱之中。

  “云澈!!!”这一声喊叫无比嘶哑,茉莉放开彩脂,用尽着全身力量挣扎扑到结界边缘:“你给我听着!这个仪式,这个结界,连通着所有星神和长老,四十多个神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没有人可以阻止和打破。你就算那么做,也救不了我,救不了彩脂……什么都做不了!只会让自己白白葬送……听懂了没有!!”

  “你要敢做出这种蠢事……我绝不原谅你……绝不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玄脉,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给予。邪神不灭之血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,是【逆天邪神】由她读取。包括云澈对邪神神力最初的【逆天邪神】了解与运转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由茉莉一步步指引。因而,在很多方面,茉莉对邪神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理解还要胜过云澈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和那不正常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让她一下子明白云澈想要做什么。

  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……他根本不该碰触,一辈子都不该碰触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忌……以及绝望之力!

  云澈缓缓抬头,看向茉莉,唇角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抹很轻很轻的【逆天邪神】笑:“茉莉……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来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我救不了你……我是【逆天邪神】来陪你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短短一句话,让茉莉泪如泉涌,她猛的【逆天邪神】别过头去,哽声道:“你凭什么陪我……你以为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谁……”

  她伸手,指向星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所在:“那个老贼,我虽然恨他,但他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生父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命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给的【逆天邪神】,他要拿走……天经地义!与你何干!你不要在这里自以为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你走……你走!!否则……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永远都不会原谅你!”

  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摇头,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他给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在你十三岁那年,就已经死了。你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给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命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你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我绝不允许任何人把她夺走……除非我死!”

  这自私蛮横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句话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狠狠刺入了茉莉灵魂最深处、最柔软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她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咬牙,但脸颊上却依旧泪痕滑落,再难言语。

  “我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给的【逆天邪神】。我们让彼此重生……那些年,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和灵魂是【逆天邪神】紧紧连结在一起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我们分离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年,我每时每刻,都在承受着那煎熬的【逆天邪神】残缺感……既是【逆天邪神】生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残缺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残缺……所以,我没有听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那么迫不及待的【逆天邪神】来到这里,又不惜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要见到你……”

  茉莉全身发颤,她死死闭紧的【逆天邪神】眸间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点点泪珠蜂拥而出,早已染满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脸颊……无数呆滞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落在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他们不敢相信,有着最恶之名,对一切都冰冷绝情

  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杀星神,竟会流泪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多的【逆天邪神】眼泪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整只右手都已染满血迹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平静:“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,但这一次……无论你打我骂我,无论你去天堂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地狱,我都会陪在你身边,绝不再放开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手!!”

  一团血雾,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前爆开。

  “不要————”茉莉发出一声凄厉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叫喊。

  轰——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世界,赤、蓝、紫、黑……四色领域在同一个瞬间轰然爆裂。

 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……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表面,肌肤如疯了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炸裂,爆开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花,他身上盘绕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在一瞬间变成血红色……深邃浓郁的【逆天邪神】犹如实质的【逆天邪神】炼狱腥血。

  “呜啊啊啊啊啊啊!!”

  血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之下,云澈发出声声野兽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吼叫……带着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、痛苦和绝望,如一头被锁链囚锁在地狱之底的【逆天邪神】绝望魔神。

  “他……他在做什么?”

  “难不成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要自尽?”

  一股绝不该有,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“不安”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笼罩在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之上,莫名的【逆天邪神】压抑与恐惧在心底滋生,又如瘟疫般疯狂蔓延。

  阵阵恶魔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嘶吼声中,环绕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气在快速膨胀,带动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以不可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升腾着。

  “果然……”天元星神荼蘼凝眉道:“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耗费极大代价来增幅玄气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忌能力,就如当初和洛长生那一战一样。可惜,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境界,纵然玄气再爆发十倍百倍,又能如……”

  话音未落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陡然一变……星神帝,还有所有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也都在这一瞬间剧变,露出或呆滞,或难以置信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。

  砰——

  随着一声仿佛响彻在心底的【逆天邪神】爆裂声,云澈神王境一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气息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突破界限,窜至神王境二级。

  “这?”荼蘼眉头大皱:“忽然突破?可这种情形……而且根本毫无突破的【逆天邪神】前兆和过程,到底……什……什么!?”

  在荼蘼又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变动中,云澈刚刚完成“境界突破”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竟再一次冲破瓶颈,达到神王境三级。

  “这……”作为星神界寿元最长,资历最老的【逆天邪神】智者,荼蘼整个人彻底惊然失神,无论如何都无法理解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。

  “呃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啊啊啊啊!!”

  嘶叫声震天撼魂,那疯狂升腾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气让人分不清那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玄气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鲜血。空气每一个刹那都在变得更加森然,那种莫名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像是【逆天邪神】有无数恶鬼在不断涌进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……

  血气、嘶叫、恐惧……而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,依旧在一次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冲破着境界。

  神王境四级……

  神王境五级……

  神王境六级……

  神王境七级……

  神王境八级……

  神王境九级……

  神王境十级!!

  云澈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气终于开始收缩,就当所有人以为眼前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异变终于要休止时,短暂收缩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气竟忽然无比猛烈的【逆天邪神】炸开……

  轰————

  那一瞬间,整个星神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空都被染成了血色。而那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也在这股弥漫苍穹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色之下,发生了纵然星神界所有先祖在世,都无法相信和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异变……

  “神……君……境……”这个他早已阔别多年,甚至早已不屑之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道境界,此时从天元星神口中说出时,竟每一个字都带着数万年未曾有过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栗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,星神帝双目瞠直,释放着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骇色。周围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、长老,这些立于混沌之巅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没有一个人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惊然失色,没有一个人敢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和灵觉。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什么……”一个星神喃喃道。

  “怎么会有……这种事……”

  “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邪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?”

  “嘶……”

  玄气境界直窜至神君境一级,终于不再变化,但血气依旧在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翻腾着。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吼叫声停止,身体一点一点挺直……这一瞬间,整个苍穹都仿佛压了下来,所有星卫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都压抑到无法喘息,带着血腥味的【逆天邪神】冷气从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尾椎骨窜入五脏六腑,再窜至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角落。

  玄气增幅,以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层面,自然不会陌生。而但凡是【逆天邪神】玄气增幅,都会伴有不同程度的【逆天邪神】副作用,这一点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玄道的【逆天邪神】常识。但,无论多么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增幅,都绝不可能脱出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境界,这已经不能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常识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最最基本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。

  但,他们却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神王境一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,在短短数息之间连续突破境界……直至突破了整整一个大境界。

  神道突破何其艰难,天赋、努力、积累、明悟、机缘缺一不可。不到十息从神王境一级突破至神君境一级……多么荒谬,多么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,却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呈现在他们眼前,刺动着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和感知,撕碎着的【逆天邪神】他们最基本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。

  星神城一片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静寂,三千星卫全部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无形之力定格在了原地,个个状若失魂。

  “姐夫他……怎么了……”彩脂呆呆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。

  茉莉双眸怔然,对彩脂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毫无反应,如失魂魄……终于,她闭上了眼睛,音若梦呓:“彼岸……修罗……”

  彩脂:“……”

  邪神之力第一境邪魄的【逆天邪神】“陨月沉星”,第二境焚心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封云锁日”,第三境炼狱的【逆天邪神】“滅天绝地”……它们虽然强大,但还不至于到打破认知的【逆天邪神】程度。

  第四境轰天的【逆天邪神】“月挽星回”,则真正开始展露邪神之力那足以忤逆规则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。

  而第五境阎皇,它所开启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神力,其强大,其对规则的【逆天邪神】忤逆,对认知的【逆天邪神】扭曲,更要远胜“月挽星回”。

  “彼岸修罗”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邪神第五境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力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所有邪神神力中最可怕,最禁忌……也最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力。

  “彼岸修罗”开启,将会让自身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再度暴增……但,却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境关开启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增幅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境界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暴增,会让邪神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在当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境界上,违背常理规则,直升整整一个大境界!

  但它的【逆天邪神】代价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残酷绝伦。

  自毁玄脉!焚尽命魂!

  彼岸,象征着死亡。“彼岸修罗”一旦开启,会是【逆天邪神】邪神一生最强大,最璀璨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刻……而这自毁玄脉,焚尽命魂换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用尽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死亡之时。

  :。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