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333章 彼岸(上)

第1333章 彼岸(上)

  云澈声震苍穹,恨意弥天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在星神城领域只能沦为卑微,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“陪葬”二字,宛若笑话一般。但这卑微之力所发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怒吼,却让一众星卫星神都感受到了无比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悸。

  “陪葬?呵,就凭你?”星冥子怒极而笑,全身发抖……估计今日之前,打死他都不会相信自己竟会因一个后辈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而恼羞到如此地步。

  “吾王,此子妖言惑心,不但辱及吾王与星神界,还辱及先辈,罪不容诛!”

  他话音刚落,却发现星神帝,以及一众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都分明呈现着震惊之色。

  因为云澈身上所爆发出的【逆天邪神】,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王境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!

  一年前在月神界,星神帝最后一次见云澈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还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灵境五级,如今,竟已成就神王!?

  短短一年时间从神灵境五级跨入神王境,若非亲眼所见,哪怕神主神帝,都断然不可能有人相信。他们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之色,代表着以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层面,都根本无法相信和理解云澈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暴涨。

  “一年不见,成就神王……”天元星神荼蘼低声道:“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创世神之力!”

  星神帝心中怒极,恨不能亲手把云澈碎尸万段,但云澈身上一次又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神迹”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他无法不震惊激动到极点,他低吼道:“将他拿下,封入囚界……但不许废他玄力和伤他性命!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!”星冥子点头:“星翎!”

  星翎对云澈本无杀念,但他羞恼之下,自是【逆天邪神】恨意杀意齐生,星冥子一声令下,他眼眸深处闪过一抹狠光,手上陡然提起一分玄气……一股足以将云澈一击重创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直取云澈,速度亦远胜先前。

  而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比他更要阴戾千百倍,他一声低吼,身上金炎燃烧,劫天剑爆起一道金色炎剑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迎面直轰星翎。

  “哼,自不量力。”星冥子一声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吟。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资质和成长速度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惊世骇俗,但他实在太年轻,半个甲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年龄,神王境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在一个八级神君面前,和蝼蚁毫无异处。

  黄金断灭威力极大,哪怕洛长生也绝不敢硬接,但星翎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避也不避,甚至看也不看,随手一抓,足以摧山断海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剑竟被他直接抓在手中,然后随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指的【逆天邪神】稍稍收拢,瞬间便如脆弱不堪的【逆天邪神】布帛般粉碎,散成漫天快速熄灭的【逆天邪神】碎炎。

  黄金断灭被一瞬摧灭,反噬之力可想而知,云澈全身剧震,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熄灭大半,而星翎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已在这时罩下……一个八级神君足足一成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哪怕碰触到分毫,也必定让他彻底重创,再无任何挣扎之力。

  嗡——

  一声闷响,空间收缩,星翎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中,一个残影转瞬消散……

  星神碎影!?

  星翎心中微震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闪电般再次出手,直锁云澈……

  嗡——

  轰!!

  两声闷响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连续击空。星神碎影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强之处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瞬身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瞬身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混淆,哪怕强如星翎也根本无法分辨真伪。

  云澈连续三次避过星翎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却也绝不好受,那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八级神君之力,哪怕碰触到余波的【逆天邪神】最边缘也必定受伤……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,他眼神阴冷,脸色泛白,嘴角,赫然溢出着猩红的【逆天邪神】血丝。

  星翎没有再出手,面无表情道:“云澈,你既然敢来,就该知道下场,又何必再做无谓的【逆天邪神】挣扎呢。”

  他话刚出口,一股气浪却骤然罩下。云澈不再遁离,反而当空迎面,一剑砸向星翎的【逆天邪神】头颅……劫天剑所燃烧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,狰狞的【逆天邪神】像是【逆天邪神】沸腾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炼狱之炎。

  星翎眼睛一眯,面对云澈凶狠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击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伸出了手掌……手掌与剑身即将碰触之时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瞳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放大,口中一声似痛苦、似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咆哮,0身上陡然炸开一团猩血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光。

  一瞬间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、气势如疯了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暴涨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、血气都变成了赤红之色,如被血染,本就剧烈沸腾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直燎苍穹。

  邪神第五境——阎皇!!

  云澈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这种异变,他们并非第一次见到。封神之战对决洛长生时,他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绝境之下爆发出这股神迹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

  那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修为只有神劫境,哪怕强开一息的【逆天邪神】“阎皇”境关,都需以命相赌。而今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已远非那时可比,已可短暂强撑“阎皇”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……但也绝不能持续太久。

  星翎眼神微变,而云澈阎皇爆发,倾尽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已在这一刹那砸下……

  轰————

  巨响惊天,周围空间一阵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扭曲,爆开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炎光之中,星翎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紧紧的【逆天邪神】抓在劫天剑上,视线之中,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那如恶鬼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。

  伸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被压下近半尺,抓在劫天剑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传来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疼痛感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眼不自觉的【逆天邪神】睁大……他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星卫统领,足以俯世的【逆天邪神】八级神君!

  而明明只有神王境一级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生生撼下了他一成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!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这辈子,最难以相信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幕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发生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!

  下一瞬间,他眼神一阴,身上陡然爆发出两成玄力……

  砰!!

  似擎天之锤当空轰至,云澈狂喷一口猩血,劫天剑瞬间脱手飞出,整个人如残叶般横飞出去,远远砸落。

  “云澈!”

  “姐夫!!”

  茉莉和彩脂同时一声惊叫。

  “咳……咳咳……”云澈全身颤抖,趴在地上,连吐十几口鲜血,每一次都会喷出触目惊心的【逆天邪神】血块。

  一级神王和八级神君……这个差距实在太大太大,比当初他神劫境面对成就神王的【逆天邪神】洛长生还要大上千百倍,大到根本不可能以任何手段弥补。纵是【逆天邪神】强开阎皇,亦根本不可能有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反抗之力。

  星翎伸出手掌……手心之处,赫然冒出了一滴血珠。身为星卫统领,竟被一个初入神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人造成创伤,这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毕生之耻。

  所有星卫都冷眼旁观,无一向前。拿下云澈,任何一个星卫都完全足够,根本不需要第二人。

  “云澈……你……你到底要任性到什么地步!”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字字发颤:“你走……你快点走……我求你……”

  她知道云澈纵在此境之下,依然可以遁离……他有星神碎影和断月拂影在身,有星冥子都不可能追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遁月仙宫,再不济还有彩脂给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空幻石。他可以走……完全可以。

  云澈伸手,劫天剑飞回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,他支剑起身,脸色苍白,身体摇晃,气息亦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大乱,唯有眼神依旧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骇人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却看不到任何恐惧与逃离之念。

  星翎手掌握起,缓步走向云澈……这一次,云澈没有后退,也没有再次举剑,似乎已彻底明白,他再怎么挣扎都毫无用处。

  站到云澈身前,星翎缓缓抬手:“云澈,任你口齿再利又如何,这世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善恶对错,是【逆天邪神】由强者而定,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!你本罪该万死,但吾王亲令,饶你性命……我便先废你四肢,待吾王功成,再行发落!”

  星翎五指张开,骤闪玄光……这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方传来茉莉冰冷刺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星翎,你若敢动他,我纵成厉鬼,亦要将你碎尸万段!”

  茉莉纵被结界封禁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意与余威依旧让星翎全身一凛,他不敢回首,淡淡道:“我已非天杀星卫……”

  “呵,你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垃圾东西,也配当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!?”云澈低低出声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瞳中血丝蔓延,释放着犹如来自地狱深渊的【逆天邪神】恨光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右手在这时缓缓抓向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口……五指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收紧。

  “哼,我配不配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说了算!”星翎脸色难看,沉声道。

  “喝!!”云澈一声大吼,熄灭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从他身上再度燃起,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与赤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同时爆燃,火光直蔓天际,苍穹之上,响起嘹亮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与金乌之鸣,伴随着天威浩荡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息。

  强烈到不正常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与气浪让星翎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惊,连退十几步……很快,他便反应过来,云澈这分明,是【逆天邪神】燃烧了神血!

  如那日恶战洛长生一般,强行焚燃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神血与凤凰神血!

  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神血与凤凰神血同时燃烧,云澈整个人都沐浴在浓郁到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火光之中,如炎神降世。但这股威凌却根本不可能撼动星翎这个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,他不屑道:“居然还想挣扎,你难道以为燃烧神血,就可以……”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在这时没来由的【逆天邪神】骤然一悸,话语也生生中断……那一刹那,他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一只毒蛇忽然咬在了心脏与灵魂之上,一股强烈到无法形容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冷与恐惧近乎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蔓延全身。

  怎么……怎么回事……

  而这种感觉,绝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出现在星翎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方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都在这一刻全部变了脸色,瞳孔亦在快速瑟缩,一股可怕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与压迫感不知从何方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罩下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有生以来,感受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……星神城的【逆天邪神】下方,仿佛有一尊沉睡无数年的【逆天邪神】上古魔神正在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睁开着足以灭世的【逆天邪神】魔瞳……

  “怎……怎么回事?”星冥子四处张望,寻找着这股可怕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来源:“谁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谁!?”

  只有一个人知道答案。

  距离云澈最近,星翎在骇然之后,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到,这股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瞬间击溃他意志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与压迫感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身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一点点瞪大,直瞪至几欲炸裂,而那股根本已超出他意志承受界限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迫感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本能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步又一步的【逆天邪神】后退,他张开口,发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带着来自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战栗:“你……你……你……你在……做什么……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头颅低垂,没有人可以看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右手紧紧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在心口,紧抓的【逆天邪神】五指赫然已深深刺入心口之中……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