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332章 无悔无生(下)

第1332章 无悔无生(下)

  神帝,一个天地之间最至高无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称谓,整个混沌世界,四方神域,有此称谓者唯有十七人,浩大东神域唯有四人。

  他们是【逆天邪神】当世最巅峰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无论实力、权势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声望。不可惹,更不可辱。

  而现在,星神之帝星绝空,却被一个年纪数百倍小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小辈以老贼相称,还以极尽侮辱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当面羞辱喝骂。

  能在场血祭仪式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最低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星卫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位列整个东神域极高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。但当最后那声“猪狗不如”从云澈口中吼出时,所有人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全身一紧,心惊胆颤……因为他所羞辱之人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神帝!

  从来没有……任何人也绝不可能想过,竟有人敢如此辱骂星神帝这等存在,哪怕这世上和星神帝有着最重仇怨,亦有着相衡身份地位的【逆天邪神】月神帝,也绝不会如此。

  一直无比淡然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冥子在这一刻须眉倒竖,大怒道:“大胆小儿!竟敢辱及吾王,单凭你刚才所言,万死难赎!”

  “还不赶紧将他拿下!!”

  一星卫刚要上前,却听星神帝一声淡笑,他丝毫不怒,反而笑意满面:“云澈,你果真好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胆子,敢如此辱骂本王者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当世第一人。看来,你今日来此,根本就未曾打算能活着离开。”

  他没有看向云澈,一声很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叹息:“唉……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些话出自他人之口,本王必诛其全族。但,本王却偏偏不会与你追究,毕竟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本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冒死前来。要恨便恨,要骂便骂吧。牺牲亲女,当受此恨,当受此骂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任你如此恨骂,本王都绝不会后悔……若能让星神界永世屹立,本王纵遭举世唾弃,猪狗不如又如何。”

  星神帝声声叹缓,字字铮然,有着牺牲亲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自怨,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毁己而悯世的【逆天邪神】博大胸怀。天元星神看他一眼,也跟着叹息一声,道:“老朽深知吾王比任何人都要悲痛万分。竖子小辈无知吾王之胸怀,但吾等又岂会不知。吾王为了星神界而不惜一切,吾等,唯有誓死追随辅佐,不负吾王之心。”

  荼蘼总能在合适的【逆天邪神】时机说最合适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短短几语,轻轻动荡起大部分星神星卫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波澜。

  但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声无比轻蔑的【逆天邪神】冷笑:“呵呵呵……口口声声为了星神界,星老贼,你怕是【逆天邪神】快要把自己都感动到相信了吧!为了星神界?呵……那我问你!若这个仪式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利于星神界,为什么星神界历史上从未有哪个星神帝动用过!”

  “无知。”荼蘼淡淡道:“这个血祭之阵,本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先祖星神封印于秘典之中,直到吾王这一代封印尚才解开。”

  云澈眼睛微眯,笑意更冷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吗?那你告诉我,这个你们口中所谓能让星神界‘永世屹立’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祭之阵,先祖星神为什么不将它世代流传,庇佑星神界,反而要将它牢牢封印起来!?”

  “……”荼蘼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时语塞。

  “因为,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先祖星神很清楚这个血祭之阵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多么卑劣不堪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牺牲血亲来成全自己……呵,这要泯灭人性,内心丑恶到何等程度才能做得出来!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哪一代星神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做出如此之行,那毫无疑问违逆天道,违逆人伦,人神共愤。本是【逆天邪神】俯视尘世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界,将变得举世厌憎,万灵唾弃!”

  “所以,始祖星神才会将它封印!”

  “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始祖星神,还有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代代先祖,绝对不会想到,他们竟会有一个后代将封印解开,还不惜以自己两个女儿为祭品动用了这个血祭之术!”云澈手指星绝空,字字凄厉:“星老贼,先不说摹灸嫣煨吧瘛裤对不对不起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,你可对得起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先辈祖宗!?”

  “今日,你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成功了,成为了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本神……亲手活生生害死自己两个女儿得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丑恶肮脏!你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成为天地至尊,也将臭不可闻!整个星神界,也将因为你变成这世上最肮脏卑贱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界,谁都可以鄙夷,谁都可以唾弃!你先祖近百万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血所筑成的【逆天邪神】傲世声望,将彻底毁在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!”

  “将来,你还有什么面目去见你

  的【逆天邪神】列祖列宗,你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下了阿鼻地狱,黄泉深渊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先祖也绝不会原谅你,会亲手将你挫骨扬灰!而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后世,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后世,也会永远记得星神界有过一个猪狗不如,遗臭万世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帝!”

  云澈这一通大骂字字轰震心魂,字字恶毒之极,先前被云澈骂“猪狗不如”都淡然微笑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帝终于变了脸色。整个星神城一片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静寂,结界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和长老,以及结界外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全部惊呆在那里,心中波涛翻腾,双耳久久轰鸣。

  星冥子双目发直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在这时忽然碰触到星神帝微变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,心中一凛,一声大吼:“住口!”

  “该住口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你!”星冥子刚出口,一声爆吼便直轰而至,两道可怕到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也在同一个瞬间直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深处,云澈脸色阴沉如鬼,字字震魂:“星老贼之行径灭绝人性,猪狗不如,不但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,还将毁掉星神界百万年声誉。而你们身为星神界栋梁之人,却非但毫不阻止,反而帮之任之,同样猪狗不如!”

  “连最基本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性和廉耻都扔了,你还有脸在我面前狂吠!我呸!”

  “你……”堂堂星神三十七长老,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一坨干硬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便生生糊在了喉咙上,脸色青黑,全身发抖,再吼不出一句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。

  离星神帝最近,天元星神荼蘼明显感觉到星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出现了些许的【逆天邪神】紊乱,他心中微惊……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来虽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外,但他丝毫未放在心上过,因为以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不可能造成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外,反倒是【逆天邪神】自投罗网。

  却没有想到,云澈不但胆大如斯,而且言语竟恶毒到如此地步。身边,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神帝,就连几个星神和长老,气息都分明出现了波动。

  他老目转过,淡淡一笑:“云澈,好一张利嘴。可惜……”

  他话音未落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转过,那一脸的【逆天邪神】讥讽与厌恶仿佛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在面对一个星神,而活生生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看着一坨臭不可闻的【逆天邪神】狗屎:“荼蘼老贼,闭上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狗嘴!你嘴里的【逆天邪神】臭气实在太臭了,每多一个字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玷污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耳朵,懂吗!”

  荼蘼:“……”

  当初在宙天神界初见荼蘼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印象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慈和而阅历渊博的【逆天邪神】老人,在得知他是【逆天邪神】茉莉幼年之师后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心生敬意。

  如今,只有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憎恨与厌恶。

  云澈伸手,指向众星神和众长老的【逆天邪神】所在:“我现在很想知道,你,还有你们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星神,你们身负着星神神力,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神一脉给予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大恩赐。而你们,却效忠于一个泯灭人性,必将遗臭万世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帝,帮着他害死另外两个星神……你们好好看着自己在做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好好摸摸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良心,将来还有什么面目面对世人,死后又有什么面目面对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先辈祖宗!”

  “血祭之术,星神一脉从未有人用过,因为身为星神,但凡有一点廉耻良知,都会不齿不屑!既未有人用过,也就无人知晓它能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成功,而星老贼,他仅仅为了谁都无法预测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性,便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害死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亲生女儿……不要说人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哪怕最低等低贱的【逆天邪神】牲畜都做不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事!”

  “连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都能如此!将来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什么方法可以牺牲你们来成就自己,他同样不会有任何犹豫!茉莉和彩脂的【逆天邪神】今天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明天!你们若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星神界,若还有丁点身为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骄傲与身为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性,就该停住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手,废了这个猪狗不如的【逆天邪神】狗屁神帝!”

  “混账东西!”星神帝终于破口,他面色一片骇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铁青,身体,赫然在微微发抖。

  若非亲见,任谁都不会相信,堂堂星神帝,竟会被人骂到全身发抖。

  云澈怒极而骂,字字震天荡地,却又每一句都直诛人心,不仅星神帝,众星神、长老也都分明变了脸色,气息亦出现了不同程度的【逆天邪神】动荡。

  荼蘼做梦都想不到,毫无威胁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半甲子后辈,竟只凭言语将神帝以及一众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都撼动至此,甚至就连他自己,都开始觉得自己所作所为是【逆天邪神】那

  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十恶不赦。他终于怒目,低吼道:“卑劣小儿……星冥子,还不封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嘴!”

  “拿下!!”星冥子吼道。

  血祭之阵中,天妖星神蔷薇向天璇星神紫菀悄然侧目:“姐姐……”

  “凝神收心,不要被外物干扰。”紫菀低声道。她感觉的【逆天邪神】出,蔷薇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乱了……她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也乱了,而且是【逆天邪神】无论控制和压制的【逆天邪神】那种。

  但,仪式启动,便无法中止,哪怕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悔,也已根本不可能抽身。

  哪怕星冥子心中怒极欲炸,但身为星神长老,自然不可能拉下身位老脸亲自对云澈出手。他吼叫声中,一个星卫向云澈骤扑而下。

  云澈成为神王之后,在王界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同辈之中可谓所向无敌,但又岂能和星卫相较。一股他根本不可能抗拒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凌空压下,将他猛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制得半跪了下去,全身如覆万岳,动弹不得。

  他牙齿咬紧,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抬头,看向站在他身前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……这三千高等星卫,他见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极少,但眼前之人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最熟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星卫。

  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杀星卫,是【逆天邪神】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……还有所有天杀星卫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统领……

  星翎!

  身为星卫统领,星翎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八级神君,实力和沐冰云持平……而沐冰云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吟雪界仅次于他师尊的【逆天邪神】二号人物。

  在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面前,他哪怕强开阎皇,也不可能有任何挣扎抵抗之力。

  “云公子,你何必如此。”星翎摇头道,目中满是【逆天邪神】惋惜……他无法理解,有着无尽前程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为何要如此执意的【逆天邪神】来送死。

  云澈嘴角微微咧起,看向眼前这个他当初敬称为“大哥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人:“星翎,你曾经亲口和我说过,成为星卫,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毕生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骄傲与荣耀。呵……身为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,忠护于她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职,而你,却叛主害主,帮着别人杀你所效忠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……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荣耀!?”

  星翎气息一滞,不自然的【逆天邪神】避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:“我效忠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神……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神界。”

  “我呸!”云澈唾道:“你效忠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要害死自己亲生女儿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主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老贼!我非星卫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下界凡人,都知道以命相护,而你身为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,哪怕有为她半句乞求,我都可以高看你一眼,而你却叛主害主,连养条狗都不如!”

  “亏我当初还因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而敬你一声大哥……我真是【逆天邪神】瞎了眼!”

  “……”星翎嘴角抽搐,想要辩解什么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就连压制在云澈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都不自觉弱了数分。

  “天杀星神和天狼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何在!”纵然被压制,云澈嘶哑的【逆天邪神】吼叫声依旧振聋发聩:“有种就全部站出来,让我看看你们这些叛主害主的【逆天邪神】货色都长着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嘴脸!!”

  云澈暴吼之下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一人站出……不少星卫默然垂下了头,脸色发乌,双手紧攥。

  “呵……”云澈冷笑:“你们最好祈祷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事永远不被世人知道,否则,所有人都会知道星神界出了一群叛主害主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!你们会被世上所有人唾弃鄙夷,就连其他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也会永远看不起你们。你们曾经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荣耀,会成为你们一辈子都不可能洗去的【逆天邪神】耻辱烙印……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家族,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儿,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后代,也将生生世世活在这种屈辱之中,生生世世以你们为耻!”

  “还不将他封口!!”星冥子狂吼道。

  轰!!!

  一声巨响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玄光爆发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将失神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翎生生挣脱。他腾空而起,全身玄气混乱沸腾,劫天剑抓于手中,指向前方,双目中闪动着骇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狰狞:

  “今日我既然来了,就没打算活着离开。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没用的【逆天邪神】废物,救不了茉莉,救不了彩脂。但至少……我要让你们这些伤害茉莉和彩脂的【逆天邪神】狗杂种……”

  “全部给她们陪葬!!”

  :。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