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331章 无悔无生(上)

第1331章 无悔无生(上)

  初入神王境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在这个云集着星神星卫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城本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堪一提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引得所有人大吃一惊。

  因为这个气息,竟穿过了本该不可能被穿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星魂绝界,到来了正进行事关星神界未来命运仪式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城!

  “什么人!!”

  大喝声音中,所有星神、长老、星卫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全部在同一个瞬间转向上空……

  同时被三千星卫,还有一个星神长老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锁定是【逆天邪神】何其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三千星卫,每一个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沐冰云、沐涣之那个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,随便一个都能轻易要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命。

  而留守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长老星冥子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货真价实的【逆天邪神】神主!

  若换做一个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神道玄者,单单是【逆天邪神】这股同时覆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,便足以将之粉身碎骨。

  云澈如覆万钧,无法呼吸,但脸色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平静,在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中,他从空中坠下,踏在了星神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土地上……微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微弱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独自面对着星神界全部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,全部的【逆天邪神】长老,全部的【逆天邪神】高等星卫。

  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场景何等的【逆天邪神】浩大,集中了星神界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顶层力量,豪华到足以让任何人瞠目结舌。他看到了释放着弥天光芒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阵,看到了被拥于玄阵中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帝,看到了另一个结界之中,那正呆呆看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茉莉,还有……

  彩脂!?

  “云澈!?”

  继九重天劫、真神预言后,东神域还有谁不知云澈之名?

  看清到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所有人刚刚泛起的【逆天邪神】惊骇顿时消散,只余讶然。毕竟,他会闯入这里极为不可思议,但毫无丁点威胁可言。

  “拿下!”留守的【逆天邪神】三十七长老星冥子一声令下。

  “等等。”星神帝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淡淡出声,血祭之阵中心,他视线落在云澈身上,两道目光几欲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刺穿:“云澈,据说摹灸嫣煨吧瘛裤放弃进入宙天神境,选择留在龙神界,今日又为何会来此?莫非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龙皇送你进来一探究竟?”

  如此大事,又涉及星神界如此禁忌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,若当真有闯入者,自然该毫无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格杀。但云澈不同,他能留在龙神界,必定是【逆天邪神】在龙皇庇护之下,杀他很可能引来龙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麻烦,而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——且不论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如何闯入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闯入一千个一万个,也不可能对仪式造成任何影响,更谈不上威胁,因而也毫无必要杀。

  更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点,云澈身上有着很多他都不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而这些“不可理解”背后,很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超脱认知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,身为神帝,不可能不想知道。云澈在这种情形下闯入,反倒是【逆天邪神】“自投罗网”。

  星神帝会联想到“龙皇”身上,倒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理所当然。因为除此之外,他想不出任何云澈会在这个时候闯入的【逆天邪神】理由。

  星神帝亲口问话,而且似乎听不出什么怪责之意,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反应,连目光都没有转向他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穿过一个又一个星卫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与茉莉怔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相对……近在眼前,却又恍若隔世。

  “茉莉……”

  云澈一声轻念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狠狠刺到了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经。她握着彩脂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紧,失声吼道:“你来干什么!滚!马上滚!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忽然到来,对茉莉而言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世上最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幕,她这声吼叫声嘶力竭,让所有人惊然侧目。

  星神帝眉头大动。

  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云澈毫无意

  外。他摇了摇头;“茉莉,你知道,我不会走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除非你和我一起走。”

  是【逆天邪神】,茉莉比任何人都清楚,他不会走,哪怕明知是【逆天邪神】死,而且是【逆天邪神】白白送死,他也不会走。她和云澈在一起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年,很多话,很多教导,他会听。唯独这一点,他倔强到极点……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什么,她骂他最多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就是【逆天邪神】“白痴”。

  茉莉心口窒息,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来了又能怎样……你为什么要来……”

  这些年,她一直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是【逆天邪神】正确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。就如当年溪苏为了她而甘为祭品。到了今天,她才知道自己一直以为的【逆天邪神】牺牲和“唯一选择”竟才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害了彩脂,害了自己……还害了云澈。

  云澈本是【逆天邪神】绝无可能闯入星魂绝界。但偏偏,当年离开天玄大陆时,她特意为云澈留下了一滴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血。那时她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私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要在他身体里永远留下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,却怎么都没想到,竟然会……

  比她一直一来预想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坏的【逆天邪神】状况,还要绝望千万倍。

  云澈和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让星神界众人一头雾水,天元星神荼蘼却在这时发出一声轻笑:“呵呵,原来如此。当年狱萝将茉莉殿下带回时,曾经说过茉莉殿下之所以能摆脱在南神域所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魔毒,是【逆天邪神】她强行舍弃了身体,并选择了一个刚好合适的【逆天邪神】下界人类为灵魂载体……那个人,原来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。”

  “哦?”星神帝眉头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动。

  天元星神继续道:“先前,老朽便在怀疑云澈此子为何会选择我星神界,而且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随吾王至此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疑惑从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天杀星神殿半步的【逆天邪神】茉莉殿下为何却留下了云澈,还无比强硬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行吾王与之接触。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殿下失去音讯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年是【逆天邪神】和云澈在一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一切便皆可说通。”

  “而且……”天元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老目中闪过一道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精芒:“若老朽没有猜测,云澈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种种异状,很可能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继承了当年茉莉殿下所得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神力!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此言一出,众皆惊然。邪神神力……那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从未现世过,层面犹在真神神力之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创世神力!

  星神帝瞬间脸色剧变,兀自不敢相信:“荼蘼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说……”

  “不会错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天元星神目光炯炯,直锁云澈:“能横跨一个大境界击败洛长生这等旷世奇才,这种事亘古未有,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龙神之力都绝无可能做到。但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创世神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一个大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制绝非不可能。再者,邪神当年为元素创世神,有着最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元素之力。而云澈能同时驾驭冰、火、雷,且在九重雷劫之下都安然无恙……”

  “并非因为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天道之子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神力!身为创世神,邪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元素神力犹在天道之力……不会被天劫神雷所伤,绝非不可理解之事。”

  “如此,一切便可说通!茉莉殿下连邪神神力都可给予云澈,那么赐予他星神之血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再正常不过。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何他能穿过星魂绝界。”

  天元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字字震耳。创世神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对星神帝、众星神强者而言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灵冲击可谓大到极点。他们看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全部发生剧变……而顺着天元星神所言,所他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负邪神之力,那么,所有发生在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可理解之事,便都可以解释。

  而茉莉当年在南神域取得了邪神传承的【逆天邪神】传说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众所皆知。

  沐玄音当年曾厉声提醒过云澈,千万不能让人知道他和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,

  否则,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种种异端,会很容易被人联想到“邪神神力”之上。而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这番提醒,在此刻完全应验……云澈和茉莉短短数语,便被这个可怕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元星神完全洞悉。

  不过,这些对此刻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而言已根本不重要,他没有半句否认,直接道:“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世称星神智者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元星神,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没错,我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继承自邪神遗留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亲口承认,让本就惊异万分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众人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心中大震……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继承者创世神之力,这件事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传出,无疑会在整个神界引发亘古未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轰动。

  位于血祭之阵中心,本该平心静气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帝双目异光大声,他感觉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都在不受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狂乱跳动——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仪式要素终成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日,他都没有如此激动过。

  感受到星神帝显然有些失控的【逆天邪神】情绪变动,荼蘼低声道:“吾王,看来,当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天佑我星神界,不但仪式将成,还送来了如此大礼。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天赐之机,万不可有半点错失。”

  星神帝微缓一口气,轻轻点头,但瞳眸中大盛的【逆天邪神】异光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论如何都无法压下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直接承认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将自己置身于死地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,却呈现着一片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冷与沉静,目光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直直的【逆天邪神】盯视着星神帝:“星神帝,你现在一定很想知道我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秘密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该怎么夺舍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神力,对吧?”

  他伸手指向茉莉与彩脂的【逆天邪神】所在:“放了茉莉和彩脂,你想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秘密,我都可以告诉你!”

  “呵呵,”星神帝淡淡一笑:“云澈,你既强闯至此,那么应该也知道我星神界在进行何种仪式。为了这个仪式,本王不但筹划筹备多年,如今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倾尽举界之力,又岂可因你一言而废。”

  “这么说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无论如何,都不可能放过茉莉彩脂……哪怕她们两个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女儿?”云澈道。他说出了以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换取星神帝放过茉莉彩脂,但心中却没有抱有一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奢望。

  星神帝微微仰头,一声轻叹:“茉莉和彩脂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,牺牲她们,本王比任何人都要悲痛心伤,但,本王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神帝,若能利于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来,哪怕牺牲亲女,不配为父,被世人所唾骂鄙夷,本王亦绝不犹豫后悔!”

  星神帝之言字字震耳,云澈微愕,随之,他一声冷笑,然后竟肆意的【逆天邪神】狂笑了起来:“哈哈哈……哈哈哈哈哈……好一句为了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来,好一个不配为父。明明是【逆天邪神】自私肮脏,灭绝人性的【逆天邪神】丑恶之举,却没有哪怕一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羞惭愧意,反而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如此冠冕堂皇大义凛然,星老贼,你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让我大开眼界,叹为观止啊!”

  云澈对星绝空的【逆天邪神】称呼从星神帝变成了“星老贼”,而浩大神界,又有谁敢以这三个字称呼至高无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帝——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当着星神帝之面。在所有人陡变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之下,云澈却丝毫没有因气氛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动而退却半步,他双目微眯,手指点向星神帝:“星老贼,我得纠正你一件事……”

  “虽然我年纪尚且,阅历浅薄,但这辈子也算接触过不少的【逆天邪神】丑恶之人。而这些人中,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些罪恶滔天,我恨不能千刀万剐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他们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女遭遇危难时,也会以命相护。因为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人性的【逆天邪神】本能,与罪恶无关。”

  “所以,星老贼,你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不配为父。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本不配为人!!”

  “虎毒尚不食子,猪狗尚知护犊,而你,顶着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帝之名,却根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猪狗都不如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!!”()

  .。m.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