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330章 背水破界

第1330章 背水破界

  东神域,星神界外。

  梵天神帝与宙天神帝,浩大东神域实力、地位最高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人此时皆身处星神界边缘,看着星魂绝界,两大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都并不平静。

  虽然星魂绝界张开,但外围那个连通四大王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次元玄阵却并未关闭。这时,玄阵中光芒一闪,一个沐浴在月华之芒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从中缓步走出。

  月神帝!

  东神域四大神帝之三,皆不约而同聚于此处。

  “呵呵,看来你终究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坐不住了。”梵天神帝笑道。

  对于梵天神帝与宙天神帝在此,月神帝毫无惊讶,他盯视着星魂绝界,但纵然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灵觉也无法探入其中,他转首问道:“星神界正在筹备何种大事,两位神帝可有眉目?”

  “连星魂绝界都已张开,任何人都不可能探知到一丝一毫,又怎可能有眉目。”宙天神帝道:“上一次星魂绝界出现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星神界创界之初,那一次事关生死存亡,不得不开。如今再次出现……必是【逆天邪神】事关命运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事啊。”

  星神界若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改变,那关系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可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神界自身,东神域四大王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格局也必将因之而变,这三大神帝不可能淡然视之。

  三大神帝眉头蹙起,梵天神帝道:“星魂绝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消耗必定极大,如今已持续了数日,应该已撑不了多久了,到时,一切便知。”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都心知肚明,星魂绝界关闭之日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切已完成之时。那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他们此刻根本无法预料,更无法更改。

  这时,一道不正常的【逆天邪神】能量波动从西方传来,且以极其之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逼近着。

  三大神帝同时侧目:“这个气息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月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最大,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瞬间转过身来,沉眉道:“遁月仙宫!?”

  遁月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极致速度,就连神帝都难以追及。云澈从龙神界一路至此,遁月仙宫始终保持在极速状态,没有哪怕一个瞬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停止与减缓。

  短短三日,从龙神界飞至星神界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常理认知中做梦都不可能相信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,但对云澈而言,却依旧慢到寸息如年。

  在玄神大会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枚他本以为没太大用处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辰玉,却连番成为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救命稻草,当初助他摆脱了千叶和古烛,助他到了轮回禁地……如今,又带着他在奇迹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里来到了星神界。

  遁月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比飞坠的【逆天邪神】流星还要快猛绝伦不知多少倍,在尖锐到足以撕裂千里的【逆天邪神】破空声中,遁月仙宫在三大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中骤飞而至……

  然后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撞击在星魂绝界上。

  砰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以当世最极限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正面撞击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概念?那一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碰撞之音宛若天星轰撞,整整千里区域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流在一瞬间彻底大乱,卷动起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灾难风暴。

  星魂绝界在如此撞击下却巍然不动,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撞击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心点,也找不到一丝一毫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。

  遁月仙宫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遁月仙宫,它在可怕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撞击下横翻出去,却也并未受到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损伤。但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点都不好过,太过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撞击如一口万钧正中胸口,让他当场一口猩血喷出,但他根本顾不上平息气血,目光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盯着近在咫尺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界,一声大吼:“禾菱,我们走!”

  禾菱化作一道碧绿光华,回到了天毒珠之中,云澈也在同一个刹那脱出遁月仙宫,直冲星神界。

  “云澈!?”

  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撞击虽然卷起了千里风暴,但自然不可能影响到三大神帝,云澈身影现出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时间,三大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和气息便同时锁定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每一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面露惊色。

  当初云澈没能入宙天珠,且不知所踪,但一年时间过去,已足够东神域知晓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去向。毕竟,龙神界中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不少人识得遁月仙宫。

  他们都已知道云澈如今身在龙神界,很可能还在龙皇的【逆天邪神】庇护之下……毕竟当初龙皇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当众提出欲纳他为义子。

  尤其梵天神帝,他不仅知道云澈在龙神界,还知道他定身处轮回禁地。因为普天之下,唯有轮回禁地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龙后神曦可解梵魂求死印。

  得到龙后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庇护,比得到龙皇的【逆天邪神】庇护更要让人难以置信百倍!

  千叶影儿明知云澈必定在轮回禁地,还知道他在解她以不小代价种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梵魂求死印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从未想过要去龙神界将云澈抓回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她进不了轮回禁地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能……或者说不敢。

  招惹龙皇……也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招惹龙皇,而且身为天下至尊,海纳百川,他都不一定愿意和一个小辈女子计较。而且不碰触到底线,龙皇也断不愿意和梵帝神界撕破脸。

  但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招惹龙后神曦……那威凌天下,傲视混沌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皇会直接变成一头疯龙!且是【逆天邪神】世上最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疯龙。

  这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玩笑,因为龙后神曦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龙皇最不能碰触的【逆天邪神】底线与逆鳞。这在数十万年前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龙神界,乃至整个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共识。

  (所以,云澈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辈子不离开轮回禁地,那他一辈子都会安安稳稳,想有危险都难……前提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被龙皇发现神曦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关系。)

  三大神帝同时在侧,云澈目光从他们三人身上扫过,身体却没做任何停留,直冲星魂绝界。

  而他目光转过之时,三大神帝同时心里一动。

  因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赤红如血。

  看到云澈安然无恙,一直心中抱憾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帝心中大松,他向前道:“云澈,你怎么……等等!那是【逆天邪神】星魂绝界!”

  看着云澈全速撞向星魂绝界,宙天神帝迅速出声喝止,但下一个瞬间,在三大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之中,他们都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居然在刹那停顿后,从他们都无法破开的【逆天邪神】星魂绝界一穿而过,进入到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领域,然后又远远而去。

  “这……”宙天神帝惊愕。

  梵天神帝一个闪身,来到了云澈穿过星魂绝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,手掌碰触,却又瞬间便被弹回。他眉头微沉,道:“能如此穿过星魂绝界的【逆天邪神】,唯有十二星神。难道说……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有着某个星神给予的【逆天邪神】精血?”

  星神精血,何其珍贵,断不可能轻施于人。但他们亲眼看到云澈直接穿过了星魂绝界……除此之外,再无其他解释。

  “他本该在龙神界,忽然现身于此,而且神色匆忙仓皇,还穿过了星魂绝界……必定和星神界正在进行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事有关。”宙天神帝皱着眉头道:“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?”

  想到云澈在玄神大会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没有选择梵天宙天,却反而择选了星神界,还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随星神帝去到了星神界……宙天神帝顿时若有所思。

  而月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里则比他们更加复杂一分,看着云澈远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,他心中一声暗叹:倾月居然把遁月仙宫给了他……哎,终归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女儿家啊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穿过星魂绝界前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云澈呼吸、心跳全部死死屏住,心中拼命乞求着一定要成功……终于,奇迹发生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直穿星魂绝界而过,甚至没有感受到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阻隔之力。

  当初茉莉离开时,为云澈留下了一滴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血,她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中,告诉云澈这滴星神血可以增加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寿元与体质,但实则,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私心中,又何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将自己躯体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部分与云澈永远融合,此生不离。

  那时的【逆天邪神】她一定不可能想到,她留给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滴星神精血,让云澈穿过了本该不可能被穿过的【逆天邪神】绝望结界,也彻彻底底改变了她和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生。

  进入星神界内,云澈迅速再次唤出遁月仙宫,以极限速度飞向中心星神城。

  茉莉,等我……我绝不会允许你一个人任性……

  绝不……

  一道流光划过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,快到了一众星神界强者都肉眼难辨,更不可能追及和阻拦。

  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版图并不大,没过太久,第二层星魂绝界便已在视线之中。而这层星魂绝界之后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曾去到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城。

  目标近在咫尺,他不知道里面已经发生了什么,不知道茉莉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否安在,唯一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己此去的【逆天邪神】结局。

  但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却没有半点害怕惶恐,就连一直充斥心魂每一个角落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焦,也在这时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平息下来,内心一片不可思议的【逆天邪神】平静。

  砰!!

  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声巨响,遁月仙宫再次撞击在一层星魂绝界上,同一个刹那,云澈也已离开遁月仙宫,身体穿过第二层星魂绝界,从空中直坠而下。

  星神城中心玄光漫天,随着仪式的【逆天邪神】启动,所有星神、长老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与力量都与献祭之阵牢牢连结,在仪式结束之前,他们将无法动弹,更无法将力量抽出……强行中断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绝无可能。

  笼罩在他们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结界,与封锁茉莉彩脂的【逆天邪神】结界也都发生了异变,随着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集中,这两层结界比星魂绝界还要坚韧,哪怕此刻有人想要打断,纵是【逆天邪神】东域其三神帝齐至,也绝无可能做到。

  一种沉重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从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方位袭至,笼罩着茉莉与彩脂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与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角落,这股力量在血祭之阵下,将一点点剥取茉莉与彩脂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肉、灵魂与力量,然后与星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力量相融,衍生着他们所期盼的【逆天邪神】“质变”。

  在这股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之下,茉莉和彩脂被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制,无法动用一丝挣扎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哪怕想要自我了断都无法做到,更不要说逃脱。

  “姐姐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害了你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害了你……”

  彩脂双瞳空洞,她痴痴怔怔,一遍一遍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复着这句话……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崩塌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崩溃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都变得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阴暗……

  成功继承天狼神力那一天,感受着身上强大到不可思议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她本是【逆天邪神】欣喜满足,因为她可以不再受人低视欺凌,不用再卑微无助,茉莉回来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年,她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希望自己能更快变得强大,将来可以保护姐姐……

  原来一切……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深渊与噩梦……

  反而害了她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人……

  彩脂此时呈现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茉莉一直以来最担心,最怕见到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。她用仅存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抱紧彩脂,轻声道:“彩脂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错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错。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愚蠢……居然相信那老贼还残存着人性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太过愚蠢……我早该带你一起走……走得越远越好,永远不再回来……”

  悔也好,恨也好……一切都已经晚了。

  脑中闪现过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茉莉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闭上了眼睛。她那日将彩脂强行许配给云澈,一个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牵制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怨恨……她太了解云澈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将来云澈知道了她被献祭而死,必会恨极星神界,会为了复仇丧失理智。

  他希望云澈到时候能记得彩脂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子,记得他许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诺,从而不至于做下太过失智之举。

  但现在,不仅她,彩脂也将与她相同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。将来云澈知晓一切后,反而……会更为加重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怨恨与疯狂。

  云澈,请你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活着,无论如何……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给我和彩脂报仇,也要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活着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她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挂念与奢望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却在短短数息之后,便被彻底打破。

  砰!!!!

  随着一声巨大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撞击声响起,一个人影从星神城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骤冲而下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