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329章 血祭开启

第1329章 血祭开启

  天元星神荼蘼头发胡须皆已发白,但他一双明明已苍老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,却依然放射着精明到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。

  “当年星神界在筹备‘真神仪式’的【逆天邪神】传言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老朽遣人传开。那个传言一听便知道是【逆天邪神】荒谬之言,但溪苏殿下是【逆天邪神】老朽伴之长大,知他生性谨慎,从不留疑。再加上星神界忽然大量收购玄晶神玉,殿下便如老朽所料,找吾王问及此事。”

  “吾王自然否认,但亦留下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破绽。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破绽,他人不会察觉,但以溪苏殿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敏锐心思,却定会察觉。”

  荼蘼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神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帝师。而他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神帝之师,成就星神前的【逆天邪神】溪苏,还有幼年时的【逆天邪神】茉莉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指引下长大。他对于溪苏与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情,可谓知之甚深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寿命目前在所有星神中最久,他对星神界和所有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了解,还要远胜过过星神帝,数万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沧桑与城府,让他成为星神界无人不敬的【逆天邪神】智者,仅次于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而对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忠诚和执着,却也从未变过。

  虽然牺牲两大星神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两个神帝亲生儿女,但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利于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来,哪怕有些无情……甚至灭绝人性,他都会毫不犹豫。即使星神帝不愿,他也会规劝促成此事。

  “后来,溪苏殿下因心中存疑,在一次吾王外出时潜入神帝殿,发现了一封刻印着‘血祭之术’的【逆天邪神】玉简。而这封玉简并非来自星神神典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老朽与吾王以一块有着极重远古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上古宝玉所制,上面所刻印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祭之术与神典所记载的【逆天邪神】基本相同,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同点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‘祭品’的【逆天邪神】数量只有一个,且着重提及这种血祭之术一个星神终生只可被献祭一次。”

  “荼……蘼……老……贼!!”

  茉莉双手紧攥,指缝渗血。幼年时,她对荼蘼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敬重,甚至以为他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世界上最温和,最无所不知的【逆天邪神】长辈。后来,溪苏死前告知她“真相”,她对荼蘼的【逆天邪神】印象顿时天翻地覆……因为当初趁溪苏外出而引导她成为天杀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荼蘼。

  她重回星神界后,引导彩脂成为天狼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他。

  而此刻,她对荼蘼的【逆天邪神】恨意再次暴增百倍千倍。直到今天,直到此刻,她才知道自己这些年竟一直都活在荼蘼和星神帝所编织的【逆天邪神】迷阵之中……而溪苏,他至死都不知道,自己所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真相”,根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场卑劣的【逆天邪神】算计。

  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她被死死压制在结界之中,她必已杀气弥天,不惜一切直取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命。

  荼蘼脸色毫无动荡,继续道:“溪苏殿下持着那枚玉简找到吾王质问此时,吾王承认,并直接告诉殿下便是【逆天邪神】祭品。”

  “虽然,身为神帝之子,为星神帝牺牲本该是【逆天邪神】荣耀之举。但之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也皆如所料,溪苏殿下万分抗拒此事……数月之后,一次溪苏殿下离界之时,老朽便引茉莉殿下完成了天杀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继承仪式。”

  “溪苏殿下与茉莉殿下兄妹情深,在得知茉莉殿下成为星神后,溪苏殿下终是【逆天邪神】放下了挣扎之念,甘愿为星神界未来而牺牲,将自身神力与吾王融合。”

  周围一片鸦雀无声,每一个人心中都满是【逆天邪神】震惊……甚至感觉到了一股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窒息。

  到了此刻,他们哪里还不明白什么。

  如果茉莉没有成为天杀星神,那么,以溪苏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子,哪怕叛出星神界,也绝不会甘为祭品。如果,被他知晓祭品是【逆天邪神】两个星神,那么,在茉莉成为天杀星神之后,他会毫无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带着茉莉一起逃出星神界。

  但,他察知到的【逆天邪神】真相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仪式需要“一个”血亲星神为祭品,且这个仪式在同一人身上只可进行一次。

  若溪苏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自私寡情之人,那么,他可以将茉莉推为祭品而保全自己,哪怕星神界不同意,他也可以离开星神界,让茉莉不得不成为祭品。

  再不济,他可以带着茉莉一起逃出星神界。

  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不止星神帝与荼蘼,所有了解溪苏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知道,他绝不会如此做。

  溪苏对于亲情极其看重,尤其在母亲死后,自责自愧没能救母的【逆天邪神】他对茉莉和彩脂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爱护到极致,他绝不会自己逃走来让茉莉成为祭品。

  而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带着茉莉一起逃走,那么,茉莉会成为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叛逃星神,一生都将在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追杀之中,而彩脂也将无人照料,等同再次被遗弃。

  所以,他选择不再抗争,不会逃走,在最大程度上保全茉莉和彩脂……任谁都不觉得意外。

  而关于血祭仪式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溪苏自己一点点察觉、探寻和知晓,没有一处是【逆天邪神】别人主动告诉他,因此他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想到这竟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神帝和荼蘼布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局……而且是【逆天邪神】针对他性情最良善纯正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面所布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局。

  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溪苏,众星神当年所知晓的【逆天邪神】“血祭仪式”,和溪苏的【逆天邪神】也全然相同。真正知晓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,始终只有星神帝和荼蘼两个人。

  可以说,为了成功将溪苏和茉莉同时留为祭品,星神帝和荼蘼也是【逆天邪神】“用心良苦”。不仅算计了溪苏和茉莉,也算计了星神界所有人。

  “后来,溪苏殿下却遭遇不测,从太初神境归来后命陨。之后没过多久,茉莉殿下又悄然离开星神界,之后传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她在南神域身中不可解魔毒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,此后再无音讯……”

  “唉。”荼蘼一声长叹:“本以为,筹备已久的【逆天邪神】仪式已注定无法再进行。但天可怜见,才沉寂了数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狼神力竟再生感应,且和彩脂殿下达成了完美到不可思议的【逆天邪神】契合,茉莉殿下尚在人世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也随之传来。彩脂殿下成功继承天狼神力后,茉莉殿下也随狱萝归来……看来,上天终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眷顾吾王,眷顾星神界,吾王竟有三个儿女得到星神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传承,必将改变我怕星神界命运的【逆天邪神】仪式,也在今日终成圆满。”

  溪苏为了茉莉和彩脂而甘成祭品。

  茉莉为了彩脂而重回星神界,甘当祭品。

  而星神帝为了碰触到神道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,不但毫无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要他们沦为祭品,甚至利用了他们对亲情的【逆天邪神】看重……明明是【逆天邪神】血脉相连的【逆天邪神】至亲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之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差。

  星神、长老、星卫之中,不少人都面露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动容。

  彩脂整个人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傻了,她是【逆天邪神】所有星神之中,唯一一个自始至终连“血祭之术”都丝毫不知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星神帝不会让她知道,茉莉更加不会。今日,她知道了,而且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残酷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实……她终于明白了这些年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异样,终于知道了茉莉活着归来后,为何会说她继承天狼神

  力是【逆天邪神】这辈子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错误……

  终于知道为什么茉莉会那么恨星神帝。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在知晓这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,她却和茉莉一同陷入了为她们设计好的【逆天邪神】牢笼之中,毫无摆脱反抗之力。

  “姐姐……姐姐……”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失色,痛苦低念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害了你……如果我没有继承天狼神力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害了姐姐……”

  茉莉摇头,她握紧彩脂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儿,怒视星神帝,字字恨意弥天:“星老贼!你虽灭绝人性,但我至少……还曾相信你会善待彩脂……你……你……必将不得好死!!”

  她没有说出乞求、威胁让他释放彩脂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为之处心积虑这么久,星神帝怎么可能会罢手。

  被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如此怨恨,本该是【逆天邪神】父亲的【逆天邪神】悲哀,但星神帝脸色无波无澜,心中更没有哪怕一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动荡,他叹息一声道:“你要恨便恨吧,我既为星神界王,为了星神界,没有什么不可牺牲的【逆天邪神】,纵然被儿女怨恨,世人唾骂,亦永世无悔!”

  他抬起头来,目扫全场:“要素已齐,仪式已经可以开始了。而仪式一旦开始,我们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便将彻底与此阵相连,无法抽出,更无法强行中断,你们可已准备妥当?”

  “吾王……”天璇星神紫菀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出声……她和天妖星神蔷薇为孪生姐弟,情感极厚,今日骤然得知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真相,她心中无疑泛起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波澜和不忍。

  星神帝侧目:“何事?”

  “……”天璇星神紫菀一语出口,便已后悔,她闭上眼睛,终是【逆天邪神】摇头:“无事,请吾王开始吧。”

  “等等。”这次出声的【逆天邪神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元星神荼蘼:“吾王,仪式一旦开始,便再无法分身分力,为防有意外发生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留一长老,以备万一。”

  “不必,”星神帝道:“外有星魂绝界相隔,内有三千星卫镇守,断不会有意外发生。而少一分力量,成功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性也会少上一分。”

  天元星神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坚持道:“外人虽无法进入,但不得不防三千星卫的【逆天邪神】内乱。世上从无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万无一失,再有把握的【逆天邪神】局面,也最好留一后手,以备万一。”

  同类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在星神帝很年轻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天元星神就教导过他很多次。

  星神帝这次没有否决,短暂思虑后,微微点头:“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不错。”

  “冥子,你便离阵留守,杜绝一切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外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随着一声平静低沉的【逆天邪神】回应,一个身材高大干瘦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影从血祭玄阵中抽回力量,站起身来。

  星冥子,星神第三十七长老,于三百年前成就神主境,成为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新晋末位长老。

  星冥子离阵,随着星神帝眼神变动,下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玄阵陡然释放出耀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星芒,九大星神和三十六星神长老,整整四十五道神主之力与神息也在这一刻全部相通相融,形成了两股洪流,一股覆于星神帝身上,另一股笼罩在茉莉与彩脂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结界之上。

  血祭仪式,在这一刻正式启动,也决定了茉莉与彩脂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就此注定,再没有了任何改变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

  :。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