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328章 血祭之谋

第1328章 血祭之谋

  东神域,星神界。

  星魂绝界之下,浩大星神界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等同于完全与世隔绝,不可进,不可出。

  星神界这几日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氛前所未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凝重,他们都无比确定星神城中定在进行着某件大事,却无人知晓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何大事。

  而星魂绝界也并非只有外人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……

  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四个!

  除了笼罩星神界和星神城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之外,另外两个小型结界,一个笼罩着数十个端坐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影,而最小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个之中,则只有一个娇小玲珑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孩身影。

  茉莉!

  她红发飘逸,一身红衣,映衬着奶白的【逆天邪神】脸儿,冰冷无暇中透着几分妖异绝艳。

  她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坐在结界之中,脸上唯有冷漠。

  这一天,终于到来。

  另一个结界之中,共有四十六个身影,而这四十六个人,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一个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句重言,都足以让整个东神域颤动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。

  他们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十二星神之九,除了惨死的【逆天邪神】狱萝以及茉莉彩脂外所有星神皆在,以及全部的【逆天邪神】三十七长老!

  这四十六人,每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修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神主之境,每一个人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至尊存在。他们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真正基石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些人消亡,便完全等同于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灭亡。

  而这些人之外,星神城三千星卫亦是【逆天邪神】齐聚,牢牢守卫在结界之侧。

  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是【逆天邪神】侍卫,但他们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普天之下层面最高的【逆天邪神】侍卫,三千星卫,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一个,地位都绝不下于一个中位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界王!实力同样如此,因为欲成星卫,必先成神君!

  如果将星卫当成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卫看待,那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东神域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。

  众星神,三十六长老,三千星卫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神界最强大,最核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神界傲立东神域数十万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根本,如今竟全部聚集于此,这番景象,纵然在整个星神界历史上都极其罕见,显然,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进行着某个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事。

  在他们眼里关系着星神界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事。

  结界之中,星神帝端坐中心,其他八星神和三十七长老则环绕而坐,呈众星捧月之势将他围于中心。

  场面浩大无匹,但世界却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安静和庄重,直到某一刻,天地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忽然隐约亮灿了一分,闭目许久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亦在这时不约而同的【逆天邪神】睁开了眼睛。

  “星漪已现,”天元星神荼蘼开口:“吾王,时辰已到。‘封神仪式’该启动了。”

  一句话,让所有星神、长老、星卫全部侧目,全身血液为之动荡。随着星魂绝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张开,这三千星卫,也同步知晓了这个仪式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,又意味着什么。他们知道,天元星神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封神”二字,绝非俗世嘉奖式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封神”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意义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超凡入神。

  星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本已达到人之极限……那个从未有人类能突破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限。那么,若星神之力与星神之力融合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可以发生质变,突破界限……界限之后,便极有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真神之道。

  哪怕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碰触到一丝一毫,星神帝亦可成为天下至尊,凌驾于所有生灵之上,星神界亦毫无疑问会达到一个亘古未有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。

  星神帝双目睁开,看向另一个结界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茉莉,他一声轻叹,道:“茉莉,我知道你恨我入骨,而你恨我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应该。仪式之后,无论结果如何,星神界都会永远记得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牺牲,我亦会终生以你为傲。”

  茉莉眼眸微睁,折射出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色瞳光:“星神界会永远记得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牺牲?呵……老贼,献祭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女儿来成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心,如此卑劣丑陋的【逆天邪神】行径,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会有脸留于记载?”

  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句话,让大半星卫,以及不少星神长老都面露尬色。

  星神界神情毫无动荡:“自我继位星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起,我便已不再属于自己,我所思所想,所作所为,都必须以星神界为先。既为星神帝,便已不配为父。”

  “如今月神界虎视眈眈,梵帝神界野心勃勃,混沌之东又出现诡异裂痕,随时可能爆发未知的【逆天邪神】危机。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能牺牲一人来让星神界更上一层,无人敢欺,那么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儿女,我亦会毫不犹豫。而你作为……”

  “闭嘴!”没等他说完,茉

  莉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声冷斥,她眸光斜过,露出不屑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冷笑:“我算是【逆天邪神】知道了什么叫当婊子还要立牌坊。老贼,收起你那些冠冕堂皇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怕你再这么说下去,都要把自己感动到掉出眼泪来!”

  茉莉在结界中抬起手来,直指向星神帝:“我不想再听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废话,因为每一个字都让我作呕。你最好牢牢记住你答应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事,今后不能让彩脂受到半点伤害,今日之事也能瞒多久就瞒多久。否则,我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成鬼,也绝对不会放过你!”

  “哎……”被亲生女儿用如此恶毒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辱骂,星神帝一声长叹:“你放心,这种仪式,终生只可一次。我虽不配为父……但就算为了弥补对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亏欠,我也会善待彩脂一生,哪怕她知道一切后如你这般恨我,我也绝不会让人伤她一根寒毛。”

  “而且……”星神帝微笑,那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骄傲的【逆天邪神】笑:“彩脂与天狼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契合犹胜溪苏,将来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世上也无人能欺得了她。”

  “吾王,”天元星神荼蘼道:“星魂绝界每持续一瞬,皆是【逆天邪神】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损耗,星漪既现,便早些开始吧。”

  在远古时代,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来源自漫天星辰之力,虽然,传承至人类身上后,星神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层面和诸神时代的【逆天邪神】真正星神不可同日而语,但终归还保留着本质。

  而星漪之日,是【逆天邪神】百年间星辰之芒与星辰源力最强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日,从而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神之力最强盛之时,自然也是【逆天邪神】“仪式”成功率最高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刻。

  星神帝微微点头,他和天元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碰触,两人眼底同时晃过一抹诡光。

  铮……

  以星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所在为中心,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阵耀起,随着星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势,笼罩着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结界忽然光芒变动,由星魂绝界发生了异变……九星神,三十七长老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相通相融,一股庞大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压下罩下,将茉莉牢牢压制。

  茉莉身体猛地一沉,强大如她,在这股重压之下也毫无反抗之力,不要说动用玄力,连移动身体都变得格外艰难,封锁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结界也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纯粹的【逆天邪神】星魂绝界,纵然她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神,也已无法脱出。

  不过,她毫无慌乱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闭上了眼睛。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睫,在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颤动着。

  云澈,没有了我,你还有彩脂,记得你对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诺,对彩脂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诺……永远不要忘。

  彩脂,没有了我,你还有云澈,你要心系他,保护他,永远不可以让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灵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堕入深渊……

  “姐姐……姐姐!!”

  心中轻念间,一声惊慌急促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喊声忽然传来……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一下子睁开,因为,这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彩脂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

  众星神、长老、星卫也都瞬间侧目,面露惊色。

  一抹玲珑彩影从天空坠下,彩脂到来,她一眼看到了下方惊人到难以置信的【逆天邪神】阵势,以及那个独立结界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茉莉。

  “姐姐!!”

  彩脂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扑下,看到此景,星神帝一声长叹,声音无力道:“不要拦她。”

  砰!!

  彩脂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撞击在结界之上,无法穿过。她趴在结界之上,慌乱不堪的【逆天邪神】喊道:“姐姐,到底怎么回事?你们到底在做什么?告诉我……快告诉我!!”

  “彩脂……”茉莉措手不及,更无法解释,她神情痛苦,然后猛地转向星绝空:“老贼!你……居然……”

  星神帝摇头,叹道:“我本已找了足够好的【逆天邪神】理由将她调离,没想到她会忽然回来……彩脂心思聪颖,又与你姐妹连心,或许是【逆天邪神】她察觉到了什么吧,哎。”

  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声叹息,带着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奈。

  彩脂转身,在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恐不安下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脸儿白的【逆天邪神】吓人:“你……你们要对姐姐做什么?快放开姐姐,放开姐姐!!”

  “彩脂,此事一言难尽。”星神帝道:“罢了,此事或许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意,你便和茉莉,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说一会儿话吧。”

  说话间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势微微一变。

  结界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消失,转为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星魂绝界,彩脂本是【逆天邪神】全力伏在结界之上,随着结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她一下子扑了进去,扑倒在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未等起身,她已抱住茉莉,惶声道:“姐姐,到底怎么回事?快告诉我!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要……”

  铮——

  一声显然格外刺耳的【逆天邪神】铮鸣声陡然传来,刚刚恢复的【逆天邪神】结界再次质变,那股来自九星神,三十七长老,以及无数神玉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威压罩下,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制在了茉莉和彩脂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茉莉一愣,随之脸色陡然,一股大到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安与恐惧在心间涌起:“老贼!你要做什么!快放彩脂出去!!”

  众星神、长老、星卫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全部愣住,不明所以。唯有星神帝和天元星神目中绽出异光,天元星神荼蘼轻吐一口气,道:“如此,‘仪式’的【逆天邪神】要素皆成,吾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封神仪式终于可以开始了。”

  星神城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氛微变,所有星卫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面面相觑,结界之中,听着天元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,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黑,心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与不安如万千惊雷般爆开,全身血液亦在一瞬间疯狂涌向头顶……

  “老……贼……你…………你!!!”

  短短四个字,带着深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与恨意……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。

  彩脂依在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被压制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乎无法动弹,煞白的【逆天邪神】脸儿满是【逆天邪神】惊恐和茫然。

  “吾王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?”天罡星神神虎皱眉问道。

  其他星神和长老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也都转向星神帝,眼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情形,和他们知道与预想的【逆天邪神】全然不同。

  “呵呵,”天元星神荼蘼淡淡一笑,道:“吾王,此事,便由老朽来言明吧。仪式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来源自众位,两位公主殿下亦是【逆天邪神】为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来而牺牲,他们都有资格知晓一切。”

  “……”星神帝微微点头。

  天元星神荼蘼没有看向茉莉那边,因为他知道那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恨不能将其挫骨扬灰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他无比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讲述道:“众位皆知,太祖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诸神时代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血脉与‘星神神典’。而那部星神神典之中,有一页被下了封印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神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封印,自非凡人之力所能解,因而那一页的【逆天邪神】记载,始终无法查阅。”

  “但,再强的【逆天邪神】封印,也会随着岁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流逝而逐渐松动。而到了吾王这一代,终于解开了封印。而神典被封印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页,记载的【逆天邪神】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将星神之力融合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祭之术。”

  这一页之所以被封印,显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因这种血祭之术太过残忍,违背天道人伦,不欲被后人知晓,更不想被后人所用……这一点,天元星神自然不会说。

  “血祭之术记载,星神之力与星神之力能够以此术融合,让星神之力发生质变。而要达成这种融合,献祭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和被献祭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必须为两代以内的【逆天邪神】直系血亲,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生身父母、兄弟姐妹、亲生儿女。而且……”

  “若献祭者为一个星神,成功后,可让自身力量得到增幅。而若要成就突破界限的【逆天邪神】‘质变’,则献祭者……

  “需为两个星神!!”

  “什么!?”众星神和长老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微变,身为强大无匹的【逆天邪神】至高神主,他们到了此刻,又岂会还不明白。

  咯……咯……咯……茉莉咬齿欲碎,全身发抖。彩脂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彻底懵在了哪里,如坠入噩梦之中。

  “两代以内的【逆天邪神】血亲,有三人成就星神,这在星神界历史上从未有过,因而吾王那时并未有念想。后来溪苏殿下继承了天狼星神之力,吾王亦从未想过要融合溪苏殿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力,毕竟,单纯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增幅,断然比不上两个星神之力。”

  “但,二十多年前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天,沉寂许久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杀神力忽然对茉莉殿下产生了感应,意味着,茉莉殿下有资格继承天杀神力,成为天杀星神。如此,吾王,便有两个儿女成就星神。”

  天元星神荼蘼仰头一叹,继续道:“若能融合溪苏与茉莉两位殿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神力,吾王便有可能碰触到真神之道,从此便可取代龙皇,成为天地至尊,再无人敢欺。”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天赐之缘!是【逆天邪神】对吾王的【逆天邪神】恩赐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对我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恩赐!”

  “但,此事非吾王一人之愿便可完成,若溪苏与茉莉殿下不愿,便难以成事。若吾王执意,两位殿下必会抗拒,甚至有可能永离星神界。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暗中进行,单单是【逆天邪神】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筹备,便极易被溪苏殿下有所察知。”

  “于是【逆天邪神】,老朽便向吾王献策,暂且瞒下天杀神力对茉莉殿下产生感应之事,然后反其道而行之,让溪苏殿下自己主动知晓‘血祭之术’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”

  :。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