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327章 飞赴星神界

第1327章 飞赴星神界

  “……”神曦转眸,一时怔然。以她平生阅历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法理解云澈为何会如此决绝。

  他明知道自己救不了她,明知道去了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白白送死。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对他再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也不该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可理喻。

  “我不会放开你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神曦轻轻叹息:“你已心陷癫狂,先好好冷静一下吧。”

  “我很冷静,我比我这辈子任何时候都冷静!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一声比一声嘶哑,牙缝间涔涔渗血:“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全都明白,每一个字都懂!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你却不懂她対我来说意味着什么……你永远都不会懂!”

  神曦:“……”

  “放开……我……求你……放开我……放开我!!!!”

  嚓!!

  一丝无比恐怖撕裂声响起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双臂之上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同时炸开两道触目惊心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痕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被完全压制,却爆发着如此惊人决绝的【逆天邪神】挣扎之力……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美眸在剧烈颤动,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头被锁进黑暗囚笼的【逆天邪神】绝望凶兽,在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鲜血与生命咆哮挣扎。

  没有茉莉,云澈就只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个被逐出家门,受尽冷眼,连自己家人都无力保护的【逆天邪神】废人。他对于茉莉是【逆天邪神】感恩吗?不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绝对不是【逆天邪神】。他对于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感情很奇妙,与走入他人生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一个女子都不相同,他说不出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感情。但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种无法诠释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灵缠系,让他追到了神界,让他从未入神道,短短三年成就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封神第一……只为能再见她一面。

  如今,他听到她即将被献祭,从这个世上永远消失……那一瞬间,他感觉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整个世界都天塌地陷。

  他必须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无论如何……哪怕死,哪怕失去一切。他很清楚,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念想在任何人看来都愚蠢到无可救药。但,他这一生,这两生,却从未如现在这般坚决过。

  “主人,”禾菱向前,然后轻轻跪倒在了神曦面前:“求你……让他去吧。”

  神曦月眉微蹙:“菱儿,怎么连你也如此胡闹。”

  “因为,菱儿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情。”禾菱眸光朦胧,音语凄然:“如果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霖儿,我也一定会去……哪怕明知道救不了,明知道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白白送死……我也一定会去。”

  “……”神曦看着禾菱,看着云澈,“无所适从”……这种已不知阔别多少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情绪缠绕在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间。

  他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什么?

  菀瑚……如果是【逆天邪神】你……

  “放……开……我……放开我!!”

  “主人……”

  耳边,云澈嘶哑的【逆天邪神】咆哮交叠着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请求,她转过身去,背对两人,缓缓闭上了眼眸。

  “你知道如何去星神界吗?”

  她轻轻问道,音若幽风,轻渺如絮。

  “……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挣扎微微一僵。他去过星神界,但那一次,是【逆天邪神】从宙天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送玄阵传至,星神界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方位,他并不知晓。

  神曦伸手,轻轻一点,一点白芒飞出,点入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心。顿时,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所在,清晰刻印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之中。

  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命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救的【逆天邪神】,但……命运终究是【逆天邪神】你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,你欲如此,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自由,我可以劝,但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无权阻拦……你既如此选择,那就去吧。”

  砰!

  一声轻响,缠绕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白芒就此消散。

  压制消失,云澈狠狠一个踉跄,险些扑倒在地。站定之后,他却没有马上离开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呆立在那里,怔怔看着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影……看了很久很久。

  他缓步向前,从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方轻轻抱住了她。

  神曦:“……”

  “神曦……”云澈平静呼吸,在她耳边轻念道:“虽然,我始终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对我如此之好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命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救的【逆天邪神】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明玄力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给的【逆天邪神】,你还努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要重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境,引导我原本不争气的【逆天邪神】追求……这些,我都知道,感觉的【逆天邪神】到。”

  “在突破至神王境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我甚至以为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境已经有了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蜕变。”

  “但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我在听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时,我才知道,我始终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不争气的【逆天邪神】凡人!”

  “……”神曦没有言语,也没有将他推开。

  “虽然,在你听来,一定会觉得很幼稚可笑。但……她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能让我为她付出一切,不顾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”

  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恩情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期望,这一生,我注定辜负。若有来生……我会努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找到你,然后好好听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”

  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松开神曦,云澈腾空而起,飞入遁月仙宫之中。一道浓郁的【逆天邪神】月芒在空中爆开,遁月仙宫化作一道骤闪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痕,消失在了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天际。

  “主人……”禾菱一声轻唤,还未来得及告别,便已化作一道翠绿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,消失在了神曦身后,回到了天毒珠中。

  又过了许久,神曦才终于转过身来,她玉指伸出,在身前轻轻一划,筑起一个高等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音玄阵。

  “帮我一个忙……云澈现在正赶往星神界,无论如何,都请你保住他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中断,数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沉默之后,她手掌缓缓放下,传音玄阵也当空溃散。

  “罢了……”神曦仰头,美眸之中无尽怅然。她原本以为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赐,居然如此之快的【逆天邪神】便要夭折。

  “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命吗?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遁月仙宫保持在极速状态,直飞向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东神域。作为世上最顶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舰,它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连千叶都难以追及,但云澈依旧觉得太慢。

  “云澈,你我终究师徒一场……若你还敬我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师父,就答应我最后一件事……我要你马上立誓,终生不会踏入众神之界!”

  …………

  “纵然能进入众神之界,你也不可能找到我……退千万步讲,你即使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能找到我……我也绝对不会见你!”

  …………

  “从今日开始,我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师父,你我恩断情绝,互不相欠!”

  …………

  “我天杀星神要做什么,什么时候沦落到需要向你一个下界凡人解释?我堂堂星神,今天却主动来找你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给了你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脸!你非但不感恩戴德,居然还蹬鼻子上脸!?”

  “当年在蓝极星,我不得不依附你……但现在,你在我面前算什么东西?你有什么资格要求见我?又有什么资格让我向你解释什么!?”

  “赶……紧……滚!!”

  …………

  “你……这个……白痴……大白痴……呜呜……呜哇……”

  “云澈,彩脂,我要你们两人,今日在此结为夫妻!”

  “彩脂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,一直有着一个深渊,你现在是【逆天邪神】彩脂的【逆天邪神】夫君,你有责任……让她永远不要陷落这个深渊!”

  “云澈,三年之后,你不但要守护我,还要守护彩脂……守护她一生一世。”

  “云澈,记好我和你说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句话,一个字都不许忘。”

  …………

  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,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情境在他脑中混乱回放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绝情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决绝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哭泣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软语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托付……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都指向了那个最无情的【逆天邪神】现实。

  他坐在地上,全身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泛冷,紧咬的【逆天邪神】牙齿几乎没有一刻松开。

  “如果你五年内见不到她,那么这辈子,你将永远都别想再见到她。”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年金乌魂灵对他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赶赴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直接理由……显然,金乌魂灵早就知道今日之果,或者是【逆天邪神】茉莉告诉它,或者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它的【逆天邪神】远古记忆。

  金乌魂灵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茉莉那些奇怪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,对自己父亲强烈到不正常的【逆天邪神】恨意,还有对彩脂那托付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……

  我早应该察觉的【逆天邪神】,我早该察觉到的【逆天邪神】!为什么我始终天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愿往这个方向去想……

  茉莉……你说摹灸嫣煨吧瘛裤杀人无数,总是【逆天邪神】把自己标榜的【逆天邪神】嗜血无情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比谁都清楚,你身为承载天杀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,却从不枉杀乱杀,甚至从不喜欢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染血,更严令彩脂绝不可随意取人性命。你手上所染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迹,又有哪一次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自己……

  不被世界所善待的【逆天邪神】你,却始终如此善待着你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……为了哥哥,为了母亲,为了我……又为了彩脂……

  为什么不带着彩脂一起逃,彩脂那么依赖摹灸嫣煨吧瘛裤,比起失去你,她一定更宁愿与你一起叛出星神界,哪怕一生都在都要活在阴影和追杀之中……你明明那么聪明,为什么在这种事上也如此犯傻。

  你因为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动和不听话,骂过我那么多次,而你自己,又何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样……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缓缓握紧,右手的【逆天邪神】掌心,是【逆天邪神】那枚彩脂送给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空幻石。

  如果他能赶得及,如果他能有机会靠近到茉莉,他就有可能带着茉莉一起遁走……但他更清楚,这个希望有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渺茫。为了这场仪式,星神界不惜张开了星魂绝界,根本不可能允许任何意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发生。

  禾菱脚步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走过来,然后轻依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侧。

  云澈转眸:“禾菱,我……”

  还刚出口,禾菱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轻轻摇头:“不必说,更不要说对不起,成为你毒灵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天我就说过,无论将来会是【逆天邪神】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我都不会后悔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霖儿死了,我没有护好他,没有办法救他,甚至都没能见他最后一面,我明白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。”禾菱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不要留下和我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遗憾,无论结局如何,我会陪着你。”

  “禾菱……”云澈一声轻念,许久再无法言语。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和话语,对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他而言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世上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陪伴与慰藉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明白,自己对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亏欠,今生今世都已无法还清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