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325章 天狼溪苏

第1325章 天狼溪苏

  这枚指环平日里一直都有蓝光环绕,但光芒隐隐约约,几不可察。而此时,这抹蓝光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格外浓郁,当云澈将左手抬起时,蓝光已几乎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整个手掌都笼罩其中。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云澈满脸愕然。

  看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显然他自己都丝毫不知其中隐藏着什么,神曦素手一拂,一抹白芒点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指环上:“这个指环之中,寄居着一个很微弱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,此时正挣扎着想要出来。”

  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让云澈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愣,随之忽然想到了茉莉当初让彩脂将这枚指环交给他说过的【逆天邪神】话:

  “这枚指环,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年哥哥临终前所留下,他说他在指环中留下了他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,可以保佑我一生一世……十二年前,我前往南神域之前,将这枚指环交给了彩脂,现在,我将它交给你。”

  “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明玄力何等强大,在她点出的【逆天邪神】白芒之下,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挣扎平和了下来,随之蓝光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闪耀弥漫,然后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缓慢的【逆天邪神】显现出一个苍蓝色的【逆天邪神】模糊影像。

  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!

  这个苍蓝人影身材与云澈近似,虽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模糊到不辨面容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像,却让云澈感觉到一股逼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英武之气……单单残魂便已如此,毫无疑问,这个残魂生前,必定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凌然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。

  “主人……啊!”不远处,禾菱捧着一捧刚采摘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玉色花瓣走来,忽然看到正在显现的【逆天邪神】奇异影像,一声惊呼,停住了脚步。

  “这一天……终于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到来了……”

  随着苍蓝残魂的【逆天邪神】逐渐清晰,一个微弱而悠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也随之响起,带着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感叹和隐约的【逆天邪神】哀伤。

  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天狼星神……溪苏?”云澈在瞠目中问道。

  指环中有着“哥哥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”,云澈本以为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少许灵魂残末,是【逆天邪神】茉莉和彩脂对溪苏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寄托……或许茉莉和彩脂也一直如此认为,绝没想到,这非但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残末,居然还能具现出来,甚至能发出声音。

  要留下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碎片,必以大为损伤寿元和魂源为代价,他为何要这样做?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让苍蓝残魂有了反应,且是【逆天邪神】格外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魂影出现了扭曲,声音也带上了厉色: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何人?这枚指环为何会在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?”

  云澈感受到了残魂声音里的【逆天邪神】焦急,连忙说道:“这枚指环是【逆天邪神】茉莉交给我的【逆天邪神】,她说里面有她哥哥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,所以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否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哥哥……已陨灭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狼星神溪苏?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让残魂稍稍平静,随之,一种微妙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触碰感袭来,残魂正在认真打量着他,并探知着他言语的【逆天邪神】虚实。

  许久,残魂再次发出声音:“溪苏已死,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因不甘而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丝卑微残魂。茉莉她竟甘愿将这枚指环交给你,看来,她终于找到了我希望她找到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人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你竟如此之弱。”

  “惭愧。”云澈苦笑一声,和茉莉相比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太过弱小:“溪苏大哥,你留下残魂,又在今天出现,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有话想对茉莉说?我一定会一字不漏的【逆天邪神】转告给她。”

  曾经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狼星神溪苏,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哥哥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她最亲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人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死,带给茉莉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悲伤与怨恨。云澈没有想到,自己有一天,居然能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残魂对话。

  而他很清楚,这抹溪苏残魂今日具现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果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烟消云散,此后……再无存在。

  溪苏的【逆天邪神】魂影抬首,似乎在看向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高空:“这丝灵魂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当年临死前强行留下,禁锢在你手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指环上。而这个禁锢,会在‘星漪之日’来临前解开……我想要知道茉莉她有没有成功逃脱,你,可以告诉我吗?”

  他纵然死亡,亦无法放下对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牵挂。

  茉莉……有没有……成功逃脱?

  云澈一头雾水:“茉莉她……逃脱?逃脱哪里?为什么要逃?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意思?”

  神曦:“………”

  “看来,你并不知道。的【逆天邪神】确,你如此弱小,她又怎么可能会告诉你。那你告诉我,茉莉如今身在何处?”

  “她……应该就在星神界。”云澈回答。

  “星神界……”溪苏残魂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变得黯淡了许多:“那你可知,近日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界有何异动?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跳,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异动,他刚刚才从神曦那里听闻……而且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异动。

  “我刚刚得知,星神界似乎张开了‘星魂绝界’。”云澈回答,在快速袭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安感中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变得有些艰涩。

  “唉……”溪苏魂影一声黯然的【逆天邪神】叹息:“她为何没有逃,以她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杀神力,明明可以逃走。哪怕叛祖叛界,一生无安,也总好过成为祭品,身魂残灭。”

  微弱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字都狠狠刺到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经,他再无法保持平静,猛的【逆天邪神】向前,颤声吼道:“你在说什么?什么叛祖叛界!?什么祭品!?什么神魂残灭……你到底在说什么!你到底在说什么!!”

  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溪苏虽只剩一抹随时都将彻底消散的【逆天邪神】残魂,但他清楚看到了云澈眸光的【逆天邪神】颤荡,听到了他声音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栗,感受到了他发自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惶恐……眼前这个男子,他虽然弱小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茉莉心甘将指环交予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挂念着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

  哀凄之中,他感受到了安慰。虽然茉莉这一生将在悲苦中走向终结,但至少,在自己离去之后,依然有一个人如自己这般真心关怀着她。

  “既然你如此想知道,那我便告诉你。虽然一无所知对你而言更好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深吸一口气。

  “那大概是【逆天邪神】二十年前,我在外时,听到外界盛传星神界正在大量收取各种高等玄玉,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找到了某种成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契机,准备进行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成神仪式。”

  二十多年前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真神计划”的【逆天邪神】确盛传一时,甚至传到了下位星界,连云澈都知道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将这件事告诉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纪如颜,以及沐冰云,都说这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无稽之谈。

  “我本以为,这只是【逆天邪神】闲人所撰的【逆天邪神】无稽之谈,星神界纵真有大事,也不会为外人所知。但,空穴来风,必有其因,且那时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正在大量收购高等玄玉,为之不惜派人前往上位、中位甚至下位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核心商会,我归界之后,向父王问及此事。”

  “父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,与我所料无异,称之为无稽之谈。但,我察觉他回答时,目光有过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飘忽,似乎有所隐瞒。而连我都极力隐瞒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定非同寻常。”

  云澈屏住呼吸听着,不敢打断,神曦和禾菱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安静倾听。

  “有一日,父王外出,我潜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帝殿,发现了一部气息古老的【逆天邪神】玉简,玉简之上,刻印着一种‘血祭’之法。”

  “什么血祭之法?”云澈脱口问道。

  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月眉也稍稍一动,但和云澈不同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宇间,微微凝起一抹很淡的【逆天邪神】疑惑。

  “献祭一个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全部,包括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肉、力量、灵魂,来将其神力,与另一个星神达成融合!而一旦成功,星神之力与星神之力融合,将会发生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质变,从而很可能突破极限,跨过本无法跨越的【逆天邪神】壁障……碰触到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真神之道。”

  “这种血祭之法,并非任何星神都可实现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需要无比严格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契合’,而要达成这种契合度,被献祭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,必须是【逆天邪神】接受献祭者两代以内的【逆天邪神】直系血亲!”

  “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生身父母、同父同母的【逆天邪神】兄弟姐妹和……亲生子女!”

  轰————

  如万千霹雳同时炸响在脑海之中,云澈全身剧震,瞳孔放大,脸色在一瞬间变得苍白如蜡纸……虽然溪苏还未讲述完毕,但他已明白了什么,彻彻底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明白了。

  茉莉……她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女儿……

  忽然张开的【逆天邪神】星魂绝界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溪苏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“血祭”,而祭品……正是【逆天邪神】茉莉!

  “啊……主人!”禾菱慌忙向前,扶住了全身颤荡,险险坠倒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。

  “我拿着那份玉简,找父王质问此事,父王他没有强辩,直接告诉我,他将进行玉简中所刻印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祭仪式。大量收购神玉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仪式的【逆天邪神】进行,仪式之期,是【逆天邪神】百年一次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百年中星神之力最强的【逆天邪神】‘星漪之日’。而我,他儿女中唯一继承星神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仪式的【逆天邪神】祭品……他告诉我,一切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来,我作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,作为星神,有义务为之牺牲,甚至这会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毕生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荣耀。”

  云澈双手紧攥,全身冷汗如雨……神曦侧眸看着他,惊讶他竟会有如此之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。

  他和天杀星神……

  “呵呵呵,哈哈哈哈……”溪苏残魂大笑一声:“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荒谬,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可笑。我可以为星神界付诸一切,包括生命,但怎能以如此荒谬可笑,违背天道人伦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式……而且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‘可能’而已!”

  “我极力抗争,我告诉他我绝无可能顺从,甚至想过在星漪之日前远离星神界,哪怕叛祖叛界,一生活在逃亡之中……但,就在两个月后,我一次外出归来,却发现……茉莉她竟继承了天杀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力……”

  能得到星神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认同和契合,这在星神界是【逆天邪神】至高无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荣耀。在一切发生之前,他会为之欣喜若狂……但那一日,却几乎成为他一生最痛苦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天。

  此时提及,声音依旧痛苦不堪。

  “我放弃了抗争,更再未想过逃走,安静等待着成为祭品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日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我却没能护好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命……”

  一个人时,他可以逃,但,茉莉亦成为了星神,他若逃走,茉莉便会成为替代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祭品。

  而若他带着茉莉一起逃,那么,就会连累茉莉一起叛出星神界……而叛祖叛界,是【逆天邪神】世间最为人唾弃的【逆天邪神】重罪,哪怕他们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儿女,也将一生活在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阴影和追杀之中,永远别想安宁。

  自己乖乖成为祭品,茉莉便会一生平安,一生是【逆天邪神】无人能惹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杀星神和星神公主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,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犹豫。

  但,未能等到自己被献祭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天,他却因千叶影儿而死……确切的【逆天邪神】说,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千叶而死。

  “临死前,我把一切都告诉了茉莉……我让她逃……拼命的【逆天邪神】逃……逃的【逆天邪神】越远越好……但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为什么却……她明明可以逃的【逆天邪神】,她继承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杀神力啊……”

  “她逃过……”云澈身体依旧在发抖,他轻轻出声:“但她后来又回去了……因为……她做了……和你一模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……”

  溪苏残魂:“??”

  “你知道……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狼星神是【逆天邪神】谁吗?”云澈双手死死攥紧,每一处指节都森森发白:“彩……脂。”

  溪苏残魂如被狂风横卷,猛然扭曲颤栗。

  “呵呵……呵呵呵……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他大笑了起来,笑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狂肆,又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悲戚:“这天杀的【逆天邪神】老天……天杀的【逆天邪神】老天啊……哈哈哈……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(又新建了两个群,有意者入,但不要重复加群呀!)

  煋族—神凰境,群聊号码:370715793?

  煋族—梦月宫,群聊号码:191699167?

  :。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