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323章 毒灵禾菱

第1323章 毒灵禾菱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很微妙,禾菱能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察觉到,却又偏偏难以描述出来,大致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“存在”升华的【逆天邪神】奇妙感觉。

  禾菱在目光闪闪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时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也落在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说道:“禾菱,你依然想要成为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毒毒灵吗?”

  云澈忽然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句话,让禾菱一下子愣住,一时间竟有些不敢相信。当初,他很是【逆天邪神】抗拒这件事,他之所以抗拒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,她亦深为理解,因而在他身上求死印完全解除之前,她从未再提及过。

  而他现在竟主动提出此事,而且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没有了抗拒与复杂,唯有温暖和坚毅。

  或许,这十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他终于说服自己完全接受了此事,也或许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成就神王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蜕变,让他对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理解发生了无形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。

  “请你让我成为天毒毒灵。”禾菱点头,如之前回答神曦那般认真:“我会用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去帮助你,而且……而且我永远不会催促你带我去找梵帝神界,将来无论结局如何,我都一定不会后悔。”

  即使内心种下了黑暗的【逆天邪神】种子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本性依旧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纯良,自身失去自由,失去存在,也依然不愿给云澈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束缚……只求一分希望。

  “好。”云澈点头,他走近几步,和禾菱双目相对,真诚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知道失去一切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仇恨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刻骨铭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它只可以被释放,强行让你放弃和释怀,只会让你永远痛苦不堪……所以,那就倾尽一切去报仇吧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,让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美眸盈盈动荡。

  他向禾菱伸出手来:“梵帝神界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敌人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敌人。所以,以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你,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毒灵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命运结合在一起的【逆天邪神】伙伴。我向你保证,将来若我们有了足以与他们抗衡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一定要让他们把欠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,十倍百倍的【逆天邪神】偿还回来。”

  虽然,这个目标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遥远,纵然整个神界历史都无人能做到,甚至无人敢做。但……至少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对于这个不惜毁去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也要复仇的【逆天邪神】木灵少女一个她应得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诺。

  而对于心魂一直徘徊在黑暗深渊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禾菱来说,这世上,已经没有比这更美好的【逆天邪神】语言。

  “……”她很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,唇瓣颤抖,想要说话,但还未出口,泪珠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簌簌而落。

  在知晓禾霖和那些最亲近的【逆天邪神】族人全部死去后,笼罩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仇恨,还有浮萍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孤寂。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,让沉浸在无边黑暗深渊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她清晰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有了一种自己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孤身一人,甚至……类似于依靠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……

  看着禾菱微微颤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神曦微微而笑。她是【逆天邪神】她一直期望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云澈对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拯救。

  “既然如此,那就现在吧。”虽然身上求死印还未完全消弭,但顶多也就两三天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心意既定,也就再无曾经的【逆天邪神】踌躇。云澈又向前一步,身体几乎贴到了禾菱身上,然后愣了一愣,尴尬的【逆天邪神】转过身来,讪讪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呃……神曦前辈,要怎么做?”

  神曦来到两人身侧,仙玉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轻轻拿起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左手:“菱儿,一旦成为毒灵,将几乎不可能回首,你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准备好了吗?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微微动

  了动……神曦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“几乎不可能”回首,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“再无可能”。

  禾菱抹去脸上泪珠,没有丝毫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:“在十个月前,菱儿就已经准备好了。”

  “好。”神曦微微颔首,玉手翻动,手指轻点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心:“释放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本源气息,一缕即可。”

  云澈马上照办,意念一动,一抹幽绿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明在他掌心闪耀。

  神曦玉指稍动,顿时,这抹天毒之芒便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指引下释放,轻点在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心之上。

  “菱儿,闭上眼睛,平静心魂,感觉到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碰触与交融之时,不要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抗拒。”

  禾菱依然闭上美眸,很快,她眉心被天毒之芒所碰触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显现出一个一寸左右的【逆天邪神】绿色玄阵……与此同时,一个一模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绿色玄阵现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心之上,两个玄阵同时旋转,释放着纯净无暇的【逆天邪神】幽绿光芒。

  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势再变,一道玄光刺破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指,带起一滴血珠,洒在了禾菱眉心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阵之上,顷刻没入。

  天毒珠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结合为一体,因而,这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场化灵仪式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如红儿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契约仪式。

  而无论化灵仪式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契约仪式,主动权既不在云澈手中,亦不在神曦手中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禾菱手中。整个过程中,只要禾菱有一丝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悔和抗拒,仪式便会随时中断。

  想要强制将人化灵,就如强行给一个神道玄者打下奴印般是【逆天邪神】几乎不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事……必须是【逆天邪神】对方完全自愿。

  而这一刻,是【逆天邪神】她一直以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祈愿,又岂会抗拒。

  幽绿玄阵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心旋转十几周之后,忽然释放出一抹浓郁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绿色光华,她整个人沐浴在光华之中,身影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虚化,然后又一点点变得清晰……她看了一个全新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一个碧绿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奇异空间,她感觉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和这个碧绿色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逐渐相连,如血肉那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紧紧相连……

  而这种感觉不仅出现在禾菱身上,云澈亦感觉到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正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融入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之中……如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红儿那般。

  哗——

  光华散尽。

  安静之中,禾菱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睁开眼睛,眼前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和神曦,周围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熟悉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她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自己,躯体、穿着,没有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……但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还有她对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感知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变了。

  除了她自身的【逆天邪神】木灵气息,溢动在她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微弱而纯净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毒气息。因天毒珠毒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沉寂,这抹天毒气息只有净化之气。

  仪式完成,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她已不再单单是【逆天邪神】禾菱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毒毒灵。亦是【逆天邪神】从这一刻开始,天毒珠终于重新有了毒灵,而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颗活死珠。

  天毒珠属云澈,且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结合,无法分离,也就意味着,今后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、生命、自由,将皆由云澈所控。

  她屈膝俯身,向云澈拜下:“主人。”

  云澈连忙伸手:“不用不用,我说了,我们是【逆天邪神】伙伴。”

  禾菱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执拗的【逆天邪神】摇头,然后转向神曦,再次拜下:“主人,菱

  儿……以后不能再伴您左右了。您的【逆天邪神】大恩,菱儿永世不忘,若有来生,菱儿愿以十世为婢以报。”

  神曦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放下。禾菱终于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成为了天毒毒灵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了解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桩心事,这无论对于云澈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禾菱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好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。成为毒灵,禾菱今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生将不再绝望干涸,有了禾菱,随着天毒珠毒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觉醒,云澈将在最短时间内拥有让任何人都不得不忌惮的【逆天邪神】威慑力量。

  “菱儿,你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跟随于他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对我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报答。”神曦柔柔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你并没有失去自己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成为了更高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报仇固然重要,但除此之外,相信重获新生的【逆天邪神】你,会发现很多比报仇更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,菱儿会牢牢记住主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话。”禾菱颤声道,对于神曦,她依旧“主人”相称。

  “云澈,”神曦道:“你刚入神王,玄气未稳又大失阳气,今日便不要再修炼,好好静修一下吧。”

  “呃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有些心虚的【逆天邪神】应声。

  “菱儿,你虽已为天毒毒灵,但身为王族木灵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并没有失去。天毒珠内蕴着一个神奇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木灵花,亦可生长于天毒世界。这几日,你在适应新生之时,也试着将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木灵花迁移到天毒世界中,将来离开此地,也可每日为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新主人淬炼玉丹灵液。”

  轮回境地的【逆天邪神】灵花异草都只能生长在极为纯净的【逆天邪神】环境之中,而天毒珠虽然最强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是【逆天邪神】毒力,但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毒空间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极端纯净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……因为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毒,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极端纯净之物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突破至神王境后,云澈便不再急于修炼,每日稳固新生玄力,然后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化解着本是【逆天邪神】可怕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梵魂求死印。很快,便如神曦所言,短短三天之后,梵魂求死印在云澈身上被完全抹去,再无一丝的【逆天邪神】残留。

  而此时距离他进入轮回禁地,堪堪只过去了不到一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。

  夏倾月也好,沐玄音也好,知晓云澈中了梵魂求死印的【逆天邪神】她们,断然不可能想到,这个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诅咒在此刻已彻底消失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而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内心,也比他刚入轮回禁地时平和了许多,至少,表现上完全感觉不到焦急、不甘、迷茫以及对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切齿之恨。

  化解了梵魂求死印,他也没有向神曦提出要离开这里。他终于摆脱了梦魇,终于成就了神王,有了天毒毒灵和新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,又刚刚对禾菱许下了承诺……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血气冲顶离开这里,很可能又将一切又葬入地狱。

  毕竟,纵成神王,在千叶这般人物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前,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卑微的【逆天邪神】蝼蚁。她既已展露獠牙,便绝无可能就此收手。

  “茉莉……”云澈依在一株灵木前,思绪翻转间,口中一阵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呢喃,手指轻轻触摸着中指上那枚指环,似乎想借此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绪和现状传达给她,让她无需再担心自己。

  那是【逆天邪神】茉莉强迫彩脂给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成婚信物。

  他在失神间并没有注意到,随着他手指的【逆天邪神】碰触,指环之上忽然闪烁起一抹很微弱的【逆天邪神】苍蓝光华。

  :。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