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322章 终成神王

第1322章 终成神王

  来自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结界消失,云澈从空中落下,兴奋之下,不慎将下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片灵花踩踏。

  他马上蹲下身来,手上光明玄力运转,随着一抹白芒的【逆天邪神】覆下,那片被踏断的【逆天邪神】灵花如一个被唤醒的【逆天邪神】生灵般快速立起,并焕发出远比先前还要旺盛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,原本半拢的【逆天邪神】花苞亦缓缓盛开。

  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花草亦开始轻灵的【逆天邪神】摇曳,努力向云澈聚拢着。

  手上白光消逝,回想自己这完全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,他默默按了按鼻尖: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善良了,居然连一株花草都马上去救起……

  他很早就知道黑暗玄力会影响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情。

  很显然,与黑暗玄力同为特殊存在,属性又完全相悖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明玄力也会在无形中影响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情,而这种影响亦和黑暗玄力完全相反。

  而身负黑暗玄力这种事,云澈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绝对不敢让神曦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。东、西、南三神域所有生灵对黑暗玄力都嫉之如仇,何况身负光明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曦。

  云澈很确定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神曦知道他身负黑暗玄力,别说不会再对他如此之好……一巴掌拍死他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压下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兴奋激动,云澈来到神曦和禾菱身前,恭敬道:“神曦前辈。”

  这十个月间,他和神曦每天双修三个时辰,从未有一天中断,从未有人敢奢望碰触半指的【逆天邪神】仙肌玉体,他每日都可以长久的【逆天邪神】享受亵渎。这段时间过去,他对神曦玉体的【逆天邪神】熟悉可以说超过任何一个女子……

  但,一旦出了那间竹屋,每次面对神曦,他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恭恭敬敬,不敢有丝毫冒犯。

  在女人方面,云澈向来是【逆天邪神】个胆大包天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当初在幻妖界,他连刚屠人九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都各种撩拨……和夏倾月才刚刚重逢就敢上下其手。

  但,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出尘仙姿和神圣威仪,却让云澈在双修之外,愣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敢对她生出丝毫亵渎之心,在她面前不但老老实实,甚至都不怎么敢直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。

  神曦雪手伸出,将禾菱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灵液取过:“云澈,去平复一下气血,然后到竹屋中来。”

  “呃?”云澈一愕,然后有些艰难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那个……今天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双修过了吗?”

  虽然早就知道云澈和神曦每天在竹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三个时辰都在做什么,但面对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从云澈口中听到“双修”二字,木灵少女顿时嫩颜飞霞,惶惶的【逆天邪神】避开目光。

  “与双修无关。”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美眸清澈神圣:“这十个月,你已完全炼化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元阴,再加上你自身的【逆天邪神】进境和心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平和,时机已经到了。”

  “今日,我来助你成就神王!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轮回禁地的【逆天邪神】透明结界覆了一层很薄的【逆天邪神】白光,虽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很微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彻彻底底隔绝了一切,哪怕龙皇到来,也会马上知晓神曦定然在进行着某种不可被打扰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事,绝不会强闯其中。

  禾菱站在百花之中,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那间小竹屋,双手紧张的【逆天邪神】缠在一起。

  竹屋外面看上去和平时并无二致,但内部空间却发生了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白茫茫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除了相对而坐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和神曦,再无其他,亦看不到

  尽头。而苍白世界中,一股无形却释放着浩瀚之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流在无声涌动,如飓风席卷的【逆天邪神】前兆。

  而这股气息并非来自神曦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。

  在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牵引下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在不断外放,而这些外放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却并没有就此消散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盘踞在周围,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什么东西禁锢,形成了片片无形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云,笼罩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侧。

  很快,他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都被引出,玄脉世界变得一片空无。

  而这种牵引和消耗有着本质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同,并不会给云澈带来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疲惫感,反而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更加平静。

  沉静许久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曦终于有了动作,随着她玉手的【逆天邪神】舞动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云缓缓沉下,聚拢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并在聚拢中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压缩,到了最后,形成了一个无形大茧,笼罩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。

  “这些玄气,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一生的【逆天邪神】积累。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耳边,传来神曦轻渺似梦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仔细回想你人生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缕玄气到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变化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每一次层面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蜕变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双目紧闭,无声无息。

  “从凡道入神道,是【逆天邪神】玄气超凡入神的【逆天邪神】质变。而步入神王境,则是【逆天邪神】玄气在神道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真正质变,成就神王,亦象征着你正式踏入了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高等层面,有了成为一方之雄,甚至一界之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。”

  “好好感受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!”

  神王境,多少玄者一生不敢奢望的【逆天邪神】境界。更有无数玄者有着旷世的【逆天邪神】骄人天赋,短短百年,甚至几十年成就神灵境,却卡在成就神王的【逆天邪神】瓶颈,穷尽一生都无法突破。

  而面对玄力刚入神灵境巅峰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笃定平和,仿佛在她眼里,云澈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层面突破并非尝试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必然。

  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逐渐远去,环绕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层在这一刻忽然暴动,化作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洪流,反涌向云澈空无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。

  轰————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世界,发出持久的【逆天邪神】轰鸣之音。

  如万岳崩塌,如万千风暴肆虐,如无数火山喷发……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世界一片大乱,涌入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层层扭曲、破碎。而这种动乱并没有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平静,反而每一个瞬间都在加剧……本是【逆天邪神】浩荡澎湃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被碎裂成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碎片,又散开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光。

  到了最后,整个玄脉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都开始布满越来越多的【逆天邪神】裂痕,直至布满整个玄脉世界,如此下去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世界似乎随时都会分崩离析。

  但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格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平静。

  他时而感觉自己置身喷发的【逆天邪神】火山之中,时而被埋葬于狰狞肆虐的【逆天邪神】雷电之海,时而在坠落向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深渊……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却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没有一丝波澜,他默默感受着玄气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玄脉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以及整个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。

  砰……嚓!!

  玄脉世界,在这一刻终于支离破碎。

  破碎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世界,无数破碎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光在闪耀,如铺满夜空的【逆天邪神】繁星。

  同一个瞬间,神曦美眸睁开,那滴备好的【逆天邪神】灵液随着她玉指的【逆天邪神】轻点碰触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口之上,然后无声没入。

  如临近枯亡的【逆天邪神】草木淋落了一滴天降仙露,短暂沉寂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世界陡然释放出奇异的【逆天邪神】生机……一时间玄

  脉世界万星舞动,天地间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灵气汇成万千洪流,如万鸟朝凤,蜂涌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体内。

  轮回禁地之中,忽然卷起了阵阵狂风,而这些狂风全部涌入向安静许久的【逆天邪神】竹屋,并越来越狂暴,许久都没有休止的【逆天邪神】迹象,木灵少女呆呆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,脸儿上是【逆天邪神】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惊讶。

  苍白世界中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依旧平静,自始至终都没有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动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头发高高舞起,全身流动着奇异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华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纯净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之芒,却比云澈以往所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玄光都要璀璨耀目。

  灵气依然在涌动,而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光亦逐渐强盛,整个人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轮当空炽日,让人难以直视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终于开始变动……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感知变了,对玄气,对躯体,以及对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感知,一股从未有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在玄脉中涌动,然后缓缓蔓延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,清晰至每一丝肌肤纹路。

  终于,在某一个刹那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睁开。

  轰————

  一声巨响,如苍龙吟空,云澈身上玄光爆裂,一股恐怖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浪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爆发,苍白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在这股气浪之下剧烈震荡,并发生了清晰可见的【逆天邪神】扭曲。

  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素衣长发被气浪带起,美眸睁开,刚好和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碰触在了一起。她绝美的【逆天邪神】唇瓣稍稍抿起,刹那浅笑如幻境仙梦,让云澈久久呆滞……然后他忽的【逆天邪神】起身,扑倒在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心境的【逆天邪神】新生,让他来不及重塑对神曦神圣之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敬畏。

  “你……”

  不想自己被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从这美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幻境中唤醒,他一下子咬含住了神曦微张的【逆天邪神】唇瓣,然后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上衣粗暴的【逆天邪神】撕开,碎衣风舞间,曼妙曲线展露无疑……第一次,他在神曦身上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霸道强硬,忘却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和后果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那滴灵液并非能够促成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突破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加速了他突破的【逆天邪神】过程,否则,从神灵境到神王境的【逆天邪神】跨越,以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独特玄脉,也或许要十几天,甚至几十天。

  禾菱在外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等待着,当气息终于平稳下来时,她眸光定格,在紧张的【逆天邪神】期待中,却很久都没有等到云澈和神曦走出……又过了足足一个时辰,紧闭许久的【逆天邪神】竹门才终于被推开。

  云澈从中缓步走出,也走入了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深处。

  他似乎换了一身新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凰雪衣,身上释放着一股微妙的【逆天邪神】“无尘”气息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变得内敛,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禾菱几乎感觉不到丝毫玄气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就连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也失却了曾经的【逆天邪神】锐利,变得格外柔和……柔和之后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法看穿的【逆天邪神】深邃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神曦也随之走出……而这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,神曦后于云澈离开竹屋,身上原本的【逆天邪神】素白长裙亦换成了一身纯白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雪裳,但禾菱却并未马上注意到这些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异常,她看着云澈,美眸异彩流溢:“成……成功了?”

  “嗯。”云澈微笑点头,感受着身上流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……一股浩瀚雄厚到难以想象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他依旧有着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虚幻感。

  在九重雷劫下成就神灵境至今,才过去了一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。

  一年时间,他便又完成了一次他人穷尽一生都不敢奢望的【逆天邪神】层面突破……踏入神王之境!

  :。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