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321章 天道劫雷功

第1321章 天道劫雷功

  苍风皇城上空红影闪现,凤雪児一身火焰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红霞衣,从空中飘然而落,脚步轻移,不过须臾,大半个皇城便已恍然而过。

  进入皇殿,凤雪児来到了等候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苍月身前,苍月抬眸微笑:“雪児,你来了。”

  察觉到苍月眼眸深处的【逆天邪神】忧色,凤雪児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猜到:“苍月姐姐,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又发生玄兽动乱了?”

  苍月颔首:“这一次发生动乱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是【逆天邪神】死亡荒原东部,且规模颇大。我已让苍风玄府去应对,但恐他们力量不及……”

  “我明白了。”凤雪児马上明了苍月之意,包括她这次为何会遣动苍风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:“我会派人隐于暗处,若苍风玄府能够成功压制自然最好,若不能,再让他们出手,苍月姐姐不必担心。”

  “我真正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,”苍月一声轻叹:“半年时间,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第六次了,且此次距离上次才短短半月。那些玄兽不但离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领地,而且性情变得极为暴躁……我担心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某种恶兆。”

  “我也如此觉得。”凤雪児道:“而且……有件事,我正要告诉姐姐。就在三个时辰前,幻妖界也出现了一场相似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动乱。”

  “什么!?”苍月微惊。

  “位置是【逆天邪神】华岚域之东……亦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最东部。”

  苍月秀眉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蹙,轻语道:“看来,绝无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巧合了。”

  苍风国位于天玄大陆之东,最初发生玄兽动乱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最东方的【逆天邪神】流云城区域,之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几次开始逐渐向西蔓延。

  幻妖界也出现了类似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动乱,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区域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最东方。

  若这种异状只出现在苍风国东方也就罢了,但亦出现在了相距极远的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界东方……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同一个原因,那其影响的【逆天邪神】范围也实在太过恐怖。

  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同时看向了东方,哪怕以凤雪児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神道境界,亦感觉到了不安。

  “明日,我会亲自深入东方海域十万里一探究竟,彩衣姐姐那边也很重视此事,相信用不了多久会水落石出,苍月姐姐不必如此忧心。”凤雪児安慰道。

  “嗯……就拜托雪児和彩衣了。”

  离开苍风皇城,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美眸逐渐浮上了几分凝重的【逆天邪神】色彩。

  让整片区域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忽然性情大变,暴躁失智,最有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感受到了某种让它们极为害怕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但……凤雪児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大陆历史上第一个真正成就神道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她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层面,整个天玄大陆无人可及,能影响到那些弱小玄兽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她没有理由察觉不到。

  但每一个发生玄兽动乱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她都亲身去过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所获,没有察觉到丁点不正常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

  而这种诡异的【逆天邪神】未知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让她其实远比苍月,比任何人都深感不安。

  “必须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查探一番了。”凤雪児轻声自然自语道,这时,她忽然想到了什么,目光转向了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东方:“云哥哥说过,从天玄大陆向东,一直到百万里之外,有一个名为沧云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……会和那里有关吗?”

  自言自语后,她刚要收回眸光,忽然,无比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天际,一点绯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星映入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。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闪耀,却如有一根钢针猛的【逆天邪神】刺入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深处,让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眸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瞬间转开……与此同时,她分明感觉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亦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一下子刺穿,难言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冷感蔓延全身。

  那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她马上又转眸重新看向

  东方……但,她直视、找寻了许久,却再未看到那抹绯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星。

  是【逆天邪神】错觉吗?

  凤雪児闭上眼睛,过了好一会儿,直蔓心魂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冷感才完全褪去,随着那个魂牵梦萦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不由自主的【逆天邪神】浮现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又变得格外温暖。

  四年了……

  以前一个人在栖凤谷,多久都不会觉得孤单。但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这四年……却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漫长……

  云哥哥,还有一年,你就会回来了……求你一定要平安的【逆天邪神】回来……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西神域,龙神界,轮回禁地。

  根本亘古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轮回净土,此时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轰雷阵阵。

  云澈身浮半空,全身沐浴在剧烈翻腾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色雷海中,随着他手臂的【逆天邪神】挥舞,万千紫芒叱咤嘶鸣,而每一道紫芒不但狰狞耀目,还分明带着骇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威。

  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白色结界将云澈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笼罩,任凭这些雷电如何奔腾撕扯,都无法脱出半分,更伤不到轮回禁地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丝一毫。

  结界前方,神曦一身素白长裙,在轻风拂动间不经意的【逆天邪神】勾勒着无尽妖娆的【逆天邪神】曲线。酥胸高耸,肌肤冰雪般白莹,容颜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幻美如仙,她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站在那里看着结界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整个人像是【逆天邪神】沐浴在圣光之中,释放着难以言喻的【逆天邪神】高贵圣洁。

  禾菱脚步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走了过来,手中捧着一抹白芒。白芒之中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抹灵液,虽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滴,却凝聚着禾菱一天一夜的【逆天邪神】辛劳。她看着云澈,明眸中荡动着潋滟的【逆天邪神】异彩,情不自禁道:“主人,他好厉害。”

  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没有从云澈身上移开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轻轻颔首:“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确,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不折不扣的【逆天邪神】怪胎。”

  “主人最近经常夸奖他呢。”禾菱微笑,最近每次听到神曦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夸奖,她都会莫名觉得开心。

  不知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有着对禾霖的【逆天邪神】寄托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她早已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和他连在了一起。

  “一边是【逆天邪神】从未有人能驾驭的【逆天邪神】天道劫雷,一边,是【逆天邪神】平平无奇的【逆天邪神】‘紫云功’,他却将两者相融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完美,还衍生出如此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威。”

  以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性和层面,能得她如此由衷赞叹者,云澈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有史以来第一人。

  “玄功的【逆天邪神】衍生创造极其之难,往往要数十代的【逆天邪神】努力才可趋于完美。云澈虽非自创,但如此复杂的【逆天邪神】糅合与变化,却已和自创无异,而他只用了短短不到一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便已完成至如此程度……如他这般,普天之下,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找不出第二个人了。”

  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,让木灵少女眸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异彩更加闪耀:“怪不得,他会被天毒珠认主。”

  神曦侧目,看着木灵少女的【逆天邪神】侧颜:“菱儿,再有三日,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梵魂求死印便会完全褪去。”

  “……啊!?”禾菱怔住,随之一声惊呼,捧着灵液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儿也不自觉的【逆天邪神】收拢了几分,下意识道:“这……这么快?”

  “我也没想到会这么快。”神曦一声似是【逆天邪神】自言自语的【逆天邪神】轻语,美眸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了几分复杂。

  生命神迹,当世层面最高的【逆天邪神】创世神诀,没有创世神黎娑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明源力,亦没有其光明圣脉,单靠凡人之力欲将其修成可谓难如登天。

  云澈身负邪神玄脉,修炼“生命神迹”没有层面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障碍,在神曦看来是【逆天邪神】当世最容易修成,甚至或许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有可能修成“生命神迹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因而抱有着很高的【逆天邪神】期望……但这个很高的【逆天邪神】期望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一年时间便可初窥门

  径。

  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悟性之恐怖,颠覆了她整个人生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。

  她用了数千年才修成的【逆天邪神】半部生命神迹,云澈只用了六个月!

  而有了前半部为基,后半部,他短短三个月便全部顿悟。

  他们两人双修共修之时,最初是【逆天邪神】她引导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明玄力,但到了后来,反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在引导她,助她更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领悟后半部生命神迹。

  生命神迹可救赎万生,净化万物,自身亦渐成万邪不侵的【逆天邪神】圣躯。在拥有光明玄力后,云澈便能感觉到身上求死印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。从顿悟生命神迹后,开始每日自净求死印,随着生命神迹的【逆天邪神】大成,自我净化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也越来越快。

  到了如今,以他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明玄力,哪怕什么都不做,求死印都会被逐渐消抹,今后,也绝不会再怕求死印这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诅咒之力——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这个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所种下。

  “十个月前他对你说过,求死印完全净化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天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成为天毒毒灵之日。”神曦看着禾菱道:“菱儿,你可有改变心意?”

  起初的【逆天邪神】惊讶和略微失措之后,木灵少女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又快速转为坚毅:“菱儿……绝不后悔。”

  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答案,神曦丝毫没有意外,她柔声道:“天毒珠并非以他为主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在‘无灵’之下与他融为一体,换言之,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毒珠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躯体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部分,你成为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毒灵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成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毒灵,你以后须永生伴随与他,依附于他,今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生如何,将皆有他定。”

  “菱儿知道。”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依旧坚决如初。

  神曦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,用很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道:“菱儿,我相信,他会助你报仇,也会好好待你。他出现在你人生中,不但是【逆天邪神】对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救赎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上天对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弥补。”

  轰——————

  一声连结界都无法完全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响,结界之中万雷轰鸣,天威汹涌,云澈在雷海之中衣袂横飘,长发飞扬,颇有些雷神降世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势。

  而随着他双臂的【逆天邪神】拢下,疯狂沸腾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劫雷又快速消逝,短短两息便完全消散无踪,连一丝微小的【逆天邪神】闪电都没有遗留。

  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天道劫雷,他也可驾驭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自如。

  云澈头发垂落,他伸出手来,看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掌心,脸上露出一抹满足的【逆天邪神】微笑。

  终于……终于……

  茉莉,如果你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一定会很开心吧。

  在星神界时,茉莉提醒云澈将天道劫雷与云家紫云功结合——因为紫云功虽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门下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普通玄功,但经过云家万年的【逆天邪神】传承演化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最适合云家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雷电玄功。并为之取名“天道劫雷功”。

  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云澈一直牢记在心。

  这段时间,他每日与神曦双修和领悟生命神迹。随着生命神迹的【逆天邪神】修习,他所衍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明玄力亦在不断质变,心魂亦受其影响,越来越平静安和。

  他在这种状态之下,开始凝心融合茉莉所指引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天道劫雷功”。

  如今,已近十个月过去,随着紫云功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强禁技“冥狱雷皇阵”在天道雷劫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成功质变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天道劫雷功”终于成型。

  虽还远不到大成之境,但短短十个月就能达到如此程度,在世人认知中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奇迹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壮举。

  哪怕最为了解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茉莉,也不会想到他能在这么短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内达到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完成度……毕竟,这本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给予云澈“宙天三千年”的【逆天邪神】目标之一。

  :。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