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320章 天玄异变

第1320章 天玄异变

  云澈悟性极其之高,却从未能参透过“天道医经”。但如今身负光明玄力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识扫过这些光明神诀时,感触顿时有了天翻地覆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。目光碰触这些本是【逆天邪神】玄奥难懂的【逆天邪神】字诀,心魂之中竟忽然泛起奇异的【逆天邪神】共鸣,精神稍一凝聚,全身玄气便自发而动,释放出一层纯净无暇的【逆天邪神】白芒,眼前,亦缓缓铺开一个广阔无际的【逆天邪神】纯白世界。

  神圣、光明、生命、宽恕、慈爱、仁心、救赎、净化、治愈、创生、温暖、安和……纯白世界中,呈现着所有可以想象到的【逆天邪神】美好事物。沉浸在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中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变得一片平静空灵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烦躁、怒怨、戾气、忐忑、踌躇……全部被温暖的【逆天邪神】白芒所覆灭,再感受不到了一丝的【逆天邪神】负面。

  云澈收回心神,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纯白世界消散,但那种无暇的【逆天邪神】平静安和却依旧留驻心间……而这,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对第一句神诀的【逆天邪神】顿悟。

  虽然仅仅一句,他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清楚看到了另外一个世界……一个在认知中从未出现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全新世界。

  “光明玄力……”云澈不由自主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低念。最初因神曦而忽然有了光明玄力,他并没有以此而有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兴奋,唯有好奇惊奇。但此刻,以光明之力重新面对“生命神迹”,他才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到,他已经打开了另一个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门……一个除了神曦外,当世再未有人能踏足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明世界。

  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“顿悟”,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里只有短短数息,但他明白,时间或许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。但这期间,神曦始终未发一言,甚至注意力亦不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她同样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在她眼前重归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生命神迹”,相比于云澈踏入全新领域,她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悸动,还要远胜过他数倍。

  因为她远比云澈清楚“生命神迹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完整再现意味着什么。

  “他出现了……还带来了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‘生命神迹’……”心间低语,却在失神间从唇瓣溢出:“看来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意……”

  “父王……黎娑大人……曦儿终于……终于……”

  云澈目光侧过,眼神异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明显失神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曦,他又一次从她口中听到了“黎娑大人”四个字,还分明听到了……父王?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王?

  是【逆天邪神】哪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王?

  直视过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终于让神曦有所察觉,她收回心神,美眸转过,眸光亦已归于平静:“云澈,我先前说过,若你能修成残缺的【逆天邪神】‘生命神迹’,十年之内,便可自我净化梵魂求死印。”

  “而完整与残缺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神迹,断不可同日而语。若你能将整部生命神迹领悟贯通,那么……你自我净化求死印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将再度极大程度的【逆天邪神】缩短。很可能在一年之内便完全祛除求死印。”

  “一年之内?”这四个字让云澈精神大震。

  求死印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,他已亲身领教。而这个求死印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亲手种下,除了神曦天下无人可解。而现在,神曦亲口告诉他……若能修成生命神迹,玄力只有神灵境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只需一年便可自解!?

  生命神迹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到如此程度?

  “这还要看你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悟性,以及你与‘生命神迹’的【逆天邪神】契合程度。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始终无法修成‘生命神迹’,那么就只能一直依赖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来接触求死印。”神曦道。

  “我明白。”云澈点头,微微吸了一口气。比之原本的【逆天邪神】五十年,“一年”这两个字,美好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他都有些不敢相信——但前提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能完整领悟生命神迹。

  生命神迹的【逆天邪神】层面毫无疑问极其之高,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邪

  神诀同属创世层面。但刚才那短暂的【逆天邪神】顿悟,让他心中毫无忐忑。

  “接下来一年之内,我不求你修成生命神迹,稍悟即可。但,有一个目标,你必须达成。”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逐渐凝实,随着完整生命神迹的【逆天邪神】再现,她看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,与先前又有了微妙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:“神王境!”

  很是【逆天邪神】轻柔的【逆天邪神】三个字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云澈双目瞪大:“一年时间……成就神王?这怎么可能!”

  他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境界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灵境五级,一年时间从神灵境五级修至神王境,哪怕在王界层面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纯粹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方夜谭,绝不可能有人相信。

  “凭你一人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不可能做到。”神曦婉婉而语:“我会助你,菱儿和这处轮回禁地亦会助你。”

  “……?”云澈未懂。

  “轮回禁地不沾污浊之气,这里大部分的【逆天邪神】灵花异草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天下独有。你以前连‘神曦’都从不知晓,应该也并不知道神界最顶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灵丹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出于何地。”

  这一点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确不知道,他之前一直在吟雪界,也自然接触不到这个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听着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他眉头一动:“难道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里?”

  轮回禁地,在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中可绝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禁地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圣地!

  作为神界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净土,来自轮回禁地的【逆天邪神】丹药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世人认知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圣之物。每隔一段时间,神曦皆会给予龙皇一些她亲手所凝化的【逆天邪神】灵丹,而这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对龙皇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谢意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对龙神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馈赠。

  毕竟,她自己也属龙神一族。

  玄道丹药药力越强,风险越大,不自量力贸然服之,等同于自掘坟墓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玄道最基本的【逆天邪神】常识之一。

  哪怕强如云澈,封神之战期间强行吞服乾坤五琼丹……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沐玄音在侧,他早已身废而亡。

  但,来自轮回禁地的【逆天邪神】丹药,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至纯之至净。也因此,无论多么高层次和强盛的【逆天邪神】药力,它都不会有一丝一毫的【逆天邪神】风险,哪怕凡人,亦可直接吞下,一夜之间脱胎换骨,重得新生。

  而这些违逆常理的【逆天邪神】灵药,哪怕对至尊于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神一族而言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至宝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足足数十万年,一共也只馈赠出去七颗……每一颗,皆是【逆天邪神】王界之礼。

  神曦没有回答,温声道:“菱儿身为王族木灵,她有着许多当世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能力。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木灵花,她亦可催生,并可完美萃出它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灵气。从明日开始,我会让她每日为你淬炼灵丹灵液,来增长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元气与玄气。而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三成用来参悟‘生命神迹’,三成修炼稳固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……需每天与我双修至少三个时辰。”

  云澈:“呃……”

  “双修”两个字,从神曦唇间说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淡然,没有任何情感色彩沾染其上。但云澈听在耳中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本无法淡定……

  “我会助你炼化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元阴,并共修生命神迹。这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你领悟生命神迹和增长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快方法。”她深深看了云澈一眼,轻声道:“不要忘记你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处境,一年成就神王,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期望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必须达成的【逆天邪神】目标……如果你想摆脱千叶,坦然面对龙皇的【逆天邪神】话!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神界之外,混沌角落,一个名为蓝极星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球。

  天玄大陆,苍风皇城。

  时光流转,距离云澈离开天玄大陆去往神界,不知不觉已过去了四年。

  这四年之中,天玄大陆从未消逝过关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传说,但再未有人见过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。而关于他去向的【逆天邪神】猜测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多,并越传越烈。

  而在苍风国,云澈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神话般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他拯救了苍风国,拯救了天玄大陆,亦让苍风国在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位发生了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国历史上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骄傲。

  因云澈一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苍风国成为了天玄大陆最不可触犯之地。就连象征天玄大陆玄道至尊的【逆天邪神】四大圣地……皇极圣域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圣帝夏元霸亦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国人,而被云澈饶恕的【逆天邪神】至尊海殿每年都要向苍风皇室供奉,其他两大圣地,凤凰神宗这些年一直向苍风皇室呈俯首之姿,至今每年都在向苍风国数倍偿还当年之罪,而冰云仙宫更不必说,在三年前便已成为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护国宗门。

  而且由于前任宫主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冰云仙宫虽在四大圣地中综合实力最弱,却隐隐呈首位之姿。

  毫无疑问,这些因素之下,苍风国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大陆最不可撼动之地。

  但这半年以来,苍风国境却并不平静。

  皇宫重地,苍风府主东方休从空中飞落,脚步匆匆,直冲皇殿。

  “老臣东方休,参见女皇陛下。”

  苍月一双凤眸柔中带威,看着跪在殿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东方休,皱眉道:“东方府主,你神色如此匆忙,莫非又有玄兽之乱发生?”

  “回陛下,正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东方休俯首肃然道:“此次动乱之地是【逆天邪神】死亡荒原,那些本从不离开领地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倾巢而出,就连从不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食草玄兽亦变得格外暴躁。死亡荒原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苍风栖居玄兽最多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此次玄兽动乱的【逆天邪神】规模亦远超先前。”

  苍月月眉微蹙,道:“动乱之地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死亡荒原的【逆天邪神】东方?”

  东方休马上道:“正是【逆天邪神】!如今死亡荒原之东的【逆天邪神】百里区域都已遭波及,若再不阻止,必衍大祸。还请陛下尽快下令,求助凤凰神宗。”

  苍月起身,稍加思虑,然后一声自言自语:“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第六起了。”

  “东方府主,”苍月凝眉道:“你立刻回苍风玄府,调动内府所有精英玄者,即刻赶赴死亡荒原东部。”

  东方休一惊:“陛下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苍月脸色肃然,威凌淡淡:“这些年,苍风承我夫君之名,威风八面,无数玄者傲态渐生,再无危机意识,就连才堪堪数年的【逆天邪神】亡国之难都忘却脑后。这次玄兽动乱,便由苍风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来面对,告诉他们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国,不能永远依赖于凤凰神宗!”

  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,死亡荒原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非同小可,而且数量极多。纵然内府全出,也很难应对,而且……即使最终能够压下,也必定造成大量死伤。”东方休担忧道。

  “死伤者,皇室自会抚恤。”东方休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没有让苍月有丝毫动摇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时候让他们清醒清醒了。若有怯者、不愿者,也不必逼迫,但要立刻逐出苍风玄府,永不收录!”

  苍月皇命已决,东方休自然无法再说什么。想到这些苍风玄府在国威之下渐变的【逆天邪神】风气,他心中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暗叹一声,深深叩拜,然后快速离去。

  东方休刚一离开,苍月脸上威凌顿去,转为一抹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忧色。

  她拿起一枚传音玉,轻声道:“雪児,有件事请你帮忙。”

  结束传音,苍月脸上忧色更深,她看着殿外,自语道:“短短半年,接连六次玄兽异变,且每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间隔都会缩短……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?”

  :。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