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319章 生命神迹

第1319章 生命神迹

  逃不开的【逆天邪神】宿命……

  其实,这些年来,云澈自己也一直有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而且越来越清晰。

  他所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之力和天毒珠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当世唯一,虽然让他拥有了完全不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生,却也伴随着同等程度的【逆天邪神】风险。一旦暴露,必定引来最大限度的【逆天邪神】贪婪,从而注定他必须时刻小心翼翼。

  如今,他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已经在千叶影儿那边暴露,即使她不告诉他人,也注定他今后永远别想安宁……除非他能凌驾于千叶影儿,凌驾于当世所有人之上。

  所以,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理解里,并没有错……虽然他们所指的【逆天邪神】或许并不相同。

  “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,我都明白。”云澈道:“好,你不想告诉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我不会再强行追问,我现在只想尽快的【逆天邪神】摆脱求死印……再去管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”

  “神曦前辈,你先前告诉我,有一个方法可以更快的【逆天邪神】让我摆脱求死印,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方法?”云澈问道,求死印在身,什么千叶,什么龙皇……他根本都顾不得去想。

  神曦淡淡而语:“与我双修。”

  云澈顿时愣住:“呃……”

  “不过,你既然可以衍生驾驭光明玄力,那么时间上又可以缩短许多。”

  神曦转身,走向了那间唯有云澈一个外人踏足过的【逆天邪神】竹屋:“跟我来吧。”

  云澈顿了一顿,跟在了神曦身后,留下禾菱一直静立原地,许久不知所措。

  竹门关闭,世界变得无比安静。

  就在云澈刚要出声询问时,神曦玉臂伸出,白袖在空中轻描淡写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拂。顿时,一片白芒不知从何处耀下,将整个竹屋映照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片莹白,再看不到一丝的【逆天邪神】翠绿之色,仿佛整个空间都发生了切换。

  白芒虽然浓郁,却毫不刺眼。在变成纯白色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里,忽然显现出一个又一个的【逆天邪神】字符。这些字符同样为白色,但在浓郁的【逆天邪神】白芒之中却奇异的【逆天邪神】格外清晰可辨,这些字符缓慢舞动中,汇成一篇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诀,在百忙缭绕间释放着无比神圣玄妙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

  云澈抬头,目视这些沐浴在光明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奇异玄诀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“这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要教给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明神诀。”神曦徐徐道。

  “光明……神诀?”云澈低念一声,目光定格。

  “和你所认知的【逆天邪神】其他玄力皆不同,光明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真谛绝非是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与破坏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净化与救赎。你身上沉积着很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戾气和血气,这绝非适合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对这种无助于战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你或许也并无兴趣。但,若你想要尽快的【逆天邪神】摆脱求死印,这部光明神诀,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如今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。”

  神曦说话间,云澈一直默默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这些浮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明神诀。他很确信,这些玄诀他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接触,但恍然间,他却又隐隐感觉自己似乎在哪里看过。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很怪异,说不上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。

  “神曦前辈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想让我修炼这部光明神诀,然后自我净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梵魂求死印?”他说道。

  神曦轻轻颔首:“我之所以可以净化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求死印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借助这部光明神诀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虽然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与我相差极远,但,他人之力,与自身之力终不可同言而语。”

  “你能驾驭光明玄力,便勉强有了修炼这部光明神诀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。你若能将其融会贯通,便可自净求死印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寿元,亦可远远突破人类极限。”

  “另外,这部神诀并不单单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部光明玄功,它亦包含着独特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创世’法则和极高的【逆天邪神】医理,若能将之通晓,既可救己,亦可救人。”

  当年濒死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皇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她以光明神力所救……不但完全修复了玄脉经脉,就连被废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目和口舌都能完整恢复。这种超脱常理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,在神界传说中,唯有“龙后神曦”可以做到。

  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何,夏倾月在绝境之下,毅然带着云澈远赴龙神界。

  云澈终于将目光移开,问道:“如果我可以修成,那么多久可以摆脱求死印。”

  “十年之内。”神曦说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数字,比先前缩短了四倍之多。

  云澈面色微动……虽然依旧太久,但相对于被困此地五十年,已经好上了太多。

  “不过,你暂不要太过乐观。这部光明神诀的【逆天邪神】层面极高,欲将其顿悟,能驾驭光明玄力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基本的【逆天邪神】条件之一,还需要极其之高的【逆天邪神】悟性以及机缘。另外……”

  神曦话语微顿,仙颜之上流露出些许惋惜:“这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半部神诀。”

  “半部?”云澈微愕:“另外半部呢?”

  神曦摇头:“这部光明神诀,来自于无比久远的【逆天邪神】年代,亦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当世唯一留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明神诀,能得半部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天赐,另半部,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永远不可能寻到了。”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远古诸神时代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诀?”

  “不仅如此。”神曦目绽异芒:“它来自光明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始祖,远古神界四大创世神之一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创世神黎娑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!!”

  “换言之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部……创世神诀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僵在了脸上,而且僵硬了许久。

  继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之力后,又有一种创世神力现世……不!它现世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要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早过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之力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神界皆知“龙后神曦”是【逆天邪神】天下间最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可以化死为生,化朽为林,却从不知,她世间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力量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创世神力。

  生命创世神黎娑的【逆天邪神】创世神力!

  云澈那长久的【逆天邪神】呆愕,神曦以为他是【逆天邪神】被“创世神诀”之名所震撼,但云澈却在这时,说出了一句反让她愕然的【逆天邪神】话:“这部光明神诀,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叫……【生命神迹】?”

  “……”神曦月眉轻动,美眸转过:“你居然知道这个名字?”

  云澈再次抬头,重新看向空中浮动的【逆天邪神】白色玄诀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上半部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诀,遗失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下半部,对吗?”

  看着云澈那明显有着怪异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神曦微显疑惑:“你为何会知道?”

  “因为……”云澈抓了抓下巴:“我刚好有【生命神迹】的【逆天邪神】下半部神诀。”

  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仙躯眼眸在一瞬间同时转过,绝美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第一次浮现诧然。

  云澈凝神闭目,那些早在沧云大陆那一世就铭刻在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文字在他脑海中浮现,然后具现成玄影,随着他手臂的【逆天邪神】挥舞而在眼前缓缓铺开。

  天道医经!

  在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雷炎谷,金乌魂灵清清楚楚的【逆天邪神】告诉过他,他和云谷所修的【逆天邪神】【天道医经】,绝非他们所以为的【逆天邪神】医书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生命创世神黎娑的【逆天邪神】创世神诀【生命神迹】。

  涉及和邪神之力同等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创世神诀,这番话,云澈当然不可能淡忘。他也曾经试图参悟过,却

  毫无所获。虽然,整部“天道医经”他都铭记在心,但对其的【逆天邪神】理解,基本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云谷。

  而且全部是【逆天邪神】医理,不涉任何玄道和法则。

  而今日,他在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口中,再次听到了“生命神迹”四个字,也在那一瞬间忽然明白为何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明神诀会有一种奇异的【逆天邪神】熟悉感……

  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同一部神诀的【逆天邪神】微妙契合感!

  天道医经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下半部生命神迹在白色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中铺开……明明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以玄光具现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文字,却在铺开之时,忽然覆上了一层绝非来自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浓郁白光。

  随之,无比奇异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幕出现,两部分别由神曦和云澈具现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诀竟全部舞动了起来,然后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靠近……直至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衔接到了一起。随之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字诀光芒交汇,气息交融,铺成了一部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明神诀,亦铺开了一个全新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。

  神曦抬眸,怔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上空。

  “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生命神迹。”她失神轻语,璀璨的【逆天邪神】涟漪在她美眸中漾动,许久都没有散去。

  云澈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呆呆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……明明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玄光具现出的【逆天邪神】苍白字诀,却像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着感应,有着生命一般自发的【逆天邪神】交融到了一起。

  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创世神诀!它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妙,岂是【逆天邪神】凡理所能量衡。

  “居然……居然……”神曦声声轻念,美眸在不知不觉间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朦胧。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创世神黎娑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神迹,而这一刻,呈现在她面前的【逆天邪神】,又何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迹……一个她早已不再奢望会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迹。

  她闭上眼眸,许久才缓缓睁开,转向云澈:“这后半部生命神迹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从哪里得来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云澈如实道:“找到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师父。”

  “你师父?”

  “师父他老人家不擅玄道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医道之师。这半部神诀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在无意间得到。师父他认定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部深蕴着很高医理的【逆天邪神】医书,便为之取名‘天道医经’,喻为天道赐予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医经之意。”

  神曦:“……”

  “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这部‘天道医经’,让我师父成为了一个神医,间接上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改变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生。”云澈心有感触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让神曦月眉微敛: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师父’,他竟然能参透这半部‘生命神迹’?”

  “不,”云澈摇头,怅然道:“师父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有着圣心之人,一生只求能悬壶济世,对玄道还有些排斥。他始终将其当成一本医书,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九成九,他都毫无所解,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极少一部分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以医者的【逆天邪神】直觉和执着所悟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医理。”

  生命神迹何许存在,云谷虽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悟出了极少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部分医理,却也足够让他成为沧云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神医……如今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界第一神医。

  “生命神迹的【逆天邪神】确蕴含着医理,但层面极其之高。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医道师父能以凡人之心参透,纵然只有一丝一毫,亦足以称得上是【逆天邪神】奇人。”

  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这番话,云澈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。

  当年伴随云谷左右,他习以为常。但云谷逝去之后,他才逐渐明白,云谷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意义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圣人,如他这般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或许他这一生,乃至整个人世间,都再难找到第二个。

  他既无光明玄力,亦不擅玄道,却能仅凭一颗无尘医心参透一部分“生命神诀”所蕴的【逆天邪神】医理……或许同样没有第二人可以做到。

  :。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