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318章 宿命
  云澈胸口起伏,皱眉道:“你先告诉我,你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谁?你对我如此……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什么?”

  他发现,自己越来越看不清神曦。

  自己在她面前几乎一览无遗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思所想,甚至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她总能一语刺穿。而她主动在他面前展露真颜,却反而让云澈觉得她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迷雾越来越浓重。

  “主人,你……你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吗?”禾菱脸儿变色,她感觉自己听到了这辈子最难以置信的【逆天邪神】话。

  神曦永远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淡漠而柔婉,她缓缓说道:“你知道我的【逆天邪神】‘神曦’之名,也应该听过‘龙后’之名,却似乎并不知道,在世人眼中,‘龙后神曦’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称谓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脸色、眼神同时剧变:“你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龙后!?”

  从禾菱那里听闻龙皇每隔一两个月就会来一次轮回禁地,而且对神曦痴情一片……且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人尽皆知的【逆天邪神】那种,他脑中刹那闪过“神曦便是【逆天邪神】龙后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念想,但这个念想又被他下一个瞬间完全掐灭。

  此时,听着神曦亲口说出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,他在惊然之中,依旧根本无法相信,他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抬头:“不对!不可能!你明明……元阴尚在,怎么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龙后?”

  龙后神女,神界传说中揽尽世间最极致风华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女子,以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容颜仙姿,若她是【逆天邪神】龙后,绝对不负此名,而且毫无夸张。

  若无昨日,他会信。

  但,刚过不久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天一夜……他怎么能相信神曦竟会是【逆天邪神】龙后!

  神界谁人不知,龙后可是【逆天邪神】龙神一族之后,是【逆天邪神】混沌第一人龙皇之妻!

  看着云澈那明显扭曲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,禾菱怯怯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主人她……她……她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龙后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你不必觉得奇怪,亦不必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。”神曦柔声道:“‘龙后’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世人对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称谓,但它仅仅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称谓而已,而不代表我是【逆天邪神】龙族之后,更非龙皇之后。”

  “世人所以为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‘龙后’,从来就不曾存在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怔了足足数息,想到禾菱说过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曦因某种原因被束缚此地,无法离开,他心中隐约有了一些猜测,但想到自己和她做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依旧头皮发麻:“你和龙皇……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关系?如果……不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你又为什么会被称作‘龙后’?”

  神曦没有隐瞒,淡淡说道:“给予我‘龙后’之名,我才可这么多年都安然留在此地。这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给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报答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所愿。而龙皇,他在我眼中,始终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……后辈。”

  “后……辈?”这个回答,让云澈和禾菱皆是【逆天邪神】愣住。

  “三十五万年前,我第一次见到他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年纪比你还要小,应该只有二十岁左右。”神曦徐徐讲述道:“那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他被同族所害,弃于一片荒芜之地,全身尽废,目不能视,口不能言,绝望待死。”

  “我当时起了恻隐之心,将他救下,并以光明玄力修复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与口舌,以及经脉玄脉。”

  她看了云澈一眼,道:“龙为万灵之尊,而龙神一族始终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界最强

  大神圣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族。在世人眼中,它们高傲,并有着极强的【逆天邪神】尊严,从不屑卑劣丑恶之行。却不知道,龙族的【逆天邪神】斗争,或许要比你们人族还要阴暗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看不到而已。”

  神曦这番话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重重颠覆了云澈对龙族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。他没有想到,如今威凌天下,无人可敌的【逆天邪神】龙族之皇,竟有过如此悲惨的【逆天邪神】过往……被人废掉全身,还废去双目与口舌,让人单单想想,都不寒而栗。

  “在经历了绝望之后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情大变,本无野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他因为怨恨而生出了极盛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心,对同族亦再不留情……一步一步,终成龙皇。”

  “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没有你,就没有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皇。”云澈似是【逆天邪神】自言自语。

  神曦微微摇头:“从我将他救起开始,我便察觉到他看我目光的【逆天邪神】异样,而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我一生见过太多太多。我本以为一切都会随着时间慢慢消散。但,几百年,几千年,几万年之后,他却一如最初,他终成龙皇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日告诉我,他拼尽一切成为龙族之尊,为的【逆天邪神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能配得上我……纵然他明知道我与他绝无可能,亦从不肯放下。”

  她轻轻叹息了一声:“我当年救了他,却似乎也害了他。”

  龙皇对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感情,她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淡漠处之,三十多万年来,都从未有过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在意……但如今出现了云澈,却让她不得不开始在意此事。

  “……”云澈沉默了很久很久。

  虽然神曦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很简短,但足以云澈大致明白些什么。

  以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风华,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倾慕者之多,绝不会少于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女。而有了龙后之名,再将此地列为禁地,世间便再无人可打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清静。这算是【逆天邪神】龙皇对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报答……但又何尝,不包含着龙皇的【逆天邪神】私心与渴望。

  虽然,龙皇的【逆天邪神】阅历之厚重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万倍还要多。但云澈却能理解龙皇对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份执着……在人生最绝望无助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被神曦所救,在加上她如梦似幻的【逆天邪神】风华,他眼前重现光明时,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必定深印心魂,永生永世都不可能淡忘。

  他是【逆天邪神】龙皇,却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凡灵。

  因为神曦,他整整三十多万年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从未沾染过任何女子……至少传闻中他终生只有“龙后”一人。专情执着至此,却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世间罕见。

  而神曦,面对龙皇三十多万年的【逆天邪神】痴心,哪怕他已成为龙皇之尊,成为至尊无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第一人,她都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曾有过任何回应……

  她完整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元阴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证明。

  云澈心海中波澜动荡,怎么都无法平静。

  神曦是【逆天邪神】“龙后神女”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龙后!虽然,“龙后”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让她得以安静这么多年的【逆天邪神】虚名,但知晓这一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应该只有她和龙皇。但,在世人眼中,她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龙族之后……而自己竟在半清醒半失魂之下,把“龙后”给上了!

  龙皇何等实力地位,他对神曦极尽痴恋,却几十万年都不敢有奢望,更不敢有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亵渎。或许,神曦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中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完美无瑕的【逆天邪神】梦……要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他知道这个“梦”居然被一个在他面前微不足道的【逆天邪神】小辈给玷污了……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简直难以设想。

  同时,他愈加无法理解,连龙皇这等人物都唯有淡漠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曦,到底为什么会对他如此?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话

  ,那些眼神,那些举动,放在任何人眼中,都根本无法相信和理解……难道自己从进入轮回禁地到现在,其实一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做梦,全都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?

  看着云澈那变幻不定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,神曦似笑非笑:“你怕了?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你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怕了,怕面对龙皇,那么……”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移开,漠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远方:“你可当昨日之事从未发生过。我可以保证,绝不会有下一个人知道这件事。今日之言,我以后也再不会对你说起。”

  云澈连呼好几口气,胸口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平静了下来: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龙后,但却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世人所以为的【逆天邪神】龙后,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我从未做过任何对不起龙皇的【逆天邪神】事!”

  神曦轻语道:“我神曦不属任何人,只属自己。我对你做了什么,你对我做了什么,都只与你我有关,你当然没有对不起他。”

  “那我为什么要怕,为什么不敢!?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语气稍显生硬,但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还算坚决。

  “……”神曦眸光转过,微微颔首:“你总算没有让我失望。”

  “但,你必须告诉我,你对我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……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”云澈直盯着她道,不知是【逆天邪神】目光无法移开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想从她星夜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美眸中探寻到什么。

  神曦摇头:“我无法告诉你。我有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私心,但请你相信,我永远不会害你。”

  “为什么无法告诉?”云澈追问。

  “因为,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你太过渺小。”神曦直白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层面越高,眼界才会越大,实力越强,才会有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。以你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和层面,我若告诉你一切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可以解你之惑,同时却也会害了你。”

  她避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直视,眸光微微变得朦胧:“我本来以为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空无。这些年,我所能做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摆脱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束缚,然后在茫茫世界寻找那或许永远都不会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归宿……直到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。”

  云澈:“我?”

  禾菱:“……啊?”

  “如果,你无法释开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疑惑,那么,你只需要记住一句话。”神曦轻轻道:“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体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她先前没有想到,这个被夏倾月跨越东西神域带至,她本不欲收留,却因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哭求而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子,居然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她本以为永远不可能找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

  而且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她尚且摆脱束缚前,便已出现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。

  很轻渺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句话,带给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更深的【逆天邪神】疑惑。他彻底茫然:“除了神曦和龙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你……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谁?”

  他到来这里才两个月,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中了求死印被夏倾月带到这里,他都不会知道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“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体的【逆天邪神】”,这句话他无论如何都无法理解。

  “若有一天,你能超越龙皇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,那么,你自然就会知道一切。你可以做到,也必须做到。唯有如此,你才不会再畏惧任何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觊觎,可以不再做什么都畏首畏尾,可以真正无惧无愧的【逆天邪神】直面龙皇。”

  “身负创世神力和……”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微微停滞,继续道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你逃不开的【逆天邪神】宿命。”

  :。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