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317章 你敢吗?

第1317章 你敢吗?

  两个月前初见禾菱时,她翡翠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美丽眼眸让云澈终生难忘。而此后,心落深渊的【逆天邪神】她眸光变得无比灰暗,而且似乎会永远这么灰暗下去……但此时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,却比初见之时更加的【逆天邪神】明亮,更加的【逆天邪神】触动心灵。

  “主人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成为‘天毒毒灵’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可以如您所说……亲手报仇吗?”

  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很轻,但每一字,都在隐隐发颤。

  虽然有着最纯净、最顶级的【逆天邪神】木灵血脉,但她纵然穷尽一生,也断然不可能与梵帝神界那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有抗衡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……一丁点都不会有。她若要报仇,唯有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依附他人。

  所以,心魂中种下“复仇”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种子时,她其实已等同于把自己送入无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深渊。

  亲手报仇,对她而言本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本不可能实现的【逆天邪神】奢望……若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实现,那么,她必将愿意为之付诸一切。

  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神曦毫无意外,她心中轻叹,唇间柔语:“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毒,在诸神时代连神魔都可毒灭。虽然在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环境下,它苏醒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毒力远不能和当年相比,应该已不足以弑神。但……哪怕神主致境,依旧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伪神,仍属真神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凡灵,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毒力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恢复的【逆天邪神】足够,不要说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毒杀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某个人……”

  “毒灭整个梵帝神界,亦可做到。”

  神曦之言,听得云澈都心中大震。

  这些年,他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几乎没有毒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毒珠,时间久了,都有些习惯性的【逆天邪神】忽略了它真正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毒力,毕竟,它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毒珠!

  虽然,和宙天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珠一样,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毒珠就算恢复全部毒力,也不能和当年相比,但瘦死的【逆天邪神】骆驼亦比马大,曾经葬灭神魔时代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毒珠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再次苏醒毒力,展露獠牙,它依旧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当世最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之一。

  毒灭整个梵帝神界,绝非妄言!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,让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更盛,她转向云澈,眸光是【逆天邪神】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激动与渴望:“云澈……让我……成为天毒毒灵……求你……让我成为天毒毒灵……”

  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,让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无比沉闷。

  “禾菱,你认真听我说。”云澈目光和她对视,脸色肃然:“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你,是【逆天邪神】木灵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木灵王族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后裔,也承载着木灵一族最后,也最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。如果,你成为天毒毒灵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你就会失去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存在’,只能依附天毒珠……以及我而存在,没有了自己,没有了自由,而且会永远如此,几乎没有逆反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你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甘心如此吗?”

  云澈本以为,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这番话至少可以对禾菱造成些许触动。但,他话音落下,却没有从禾菱眸光中找到丝毫动荡和犹疑,反而多了几分锥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哀求:“木灵王族已断绝,没有了未来。我们木灵只有最孱弱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但世间,却有着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罪恶与贪婪,哪里还有希望……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王族尽灭,唯有我一个人还苟活着……”禾菱摇头,字字凄然:“我连霖儿都保护不了,我还活着,便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可饶恕的【逆天邪神】罪……求你,让我至少可以安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活着……让我可以报仇……我愿以你为主……怎样都好……哪怕将来依旧无法如愿,我也绝不后悔…

  …求你答应……”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和她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让云澈逐渐开始真正明白神曦话中的【逆天邪神】“拯救”二字。

  活着,便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可饶恕的【逆天邪神】罪……

  她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恨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对梵帝神界,还有对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恨,而后者,无疑更让她绝望。她得知一切后那变得灰暗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与碧绿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眼泪,他终生难忘。

  云澈心中暗叹,然后一阵怒骂:这天杀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,竟将如此一个善良纯净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,活生生逼到了如此地步……

  “云澈,”神曦道:“你如今实力尚弱,面对的【逆天邪神】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当世最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敌人,你若不想再重蹈‘求死印’的【逆天邪神】覆辙,就必须让自己在最短时间内拥有可以与千叶这等存在抗衡的【逆天邪神】依仗。而天毒珠,是【逆天邪神】天赐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好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。”

  “菱儿是【逆天邪神】当世唯一一个能成为天毒毒灵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错过了她,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毒力将永远不可能真正苏醒。而她,又极为渴望着复仇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你们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相遇,又如此契合于彼此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,这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天定的【逆天邪神】缘分,你又何必犹疑拒绝呢?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久久无言,脸色一阵变幻。

  他如今被困于此地,千叶在外虎视眈眈。在这种情况下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能唤醒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毒力,他本该是【逆天邪神】欣喜若狂。

  但偏偏……为什么会是【逆天邪神】禾菱?

  哪怕她千愿万愿,哪怕他清楚这对禾菱甚至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“拯救”。但心理上,他依旧难以接受。因为她是【逆天邪神】禾霖的【逆天邪神】姐姐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禾霖含着生命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眼泪,以命托付给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

  他怎能……

  神曦知晓云澈难以接受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,她劝慰道:“成为天毒毒灵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会让菱儿失去对自己命运的【逆天邪神】掌控,她今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如何将不再由自己决定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她所依附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人……那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。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她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成为天毒毒灵,今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生会变得灿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灰暗,皆在于你。”

  云澈目光剧动。

  “至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并不会被剥夺。相反,就层面上而言,天毒毒灵,要远高于木灵。”

  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无疑重重冲击着云澈最不能接受的【逆天邪神】两点。他晃了晃头,终于说道:“禾菱,一切我都明白。但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在我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求死印完全祛除之前,我都只能留在这里。所以,待我完全摆脱求死印之后,我离开之前,如果你依然愿意,我就答应你。”

  这番话,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给禾菱考虑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实则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在给自己接受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。

  “好。”禾菱看着他,眸光盈盈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:“只要你不拒绝我,我愿意什么都听从于你。”

  “唉,”云澈摇头:“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必如此。”

  “主人,谢谢你。菱儿会永远记得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大恩。”禾菱向神曦拜下,脸上泪痕滑落。三年前,神曦救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命。“天毒毒灵”,是【逆天邪神】神曦赐予她又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新生……但成为天毒毒灵之后,她将永随云澈,再无法伺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

  神曦幽幽叹息,白芒缭绕之下,无人可以看清她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,她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菱儿,你所思所愿,我比任何人都明白。因为……我与你,有着相同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。”

  “……?”禾菱眸光朦胧,无法听懂这句话的【逆天邪神】含义。

  “你和禾菱……相同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?”云澈同样一脸不解:“神曦前辈,你这句是【逆天邪神】何意?”

  神曦微微摇头,并没有回应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疑惑,转而道:“云澈,天毒毒灵一事,不仅关系到菱儿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生,亦决定着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生。处境之上,你还要远比菱儿恶劣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因而,你比菱儿更加需要‘天毒毒灵’。但在这件事上,菱儿却远比你要果决。你现在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犹豫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反思。”

  云澈道:“我并非心慈手软,优柔寡断之人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禾菱她不一样。”

  “与此无关。”神曦声音绵软,却隐隐带上了一分灵压:“你心中明明无比渴望天毒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复苏,却有如此抗拒菱儿成为天毒毒灵,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菱儿好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安?”

  这句话让云澈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怔,久久无法回答。

  “我再问你更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问题……”

  她向前一步,站在了云澈正前方,随着她玉指轻点,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白茫茫缓缓散尽。

  顿时,她比幻镜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梦幻的【逆天邪神】仙姿再次呈现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……顿时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变得瞠然,视线之中除了神曦,再无任何其他,仿佛世间除了她,已再无了任何光彩。

  明明已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初见,明明和她做梦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覆雨翻云一天一夜,他依旧被一瞬间夺走了五感……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美,似乎已经超越了人类意志所能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界限,美到了一种近乎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境界,真真正正的【逆天邪神】足以倾国祸世。

  昨日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幕幕在脑中疯了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回放,让云澈思绪大乱,全身血液开始不受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翻腾,短短数息,心中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泛起不下十次将她再次扑倒强烈悸动……即使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念很清楚禾菱还在身侧。

  禾菱亦双手捂住了唇瓣,在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仙颜面前久久失魂。

  “云澈,”她一声轻唤,温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如来自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仙境:“你昨日将我扑倒在床,玷污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夺走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贞洁和元阴……那么,你可有想过占有我,让我以后永远只属你一人吗?”

  迷蒙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禾菱美眸瞪大,随之瞬间花容失色,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耳朵……不敢相信听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字。

  “……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喉咙猛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咕嘟”了一下。

  或许这个世上,再没有比这更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题。男人所能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追求,无外乎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极致、权势的【逆天邪神】极致以及美色的【逆天邪神】极致。而神曦,毫无疑问便是【逆天邪神】美色的【逆天邪神】极致……而她还远远不仅如此。容颜之外,她极高的【逆天邪神】位面,仿佛永远站在云端的【逆天邪神】仙姿,让人卑微和不敢亵渎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圣气息,还有让人似乎永世都不可能看清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秘……

  若能独得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,不说一生一世,哪怕一朝一夕,甚至几个瞬间,都会让几乎所有男人为之癫狂。

  昨日一切皆如梦幻,云澈到现在都没有完全清醒,更没有明白神曦为何会对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亵渎毫无抗拒。但他无论如何,都不敢奢望要将她占有……更没想过她会说出这样一句话。

  “先不要急着回答。”神曦眸光愈加的【逆天邪神】深邃无际:“你刚才似乎在问菱儿我和龙皇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,菱儿似乎也告诉了你龙皇一直都倾慕于我……那么,若我当真是【逆天邪神】龙皇所倾慕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告诉我……你还敢吗?”

  :。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