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316章 天毒毒灵

第1316章 天毒毒灵

  “你以前经常见到龙皇恰灸嫣煨吧瘛堪辈吗?”

  龙皇与神曦在议论大事之时,云澈和禾菱两个小辈也在小声说着话。

  “嗯。”禾菱点头:“虽然龙神域离这里很遥远,但龙皇经常会来。大多时候一两个月就会来一次。再长也不会超过半年。这次龙皇有大事外出东神域,不然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你应该早就能见到他了。”

  “一两个月!?”云澈心中惊讶。以龙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寿命,一两个月对他们而言,和人类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两天也没多大差别,且不说龙神域与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,以龙皇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位,这个频率,简直频繁到不可理解。

  “对啊。”禾菱双手托腮,很有感触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而且听主人说,他几十万年都一直如此。龙皇对主人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往情深呢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缓缓转过头,脸色变得无比之怪异:“龙皇对……神曦前辈……一往情深?等等等等!我虽然到来神界时间尚短,但也听说过龙皇对龙后感情极深,终生都只有龙后一人,几十万年都没有纳过一个姬妾,怎么会对神曦前辈又……”

  “哎?”禾菱美眸转过,惊讶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他:“你难道一直不知道?主人她就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禾菱话未说完,便忽然屏住,因为一个慑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已从天而降,咫尺之距。

  龙皇!

  两人连忙起身,同时拜下。

  龙皇缓步而至,面对云澈,他微叹一声,道:“云澈,你所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梵魂求死印,天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唯有她能解。你虽遭大祸,但能临此地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因祸得福。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么多年以来,唯一一个她愿意收留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子,你该知道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场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造化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,晚辈谨记。”想着禾菱说的【逆天邪神】那句“龙皇对主人一直一往情深”,他心里一阵抽搐……还有些肝颤。

  “千叶此女野心极大,手段狠辣。她会寻隙对你出手,我毫不惊讶,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何我当初劝你来我龙神界。”龙皇看他一眼,目光善意,至少绝无千叶影儿那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觊觎:“解除求死印后,便来我龙神域吧。虽然你非龙族,但以你所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龙魂,你当有入龙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。”

  “至少在龙神域,我龙神一族可护你周全。”龙皇目光幽远而深邃:“无论你心中所求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,有一点你要记住,命,比任何东西都重要。哪怕你在龙神域没有了自由,也要远胜过在东神域没了性命。”

  “谢龙皇恰灸嫣煨吧瘛堪辈指点,前辈之言,云澈谨记在心。”云澈郑重道:“将来该何去何从,晚辈会慎重思虑。”

  龙皇微微点头。他听的【逆天邪神】出来,云澈依旧没有要留在龙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愿,至少目前如此。

  “前辈……似乎心情不佳?”云澈问道:“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‘绯红裂痕’的【逆天邪神】事?”

  龙皇目光一黯,淡淡笑了笑:“万灵在世,皆会有不如意之事,纵然我是【逆天邪神】龙皇,亦不可免。”

  “天下间能有什么事,是【逆天邪神】龙皇恰灸嫣煨吧瘛堪辈都无法如愿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云澈再问。

  龙皇摇头:“你还年轻,自不会懂。”

  话音落下,他身体一侧,便已飞空而起,转瞬便消失在天际。

  云澈站直身体,想着禾菱和龙皇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头皮忽然一阵发麻,心肝脾肺肾都一阵发颤……而且颤的【逆天邪神】相当厉害。

  神曦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龙皇恰灸嫣煨吧瘛裤慕的【逆天邪神】人?!

  这尼玛……

  云澈转身,直盯着禾菱道:“龙皇和神曦前辈,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关系

  ?”

  云澈怪异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让禾菱面露微讶:“原来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知道。我还以为……其实,主人她……啊!主人!”

  云澈转身,神曦已袅袅而至,来到他们身前。

  “既然贵客已经离开,继续谈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事情吧。”

  对于龙皇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来和离开,云澈始终没有从神曦身上感受到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情绪波动,仿佛这个似乎到哪里都能震动八方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第一人,对她而言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迎来和送走了一粒再普通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尘埃。

  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让我拜你为师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吗?”昨天他们才乱搞了一天一夜,今天居然就要他拜她为师……再加上禾菱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那石破天惊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句话,他实在无法理解神曦所思所想所作所为……

  不仅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外貌身姿,她整个人都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蒙在一团浓郁的【逆天邪神】迷雾之中。

  神曦看了他一眼,似是【逆天邪神】看出了他神情和心绪的【逆天邪神】异动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呈现出一抹常人无法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复杂:“这件事,我暂已改变主意。”

  改变主意?云澈一愕……忽然就改变主意?这其间只有龙皇来过。难道说,改变主意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是【逆天邪神】龙皇?

  神曦向前,忽然伸手,轻轻握起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左腕。

  手腕被她玉手轻握,玉雪凝脂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触感让云澈全身泛起奇异的【逆天邪神】酥麻感。她不仅有着梦幻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容颜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也似乎带着一种魔力……足以瓦解任何男人意志,让他们疯狂,甚至永堕深渊的【逆天邪神】魔力。

  “把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毒珠释放出来。”她忽然说道。

  心中疑惑,但云澈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照做,他意念一动,左手手心顿时闪耀起碧绿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华,然后缓缓具现出一个虚幻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毒珠影像。

  云澈说道:“天毒珠已经和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融合,无法单独出现。我也只能让它现出影像。”

  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天毒珠上短暂停留,然后一声轻吟:“果然……”

  云澈:“……?”

  “云澈,你在得到天毒珠后,应该一直在疑惑,为何它的【逆天邪神】‘毒’如此之弱?”神曦轻轻柔柔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云澈一怔,然后马上点头:“难道,神曦前辈知道原因?”

  沧云大陆那一世,在云谷死后,他仇恨满心,为了复仇,将天毒珠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毒疯狂释放,毒杀了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生灵……直至将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毒全部释尽,再无一丝毒力。

  后来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和天毒珠融合,并苏醒在天玄大陆。但从那之后,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净化、感应、淬炼等能力皆在,却唯独没有了毒力,而且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丁点都没有。他原本以为是【逆天邪神】因毒力在沧云大陆亏空,需要时间来恢复,但数年过去,依旧毫无毒力。

  直到他再回沧云大陆,惊奇的【逆天邪神】遇到了另一颗“天毒珠”,才知道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毒源被遗留在了沧云大陆。

  收回毒源后,本以为天毒珠终于可以开始恢复毒力。但,毒力虽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在缓慢恢复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“缓慢”也实在太缓慢了,堂堂玄天至宝天毒珠,一年恢复的【逆天邪神】那点毒力,连一个初入神道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都毒不死……对目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而言,连鸡肋都算不上。

  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一直一来都在疑惑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收回的【逆天邪神】会不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假毒源。

  “它的【逆天邪神】毒灵,死了。”神曦徐徐而语。

  “毒……灵?”云澈若有所思。

  “玄天至宝皆有其灵性,且是【逆天邪神】极高的【逆天邪神】灵性。而这枚和你融为一体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毒珠,它的【逆天邪神】‘

  灵’已经死了,而且应该已经死了很久。没有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灵,它就好比一个依然有着生命,依然可以呼吸,却没有了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活死人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没有了毒灵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毒珠虽然基本能力尚在,但已几乎不可能再衍生毒力,就算有,也只能是【逆天邪神】最低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毒。在和你融为一体之前,任何得到它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都可以自由驾驭,却也难以驾驭。”

  云澈心中剧动,神曦所言,丝毫不错。

  当年在沧云大陆得到天毒珠,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云谷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他,都可以随意使用,根本无需它的【逆天邪神】认主……却也从来无法达成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驾驭,比如它的【逆天邪神】毒力失控。

  毒灵,原来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它没有了毒灵,我早该想到这一点……云澈在心中念叨。

  “在上古年代,暴走的【逆天邪神】邪婴万劫轮劫持天毒珠,融合邪婴和天毒之力,释放了毁灭众神众魔的【逆天邪神】‘万劫无生’……或许是【逆天邪神】从那个时候开始,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毒灵就已经死了。以邪婴万劫轮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,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有杀死天毒毒灵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。”

  说到这里,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话音忽然一转:“以你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,想要向千叶复仇,断无可能。要修炼勉强抗衡千叶的【逆天邪神】境界,以你独一无二的【逆天邪神】资质,亦需要漫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岁月。而若你想在最短时间内向千叶复仇,那么,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毒力,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依仗。”

  云澈目光一动: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让我想办法恢复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毒灵?”

  神曦不置可否,轻语道:“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何,我要你帮助菱儿报仇。”

  云澈一愣,然后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侧目:“难道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说……让禾菱,成为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毒灵!?”

  一直安静倾听的【逆天邪神】禾菱也抬起头来,美眸涟漪泛动。

  “天毒珠作为玄天至宝之一,它的【逆天邪神】位面,位于混沌的【逆天邪神】最顶层。它的【逆天邪神】毒灵,又岂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容易恢复。”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转向木灵少女:“而菱儿,作为有着至净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木灵王族后裔,她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后一个可以成为天毒毒灵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”

  “而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她,唯一可以亲手报仇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。”

  云澈怔住,木灵少女也怔住……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瞳眸之中,开始动荡起幽绿色的【逆天邪神】波澜,而且无比强烈,越来越强烈。

  “不行……不行!绝对不行!”云澈摇头,无比坚决的【逆天邪神】摇头,口中连说三次“不行”。虽然他人生阅历相比于神曦连“浅薄”都算不上,但岂会不知道成为“器灵”意味着什么。天毒珠虽然位面高到极致,但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器。若禾菱当真成为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毒灵,就意味着……以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她将永远与天毒珠,与自己共生,再无自我。

  禾菱对他有救命之恩,再加上禾霖的【逆天邪神】托付,他对禾菱有着很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情感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想要极力呵护保护以及报答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又岂能为了苏醒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毒力而将她变成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毒灵!

  对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神曦并不惊讶,她柔声道:“云澈,你一定以为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牺牲她。以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性不可能接受。但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你可还记得我一个月前对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那句话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菱儿目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只有你能‘拯救’她。而你拯救她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式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让她成为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毒毒灵。”

  神曦转眸,云澈也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看向禾菱……那一瞬间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凝。

  从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美眸中,他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璀璨的【逆天邪神】翠绿光华……就如她本已化作死灰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,忽然焕发了灿然的【逆天邪神】新生。()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