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314章 禁地贵客

第1314章 禁地贵客

  “光明……玄力?”云澈轻念了一遍这个名字。

  “你听说过黑暗玄力吗?”神曦道。

  “嗯。”云澈点头。他不仅听说过,他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便深蕴着极强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玄力。

  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身上最不能暴露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。封神之战,那个叫“唯恨”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子尸骨无存,连名字都被抹去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幕幕犹在眼前,当时所有玄者对“魔人”所表现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极度厌恶、仇视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触目惊魂。

  “光明玄力,是【逆天邪神】与黑暗玄力完全相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至圣至净,被冠以‘神圣’之名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玄力。”神曦缓缓而语:“和其他玄力不一样,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绝非为了破坏与杀戮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创造与拯救,为了净化万生的【逆天邪神】魂魄与心灵,净化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污秽与罪恶而生。”

  “我之所以能压制祛除你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梵魂求死印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源自光明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净化之力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所以,光明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破坏力,攻击性很弱,尚不如最纯粹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却唯独为黑暗玄力所惧,是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玄力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克星。同时,它与黑暗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克制是【逆天邪神】相互的【逆天邪神】,在为黑暗玄力所惧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,亦极为惧怕黑暗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侵蚀。”

  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从云澈手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白光移开:“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元阴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会把光明玄力带给你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没想到,它居然会和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契合,并且被你所驾驭……看来,你比我所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猜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还要更加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同寻常。”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很平静,似乎永远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温和。云澈却不知道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在荡动着格外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波澜。

  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和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王族木灵珠有关吗……不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有木灵珠,也不该如此。

  “这种力量……很难驾驭吗?”云澈手掌微收,手心的【逆天邪神】白芒也随之微弱了几分。他从未想到,在玄者眼中完全等同于“毁灭之力”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竟可以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平和静谧。

  当初他得到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元阴时,由于太过猛烈,纵然有水系邪神种子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他都差点被冲击到内创,炼化时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小心翼翼。而这股来自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明气息,比之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元阴气息更加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秘浓郁,但方才被他触及时,所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说不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温和,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股浩瀚无际,却分外温柔的【逆天邪神】暖流……流动过他全身,再归于玄脉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过程,都完全不需要他凝心以自身玄气引导、

  初修一种新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相比于领悟,将之完全驾驭,融会贯通的【逆天邪神】过程往往要更加艰难,需要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也会相当之长。

  但,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,这种光明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凝化与驾驭……简直不能更轻松自然,没有哪怕一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阻滞艰涩,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操控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吸一样。

  他对火、水、雷、黑暗系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操控可以做到完全自如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邪神种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而这种光明玄力,他才是【逆天邪神】刚刚得到,还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靠自己领悟修炼而成,却可以做到如此随心所欲的【逆天邪神】驾驭……

  作为最神圣纯净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光明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性之一吗?

  “不,”面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疑问,神曦微微摇头:“光明玄力并非很难驾驭,相反,它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容易驾驭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力量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原本以为,这个世上除了我,已再无可能出现光明玄力,更没想到,它会出现在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云澈问道:“要修成光明玄力,需要很苛刻的【逆天邪神】条件吗?”

  夏倾月说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力是【逆天邪神】天下唯一……而这个天下唯一,现在被他给打破,而且完全是【逆天邪神】自然而然,甚至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动得到。

  等等,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玄脉?貌似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最有可能,也基本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了。

  “你可有听闻过远古时代的【逆天邪神】四大创世神?”她忽然说道。

  “嗯,晚辈有所听闻。”云澈点头:“分别是【逆天邪神】诛天神帝末厄,生命创世神黎娑,秩序创世神夕柯,以后元素创世神……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后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。”

  神曦轻轻颔首,继续道:“光明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起源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生命创世神黎娑。”

  “在四大创世神中,黎娑的【逆天邪神】战力最弱,但最受世人敬仰。她有着世间最尊贵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圣之躯和神圣之心,一生创造了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界,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种族,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生灵。而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这种创世神力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原始,最纯净,最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明玄力。”

  “而她所创造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个种族……你可知是【逆天邪神】哪一族?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神曦玉唇轻启,说出了一个云澈无比熟悉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:“木灵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怔。

  “木灵一族天生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自然之力,其实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生命玄力。而生命玄力则是【逆天邪神】源自光明玄力。他们继承着黎娑大人赐予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力量,亦有着至纯至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灵与信念。”

  “作为黎娑大人所创造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个种族,又身承着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恩赐,木灵一族在上古时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下界为万灵所羡慕与敬重。没想到,在没有了神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他们所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反而为他们带来了无休止的【逆天邪神】灾难。如今,木灵族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凋零不堪,如此下去,用不了多久,便会有灭绝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”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带着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惆怅,云澈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听着,心中动荡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注意到了一个细节。

  她提到黎娑时,下意识喊出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“黎娑大人”?

  她有着世间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明玄力,而木灵一族,是【逆天邪神】原始光明玄力所创造,因而她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和木灵一族有着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渊源。也难怪,从不涉足尘世的【逆天邪神】她会救下禾菱,并将她特意带来这个原本只属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地。

  创世神黎娑,那个继诛天神帝之后,第一个陨落的【逆天邪神】创世神。

  诛天神帝是【逆天邪神】因过度使用诛天始祖剑寿尽而亡,黎娑,则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个陨灭在魔族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创世神,还被夺走了鸿蒙生死印……她之所以第一个被魔族陨灭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魔族对她光明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与忌惮。

  “在诸神时代,除了创世神黎娑和她座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众光明神,还有一个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族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她麾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族,也拥有着光明玄力,那个神族,名为‘剑灵神族’。”

  “剑灵神族”这个名字,让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角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跳。

  “你可听过这个名字?”神曦似乎轻轻看了他一眼。

  “……听过。”云澈点头。不但听过,在到来神界之前就曾听过。当年茉莉告诉他,红儿,很可能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那个叫“剑灵神族”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神族。

  神曦没有特意追问,继续道:“剑灵神族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可以化剑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神族,所化之剑,名为‘诛魔剑’。之所以称之为‘诛魔剑’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因其所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明玄力,所化之剑自然拥有着至强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圣之力,为万魔所恐惧。”

  “你所驾驭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‘诛魔剑’,虽非纯粹的【逆天邪神】诛魔剑,但亦有着神圣之力,所以能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克制黑暗玄力,这一点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曾遇到过拥有黑暗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,应该早有体会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强行转开话题道:“那为什么光明玄力几乎不可能再出现?”

  神曦没有追问他“诛魔剑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更没有主动提起“红儿”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顺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意道:“欲修光明玄力,必须拥有‘圣体’或‘圣心’……而这两者,在这个日益污浊,被欲望充斥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早已不可能出现。而你……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可能有。”

  圣体……圣心?

  神圣无垢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或者圣洁无尘

  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灵?

  这的【逆天邪神】确,和他一百杆子都打不着。

  但偏偏,光明玄力无比自然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!

  “你虽称不上罪恶,亦有着正道和怜悯之心。但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沾染过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腥和污秽,心灵,亦有着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六欲和阴暗。光明玄力本绝无可能出现在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……”她看着云澈,白芒之后,是【逆天邪神】两道始终带着惊讶与无法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:“我亦无法理解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什么。”

  云澈皱了皱眉,忽然问道:“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,是【逆天邪神】否拥有光明玄力。”

  “没有,也不可能有。”神曦摇头,没有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犹疑。

  “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禾霖的【逆天邪神】木灵珠?”云澈小声自语道。

  神曦依旧摇头:“木灵所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自然之力是【逆天邪神】以光明玄力为源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王族木灵族,层面上也不可能高过光明玄力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懵然。连神曦都无法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他自然更不可能明白。

  “或许,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某种天意。”神曦忽然一声很轻渺的【逆天邪神】叹息,面对云澈时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,也在悄然发生着某种变化:“云澈,你可愿拜我为师?”

  “啊?”毫无预兆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句话,让云澈顿时愕然。

  神曦目视远方,幽幽说道:“当年,我之所以将菱儿带回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私心。我不想让光明玄力在我之后绝迹。我将菱儿带回,一个重要原因,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世上最有可能修成光明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王族木灵。”

  “但……与我所预想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般,既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菱儿,光明玄力亦无法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衍生。”

  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让云澈明白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用意:“你想让我继承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明神力?”

  “不,”神曦摇头:“虽然不知是【逆天邪神】何原因,但你已经拥有了光明玄力。我欲收你为徒,是【逆天邪神】为教你……让你继承这世间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明神诀。”

  光明神诀?

  云澈刚要询问,忽然察觉到神曦气息一动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,也在这时投向了远方:“有贵客来了,这件事稍后再议吧……记住,暂时不要在任何人面前暴露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明玄力。”

  贵客!?

  云澈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转头,看向神曦目光所向的【逆天邪神】方位。什么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竟能成为这轮回境地的【逆天邪神】贵客?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东神域,梵帝神界。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?”安静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忽然睁开眼眸,月眉紧蹙。以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层面,世间少有什么事能让她出现如此情绪波动。

  “小姐所为何事?”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传来古烛苍老嘶哑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

  千叶影儿冷冷道:“我种在云澈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梵魂求死印,传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感应居然弱了数倍。”

  古烛:“……”

  “没有人能在求死印的【逆天邪神】折磨下坚持两个月,更不可能将它压制……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!?”千叶影儿面色越来越冷。梵魂求死印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与霸道,没有人会比她更清楚。

  “不,”古烛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缓缓出声:“这世上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有一个人或许可以压制小姐的【逆天邪神】求死印,甚至有可能将其完全抹去。”

  “她,就在龙神界。”

  古烛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让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收紧,一个名字,和一个仿佛永远沐浴在仙雾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同时现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脑海之中。

  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说……龙后!?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:。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