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313章 光明玄力

第1313章 光明玄力

  云澈醒来时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二天。

  玄者到了神道境界,睡眠已根本不再重要。但轮回境地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太过纯净醉心,在这里安睡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极为美好奢侈的【逆天邪神】享受。这两个月,云澈在这里睡觉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要比在吟雪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三年还要多。

  随着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苏醒,神曦那深深印入灵魂深处的【逆天邪神】仙颜和先前发生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涌上心海,他一下子坐了起来,然后愣愣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前方,半天没有回过神来。

  雅静小巧的【逆天邪神】竹屋,身下,是【逆天邪神】那张竹床,狼藉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,空气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味道……一切都在证明着,所发生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真实的【逆天邪神】,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做了一个旖旎的【逆天邪神】梦。

  呆坐在那里,足足愣了大半晌,他才总算回神,然后默默吐了一口气。

  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,他居然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把神曦……把他极为敬重仰慕的【逆天邪神】恩人兼前辈神曦给……

  不对,准确的【逆天邪神】来说,是【逆天邪神】神曦把他给搞了!

  他见到了世上最美的【逆天邪神】尤物,也经历了最不可思议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天一夜。

  而他对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印象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翻地覆。

  神曦在他心中,本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外宫阙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圣仙子。人世间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圣女,她们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圣加起来都不及她半分……因为云澈从她身上感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圣无尘。

  他现在发现,自己果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太年轻天真了。

  原来她根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己一直以为的【逆天邪神】圣洁无尘的【逆天邪神】仙女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看似淡漠无欲,实则欲求不满的【逆天邪神】妖女。

  他和神曦才相识两月,之前毫无交集,毫无恩怨,每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见面基本也只有短短数息,目的【逆天邪神】亦只有压制梵魂求死印,对彼此过往、性格的【逆天邪神】了解都很是【逆天邪神】淡薄,情感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交融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半点都没有……而且他对她一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前辈尊称。

  而神曦却对他这么一个外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后辈主动勾引,任由他亵渎……

  果然这世上不可能存在真正无欲无求的【逆天邪神】世外神女。哪怕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仙女也会有欲望……而且,以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仙姿容颜,只要她愿意,天下男子,哪个不愿意倒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裙下。

  连自己一个临时闯入的【逆天邪神】后辈都如此按捺不住的【逆天邪神】勾引。她必定……早已阅过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男人了。

  一边这样想着,云澈心中复杂难明。他从竹床上站起,刚要抬步,尾闾处忽然一阵酥麻,让他险些没瘫回去。

  云澈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伸手按在腰眼处,双腿亦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阵发虚……回想自己扑在神曦身上那一天一夜,活生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完全发狂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兽。哪怕当年启程到来神界前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天,和苍月、苏苓儿、凤雪児、小妖后疯狂折腾了四天三夜都没虚到如此程度。

  何况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自己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灵境,远非那个时候可比。

  神曦……她若妖起来,绝对能让一个神道玄者都死在她身上。

  对了!我为什么会睡过去?难道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发泄到彻底虚脱?

  想到神曦绝美无双的【逆天邪神】玉体,明明正处在虚软状态的【逆天邪神】他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瞬间便血脉愤张,全身温度也急促升高。他连忙缓了好几口气,才硬生生压下心中绮念,然后准备玄气,准备抹去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虚脱感。

  刚要调转玄气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他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愣,随之久久呆滞……目中释放出难以置信的【逆天邪神】异光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体内,竟多了一股不属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

  那股气息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安静,而且纯净而圣洁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念碰触到这股气息时,心

  魂之中,泛动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清晰而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神圣”之感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虽然感觉不同,但这个气息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,云澈并不陌生,因为就在两年前,他才从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得到过。

  元阴之气!

  “神曦……她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处子?”云澈怔然自语,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。

  他本已在心中将神圣出尘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曦转变为披着圣洁外衣,实则欲求不满的【逆天邪神】妖女。但,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元阴之气,让他整个人彻底陷入惊讶和混沌之中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……

  元阴尚在,证明着她没有和任何男子有过沾染。昨日之前,她真真正正的【逆天邪神】白璧无瑕,圣洁无尘。

  但她为什么会对自己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主动……

  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什么?

  云澈发懵之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小腹部位忽然一阵剧烈悸动,随之一股无比温暖温和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爆发,释放出一道道同样温和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流,从内到外,很快蔓延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,然后又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聚拢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。

  云澈还未反应过来,全身上下已覆起了一层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白芒。

  和神曦身上所覆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一模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纯白光芒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远没有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那般深邃圣白。

  云澈缓缓抬手,随着他意念的【逆天邪神】转动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心之中,缓缓凝聚起一团白光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很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白,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杂质。这团玄光很安静,比火焰、寒冷、雷电……甚至比之最纯粹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都要安静,它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释放着光芒,没有躁动,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性,而且,云澈从中,分明感受到了一种“神圣”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

  这团白芒是【逆天邪神】由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而生,他定定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么看着,便感觉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境在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平静,就连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茫然,和方才躁动起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绮念欲念,都在慢慢的【逆天邪神】平复。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神曦前辈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”云澈自言自语。

  那个在夏倾月口中,天下间只有神曦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神力。

  通过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元阴,自己竟然就这么得到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独有神力?

  这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力量?

  云澈身上白芒浮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世界,亦染上了一层圣洁的【逆天邪神】白色光华。

  本是【逆天邪神】被赤色、蓝色、紫色、黑色割据的【逆天邪神】四色玄脉世界,终于迎来了第五种颜色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五种力量——光明玄力。

  由于这股光明玄力并非由邪神种子而生,因而,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来并没有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世界开辟出独属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明领域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轻覆于每一个角落,为每一个领域,都平添了一份神圣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华与气息。

  包括黑暗领域。

  但是【逆天邪神】此刻,云澈并不知道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光明玄力。更不知道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之中,光明玄力和黑暗玄力出现了诡异的【逆天邪神】共存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的【逆天邪神】概念。

  五大基本元素玄力,各有相克。但相克亦可共存,哪怕相克最为猛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水火,亦可强行同修。

  但光明与黑暗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完全相悖,不可共存的【逆天邪神】属性。在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,哪怕在上古神魔时代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中,都绝不可能共存。

  纵是【逆天邪神】元素创世神,亦绝不可能做到。

  云澈手掌一握,手中和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白芒同时消失。他没有将体内那股来自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元阴之气炼化,反而将其压下,然后心怀复杂的【逆天邪神】走了出去

  。

  推开竹门,仿佛推开了梦境的【逆天邪神】窗户。云澈一眼看到,木灵少女就站在不远处,美眸正看着这里,看到他时,她莲步轻移,径直来到他身前:“云澈,你终于出来了。”

  云澈心中发虚,老脸微红了一下,便面不改色道:“你……正在这里等我?”

  “嗯。”禾菱点头:“主人说让你出来后便去找她。”

  她示意了一下神曦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,然后唇瓣张了张,想问什么却欲言又止。

  “呃,好,我这就去。”云澈连忙应声,然后逃也似的【逆天邪神】离开,唯恐禾菱多问什么。

  看着云澈匆匆而去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影,木灵少女的【逆天邪神】嫩颜上浮现少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疑惑色彩:他和主人在里面一起待了一天一夜……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做什么?

  主人又为什么会说……他可以帮我报仇?

  神曦立于万花之间,身上白芒萦绕,再次掩下了她会让这里所有灵花暗淡无光的【逆天邪神】风华。察觉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来,她转过身来面向他,柔声道:“你醒了。”

  “……嗯。”云澈点头,然后一时再不知道说什么。

  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曦如立云端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轻柔而淡薄,气息飘渺而悠远,让人不敢靠近,唯恐亵渎。

  云澈眼前一阵恍然……自己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把她压在身下,恣意逞欲了一天一夜?

  “你暂时无力无心为菱儿报仇一事,我已经告诉了她。”神曦缓声道:“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不要忘了菱儿对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救命之恩,也不要忘记你说过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‘暂时’。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将来,你有了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在为自己报仇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,不要忘了菱儿。”

  说完,她轻轻加了一句:“不过,这一天,或许很快就会到来。”

  “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勉强回应了一个字。

  神曦看着他,柔音如絮:“这些天,记得凝心炼化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元阴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一分损失,都会很可惜。”

  “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元阴”四个字,淡淡柔柔的【逆天邪神】从她唇间说出,如同只是【逆天邪神】陈述着一件再正常普通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事物。

  “……”云澈定定的【逆天邪神】站在那里,大脑出现一种很轻微,也很奇妙的【逆天邪神】眩晕感,半天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应。

  太奇怪了这种感觉。神曦……她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

  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有话要问?”她说道。

  云澈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有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疑问,尤其想知道她这般受世人仰望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女,为何要委身自己……但面对她无尘无垢的【逆天邪神】仙姿,这类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他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字都无法问出口,憋了半天,他伸出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手,一团莹白玄光在他手中闪耀:“神曦……前辈,晚辈想知道,这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力量?”

  “前辈”二字,他喊得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别扭。

  看着云澈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白色玄光,神曦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久久无言。

  云澈微愕,侧目问道:“难道……有什么问题?”

  依旧沉默,又过了许久,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才总算出现些微的【逆天邪神】荡动,她一声似是【逆天邪神】失神自语的【逆天邪神】轻吟:“为何,这种力量竟会出现在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……”

  云澈动了动眉头,心中更加疑惑,试探着问道:“这难道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神曦前辈特意赐给我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“……”神曦又一次沉默了下去,足足十息之后,她才轻轻说道:“这种力量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叫做光明玄力。”

  :。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