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312章 折曦
  “……”

  “…………”

  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  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渺渺仙音,就如梦幻世界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魔蝶,在他心魂之中飞舞飘荡。

  她…在…说…什…么?

  她在说什么!?

  幻听……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听!

  就算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听,也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某种考验?

  从云澈见到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眼,便感觉她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生立于云端,不属凡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。她避世而居,从不沾染凡尘,性情淡漠而温柔,说话极少,但每一次开口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抚人心灵的【逆天邪神】渺渺仙音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仙姿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意义上飘渺出尘,哪怕神话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广寒仙子,也最多如此。

  以他桀骜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子,每次面对神曦时,都会恭恭敬敬,目不敢视,唯恐有半点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敬,无论视线上,心念上,都不会有哪怕一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亵渎。

  因为他自认自己在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眼中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她施恩救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凡灵……再普通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凡灵,或许和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飞虫花草没什么本质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区别。

  但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曦,却几乎将他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信念都冲击到颠覆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容颜仙姿极美,美到超出他有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幻想……甚至超出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。他这一生虽然不长,但经历过很多有着倾国之姿,可以让人惊艳到失魂落魄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,但从未遇到过美到能让人意志一瞬间沉沦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彻底沉沦……真真正正的【逆天邪神】祸世妖姬。

  她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该存在于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容颜仙姿,也同样到了根本不该存在于世的【逆天邪神】境界。

  她展露容颜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对云澈心魂造成了无比之巨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撼……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依旧那么绵软柔婉,却又似闺榻吐怨般勾魂摄魄,媚惑低靡。而她所说出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,每一句,每一字,带给云澈心魂的【逆天邪神】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近乎毁灭性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击。

  他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,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,竟会出自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口中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对着他如此赤裸裸的【逆天邪神】说出。

  幻听……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听!

  他无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咬了一下舌尖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传来一丝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痛感。而这抹痛感也触动了他沉沦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……他几乎用尽全力闭上了眼睛,然后转过身去。

  仿佛梦境离散,对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开始重新出现,他口中一口气涌出……刚才,竟完全处在屏息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忘却了呼吸。

  她美的【逆天邪神】太过可怕,就如禾菱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样,能抹杀掉一个人平生所见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色彩,能让一个意志坚定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为之甘愿沉沦……哪怕千死万死。

  或许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“龙后神女”都根本不及她……因为龙后神女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俗世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而她,是【逆天邪神】世外之人,甚至幻外之人。

  大喘几口气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绪和思绪才总算清醒平静,他想要转身,去尽情的【逆天邪神】沦陷于那能吞噬人所有意志的【逆天邪神】绝美幻境,但又不敢转身,怕自己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永世沉沦。他强行忘记神曦最后说的【逆天邪神】那句话,再极力转移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注意力,正色道:“神曦前辈,我对什么权倾举世,无人敢逆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没有太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兴趣,对玄道的【逆天邪神】顶点,也从来没有刻意追求过,所以,你说我没有野心,我承认。”

  “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你不了解我。”

  “我虽无前辈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心,但不代表我毫无追求,更不代表我会怯懦害怕什么。相反,我一直以来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有仇必报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若我有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,千叶之仇,我也必让她十倍偿还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和她差距实在太过遥远,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我不可能报仇,更不可能帮禾菱报仇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基本的【逆天邪神】自知之明。”

  “而且,和报千叶之仇相比,对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我而言,如何回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世界,更加重要……也更实际一些。”

  如果他舍弃天玄大陆和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可以不再束手束脚,可以真正心无旁骛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会更大,成长速度也可以更快。

  但,要让他为了复仇,为了天下无双而变成千叶那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他宁死也做不到!

  一直以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皆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。

  神曦美眸中微绽讶色……倒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惊讶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居然如此之快的【逆天邪神】恢复清醒,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亦字字铿锵。

  她柔柔说道: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世上最应该有野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没有……虽然可惜,但也并非全是【逆天邪神】坏事。所以,这已不重要,为菱儿报仇一事,我也说过,以后再议。”

  她轻轻向前半步,两人本就离的【逆天邪神】很近,这一小半步,神曦高耸的【逆天邪神】酥胸几乎碰触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后背上,一根依旧覆着淡淡白芒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指缓缓抬起,触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背上,本就轻柔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变得更加绵软:“我现在想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胆量……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要……撕碎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衣裳么?”

  后背传来她玉指的【逆天邪神】触感……很轻很轻,却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带着不可抗拒的【逆天邪神】魔力,让他从身体到灵魂都变得一片酥软。

  刚才可以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听,但这次一定不是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云澈大脑当机,双目发直,好不容易掰回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信念又被摧毁的【逆天邪神】七零八落。他两辈子都从未有如此懵过,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懵了多久,才艰难的【逆天邪神】说出了最苍白的【逆天邪神】三个字:“为……什么……”

  “唉……”神曦眸光轻敛,一声叹息,背对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无法欣赏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是【逆天邪神】何其的【逆天邪神】幻美潋滟。她幽幽道:“一个全天下所有男人做梦都想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,站在你面前任你亵玩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煞风景的【逆天邪神】三个字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看来,你不但没有野心,亦没有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魄力和胆量……也难怪,那个叫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要离你而去,独自面对千叶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瞬间凝结……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这句话,无疑狠狠刺激到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尊严。

  他眉角动了动,生生转过身来。视线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曦,让他依旧有一种身处幻镜的【逆天邪神】虚幻感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之中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了一分被刺激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戾气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右手忽然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抓出,口中狠狠说道:“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以……”

  “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以为我不敢”才堪堪出口一半,云澈整个人便一下子僵在了那里。

  他快速伸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,很重的【逆天邪神】覆在了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前,呈抓握状的【逆天邪神】五指,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陷入了一团丰满而柔软的【逆天邪神】玉脂之中。

  云澈愣住,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愣住……他本以为,而且无比确信,神曦是【逆天邪神】出于某个他现在不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而在刻意刺激他,或者考验他,自己这个胆大无比,又极尽亵渎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,她一定会避开……没有任何理由,任何可能会让他得逞。

  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,就这么结结实实,而且很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抓在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酥胸之上。销魂荡魄的【逆天邪神】触感清晰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,蔓延至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。

  云澈整个人如被石化,目光定格,一动不动……连手都忘记了移开。

  神曦没有避开,亦没有挣脱,幻美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仙颜上看不到半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怒色,眸光多了几分动人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朦胧,在云澈愣神间,她竟是【逆天邪神】玉臂抬起,拢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脖颈上,樱粉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唇瓣吐露着幽棉的【逆天邪神】媚音: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胆量,就止于此吗?”

  “……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收凝,再收凝……然后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终于松开,却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收回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抓住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衣角,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撕。

  瞬间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素白长裙完全碎裂,飘飞的【逆天邪神】碎屑之下,是【逆天邪神】神曦完美如神赐奇迹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玉体……毫无遮掩。

  她整个人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沐浴在柔和的【逆天邪神】月光之中,月晕似的【逆天邪神】柔光沿着香肩雪肤流淌,勾勒着锁骨两条润泽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半弧。胸前,骄傲的【逆天邪神】耸起着两座浑圆傲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雪白峰峦,白玉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流光沿着峰峦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弧线滑下……滑过她惊心动魄的【逆天邪神】腰肢曲线,一直到她粉光润致的【逆天邪神】玉腿……

  没有了言语,云澈全身上下,都只有完全沸腾起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,他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扑在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将她压倒在后方的【逆天邪神】竹床上。

  神曦……她像神女般神圣出尘,而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她如果忽然变得妖媚勾人,那么,她只需一道眸光,就能瓦解任何男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全部意志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依然残存着不解和理智……但在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唇间溢出一声宛若幽梦的【逆天邪神】轻吟时,他眸中放射出的【逆天邪神】,唯有他这两生最炽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欲望……

  去他么的【逆天邪神】理智!!

  他如一头发情的【逆天邪神】饿狼,近乎粗暴的【逆天邪神】又一次扑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一只手直接抄起她丰腴如玉的【逆天邪神】美腿,将她压在身底。

  神曦高耸的【逆天邪神】酥胸划动着绝美的【逆天邪神】弧线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仙躯没有抗拒,而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双美眸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情欲,亦没有半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厌恶和排斥,唯有一层越来越迷离的【逆天邪神】朦胧……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从清晨到正午,再到黄昏。

  心事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禾菱一直静静的【逆天邪神】站立于花丛之中,但一天过去,却依旧没有神曦和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动静。她不会违背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,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等着,那件碧绿的【逆天邪神】小竹屋,她一步都没有去靠近。

  世间最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玉体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一个自己连亵渎和幻想都不敢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尘外神女却任由自己压在身下尽情亵渎,这种感觉太过激烈,太过让人沉沦,云澈犹如化作了一头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兽,整整一天一夜都在神曦身上覆雨翻云,恨不能就此死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那种无法形容的【逆天邪神】美妙,无法形容的【逆天邪神】刺激……让他仿佛回到了沧云大陆那一世,和苏苓儿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生第一次……

  直到在某一个时刻,他软倒在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没有预兆的【逆天邪神】昏睡了过去。

  世界终于安静了下来。

  神曦将云澈从自己身上轻轻推开,缓缓坐起。

  这个无比纯净,一直以来都只属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小竹屋此时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狼藉,四处溅满着污秽。空气中,亦弥漫着淫靡的【逆天邪神】味道……太过浓郁,连这里花草清香一时之间都难以拂去。

  神曦起身,白芒闪动间,身上污浊顿去,她重新穿上一身素白长裙,依旧简单素雅之极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美眸如一汪碧湖,看不到一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波澜。安静之中,她抬起手来,看着手心闪动的【逆天邪神】纯净白芒,一直默默看了许久,然后轻语道:“果然……”

  “如此,我也终于……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