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311章 如坠幻梦

第1311章 如坠幻梦

  云澈手忙脚乱的【逆天邪神】站稳,讪笑道:“神曦前辈,原来你也会……开玩笑。”

  “主人……”禾菱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愣住,一脸茫然。

  “菱儿,”神曦目光看向远方:“你先去吧,我有些话,要和云澈说,过会儿,这里无论发生了什么,你都不要靠近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?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禾菱起身,小步后退,懵然离开。

  神曦转过身来,走回了那间小巧而神秘的【逆天邪神】竹屋,在她身影踏进时,才响起她幽梦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跟我进来。”

  这间竹屋,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轮回禁地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建筑。云澈来到这里近两个月,从未进去过,连靠近都没有。

  而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他,就连在这里已经三年的【逆天邪神】禾菱,也从未踏进过一步。

  云澈心怀讶异,放轻脚步走入竹屋之中。

  他本以为,这个竹屋虽外面看很小巧,里面必定内蕴着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独立世界,就如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殿一样。但,让他惊讶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居然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再普通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竹屋,内部并没有开辟空间。

  摆设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简单到极点,只有一张翠绿的【逆天邪神】竹床,而且就摆放在屋子正中——除此之外,再无其他。

  站在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云澈心中忐忑……这可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如看上去般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竹屋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居所,连禾菱都不能进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

  自己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她破例收留,承受她祛除求死印的【逆天邪神】恩典,她为什么会主动要自己来此?

  “你觉得,我在开玩笑?”她转过身道。

  其实,对于云澈而言,他反而更希望面对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影。她身上白芒萦绕,无论面对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背对,他都只能看到一个绝美的【逆天邪神】仙姿。但前者,他虽然看不到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,但潜意识里,总有种不敢直视,唯恐亵渎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。

  当年哪怕面对沐玄音,这种感觉都未曾如此强烈。

  “晚辈不敢质疑神曦前辈之言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云澈不自觉的【逆天邪神】撇开目光,想了好久,才总算想到一个最为婉转的【逆天邪神】措词:“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晚辈能力太过低微,恐怕无法担起前辈如此厚望。”

  我……能撼动梵帝神界?

  如果眼前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神曦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其他什么人,云澈早就一句“你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开玩笑,你这特么根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瞎鸡儿扯淡”给怼回去。

  “唉。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,让神曦发出一声叹息。叹息很轻,云澈却从中隐约听出了失望。

  “你知道,我为何要让菱儿冷静一个月,直到今日才肯告诉她吗?”她问道。

  云澈摇头。

  “那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菱儿,”她看着云澈,迷蒙的【逆天邪神】白芒之中,无人可以看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变动:“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你。”

  “……我?”云澈更加不解。

  “这一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你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求死印已经完全隔离于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魂、血、体、筋。今后,只要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不中断,它就再不会发作,直至一点点消散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消散的【逆天邪神】过程,会有些漫长。”神曦道。

  这段时间,求死印发作的【逆天邪神】次数本就不多,且每次发作带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感都会明显减弱,听到神曦之言,他心神更松,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感激道:“神曦前辈大恩,云澈没齿难忘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这与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又有什么联系?”

  “若非菱儿当日跪地苦求,我不会破例将你留下。所以,菱儿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救命恩人,对吗?”神曦道。

  “嗯,禾菱和前辈一样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一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恩人。”云澈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。

  “助她报仇,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对她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报答。”神曦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说着在世人认知中绝不该出自她之口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:“你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梵魂求死印,是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所种下。你因此受到多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苦楚,相信你这辈子都无法淡忘。你与她结下此怨,也便和梵帝神界有了无解之仇,助她报仇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为你自己报仇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恨极了千叶影儿。她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人生之中,遇到最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一个真正让他求死不能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

  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他和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差距实在太大太大。何况,她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人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是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界!东神域最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王界,从未有人敢触怒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界巨擘!

  撼动梵帝神界?向梵帝神界复仇?

  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东域其他三王界都不敢做,也不可能做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就凭他一人?

  “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很想报仇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能,我恨不能将千叶影儿先奸……咳咳咳咳,恨不能将她挫骨扬灰。但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云澈摇头:“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出身下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人物,没有背景,更没有势力,而我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……和千叶影儿相比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连一只微小的【逆天邪神】蝼蚁都算不上,何况浩大如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界。”

  “所以,我完全无法理解前辈之言。”

  严格上来讲,他并非没有势力。因为他在神界有师门。但,冰凰神宗比之梵帝神界,如烈日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萤火般势微,而且,他也绝不会把冰凰神宗牵扯其中。

  云澈说完,神曦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久久没有回应。白芒如梦,但云澈隐约感觉到,神曦似乎一直在默默看着他。

  异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安静持续了很久,神曦忽然问道:“如果,我现在可以满足你一个心愿,你第一个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”

  “……”短短一息思虑,云澈道:“我想回我出身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。”

  白芒微动,随之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声叹息。这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叹息更加的【逆天邪神】悠长,也带着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失望。

  “为何,你第一个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拥有举世臣服,无人可逆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?如此,你可以实现你想要实现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得到你想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想去哪里就去哪里,无论做什么,都不再需要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顾忌?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愣了一愣,摇头道:“这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人都会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幻想……但终究只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幻想。我现在最想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想回到我出身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世界,我到来神界之前,承诺过我会很快回去,否则,他们会以为我这里出现了意外,不知会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担心伤心。”

  距离他当年承诺归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最晚时间,只剩不到两年……但他却被困死在了这里,不但无法归去,就连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传回都不敢。

  “那些对他人而言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幻想。但……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觉得,对拥有创世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你而言,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幻想吗?”她柔柔问道。

  云澈一怔,脸色也微微变动。

  神曦轻语道: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秘密,我都知道。包括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传承,天毒珠,龙神之魂,还有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诛魔剑。”

  “……!!”云澈身体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晃了一晃。他身上最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,一个接一个从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口中说出。他整个人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扒光了所有衣服,赤裸裸的【逆天邪神】站在神曦身前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隐秘皆一览无遗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倾月告诉你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云澈心脏收紧,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。但一出口,他又自我否决……夏倾月虽从千叶影儿口中知晓了他身负邪神神力,但根本不知道天毒珠、龙神之魂和诛魔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

  真正知道他身负龙神之魂和诛魔剑的【逆天邪神】,只有茉莉一人,连沐玄音都不知晓。

  为什么她会如此清楚?难道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能看穿一切?

  “你不必惊讶,也无需紧张。”神曦轻语:“我不会觊觎你身上所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更不会害你。”

  “神曦前辈对晚辈有救命大恩,自然……不会害晚辈。”云澈心中剧荡难平。

  “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毋庸置疑,也无人敢质疑,它可以说是【逆天邪神】人族所控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界。而且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并非一朝一夕,从它成为王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天,它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东域最强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界,一直到今天,从未有哪一个星界可以撼动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位,哪怕当年有着琉璃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太祖,她所引领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界,也依旧没有任何一个时代能超越梵帝神界。”

  “所谓久盛必衰,从来没有发生在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”

  “你知道,梵帝神界为何会如此强大,而且一直如此强大吗?”

  云澈摇头,作为到来神界仅仅三年的【逆天邪神】菜鸟,他对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了解可谓极其之少。

  “因为,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人,下到最底层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,上到梵帝界王,都有着无比强盛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心!对玄道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心,对地位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心,对权势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心。而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界一直都秉持的【逆天邪神】信念。”

  “野……心?”云澈动了动眉头。

  “千叶影儿无论容颜、玄道、权势、地位,都可以称得上已达人类的【逆天邪神】极致,甚至当世的【逆天邪神】极致。但,到达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她却从未停止过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开始极力追求突破极致,为此,她可以说是【逆天邪神】倾尽一切努力,利用一切可利用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甘冒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风险……这些年间,她亦是【逆天邪神】进出太初神境最多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她为何对你下手?又为何不惜在你身上种下求死印?”神曦继续道:“因为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有她渴恰灸嫣煨吧瘛矿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有可以满足她野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”

  “创世神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力,玄天至宝天毒珠,太古龙神的【逆天邪神】真魂……这些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这等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做梦都想得到,却倾尽一生都无法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却集中在你一人之身。你却告诉我,那番话对你而言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幻想?”

  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触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,但却也没有触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太过强烈。他胸口起伏,眸光动荡,但声音却颇为平静:“神曦前辈,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都明白,我也很清楚身上所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意味着什么。但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我毕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,我也不想成为她那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”

  “而且,我身上所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给我带来了新生,让我拥有了很多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,也给我带来了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危难……就如现在。所以,很多时候,我会宁愿自己是【逆天邪神】更普通一些,也不用像现在如一个丧家犬般东躲西藏,难见天日。”

  这些话,出自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真心。即使他最终在天玄大陆无敌于天下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动成就,绝非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初心。他自嘲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一笑:“晚辈这些话,一定很让前辈失望。”

  神曦微微摇头:“云澈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与众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明明有着世间最强的【逆天邪神】资质和潜力,却偏偏缺少了最应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心。”

  神曦这句话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和夏倾月对沐玄音所言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乎一模一样。

  “每年,都有数不清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‘飞升’至神界,他们或者想看更广阔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或者追求更高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道。当他们在神界立足,位于比以往更好的【逆天邪神】位面,曾经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都会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舍弃……哪怕父母朋友,妻妾儿女。既可以心无旁骛,又可能不让他们成为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牵绊。”

  “而你,从未有舍弃之心,反而始终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心里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挂念。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缺点和破绽……或许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优点。而且,你应该一生,都不会改变吧?”

  这句话,云澈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:“为了追求更高的【逆天邪神】位面和玄道而舍弃过往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……我这一生,哪怕下辈子,都做不到。”

  “这样也好。”神曦轻轻颔首:“心境,没有那么容易改变。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心,也不可能因为别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劝言而萌生。”

  “至于,帮助禾菱向梵帝神界报仇的【逆天邪神】事……暂且不论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一时不知该怎么回应。神曦将他带到这里,说了这些在他听来无比奇怪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他直到现在,都没有真正明白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用意。

  这时,神曦忽然做了一个让他没有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。

  她伸出那只比星空盈月还要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柔夷,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轻轻一点。

  在云澈惊讶到呆滞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中,那一直萦绕神曦仙躯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白芒……在无声中缓缓消散。

  神曦那已不知多少年未曾向他人展露,云澈本以为今生都无望目睹的【逆天邪神】容颜,就这么完完整整,再无遮掩的【逆天邪神】呈现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。

  他整个呆在那里,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呆住,没有了言语,没有了神情变动,就连眸光都完完全全的【逆天邪神】定格……就像时间在一刹那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静止。

  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装饰,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珠玉琉璃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唯有一件再简单,再普通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素白长裙。长发及腰,不梳髻,也不束起,就这样披散着,释放着柔柔莹光。

  周围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都仿佛消失了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大脑一片空白,只剩下一张比梦还要虚幻的【逆天邪神】仙颜,再没有了任何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华,想不到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辞藻……因为世间一切华丽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彩与言语,甚至所有最美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幻想,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仙颜面前,都黯然失色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如深藏着一汪碧湖,又似蕴着一个无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深渊,足以让任何人,任何生灵甘愿跃入其中,哪怕永堕深渊。

  云澈从未如此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相信自己正处在梦境之中。因为,他无法相信,在这个世界上,竟会有如此美奂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仙姿容颜……

  “我好看吗?”她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生。比清风飘云还要柔婉的【逆天邪神】仙音让云澈更加相信自己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虚幻的【逆天邪神】梦境之中。

  “好……看……”他失魂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,无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眸光,都无法有那么一个瞬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偏移,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吸引入了一个无法脱离,甘愿永恒沉浸的【逆天邪神】幻梦。

  “那么……”神曦缓步走向了他,近到只有半步之遥,触手可及,美到不可思议的【逆天邪神】唇瓣,发出幽梦仙音:“那你想不想把我压在身下,撕碎我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衣裳,尽情的【逆天邪神】亵玩呢?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【不下心多写了一千多字,没来得及改,错别字应该很多,改完了我会重发一次。】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