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310章 那个男人

第1310章 那个男人

  禾菱双膝跪地,螓首向神曦深深叩下:“主人……菱儿求主人……赐教。”

  “菱儿,”神曦一声很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叹息:“三年前,你如风中浮萍,孤苦无依,但心中从无仇恨。为何,如今会忽然恨怨满心?”

  “因为……”禾菱凄凄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当年,菱儿心中还有希望和幻想。但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所有教我永远不要怨恨,永远不要放弃希望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全都死了……现在……除了恨,菱儿已经什么都没有了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即使,你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仇人是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界,你也要报仇吗?”神曦道。

  禾菱缓缓起身,充斥着昏暗与希冀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看着沐于神圣白芒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曦:“主人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有人……可以帮助我吗?”

  神曦轻轻颔首:“梵帝神界是【逆天邪神】东神域最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王界,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底蕴根深蒂固,其强大亦远非你可理解,神界百万年,从无人敢招惹触怒。”

  “但,有一个人,他将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有撼动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,而且他刚好也和梵帝神界有着不死不休之仇。所以,若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执意要向梵帝神界复仇,就让他帮助你。而且,有了你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力量’,他撼动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也会大上许多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??”(她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谁?撼动梵帝神界?这世上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这样一个人?)

  “有了你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力量’,他撼动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也会大上许多”,这句话,禾菱无法理解。有人可撼动梵帝神界,这话从别人口中说出,也定无人会信……但这些话,是【逆天邪神】神曦亲口所言。

  禾菱再次拜下:“求主人告诉菱儿……怎样可以找到他?”

  神曦没有直接回答,轻语道:“你要明白,这会让你付出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代价。”

  “菱儿知道。”禾菱没有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犹豫,向梵帝神界复仇……要付出的【逆天邪神】,已经不是【逆天邪神】“代价”那么简单了:“若能报仇,木灵珠、尊严、生命……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都好……”

  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信念、希望,甚至未来都全部破灭,灭顶的【逆天邪神】打击之下,她就如她自己所言,除了疯狂滋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复仇之心,已经一无所有。

  “你如今心落深渊,亦失了自我。所以,我现在不会告诉你。”神曦上前,拉起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手,将她轻柔的【逆天邪神】扶起:“我给你一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。这一个月内,你要好好平静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内心,让自己在最清醒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下,真正想清楚自己将来想要做什么。”

  “若一个月后,你依旧执意想要报仇。那么,我会告诉你那个人是【逆天邪神】谁,还会亲自把他带到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前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!?”

  她是【逆天邪神】神曦,字字仙诺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禾菱没有追问,眼眸之中终于缓缓噙泪:“主人,菱儿一定让您失望了,将来,无论会发生什么,菱儿……都永世不会忘记您的【逆天邪神】大恩。”

  神曦微微摇头:“你没有做什么让我失望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我当年将你带回时,曾承诺会助你找到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王弟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让你失望了。”

  禾菱摇头,无比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摇头,干涸许久的【逆天邪神】泪珠终于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角滑落。

  神曦伸手,轻轻把她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泪珠拭去:“菱儿,你已经很久没睡了,去好好睡一觉吧。然后,才能足够清醒的【逆天邪神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,菱儿听主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话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安慰,禾菱始终只有无比空洞的【逆天邪神】回应。而神曦短短几语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云澈看来不该说出,甚至难以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将禾菱唤回了心魂,流出了眼泪。

  禾菱离开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已经很久没有安睡了。

  “神曦前辈,”禾菱刚一离开,云澈就马上问出心中不解:“你对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话,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她去报仇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另有其他用意?”

  “你认为呢?”她反问道。

  云澈想也没想,说道:“神曦前辈没有理由会鼓励她去报仇。我想,前辈应该认定她一个月后会放弃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念想,毕竟,她是【逆天邪神】木灵。”

  “不,”神曦道:“一个月后,她非但不会放弃此念,反而会更加坚定——正因为她是【逆天邪神】木灵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这句话,云澈无法理解。

  她看着云澈,徐徐道:“如果将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灵比作一片土地,那么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长满着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绿叶、繁花、枯草、苍天大树以及荆棘和毒藤。”

  “如果在这片‘土地’上种下一颗黑暗的【逆天邪神】种子,它成长起来之后,也会与周围泯然,不可能造成太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动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但禾菱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灵,本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无比纯净的【逆天邪神】净土,只有绿叶与繁花。如果在这片土地上忽然种下一颗黑暗的【逆天邪神】种子,并生根发芽,那么,它将会快速成长,而且,会吞噬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绿叶繁花,以及整片土地,将一切都化为黑暗。”

  “而且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挡。”

  “她原本的【逆天邪神】善有多纯粹,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恶,就会有多纯粹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眸光动荡。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话,他完全听懂了。而且在沧云大陆那一世他就明白,当一个本无比善良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被生生逼出仇恨与罪恶,往往会变得比魔鬼还要可怕。

  善有多纯粹,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恶,就会有多纯粹……

  “所以,神曦前辈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话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“我鼓励她去报仇,还有我对她说的【逆天邪神】‘那个人’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神曦没有忧心和担心,声音依旧轻柔而平静:“至少如此,她还有‘目标’和‘希望’,而不至于永落深渊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怔了许久,心绪难平。

  他终于见到了禾霖的【逆天邪神】姐姐,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勉强完成了禾霖的【逆天邪神】临终托付……但,他想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还有禾霖想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都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一个结果,也不该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一个结果。

  神曦转身,身影即将消散之时,云澈忽然又问道:“神曦前辈,能否告诉晚辈,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可以帮助禾菱复仇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谁?他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能撼动梵帝神界?难道,是【逆天邪神】哪个王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界王?”

  “一个月后,你自会知晓。这段时间,你多陪伴禾菱,向她学习辨识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灵花灵草,你有天毒珠在身,自会用得到。”

  仙音在耳,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却已消失在云澈身前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应声,转过身之时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愣。

  她……怎么会知道天毒珠在我身上?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一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悠悠而过。

  这一个月,或许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到来神界之后,过得最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段时间。

  没有危险,没有争斗,不需要修炼,也不需要小心翼翼,每天都沐浴在最纯净无暇的【逆天邪神】空气和灵气之中,每天照例接受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来压制求死印,没事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就和禾菱学习辨识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灵花灵草,禾菱也都很有耐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一与他讲解。

  这段时间,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似乎恢复成了以往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眸光恢复了清澈,脸上也会偶尔展露笑颜,且再未提过“报仇”二字。

  禾菱越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,云澈心中反而越是【逆天邪神】担忧……他愈加明白,神曦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一点都没有错。

  梵魂求死印有过数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发作,依旧痛彻心扉,但发作之时,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百花之中与禾菱有说有笑,连眼角都不带抽搐一下……比起完全发作的【逆天邪神】求死印,这种痛苦对他来说简直都不算事儿。

  但悠然之中,云澈在担心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,内心也一直处在迷茫之中……接下来五十年,我难道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就要一直停留在这里?茉莉和师尊她们是【逆天邪神】否还在担忧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安危?倾月忽然决绝离开,以及神曦说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关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意思?

  还有……爹、娘、月儿、彩衣、泠汐、雪児、苓儿……五十年内无法归去,五十年后,亦无法归去……难道,再也没有办法见到你们了吗?

  强行归去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给他们所有人带去灭顶之难。

  我到底该怎么做……

  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月后,清晨时分,酣睡了一夜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起身,刚伸展了一下腰肢,便看到禾菱正静静的【逆天邪神】站在那间翠绿的【逆天邪神】竹屋前,碧绿的【逆天邪神】长发上挂满着晶莹剔透的【逆天邪神】晨露。

  果然……

  云澈摇了摇头,起身来到了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也在这时,竹屋的【逆天邪神】门扉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打开,现出了神曦如仙似幻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。

  禾菱顿时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跪倒在地,叩首道:“主人,这一个月时间,菱儿已想的【逆天邪神】很清楚……菱儿心意已决,求主人帮帮菱儿。”

  云澈站在禾菱身侧,眼神格外复杂。

  神曦没有将她扶起,柔声问道:“你应该明白,若执意如此,必定要付出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代价,有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和灵魂。”

  禾菱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犹豫,声音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都听不出一丝凄伤:“只要可以报仇,菱儿无论付出什么,都心甘恰灸嫣煨吧瘛块愿,绝不后悔。”

  神曦微微点头:“既已如此,我也不再多劝你什么。”

  “我会许你随时离开这里。而那个可以帮你报仇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他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此时正站在你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云澈。”

  云澈虽然没有说话,但他一直聚精会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听着,因为他着实好奇神曦口中那个可以撼动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是【逆天邪神】谁。

  骤听神曦说出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名字,云澈惊得双腿一软,险些没一头栽到禾菱身上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