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309章 复仇之心

第1309章 复仇之心

  提及“禁地”,人们本能会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往往是【逆天邪神】充满着死亡、阴森的【逆天邪神】危险之地。但这处轮回禁地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哪怕数万年寿元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幻想不出的【逆天邪神】绝美仙境。

  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株花草,都有着非同寻常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力和灵气。木灵少女静静坐在万彩缤纷的【逆天邪神】花丛之中,美眸无神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远方,一坐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天,有时连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轻唤都毫无反应。

  这段时间,天天如此。

  在那日从云澈口中听到残酷的【逆天邪神】真相后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陷入了无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深渊,无法脱离。

  云澈走到木灵少女身侧,她却毫无反应。轻风北拂,但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花草却都依向木灵少女,轻轻抚慰着她千疮百孔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灵。

  云澈很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向前一坐,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贴着身体坐在了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。

  身体的【逆天邪神】碰触,终于让禾菱有了反应,无神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转过。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她先前茫然注视的【逆天邪神】远方,并没有出言安慰她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感叹道:“这个世界果然很神奇,居然会存在神曦前辈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每次看到她,都有一种在面对天上仙女的【逆天邪神】虚幻感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来和话语让禾菱总算转回心神,她轻轻道:“主人本来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仙女。”

  云澈侧目看她一眼,发现她说话时,双眸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神采。那双初见时如翡翠星辰的【逆天邪神】美眸,在短短的【逆天邪神】几日之间便已暗淡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人窒息。

  “神曦前辈不但对我有救命之恩,还总是【逆天邪神】能看出我心中所忧,主动出言为我化解……神曦前辈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么温柔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吗?”他微笑道。

  “嗯。”禾菱螓首轻点:“主人不但是【逆天邪神】仙女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世上最美丽,最善良,最温柔的【逆天邪神】仙女。”

  “啊?”云澈一脸惊讶:“你见到神曦前辈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?”

  “嗯,”禾菱再次颔首,声音依旧很轻:“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你不可以看。”

  “呃?为什么?”

  “因为……”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瞳眸终于有了些许的【逆天邪神】色彩……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近似于迷醉的【逆天邪神】迷离之色:“如果你看到了主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真颜,那么,这个世界对你来说,就再也没有了其他颜色。”

  “……”这话让云澈直接愣住。

  “主人从很多年前开始,就从不会让男子看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真颜。所以,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男子能有幸看到主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样貌。就算你想看,主人也不会应允的【逆天邪神】。如果,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能有幸见到……”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和眼神逐渐朦胧:“说不定,你都不会愿意再多看我一眼。”

  云澈笑着摇头:“哈哈,怎么可能。当初禾霖在和我说起你时,说摹灸嫣煨吧瘛裤是【逆天邪神】世界上最漂亮的【逆天邪神】姐姐,我那时候还不相信。见到你之后我才发现,原来世上竟会有这么漂亮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孩子。”

  禾菱看着他,很轻很轻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一下:“那天送你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姐姐,她比我好看。”

  “呃,有吗?”云澈一脸无辜。

  禾菱眸光侧过,看向远方:“我知道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想安慰我。对不起……让你和主人担心了,我会没事的【逆天邪神】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在云澈面前,她那么努力想让自己平和下来,不让他为自己担心。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一语未尽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和灵魂又一次开始剧烈颤抖,怎么都无法停止:“我想不明白……我们木灵一族究竟做错了什么……上天要如此对待我们……我们究竟做错了什么……”

  她双手抱着肩膀,将自己紧紧的【逆天邪神】蜷起。

  “你们没有做错什么,从来都没有。”云澈轻轻安慰道。他知道,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安慰无比苍白。

  她螓首伏在膝间,轻音幽心:“从小,父王和母后就告诉我,我们木灵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大自然守护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族,只要我们温和、慈爱、善良的【逆天邪神】对待一切,命运终将会眷顾我们。”

  响起在木灵秘境那短暂的【逆天邪神】停留,他心中一声暗叹,道:“你们木灵一族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见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最美好,最善良的【逆天邪神】种族,虽然你们经历了太多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公和苦难,但将来……我也坚信你父王和母后所说,将来命运一定会眷顾和加倍的【逆天邪神】补偿你们。”

  “呵……”她摇头,很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摇头,那一声轻喘似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笑,笑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凄伤:“将来?我们木灵一族……哪里还有将来……”

  云澈瞬间窒息。

  “告诉我这些话的【逆天邪神】父王和母后已经死了……他们用命保护了我……但我却没能保护好族人,没能保护好霖儿……”

  “木灵王族只余我一个最无用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……已经彻底断绝……再没有将来……我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人,虽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族人……全部死了……”

  “将来……将来……”

  她声声低念,字字锥心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大动,他忽然发现,自己完全错估了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……要比自己所想的【逆天邪神】坏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

  王族血脉断绝,亲人皆已不在世上,只余她孤苦一个,还心存着对禾霖之死和血脉断绝的【逆天邪神】内疚自责……

  生命里一直秉承的【逆天邪神】信念,迎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最悲惨的【逆天邪神】结局;所一直坚信和期盼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,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化作了最灰暗的【逆天邪神】绝望。

  命运对木灵一族,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太不公平。

  想了很久,都想不出适合的【逆天邪神】安慰之语。他拍了拍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,微笑着道:“禾菱,至少,木灵王族并没有真正断绝。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木灵王族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后裔,虽然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女子,但将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孩子,身上一样流淌着木灵王族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液,所以,你要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活着,做为木灵王族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活着,然后引领全族,等着命运眷顾那一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来。”

  “命运……眷顾……”她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已经……不会再相信了……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她螓首从膝间抬起,眼眸中没有泪雾,唯有始终没有散去的【逆天邪神】灰暗,她看着云澈,看了好一会儿,迷蒙着眸光轻语道:“你可以……喊我一声姐姐吗?”

  云澈同样定定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她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摇头:“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禾霖,他已经死了。”

  禾菱眼眸闭合,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连一点幻想,都不愿意给我吗?”

  云澈目光柔和,微显深邃:“或许你不会相信,曾经,我和你一样,变得一无所有……包括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。所以,我能明白你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情,也很明白这种虚幻的【逆天邪神】寄托带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短暂的【逆天邪神】自我安慰,和更加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。”

  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移开,又把螓首埋在了膝间。

  有过相似的【逆天邪神】过往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很清楚禾菱此刻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境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她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纯净无暇的【逆天邪神】木灵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少女,自然远不如当初的【逆天邪神】他那般坚强。

  沉默了很久,云澈再次开口:“禾菱,虽然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禾霖,但以后,我会像禾霖一样,做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人。”

  禾菱:“……”

  “我不知道我能帮你做什么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至少,我永远不会害你。在我面前,你可以尽情的【逆天邪神】哭。有什么想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也可以全部说给我听。”

  此刻的【逆天邪神】禾菱无疑处在一个最坏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他期望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能打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防,让她可以将心中郁积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释放发泄出来……哪怕稍稍发泄。

  但,禾菱却依旧没有反应。

  云澈思虑了很久,正要再说些什么时,禾菱忽然轻轻出声……她用很淡,很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语气,说出了云澈绝未曾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四个字:

  “我要报仇。”

  云澈眉头猛地一皱,心中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惊讶和难以置信。

  亲人尽失,全族零落至此,心生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复仇之念,本是【逆天邪神】再正常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但,她是【逆天邪神】禾菱……她是【逆天邪神】木灵!木灵身负纯净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之力,极度亲和大自然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、心灵、魂魄,无不纯净到极致,极度排斥所有罪恶,更绝不会沾染鲜血和杀戮。

  哪怕再普通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株花草,他们都不愿踩折。

  是【逆天邪神】世上最不可能,甚至可以说最不应该心生“报仇”二字的【逆天邪神】生灵!

  当初禾霖跪在他面前,哭求着要拜他为师,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“保护族人”和“找到姐姐”,而绝无报仇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念。

  但,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口中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说出了“我要报仇”,而且说得竟那么平静。

  平静,意味着这个意念并非乍然一闪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这几天之中,早已开始种下。

  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愣神间,禾菱缓缓抬头看向他,她眼眸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灰暗色彩更加浓郁,本是【逆天邪神】翡翠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美眸,呈现着一种或许木灵都未曾见过的【逆天邪神】灰绿色:“霖儿他们有没有告诉你,当年杀了我父王和母后,把我们全族逼入绝境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谁?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摇头:“我不知道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犹豫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猛一动荡,一下子伸手抓住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:“你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对吗?告诉我……告诉我……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谁!”

  云澈再次摇头:“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知道,他们也没有理由告诉我一个外人这件事。”

  当年在木灵秘境,赠予他木灵珠的【逆天邪神】青木告诉他,当年杀死禾霖和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父母,将全族逼入真正绝境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界!

  一个她永远都不可能真正报仇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。

  这个事实他绝对不能对此刻的【逆天邪神】禾菱说出,因为实在太过残酷,只会让她在绝望之余更加绝望。

  “不,你一定知道,你一定知道。”不知道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认定云澈知道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强行抓紧了那根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稻草:“告诉我,求你告诉我,求你……”

  “禾菱!”云澈反抓住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,凝眉道:“你听我说……”

  “告诉她吧,她有权利知道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忽然传来一个轻若飘云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

  神曦静静的【逆天邪神】立于他们身边不远处,云澈丝毫没有察觉到她是【逆天邪神】何时到来。或许,他和禾菱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她都已听在耳中。

  “主人。”禾菱一声轻念,既然在神曦面前,她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黯然失魂。

  心中无比抗拒,但神曦轻柔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带着让人无法抗拒的【逆天邪神】魔力。云澈微吸一口气,道:“在禾霖他们栖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青木前辈告诉我,当年追杀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来自梵帝神界。”

  神曦:“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禾菱唇瓣张开,定在那里。她再怎么不谙世事,也不会不知道“梵帝神界”是【逆天邪神】何许存在。

  东神域四王界之首,在整个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王界,综合实力都足以跻身前三。

  “但除此之外,青木前辈并没有告诉是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谁。”云澈叹息道:“虽然我不太明白为什么青木前辈会愿意告诉我一个外人这些,但……我相信他没有说谎。”

  “梵…帝…神…界……”禾菱轻念一声,闭上眼睛,全身发抖。

  与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几乎贴在一起,云澈能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正在急速的【逆天邪神】下沉……沉降向一个没有尽头的【逆天邪神】绝望深渊。

  “禾菱!”云澈心中一紧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后悔说出这个真相。

  “菱儿,”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柔音轻拂而至:“如果你想报仇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有一个人可以帮你……这世上,也只有他才能帮你。”

  昏暗的【逆天邪神】美眸一下子睁开,云澈也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愣,脱口问道:“谁?”

  这世上,谁有胆子和实力向梵帝神界复仇?

  又有谁,会帮一个木灵向梵帝神界这等存在复仇?

  更不可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:如世外谪仙,从不触凡尘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曦,为何会对禾菱说出这些话……竟分明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在鼓励和指引禾菱去复仇?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