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308章 蜕变
  得到了想要的【逆天邪神】答案,沐玄音高悬已久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总算放下了一些,她没有再说话,目光从夏倾月身上移开,身影缓缓消失在了空气之中,再无气息。

  五十年,他真的【逆天邪神】等得了五十年吗?

  夏倾月向着她先前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轻轻一礼,转身离开。

  “神曦既然打破先例留下了云澈,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保守秘密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你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琉璃心,都没有理由不一起留下你。”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忽然再次传来沐玄音清冷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你为何会放弃这场别人永远求不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机缘,反而回到这个你已彻底触罪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?”

  夏倾月脚步停住,幽幽说道:“月神帝是【逆天邪神】对我有救命和栽培大恩,对我母亲,亦有着救命和救赎之恩,我未曾报答,却重损他声名,若再一走了之……以后,还有何颜面存活于世。”

  沐玄音微微皱眉:“……你母亲?”

  “月无垢。”在这个为云澈不惜潜入月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面前,夏倾就这么直白的【逆天邪神】说出了这个秘密。

  “……!!”沐玄音眸光刹那震荡,心中却没有太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惊讶,反而有一种释然之感——难怪她会有琉璃心,原来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无垢神体所生。

  “而且,我留在那里又能如何?”夏倾月轻轻叹息一声:“五十年后和他一起出来,然后继续躲、逃,永远只能在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庇护下惶惶不可终日?”

  沐玄音眉头大皱: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  夏倾月转过身来,重新和她冰眸相对:“千叶影儿已经知晓了云澈身上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,为此,她不惜为云澈种下了梵魂求死印。在轮回禁地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五十年,千叶影儿无法动他,那五十年之后呢?你觉得,千叶影儿会收手吗?”

  沐玄音冷冷道:“不会。”

  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师尊,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关爱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那么,你敢杀千叶影儿,为他永绝后患吗?”夏倾月问道。

  “……”沐玄音冰眸微凝:“不敢,我也杀不了她。”

  “对,你不敢。”夏倾月轻轻摇头:“我娘当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被星神界所害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千叶影儿所害。月神帝敢对星神界泄恨,却对这个真相选择了忍。天下皆知,星神帝之子天狼星神溪苏当年是【逆天邪神】因千叶影儿而死,但星神帝,亦选择了忍。”

  “你们都不敢,强如你们也没有一个敢对千叶影儿出手。所以……五十年后,被千叶影儿盯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和我,依旧唯有躲、逃、忍,永远活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阴影之下,永远别想真正安宁……直到有一日彻底落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。曾经的【逆天邪神】仇与恨,也永远不可能让她偿还。”

  “……”沐玄音没有反驳,也无法反驳。

  “和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那几日,我经历了很多无助。面对抉择时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助,面对背弃时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助,面对绝对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助,面对死亡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助,面对羞辱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助,面对求死印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助……更让我想起了当年面对宗门劫难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助,和在神界这些年无法归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助……”

  “我已经……恨透这种感觉了。”

  “你到底要说什么?”沐玄音道。

  夏倾月仰头闭目,缓缓而语:“当年,月神帝曾对我说过,我兼具琉璃心和玲珑体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界历史上,亘古未有的【逆天邪神】‘神迹’,哪怕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始祖都及不上我。但我,却偏偏少了能与之匹配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最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……”

  “野心!”

  沐玄音:“……”

  她看向沐玄音,忽然问道:“沐前辈。相对于我而言,拥有创世神力传承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则更应该被称作天赐‘神迹’,九重雷劫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证明。那么,在前辈看来,他最缺少的【逆天邪神】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”

  “野心。”沐玄音毫无犹疑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。

  但凡天资出众者,哪个不想扬名天下,哪个不想开宗立派,凌傲世间。哪怕到了王界这个层面,都在拼命追寻着虚无缥缈的【逆天邪神】神道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资质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折不扣的【逆天邪神】怪胎,有着世间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创世神传承,但丝毫没有这一类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心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成长极快,但他拼命成长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,在其他玄者眼中,简直都单纯到无比可笑……没有人会相信,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见到茉莉,他对“封神第一”四个字压根没有半点兴趣。

  就连到来神界也完全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追求更高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神道,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见到茉莉。

  “对……”夏倾月轻叹点头:“他是【逆天邪神】最有资格,也最应该有野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却偏偏,他最缺少的【逆天邪神】也是【逆天邪神】野心。他最为在乎的【逆天邪神】,从来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人和女人。野心……他以前未曾有,将来,或许也不会有。”

  “既然他不会有,那我……必须要有。”

  “你说这些,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要做什么?”沐玄音冰眸再凝,夏倾月身上所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那种压迫感越来越清晰,绝非错觉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灵境一级,却能让她有压迫感,这绝对超出常理。

  “既然,你们所有人都不敢、不会、不能杀了千叶影儿,那唯有我自己来。”夏倾月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很轻很缓,似乎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说了一件再平常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事:“上天让我拥有了琉璃心和玲珑体,那我就顺应天命,做‘神迹之人’该做的【逆天邪神】事情。哪怕鱼死网破,哪怕不择手段,我也不会允许我和他只能活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阴影之下!”

  “……你要杀……千叶?”沐玄音冷声道:“你凭什么?”

  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凭什么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别无选择。”

  “你想得太简单了。”沐玄音深深看了她一眼:“千叶影儿之所以可怕,并非因她一人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是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界,她在东、西、南三神域有着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仰慕者,只要她一句话,就有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愿为她疯狂甚至赴死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夏倾月轻声道:“所以……若我败了,或死了,五十年后,便劳烦沐前辈将他从轮回禁地接出,并劝他留在龙神界。”

  “哦对了,”夏倾月接着道:“我和他已斩断情系,已非夫妻,也再无任何关系,我今后所做一切,是【逆天邪神】顺是【逆天邪神】逆,是【逆天邪神】福是【逆天邪神】祸,是【逆天邪神】正是【逆天邪神】邪,是【逆天邪神】生是【逆天邪神】死,皆与他无关。我亦向前辈保证,我将来的【逆天邪神】‘不择手段’,绝不包含沐前辈和吟雪界。”

  “若将来,我有幸能创造出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时机,劳烦沐前辈送他回他想回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他始终不属于这里。而我……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永远回不去了。”

  向沐玄音重重一礼,夏倾月转身离开,迈着缓慢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,逐渐消失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之中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很沉重,似负着万钧枷锁,又似在决绝的【逆天邪神】走向无尽深渊。

  沐玄音静立在那里,冰眉紧蹙,心中泛动着惊涛骇浪。

  当日月神界婚典,她匿影于上空,也曾远远看到夏倾月。那时,她眼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双眸清冷无神,似乎有着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迷茫……甚至空洞,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沉浸在梦中一直没有醒来。

  但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,和她那日所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却判若两人。

  在持续的【逆天邪神】剧烈冲击下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有可能有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境在短时间内转变甚至蜕变……但若夏倾月是【逆天邪神】蜕变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也实在太过颠覆。

  而且那种微妙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压迫感,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“蜕变”所能带来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“她是【逆天邪神】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沐玄音一声低念。她惊讶于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……因为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话,从一个玄力只有神灵境,年龄不足半个甲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口中说出,本该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荒诞可笑。

  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月神界,极度危险之地,沐玄音无法久留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和气息再次消失在空气之中,没有留下丝毫到来过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。

  离开月神界,立于浩瀚的【逆天邪神】虚空之中,沐玄音现出身影,静静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西方。许久,她轻轻一叹:“澈儿,今日之果……你可曾有后悔来到神界?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西神域,龙神界,轮回禁地。

  云澈端坐在地,双目闭合,身上金纹闪动。神曦静立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依旧白芒环绕,仙姿朦胧,随着她玉指的【逆天邪神】点下,一抹白芒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缓缓浮动,直至完全覆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体内。

  随着白芒的【逆天邪神】融入,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纹路也随之消失。

  云澈起身,刚要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行晚辈礼,又马上反应过来她并不喜礼数,重新站直,感激道:“谢神曦前辈。”

  “不必。”淡淡柔柔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字,神曦转过身去。

  她每天几乎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都在静修,云澈能看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唯有为他压制求死印那短短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。而这一次,她并没有马上离开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轻语道: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一直很乱,这对祛除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求死印并无善处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晚辈会尽力调整。”云澈道,心中长长一叹。

  五十年……五十年啊!!

  我能安心个屁啊!

  距离云澈当初答应小妖后她们最晚归去时间,还只剩不到两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!

  而且,被千叶影儿给盯上,以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,只要她不死,五十年后离开这里,也依然不可能回去。

  这里,可以说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神界最纯净,最安全,最静谧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但云澈每每心念至此,都根本无法静心。

  这些天,神曦一直都能感觉到云澈心绪从未安定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绪。她忽然说道:“你若想更快的【逆天邪神】祛除你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求死印,也并非没有方法。”

  云澈一怔:“什么方法?”

  “这个方法,要在将求死印压制一定程度方可实现,现在并非时机。”神曦柔声道:“待时机到了,我自会告诉你。”

  这对云澈而言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大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,他连忙道:“若能如此便太好了,谢神曦前辈。”

  “……去安慰一下菱儿吧,她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打击太大,也唯有你才能‘拯救’她。”

  神曦脚步踏前,仙影如幽雾般缓缓淡化消失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让云澈愣了一愣……拯救?

  为什么她要说“拯救”?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