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307章 倾月玄音

第1307章 倾月玄音

  东神域,月神界。

  穿过东、西两神域,漫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孤寂之后,夏倾月终于回到了月神界。

  望着近在咫尺的【逆天邪神】月神界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境,和以往任何一个刹那都全然不同。

  毫无阻隔的【逆天邪神】穿过月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隔绝结界,没有前行太久,两个月卫便发现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

  “夏倾月!?”

  两道白芒骤闪,两大月卫已出现在夏倾月身前,强横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将她牢牢锁定:“你还敢回来!”

  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爆喝刚刚出口,一个低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便从他们身后传来:“退下。”

  随着空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波动,一个全身金甲,身材消瘦的【逆天邪神】男人凭空出现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瞳释放着两团让人难以直视的【逆天邪神】浓烈金芒,伴随着让空间冻结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威压。

  他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,两大月卫全身骤紧,慌忙拜下:“拜见黄金月神!”

  黄金月神月无极目光复杂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夏倾月一眼,淡声道:“吾王已等你多日。”

  “……”夏倾月没有说话,微微颔首,掠空而过,向神月城而去。

  庞大而空旷的【逆天邪神】大殿,柔和的【逆天邪神】月光也无法抹去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冷寂。大殿的【逆天邪神】尽头,月神帝端坐于神帝之位,面无表情。

  夏倾月缓步走近,在大殿中心停住脚步,缓缓跪下。

  “倾月……”月神帝一声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幽叹:“你这次回来,不怕我杀了你吗?”

  “义父不会杀我。”她跪在地上,幽幽回答。

  “……”月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顿时抽搐了一下,然后再无法绷住,哭笑不得道:“倾月,你就不能讨个饶,卖个乖?你这倔强的【逆天邪神】劲,和你娘当年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点都不像啊。”

  夏倾月闭上美眸,轻轻道:“义父对倾月恩深似海,倾月却损义父一世之名。虽知义父定不会杀我,但……倾月亦无颜求义父原谅。”

  月神帝眉头皱下,然后一声叹息:“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几十年前,我或许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有可能怒极之下杀了你和云澈那小子。我还记得当年,我在癫狂之下,心智皆失,整整数年未曾平复,甚至做了许多此时想来丧心病狂之举。”

  “但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娘,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我,亦已不同于当年。”

  “这一次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才持续了不到一个时辰,便完全平静了下来。当日婚典,说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月神界未来,实则……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焦乱和私心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荒唐之举,你亦是【逆天邪神】被我这些年对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恩所绑架,云澈那小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或许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意……毁去了,也好。这几日细细想来,若你那日不做出那般选择,我……尤其你娘,或许反而会有所失望。”

  夏倾月抬头,眸光颤动:“义父……”

  “呵呵,”月神帝摇了摇头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很惊讶于我会如此之想?我自己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,或许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限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快到了,也就没什么想不开的【逆天邪神】了。”

  “义父,你……”

  “不必多说。”月神帝摆手,脸色一片平静:“非我尽信天机界之言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段时间以来,类似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越来越频繁,也越来越强烈。”

  “倾月,你若想弥补对我之愧,报我这些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恩情……”月神帝胸口起伏,目光沉重:“便继承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力。我这些年倾尽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对你好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将神力传承给你时,可以心安理得一些。我知道,这始终是【逆天邪神】对你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强加’,但……唯有这个私心,我无法释开。”

  “但好在,经过‘婚典’之变,你也无需,也不可能再成为月神帝。虽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大憾,但想来你会更易接受……我亦可以心安许多。”

  “……”夏倾月没有回答。

  “明日,我会对外宣布已将你收为义女……”月神帝本想继续说下去,但犹豫了一下,话音稍转:“去看看你娘吧,她这些天一直在担心你,先让她安心。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明日再说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夏倾月轻轻应声,然后站起身来,脚步缓慢,向殿外走去。

  “对了,云澈呢?”月神帝忽然出声问道:“他未入宙天珠,至今,亦无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消息,宙天界想必对此正深为遗憾。”

  夏倾月静立无声,没有回答。

  月神帝摆手:“罢了罢了,快去看看你娘吧。”

  夏倾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离开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说道:“义父,三年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今日,你对我说的【逆天邪神】那番话,我已经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懂了。我亦忽然明白,这些年我无法‘归去’,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阻隔从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义父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自己。”

  说完,她脚步迈动,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离开。

  月神帝怔住,面露疑惑。忽然间,他眉头一跳,猛的【逆天邪神】站了起来,脸上露出极少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激动和狂喜之色。

  “倾月,若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懂了,我……万死无憾!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月无垢的【逆天邪神】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世界,在月神界内部都始终是【逆天邪神】个隐秘,少有人可以靠近。临近之时,周围一片安静平和。

  夏倾月脚步缓慢而沉重,无人可以理解她此刻的【逆天邪神】思绪。从再次见到云澈开始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便连番受到了天翻地覆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击……抉择、背弃、逃亡、恐惧、无助、死亡、绝望、希望……

  全身一冷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在这时忽然停止,因为一股不可抗拒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力量已牢牢压制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耳边,亦传来一个无比冰寒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声音:

  “云澈在哪!”

  夏倾月无法转身,她眸光侧过,看到了一抹雪白的【逆天邪神】裙角,和几许冰蓝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发丝。

  这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月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却能潜入月神界而不被察觉!?

  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谁?”夏倾月反问道。

  “回答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题……云澈在哪!”女子声音更冷,一道冰刺也从后方伸过,点在了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喉咙上。

  “……”夏倾月微微默然,忽然道:“原来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师尊沐玄音前辈。”

  空气顿时冷凝了数分。数息沉默之后,点在夏倾月喉咙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刺缓缓消融,封锁在她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也就此消失。

  夏倾月转身,看了一张美到让天地失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冰颜,她一袭和云澈那日所穿相似的【逆天邪神】雪衣,绝美的【逆天邪神】容颜覆着一层似已冻结所有情感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寒与冰威。她轻轻下拜:“晚辈夏倾月,见过沐前辈。”

  再次抬眸,眸中闪过异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色彩。她没有想到,吟雪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界王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师尊,竟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美人。

  “你为何会猜到是【逆天邪神】我?”沐玄音冰眸近距离看着夏倾月,冷冷问道。

  夏倾月道:“云澈和我提及,沐前辈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在神界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恩人。虽看上去冰冷无情,对他却关怀备至。”

  “而你冒极大危险潜入月神界,只为寻他下落,且玄力高绝,

  玄气极寒……云澈在东神域短短数年,能契合者,也唯有沐前辈。”她继续道:“而且,太初神境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人……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沐前辈吧?”

  “……”沐玄音冰眉微微一动。

  “能入月神界而不被察觉,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自然足以抵挡千叶影儿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灰衣人。看来,浩大东神域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远远错估了沐前辈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。”

  沐玄音冰眉稍眯,定定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夏倾月好一会儿。

  面对她冰寒慑心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,夏倾月没有避开,反而主动看着她覆着冰蓝光华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:“前辈放心,晚辈知道什么该说,什么不该说。”

  沐玄音没有否认,亦没有半句废话,冷冷道:“回答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题,云澈在哪?为何只有你一个人回来?”

  “他在龙神界。”夏倾月道。

  “为何要把他留在龙神界?”

  “他中了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梵魂求死印。”

  “……什么!?”沐玄音面色骤变,本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度收隐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出现了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乱。

  “前辈放心。他之所以留在龙神界,是【逆天邪神】龙神界有一人正为他祛除求死印。”看着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变化,夏倾月心中微微怅然:云澈去到吟雪界,满打满算也才三年多,居然会让这个有着倾世风华,实力高绝的【逆天邪神】吟雪界王为他如此挂心……

  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师徒吗?

  “不可能……”沐玄音瞳中冷光泛动,冰颜亦无法平静:“若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梵魂求死印,除了千叶影儿,根本无人可解!到底……”

  忽而,她冰眉一动,想到了一个人:“难道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说……”

  “神曦。”夏倾月轻轻说了两个字。

  “……”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冰眸一直注视在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却发现她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之下,竟始终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平静,而且是【逆天邪神】属于她这个年龄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不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那种平静……简直平静到了诡异。

  相反……不知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错觉,她竟反从夏倾月身上,感受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压迫感?

  “她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能解梵魂求死印?又为何会留下云澈?”沐玄音问道。神曦能解梵魂求死印,或许确有可能。但她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轮回禁地,从不会允许任何生灵靠近,更不要说踏入。而她从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却又没有找到任何虚言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。

  “可解梵魂求死印,是【逆天邪神】神曦前辈亲口之言,时间上,也只需五十年。”夏倾月依旧轻缓平和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:“至于她会留下云澈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曾经种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善缘所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善果。”

  “无法入宙天神境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遗憾,但能留在神曦前辈身侧,对于云澈而言,摆脱求死印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,又何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另一场同样难得的【逆天邪神】机缘。所以,请沐前辈暂且安心……至少,这五十年内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绝对安全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沐玄音稍乱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在这时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平静了下来。的【逆天邪神】确,能被神曦收留,对云澈而言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机缘。虽然短期所得不可能比得上宙天三千年,但长期而言,却要犹胜宙天三千年。

  因为那是【逆天邪神】神曦……整个神界最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

  不过前提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能讨得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喜爱。

  但……传闻神曦极婉极柔,但柔婉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后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从无情感。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淡到极致,似乎天生就没有七情六欲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

  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能讨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欢心吗……哪怕一丁点。

  :。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