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306章 宙天之秘(下)

第1306章 宙天之秘(下)

  “众位承载着东域希望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人,”站在一众年轻人身前,宙天神帝期许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从一张张年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上扫过:“这段时间,你们应该都听说了‘绯红裂痕’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也该明白,这对你们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荣耀和机缘,更兼负着希望与责任。”

  “当然,”他淡笑一声:“也很有可能,那道混沌之壁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裂痕,只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绯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虚幻泡影。所以,你们也不必给自己太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力,更无须乱了心境,在宙天神境好好提升你们自己,不要荒废了这场机缘。”

  “宙天神帝请放心。”陆冷川出声道:“作为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女,若将来当真有灾厄爆发,就算没有这场宙天界恩赐的【逆天邪神】机缘,我们也定会全力以赴,哪怕要付诸生命。”

  陆冷川这番言辞,在他人说来很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慷慨激昂的【逆天邪神】奉承,但出自他之口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字字如铁。

  宙天神帝看了陆冷川一眼,点头微笑,面露欣慰:“进入宙天神境后,你们都会拥有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独立小世界,且除非你们自己允许,否则,任何人都无法进入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世界中,欲独立精修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合力修炼,皆看你们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愿。”

  “而宙天神境一旦关闭,要三年之后才能打开。而你们在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‘三千年’,将没有任何办法出来。若出现意外,亦没有任何人可以相助,所以,若对这‘三千年’心生抗拒或恐惧者,现在还可以退出,无人会强迫于你们。”

  无人回应……也不会有人会拒绝这亘古未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大机缘。

  “好。”宙天神帝微微颔首:手臂轻挥,顿时,他们身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亮起一道浓郁的【逆天邪神】白芒:“宙天神境已经开启,一入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三千年。”

  “希望如今稚嫩的【逆天邪神】你们,三年之后可以为成就东神域另一股擎天之力。”宙天神帝说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字,都带着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希冀:“你们去吧。”

  “等等!”宙天神帝话音刚落,四个急促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同时响起。

  陆冷川,火破云,还有水媚音。

  另一人,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洛长生!

  火破云向前一步,急声道:“云澈兄弟他……”

  宙天神帝抬手,然后缓缓摇头:“你们本该是【逆天邪神】今日辰时入宙天神境,而此刻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酉时。唉,天意如此啊。”

  云澈,这个在封神台上绽放出惊天光芒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子,他无法入宙天神境,宙天神帝无疑比任何人都叹息失落。

  这些在玄神大会大放异彩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人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都在一甲子以下。而不入宙天神境,意味着云澈将被他们拉开整整三千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差距!

  而宙天神境不但气息层面极高,且会让玄者修炼时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无旁骛。而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三千年,堪比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六千年……甚至说万年都不过分。

  也就意味着,三年之后,原本凌驾于他们人所有之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将在他们面前变得渺小不堪。其中哪怕最弱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,实力上,乃至层面上,都将远远胜过云澈。

  他们会成为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基石,而不入宙天神境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依旧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一辈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神子”……而已。

  “时辰已至,收起你们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杂念。从今日开始,所有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都会期盼着你们走出宙天神境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希望三年之后,你们每一个人,都可以绽放出照耀整个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。”

  宙天神帝手掌一推,一股不可抗拒的【逆天邪神】清风顿时将所有年轻玄者带入了后方的【逆天邪神】白芒之中。

  后方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顿时白芒大盛,数息之后,随着白芒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散,宙天神境缓缓关闭,被送入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玄者要三年后才会出来。宙天神境三千年后,他们每一个人都会发生无比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。

  尤其那些被寄予厚望,天赋超凡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他们极有可能会从年轻一辈的【逆天邪神】佼佼者,一跃成为东

  神域,乃至整个神界最高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

  却偏偏少了被寄予最大期望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。

  宙天神帝自己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有自由进出宙天神境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资格。但云澈不在其中,他意兴阑珊间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这个想法。

  所有天选之子已入宙天神境,宙天神帝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离开,面对着前方空无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他忽然感叹一声道:“老祖啊,他今后来此,当真没有办法为他重开宙天神境吗?此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表现和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异状,你都看得清清楚楚。‘成就真神’之说虽难以尽信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限,说不定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可以突破目前所知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限。如此,若未来绯红劫难爆发,他会成为最耀眼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啊。”

  对王界而言,他们渴望更加强大,但又绝不希望别人比自己强大。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“九重雷劫”、“天道之子”、“真神预言”……无不狠狠撩拨着各大王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经,让他们震撼、垂涎……甚至嫉妒和忌惮。

  他们想知道云澈如此资质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可以,他们会不惜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夺为己有……若不能,待将来云澈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开始展现出超越认知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,他们绝对会想着将他从世上抹去。

  作为混沌最巅峰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王界绝对不会允许有比自己更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事物出现。

  唯有宙天神界除外——这个从存在开始便秉承正道,受东域所有玄者敬畏的【逆天邪神】王界。作为宙天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界王,宙天神帝真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欣赏着云澈这个怪胎,也真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看到他可以强大,成为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荣光,也成为将来对抗劫难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强力量。

  而不会去嫉妒和觊觎,更不会想着将他抹杀。

  反而在云澈光芒过盛之后,开始有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护他。

  东神域对宙天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敬重从来非虚,就连茉莉也着重和云澈说过,要他在进入宙天神境前不得离开宙天界,因为宙天神帝绝对不会害他。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谁也没有想到,会在月神界突发如此意外。

  但另一方面讲,千叶影儿既已知云澈身上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,且决定不让他入宙天神境,哪怕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月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外,哪怕他寸步不离宙天界,他同样会遭千叶毒手,宙天神界甚至很可能毫无察觉……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。

  随着宙天神帝消失的【逆天邪神】消逝,空无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忽然响起一个苍老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

  “一次开启三千年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极致。以如今日益浑浊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气息,要恢复至足以开启下一次,尚不知要何年何月。”

  这个苍老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虚虚渺渺,似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无比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又带着厚重到无法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沧桑。

  “唉……”宙天神帝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声长叹:“难道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意?”

  “我本以为他在几日内便会回到宙天,但至今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音讯,应是【逆天邪神】已不再东域之内。我担心他怕是【逆天邪神】已遭人趁机暗算……这世上能追及遁月仙宫者屈指可数,但这屈指可数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人,却偏偏是【逆天邪神】最有可能觊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唉。”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命数,你无须再过于介怀。”苍老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再度响起:“这些年间,你须尽力筹备应对绯红劫难。他们少有人信,唯有你,不得不信。”

  从浩渺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中,宙天神帝听出了超出以往的【逆天邪神】厚重,他皱眉道:“莫非,又加重了吗?”

  “不安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每一日都在靠近。这种感觉非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于我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珠。”

  “哎。”宙天神帝一声重叹,忧心忡忡:“那绯红裂痕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后,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……让宙天珠都为之恐惧,究竟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种劫难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空无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久久无声。

  宙天神帝深深一拜,准备离开,就在这时,那个仿佛来自远古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再次响起:“时至今日,‘那件事’,也该告诉你了。”

  宙天神帝抬头:“那件事?”

  “在发现混沌之壁裂痕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年,宙天珠便告诉我,它感觉到了一种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那个气息很微弱,很模糊,但给了它一种极为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熟悉感。”

  “熟悉?让宙天珠感到熟悉?”宙天神帝再次皱眉。

  “最初,宙天珠无法确信,但,随着混沌之壁裂痕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断扩大,那种感觉也越来越强烈和清晰……强烈到它纵然不愿相信,也已不得不信。”

  “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”宙天神帝问道。耳边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每一个字都透着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沉重。

  苍老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徐徐说道:“在远古诸神时代,七大玄天至宝——诛天始祖剑、邪婴万劫轮、鸿蒙生死印、宙天珠、天毒珠、乾坤刺、轮回镜。其四在神族,其二在魔族,其一始终流落下界。”

  “神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四至宝,分属四大创世神:诛天神帝末厄掌始祖之剑,生命创世神黎娑掌鸿蒙生死印,秩序创世神夕柯掌宙天珠,另一至宝【乾坤刺】,则属元素创世神……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之后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。”

  “【乾坤刺】拥有着至高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次元之力,可穿梭任意空间。远古记载中,神族那些可以跨越空间的【逆天邪神】神道玄舟,皆是【逆天邪神】元素创世神在其中刻印了乾坤刺之力。”

  “在与诛天神帝末厄一战后,元素创世神舍弃创世神之名,自封邪神,那之后,世间便再没有了关于乾坤刺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传说与记载。”

  “终结诸神时代的【逆天邪神】‘邪婴之难’,拥有乾坤刺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本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可以逃脱的【逆天邪神】神,但他亦中‘万劫无生’而最终消亡。此时想来,乾坤刺,或许早已不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”

  苍老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让宙天神帝脸上骤现越来越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容:“老祖,你所言之意……难道……”

  “不……错……”本就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变得愈加低沉:“伴随混沌之壁裂痕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乾坤刺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”

  “……”宙天神帝躯体剧震,定了许久,才重喘一口气,问道:“乾坤刺为何会在混沌之外?又为何……会让宙天珠感到恐惧?”

  “很显然,乾坤刺的【逆天邪神】次元之力虽可穿梭混沌之内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空间,却无法穿过混沌之壁。但……却很有可能,足以在混沌之外开辟空间。”

  宙天神帝一怔,一时没明白这句话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。

  “若当真如此,那么,当年本该陨灭在混沌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种族……很有可能依靠乾坤刺开辟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,存活到了现在。”

  宙天神帝眉头再皱,大惑不解……下一瞬间,他忽如被天雷劈中,全身剧震,脸色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瞬间变得苍白,随之双手、双腿、胡须、躯体全部开启无法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发抖:“难……难……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不……不可能!不可能会发生如此荒谬的【逆天邪神】事!”

  或许无人会相信,堂堂宙天神帝,竟会被骇得一瞬间面无人色。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比先前任何猜测都要可怕千万倍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,却也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”

  “……”宙天神帝脸色已经苍白的【逆天邪神】吓人,许久无法言语。

  “宙天珠曾言,乾坤刺再无音讯。气息全无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和那一族被放逐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无比之契合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属于邪神的【逆天邪神】乾坤刺,为何会落在那一族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……”

  “绯红裂痕彻底破开之时,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或许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场灾难,还有可能会揭开一个远古的【逆天邪神】真相与恩怨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个已经没有了神的【逆天邪神】脆弱世界,根本不可能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起那个真相和恩怨。”

  “如今我们能做的【逆天邪神】,唯有尽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努力,然后祈祷一切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不会发生的【逆天邪神】虚妄……”

  宙天神帝定在原地,空无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只能听到自己剧烈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跳动声。

  :。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