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304章 神秘神曦

第1304章 神秘神曦

  不知昏睡了多少,云澈终于悠悠醒转,意识复苏之时,鼻端尽是【逆天邪神】馥郁芬芳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

  “啊……你醒了。”

  耳边传来少女惊喜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声,睁开眼睛,一个有着翠绿眼眸,如从画中走出的【逆天邪神】绝美少女正看着他……她似乎刚刚才哭过,碧眸泛红,脸颊泪痕犹在。

  无论躯体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灵魂,都没有了疼痛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全身上下,亦没有经过长久折磨和昏迷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疲软感,反而格外的【逆天邪神】舒适。他有些发懵的【逆天邪神】直起身来,目光所及,万花成海,虫鸟为乐,风柔天清,更有仙女在前……整整数息,云澈都恍如在梦中仙境,没有醒来。

  “禾……菱……”云澈定定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木灵少女……

  禾菱,禾霖的【逆天邪神】姐姐。

  当年,禾霖擅自离开藏身之处,为的【逆天邪神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寻找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姐姐;当年,他跪在自己面前请求拜他为师,为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找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姐姐;他将木灵珠给予他,生命将逝之时,流着眼泪,说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一个请求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找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姐姐……

  他终于找到了。

  他没有遗忘。在自己昏迷之前,是【逆天邪神】她向神曦跪地哀求,才得以让神曦允许他进入“轮回禁地”,也得以在此刻脱离求死印的【逆天邪神】噩梦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“求你……代我……找到姐姐……”

  “我是【逆天邪神】全族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王族木灵,带着全族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……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没用……我保护不了姐姐,保护不了族人……我什么都做不到……就算继续苟活下去,也只会害了真心对我好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哥哥……没用的【逆天邪神】我……找不到姐姐,更无法保护她……只能……自私的【逆天邪神】请求云澈哥哥……”

  “不要再说了……你放心,哪怕踏遍整个神界,我也一定会找到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姐姐!我会保护她……谁要害她,我就杀谁!哪怕要豁出命,我也绝对不会让她受到任何伤害!我发誓……我发誓!!”

  “谢谢你,云澈哥哥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……唯一……可以报答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……”

  “在我很小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……爹娘说过……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木灵珠很特殊,它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枚【奇迹的【逆天邪神】种子】,希望它有一天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可以……给云澈哥哥带来奇迹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……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云澈不自觉的【逆天邪神】捂住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口,禾霖当年那些带着眼泪与生命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,一直都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之中,没有半个字的【逆天邪神】遗忘。

  这次,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禾菱,还有禾霖……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木灵珠,他现在就算不死,也生不如死。

  “嗯……”木灵少女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,本以为已经哭干了眼泪,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轻唤之下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眸中一瞬间便泪光朦胧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我,你……”

  看着眼前这个明明陌生,却有着她最亲近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子,她一时哽咽,难以言语。

  “谢谢你……救了我。”云澈直起身,说着无比苍白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谢之语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“我姐姐她叫禾菱……禾菱!”

  “那……她长得什么样子?有没有什么和其他木灵不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特征?”

  “姐姐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好看的【逆天邪神】木灵,是【逆天邪神】世上最漂亮的【逆天邪神】姐姐,比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花朵,比天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星星月亮还要好看!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他本以为,禾霖当初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对自己姐姐最本能的【逆天邪神】亲近赞美,此时看着近在咫尺的【逆天邪神】木灵少女,他才知道,禾霖一点都没有骗他。

  木灵身负纯净的【逆天邪神】自然之力,无论男女,都有着极好的【逆天邪神】长相,这似乎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大自然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恩赐。禾菱是【逆天邪神】木灵王族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后裔,这一点在她身前也展现到了极致,万花娇艳,却不及她半分风华,脸上一点泪迹,却让整个世界都抹上了凄伤。

  木灵少女摇头。云澈昏迷时,她每天都会看着他,此时他醒了过来,面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,她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怯怯的【逆天邪神】避开。

  “我……睡了多久?”云澈问道。

  “十三天。”她小声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,她偷偷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云澈一眼,又马上把美眸转开。

  他……毕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禾霖。她从小到大,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与一个人类男子如此之近的【逆天邪神】接触。

  “十三天……”云澈低念一声,心中暗叹。哪怕自己现在身上已没有了梵魂求死印,也已来不及进入宙天神境了。

  看着手上那枚来自彩脂的【逆天邪神】指环,他在心中黯然轻念:茉莉,我已注定完不成那天对你……还有彩脂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诺了。

  千…叶…影…儿……

  这个名字,还有那个金影在脑中闪现,一股戾气顿时在心魂中横声……但目光触及身前的【逆天邪神】木灵少女,他又死死将这股戾气压下。

  这个女人太过可怕。

  一指断星辰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心机极深,又如蛇蝎般狠辣,偏偏又极为谨慎……避过所有人耳目,在东神域之外动手,对他一个毫无反抗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却还不惜种下梵魂求死印……

  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从不惧强者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当年只有神魂境,都敢一个人对付整个黑魂神宗,并将一个偌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界王宗门搞的【逆天邪神】鸡飞狗跳。

  但千叶影儿实在太过强大,面对她时,云澈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到自己就像被压在万丈山岳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蝼蚁,任凭他倾尽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、手段和心思,都别想撼动一分一毫。

  她既已出手,还不惜种下梵魂求死印,便没有理由收手。

  如今又被迫无法进入宙天珠……难道这一生,都要活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阴影之下?

  想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,和自己在梵魂求死印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折磨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头皮发麻,灵魂一阵发颤:千叶影儿……我不会那么容易死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将来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一天,你落在我手上……

  我非奸你一万遍再将你千刀万剐!!

  他将这辈子最恶毒的【逆天邪神】念想给了千叶影儿……诚然,以他和千叶的【逆天邪神】差距,他也就只能这么想想而已。

  “你……你怎么了?又开始痛了吗?”看着云澈忽然开始轻微扭曲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,禾菱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。

  云澈回神,连忙道:“没有没有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想到了一些事情。那个……神曦前辈呢?我还没有向她拜谢救命之恩。”

  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看向那间立于花海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竹屋,柔声道:“主人她正在静修。主人静修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可打扰的【逆天邪神】。不过,主人这些天每天都会为你压制梵魂求死印,所以静修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都不会很长,你应该很快就可以见到她了。”

  “好。”云澈点头答应,又问道:“神曦前辈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怎样一个人?我在来这里之前,都从来没有听说过她。”

  千叶影儿说过,梵魂求死印普天之下唯有她自己可解。以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层面和实力说出这句话,无可质疑。

  但,神曦却可以解。

  而且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完全感觉不到求死印之苦。

  她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人?居然可以压制千叶影儿那个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?

  不对!千叶影儿说过,中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求死印,哪怕神帝都要要么求死,要么求饶……难不成,她比神帝还要强大?

  而且她栖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居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龙神界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地!?

  禾菱想了一想,说道:“主人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很厉害,也很伟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三年前,是【逆天邪神】主人救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又怜我孤苦,把我带到了这里。但主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其他事,我并不知道,只知道……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似乎被什么东西束缚住,要一直留在这里,虽然偶尔可以离开,但每次离开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都不可以太久,否则,她就会消失。”

  “……消失?”这两个字,让云澈愕然。

  “嗯,主人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么说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禾菱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:“主人每日在这里静修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摆脱‘束缚’。而主人这次因为我……又要晚上很久才能摆脱束缚。”

  她垂下螓首,紧紧的【逆天邪神】咬住唇瓣。

  这个很久……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十年百年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两万年。

  “……”云澈怔了一怔,连忙说道:“不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你,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我。”

  那日在轮回禁地外,神曦轻渺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他全部可以听清。他记得神曦说过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救他,会让她整整两万年心血毁于一旦……

  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她救了自己,会让她摆脱“束缚”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延后两万年之久。

  抬手抓了抓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头皮……这特么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还不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大恩啊。

  他这辈子总能遇到各种厄难,又总能遇到一个又一个贵人……都不知该怨怒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庆幸。

  也难怪夏倾月极尽哀求,她都无比坚决的【逆天邪神】拒绝……整整两万年啊,对于神主这个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段极其漫长岁月。毕竟,神主境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类,寿元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限也才五万年。

  她居然最终会答应救自己……这反而很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可思议。

  禾菱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摇头,她缓缓抬眸,一直避开着云澈眼睛的【逆天邪神】她在这时忽然定定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他,用很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问道:“你可以……告诉我霖儿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吗?他……他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怎么……死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在说这些话时,他从禾菱翠如水晶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中,看到了一抹极深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色。

  从禾霖对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牵挂,云澈很早便知道,他们姐弟的【逆天邪神】感情极好。而禾霖的【逆天邪神】死对禾菱来说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失去最后一个亲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打击,还有木灵王族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断绝……

  “好。”云澈点头。即使很残酷,但他必须告诉禾菱。

  “我见到禾霖,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一个叫黑琊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下位星界。那时的【逆天邪神】我,一心想要得到一颗木灵珠……”

  当下,他将自己欲得木灵珠而入黑琊,‘买得’禾霖后,最终没有忍心杀了他,并将他送回藏身之地……却反而害的【逆天邪神】那里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木灵尽遭屠戮……当时所发生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他极尽详细,尤其禾霖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言,每一语,每一句哀求和每一滴眼泪,都说给禾菱听。

  一直到禾霖祭出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王族木灵珠,然后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怀中含泪消散……

  禾菱一直静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听着,没有插一句话,在听到那一个个熟悉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听到他们全部死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雪手紧紧按在嘴唇上,泪珠疯狂淋落,全身剧烈颤抖,如沐在极地寒风之中。

  “死……了……全都……死了……”她呜咽泣语,字字皆泪。

  “……”云澈不敢去看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害了他们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把灾难引到了那里。我把罪魁祸首雷千峰的【逆天邪神】尸身焚化在他们长眠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但……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这时忽的【逆天邪神】停止,因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所及,一滴绿色的【逆天邪神】晶莹水珠,滴落在他脚边的【逆天邪神】土地上。

  他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抬头,惊然看到,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雪颜上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划下了两道碧绿色的【逆天邪神】水痕。

  那是【逆天邪神】木灵血液的【逆天邪神】颜色!

  而更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她本是【逆天邪神】翠绿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……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蒙上了一层很重的【逆天邪神】灰暗。

  云澈心中一突,慌忙上前扶住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:“禾菱……禾菱!你……”

  “青叶婆婆……青木伯伯……飞羽……竹音……清竹…………全都死了……都……死了……”

  她一声声轻念,碧血锥心,瞳眸没有焦距,唯有痛苦、绝望,以及越来越重的【逆天邪神】灰暗……一种,绝不该出现在木灵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灰暗。

  “禾菱!”云澈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晃了一下她柔弱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,急声道:“你听我说,他们已经不在,而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木灵王族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后裔和希望,所以你必须要更坚强……我有着禾霖的【逆天邪神】木灵珠,也已算半个木灵,以后,我会和你一起寻找和守护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木灵,你不要……”

  一只手在这时无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将他推开,禾菱转过身踉跄而去,身后,拖着一道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碧绿血痕……

  “禾菱!”

  云澈连忙起身,想要追上,身后,传来一声轻柔的【逆天邪神】叹息声。

  “唉……让她去吧。”

  云澈身形一顿,转过身来。

  她沐浴在纯净而圣洁的【逆天邪神】白芒之中,不见容颜,唯有似仙似幻的【逆天邪神】曼妙身姿。

  明明近在咫尺,却似立于高不可及的【逆天邪神】云端。

  神曦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