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303章 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眼泪

第1303章 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眼泪

  没有回应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神曦再次手指轻点,一抹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白芒徐徐飘下,碰触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心上。

  吼!!!!

  白光溃散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声龙之咆哮响彻在这个纯净无暇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地空间,惊起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飞鸟虫蝶。

  “啊!”禾菱被惊的【逆天邪神】小退一步,她看着明显异常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曦,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:“主人,你……没事吧?”

  “……”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手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收回,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白芒如被轻风吹拂的【逆天邪神】烛光,出现了略为混乱的【逆天邪神】荡动。

  禾菱呆看着她,不知所措。她知道眼前女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她是【逆天邪神】世上最尊贵,最神圣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她不问世事,不入凡尘,亦从不会为任何事而触动,就似苍穹之顶的【逆天邪神】悠云般轻渺如尘,不染七情六欲。

  禾菱从未见过,亦从未想过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竟会出现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。

  在奇异的【逆天邪神】静寂中过了许久,她才轻轻说道:“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,我无法封锁。”

  “啊?”禾菱手儿放在胸前,不知该怎么回应。然后,在她惊讶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之中,神曦竟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蹲下身来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,她看到神曦竟在一个人面前矮下身姿……虽然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昏迷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

  她伸出手来,手指点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口,然后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抚动,那团圣白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华也随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指而游移……感应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口泛动碧绿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华,并释放出木灵珠独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纯净气息。

  但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并未停留,在一种奇异感觉的【逆天邪神】牵引下,来到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左臂。

  白光拂过,一抹朱红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华闪动,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左手手背上现出一个剑状的【逆天邪神】朱红玄印。

  在剑状玄印闪耀的【逆天邪神】朱红光华中,竟忽然现出了一个娇小玲珑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。

  她有着朱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长发,红的【逆天邪神】如水晶一般晶莹剔透,有着一张如玉石雕琢般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,透着少女的【逆天邪神】懵懂与稚嫩,一双眼眸亦呈朱红色,如星辰一般闪耀着璀璨动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华。

  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红儿!

  对于云澈而言,应该说对于这个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规则而言,红儿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极其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明明因茉莉所施的【逆天邪神】“魂命星移”而与云澈定下了本该是【逆天邪神】极为严苛残酷的【逆天邪神】主仆契约,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却格外独立,绝对不会对云澈百依百顺,反而会经常性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哭大闹逼得云澈各种妥协哄骗,好生伺候。

  而且她还各种不受云澈所控,经常会自己就忽然出现。

  不过,她至少还有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分寸”,从不会在外人面前暴露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

  但这一次,云澈处在昏迷之中,她竟然当着神曦之面,主动现身。

  “啊……”禾菱一声轻呼:“小……女孩?”

  “呼……啊!”红儿一出现,便伸了一个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懒腰,显然刚才正在睡梦之中。一双释放着朱红光华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子看向四周,然后定定的【逆天邪神】落在了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……很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,奶白色的【逆天邪神】脸儿上逐渐浮现起疑惑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。

  看着红儿,神曦怔在了那里,两人就这么对视了许久,她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出声:“菀……蝴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你……你……还……活着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掩在嘴唇上,她听到了神曦声音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抖,甚至……听到了些许的【逆天邪神】泣音。

  听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红儿脑袋一歪,疑惑道:“碗壶?大姐姐,你要吃东西吗?刚好,人家也有些饿了。”

  “对啦!大姐姐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谁呀?为什么人家一感觉到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就忍不住自己出来了,而且……而且……”她看着神曦身上白光,眼瞳迷茫,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咬了咬手指,才终于想到一个合适的【逆天邪神】词语:“而且好怀念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……好奇怪。”

  说完,她又很小声的【逆天邪神】自语了一句:“被主人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肯定又会生气。”

  看着红儿天真无暇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子,神曦轻声道:“菀蝴,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记得我了吗……我是【逆天邪神】神曦……”

  “神吸?”红儿眨了眨眼睛,然后俏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起来:“大姐姐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好奇怪哦。不过不知道为什么,人家忽然好喜欢你……和喜欢主人一样喜欢哦。对啦!你要不要做主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老婆呢,这样,人家就可以经常和你一起玩啦。”

  “……”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落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:“你喊他……主人?”

  “对呀!”红儿欣笑着点头:“主人对人家最好了,会给人家吃各种好吃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还会经常讲一些很奇怪的【逆天邪神】故事。”

  “……”她怔怔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红儿,一声很轻很轻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念:“主人……这世上,怎会有人配做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主人……”

  “你不记得我,也不记得自己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谁了吗?”她轻轻问道,音若梦呓。平生第一次,她有一种坠入梦境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。

  那一声直入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龙吟,还有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朱红身影……皆如梦中幻象。

  “当然知道啊!”红儿无比清脆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:“我是【逆天邪神】红儿,是【逆天邪神】主人最喜欢的【逆天邪神】红儿!大姐姐,你又是【逆天邪神】谁呢?为什么会给人家这么奇怪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……唔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奇怪。明明人家一直很听主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从来不可以忽然就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却好想看到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。”

  “红儿……”她轻念一声这个名字,然后柔柔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因为,我们本来……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朋友啊。”

  滴……

  一滴眼泪在白光中盈盈而下,滴落在地,为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花草覆上了一层晶莹的【逆天邪神】白芒,让它们如焕新生,释放出数倍的【逆天邪神】生机。

  “唉?”红儿唇瓣张开,脸儿惊讶:“朋……友?我们?咦?大姐姐,你怎么哭啦?”

  “……没有。”神曦轻轻摇头,轻然浅笑,她伸出手来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靠近向红儿,但,沐浴在白光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玉指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声穿过了那朱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长发。无法碰触。

  灵体……

  她竟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成为了这个人类男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剑灵……

  “嘻嘻,只有主人才可以碰到人家。”红儿弯眉而笑:“不过呢,要是【逆天邪神】主人愿意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你也可以碰到人家哦。”

  神曦手掌收回,似是【逆天邪神】询问,又似乎自语:“你明明中了黎娑大人都无法净化的【逆天邪神】魔毒,为什么会活了下来?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天毒珠吗?”

  “咦!?”红儿眼眸一亮,很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,娇呼道:“哇!大姐姐你好厉害!人家就在天毒珠里面哦!里面很大,睡觉很舒服,而且有很多好吃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怎么都吃不完!就和红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一样。”

  “……”神曦气息异动,她重新看了云澈一眼:“天毒珠……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?”

  “对呀。”红儿笑嘻嘻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,面对神曦,她毫无半点的【逆天邪神】防备。

  “原来……如此。”她声音更轻,也更加柔和:“能被天毒珠认主,看来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‘主人’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很特别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能和我……多说一说摹灸嫣煨吧瘛裤‘主人’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吗?”

  “好啊好啊。”红儿不但没有半点犹豫,反而显得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开心。但马上,她双手捂住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小肚子上,可怜兮兮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,人家忽然有一些饿了。”

  神曦莞尔一笑,玉手轻拂,一把玉白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短剑现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:“这个可以吗?”

  显然,她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很清楚红儿喜欢吃什么。

  “哇!!”红儿眼眸大亮,欢呼一声就扑了上来,抱起短剑,丝毫不顾倾向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咬大吃起来,直惊得一旁的【逆天邪神】禾菱懵然许久……

  她从未见到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曦,而她和朱红少女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句话,她都无法理解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东神域,宙天神界。

  月神界婚典的【逆天邪神】异变后,众星界全部在大乱中传回了宙天神界。除了那些有弟子被选做“天选之子”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界宗门,其他星界也都匆匆告辞离开。

  沐冰云让沐涣之带领冰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人全速折返,但她自己全留了下来,全力探听云澈和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下落,但数日之后,无论云澈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,皆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音讯。

  这一日,沐冰云刚要去求见宙天神帝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一抹冰影闪现,沐玄音从空气无声走出。

  “姐姐!”看到沐玄音,沐冰云心中终于有了依托:“这几天你去了哪里?为什么怎么都无法联系到你?云澈他……他现在……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”

  月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事闹得极大,王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,不用隔日便必定是【逆天邪神】天下皆知。沐玄音没有理由不知道。

  而月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,也自然会倾注在云澈和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那可是【逆天邪神】王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!

  “他现在在哪?”沐玄音问道。

  沐冰云摇头:“我不知道,至今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音讯。”

  沐玄音月眉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动:“他没回来!?”

  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让沐冰云微怔:“当然没有,我这些天一直在探听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,却始终毫无所获。姐姐,你为什么会这么问?”

  “……”沐玄音许久无言。怎么回事?他们明明已脱离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毒手,遁回宙天神界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,为什么会没有回来?

  毫无消息,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……也没回月神界。

  甚至可能就没回东神域!

  他们去了哪里?到底怎么回事?

  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她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茉莉,都并不知道云澈竟被千叶影儿种下了梵魂求死印。

  “姐姐,究竟怎么了?”沐冰云急声追问道。

  “……”沐玄音微微摇头:“没事。他应该会回来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咳!”

  话音未落,她忽然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重咳,雪颜也出现了一瞬的【逆天邪神】惨白。

  沐冰云一惊:“你受伤了?怎么回事?是【逆天邪神】谁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手?”

  “一点很轻的【逆天邪神】伤,不用担心。”沐玄音显然不想在这件事上多说,脸色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寒下:“云澈既已决定入宙天珠,宙天神境开启之前定会回来。你先回吟雪,我会留在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等待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。”

  “不行。”沐冰云拒绝:“你潜入这里本就风险极大,一旦被发现后果不堪设想。我在这里,行动上反而要比你方便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”

  沐玄音默然一会儿,微微颔首:“也好。”

  说完,她转过身去,准备离开。

  “姐姐,你去哪里?”

  “月神界。”

  声音未落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已缓缓消失,只余一抹轻灵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影。

  断月拂影的【逆天邪神】匿影之境,在云澈身上便堪称逆世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技,让一众神主都为之动容惊叹。

  而在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真正可称作“鬼神莫测”。

  强如宙天神界,皆如入无人之境。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