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302章 恩断情绝

第1302章 恩断情绝

  “不……行!”云澈死死咬牙:“我说过……这件事……我必须……和你……一起……”

  夏倾月胸口剧烈起伏,许久,才冷着声音道:“他们,一个,是【逆天邪神】对我恩重如山的【逆天邪神】义父,一个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性命将尽的【逆天邪神】生母,我负了他们,他们如何待我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应该,哪怕需以命赎罪,我亦心甘恰灸嫣煨吧瘛块愿……与你又有何干?”

  “你我夫妻一场,但十二年,有名而无实,少聚而多离。虽是【逆天邪神】夫妻,却情如薄冰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呼吸屏住,不明白夏倾月为什么要说这些话。

  她终于转过身来,再次面对云澈,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容和眼眸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冰冷,毫无情感,她蹲下身来,手中,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那张属于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婚书。

  “我为护你尊严而背弃义父生母,为救你性命远赴此地……至此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对得起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夫妻名分,与你再无亏欠。从此之后,你属西域龙神界,我属东域月神界,各自天涯,无恩无怨!”

  “你我夫妻,从今日开始……恩断情绝!”

  哧……

  一声轻响,夏倾月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婚书顿时化作无数苍白的【逆天邪神】碎片,又在飞散之中化作更加微小的【逆天邪神】粉尘……直至完全化作虚无,再无一丝一毫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与残留。

  神曦:“……”

  “啊?”禾菱美眸睁大,怔怔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场景。她无法理解,明明前一刻为了他跪地哀求,不惜以命相保,为何忽然,又会变得如此之绝情。

  “倾……月……”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液都在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涌向头顶,云澈已彻底无法呼吸:“你……”

  她站起转身,再不看他,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该知道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,若不想死,在你羽翼足够丰满之前,就不要离开龙神界!五十年后,我夏倾月是【逆天邪神】生是【逆天邪神】死,是【逆天邪神】福是【逆天邪神】祸,也已与你毫无关系!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张口,他想要说什么,但血气冲顶之下,他大脑一片混沌,怎么都无法发出一丝声音。

  长久的【逆天邪神】折磨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本就虚弱不堪,如今气血涌顶,逆血攻心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忽然一黑,昏死了过去。

  但那只抓在她裙角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依然抓扯的【逆天邪神】很紧很紧……几乎用尽了他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和意志。

  夏倾月仰头,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吸了一口气,才俯下身来,一点一点,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裙角松开。

  没有再说话,她缓步向前,每走一步,脸色便会平静一分,十步之外时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已一片冰寒,看不到一丝柔和与眷恋。

  “神曦前辈,倾月告辞。”

  说完,她准备飞身离开……而就在这时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忽然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颤,一道血箭从她唇间猛喷而出,在前方纯净的【逆天邪神】土地上印上了一道刺目的【逆天邪神】猩红。

  这道血箭似乎带走了她全部的【逆天邪神】力气,她缓缓跪倒在地,肩膀不住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抖,垂落的【逆天邪神】发丝间,滴滴泪珠无声而落,任凭她如何努力,都无法休止。

  “唉……”天地间传来一声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叹息:“你又何苦如此?”

  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颤抖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剧烈,却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肯发出一丝声音……过了许久,她才终于站起身来,轻轻道:“我已经……没有资格为自己而活……”

  “除了你自己,没有人可以逼你如此。”神曦轻柔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。

  夏倾月幽幽摇头,她玉臂挥动,遁月仙宫现于上空。她却并没有立刻进入遁月仙宫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折身,一团玄光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闪现,然后随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所指,飞向了昏迷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。

  顿时,那抹玄光依附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

  上,消失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体内。遁月仙宫也在这时闪烁了一瞬明亮的【逆天邪神】白光。

  遁月仙宫,就此易主。

  “神曦前辈,五十年后,若倾月还活着,定会报答你今日大恩。若倾月已不在世上……便来世再报。”

  神曦:“……”

  她飞身而起,向东方远远而去,很快,身影和气息便消失在了东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尽头,只留下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孤单寥寂,以及那道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迹……依旧猩红刺目。

  一道眸光转向她离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,很久才收回,轻叹一声:“至情至性,却又如此刚烈倔强,这般奇女子当真少见。愿天佑于她吧。”

  禾菱一直跪坐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侧,一双翠绿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子始终看着他。她和这个男人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相见,以往也从未有过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交集……却成了她在这个世上最大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灵寄托。

  “主人,他……没事吧?”禾菱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,脸上依然挂着点点晶莹的【逆天邪神】泪珠。禾霖已经的【逆天邪神】打击实在太大,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云澈这个心灵寄托在前,她或许已经崩溃。

  “把他带进来吧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禾菱连忙抹去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泪珠,将云澈小心翼翼的【逆天邪神】抱起,踏入到了结界之中。

  一入结界,在结界之外所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朦胧迷雾一瞬间全部消散,呈现在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万紫千红的【逆天邪神】绝美世界。

  这里绿草幽幽、百花争艳、七彩缤纷,数不清的【逆天邪神】奇花绽放着近乎妖艳的【逆天邪神】美丽,和与它们缠绕在一起的【逆天邪神】绿草共同铺成一片花与草的【逆天邪神】海洋。花草之外,空气、大地、树木、流水、天空……无不纯净的【逆天邪神】像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虚幻的【逆天邪神】梦境。

  任何第一次到来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都会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相信自己是【逆天邪神】走入了一个童话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……没有一丝的【逆天邪神】尘埃污秽,没有罪恶,没有纷争。

  随着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迈步,她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花草全部向着她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摇曳起来,一些玉蜂彩蝶也欢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飞至,围绕着她翩翩飞舞。

  迈过花草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前方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间很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竹屋,竹屋之上爬满了翠绿的【逆天邪神】青藤,掩着竹屋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扇同样翠绿的【逆天邪神】竹门,除此之外,整个竹屋便再无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装饰,整个世界,也看不到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繁物。

  没有奢华的【逆天邪神】宫殿,没有璨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光……只有这么一间与整个世界融为一体的【逆天邪神】小竹屋。

  竹屋之前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沐浴在迷雾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身影。

  不,走得近了便会发现,那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迷雾,而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团白光。白光稍显浓郁,又格外的【逆天邪神】自然与柔和,将那个身影悄然遮掩,看不清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容颜,只能隐约捕捉到一个无比曼妙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姿。

  这团白光似乎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她刻意释放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自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环绕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,似是【逆天邪神】本就属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。

  随着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走近,白芒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缓缓转过身来,与此同时,一种圣洁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扑面而至……没错,是【逆天邪神】圣洁,一种真正意义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圣洁——甚至可以说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圣,让人无比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到自己身体与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污秽,让人想要跪地膜拜,让人感觉自己连靠近一步,连多看她一眼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不可原谅的【逆天邪神】亵渎。

  这与那些在成长环境中所培养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圣洁气质不同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圣,源自灵魂深处,亦能直击灵魂深处。

  禾菱将云澈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放在地上,然后深深拜下:“主人,是【逆天邪神】菱儿提出了过分的【逆天邪神】要求,菱儿……”

  “不必说。”她轻轻摇头,声音分外的【逆天邪神】酥柔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当年对你许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诺,现在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兑现它。”

  “……”禾菱紧咬嘴唇,内心悸动间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法言语。

  当年,神曦对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救

  命之恩,她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无以为报。而今日将云澈留下,这对她意味着什么,禾菱心中很是【逆天邪神】清楚……这份大恩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十生十世都无法还完。

  虽然命运对她无比残酷,都能遇到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主人,她无比感恩于天。

  云澈再次陷入昏迷状态,但身体紧绷,脸上依旧满是【逆天邪神】痛苦。神曦稍稍俯身,覆着圣洁白芒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轻轻抚下,顿时,一层更加浓郁的【逆天邪神】白光覆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久久不散。

  在这层白光之下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和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松弛了下来,就连呼吸也逐渐趋于平稳,不再艰涩。

  “他所中的【逆天邪神】‘梵魂求死印’,它同时种于魂、血、筋、体,是【逆天邪神】目前世上最恶毒的【逆天邪神】诅咒,为他种此求死印之人,为东神域四王界之首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女千叶影儿。”

  虽没有碰触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但对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她已从梵魂求死印所带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气息上清楚知晓。

  “梵帝……神女……”禾菱轻轻呢喃。虽然她极少接触外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但“梵帝神女”之名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如雷贯耳。

  “梵帝神女心机极重,少露人前,更极少出手,却不惜以损伤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魂源为代价,对他种下梵魂求死印。看来,此子身上必定有她所求之物。”神曦柔柔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,每一言,每一语,都轻柔的【逆天邪神】像是【逆天邪神】飘于云端。

  “会不会……会不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木灵珠?霖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木灵珠!”一念至此,禾菱心绪再乱。王族木灵珠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世上少有的【逆天邪神】,能让王界都为之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

  “不,”神曦微微摇头:“王族木灵珠虽是【逆天邪神】能引万灵垂涎的【逆天邪神】圣物,但不至让梵帝神女如此。”

  “接下来半个月,我会全力压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求死印,如此,半月之后,每次发作时不至于过于痛苦。而这半个月,我会让他一直处于昏睡之中。所以,你放心便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禾菱重重叩首:“主人,菱儿……菱儿……他……就拜托主人了。”

  “去吧。”神曦微微而笑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禾菱乖巧的【逆天邪神】起身,又看了云澈一眼,然后放轻脚步离开,以免打扰到她。

  一直走出了很远,她抱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蹲下,整个身影几乎与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花草融为一体……终于,她再也无法控制,肩膀颤抖,手儿拼命捂着唇瓣,眼泪决堤而出,簌簌而落……

  “本该受大自然庇护的【逆天邪神】木灵一族,却遭受如此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悲苦。若黎娑大人有灵,定会为之痛心。”

  神曦幽幽而叹,右臂抬起,玉指轻点,一点白芒顿时缓缓飞落,覆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心……准备暂时封锁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。

  她和夏倾月说过,云澈在轮回禁地期间,记忆会被封锁,不记得以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事。离开这里后,也不会记得任何这里发生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事……这对神曦而言,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可踏破的【逆天邪神】底线。

  白芒飘落,点入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心……但,下一个刹那,那抹白芒忽然崩散,伴随着一声镇魂的【逆天邪神】龙吟。

  吼——————

  在这个只有蝶舞虫鸣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这声龙吟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震骇,它惊吓到了哭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木灵少女,更让白芒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仙影全身剧震。

  “主人!”

  木灵少女以最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抹去泪珠,焦急的【逆天邪神】跑回这边:“发生什么事了?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……”

  话未说完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美眸忽得一凝……因为她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看到,神曦沐在白芒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仙影竟在剧烈发抖,而她点出的【逆天邪神】玉指亦定在空中,许久都没有收回。

  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被抽离了心魂。

  :。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