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301章 禾霖、禾菱

第1301章 禾霖、禾菱

  “禾霖……要我……找到……你……终于……啊……呃啊啊啊啊!!”

  短短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个字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耗尽了云澈艰难苏醒的【逆天邪神】几分意志,随之便再次落入噩梦深渊之中,除了嘶哑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和狂乱的【逆天邪神】挣扎,再说不出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字。

  “霖儿……霖儿!!”

  禾菱心魂大乱间,脑中尽是【逆天邪神】禾霖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子,眼前仿佛是【逆天邪神】禾霖正在痛苦挣扎,让她一瞬间痛彻心扉,她猛的【逆天邪神】转身,泣声道:“主人,求你救他……他是【逆天邪神】霖儿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弟霖儿……求你救他,求你救他!!”

  “……”夏倾月怔然看着哭泣中木灵少女,她在为云澈哀求,如她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哀求。

  “菱儿,”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带着轻叹:“他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弟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身负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木灵珠。”

  “菱儿知道,”木灵少女字字带泪:“但……他是【逆天邪神】霖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恩人,是【逆天邪神】霖儿托付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霖儿生命的【逆天邪神】延续……”

  “噗通”一声,她重重跪地:“求主人救他,求主人救他!”

  失去木灵珠,木灵必死无疑。抢夺木灵的【逆天邪神】木灵珠,是【逆天邪神】十恶不赦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罪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木灵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死敌。

  但,王族木灵珠不同。

  云澈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王族木灵珠,它有着完完整整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好、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王族木灵珠。而一个人类身上出现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王族木灵珠,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王族木灵心甘恰灸嫣煨吧瘛块愿的【逆天邪神】托付。

  作为世间最纯净的【逆天邪神】生灵,木灵有着感知善恶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。身为王族木灵,愿意舍弃生命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木灵族给予一个人类,或者,是【逆天邪神】对他有着无以为报的【逆天邪神】大恩,或者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甘愿将一切都托付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

  同为木灵王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后裔,禾菱比任何生灵都清楚这一点。

  “……”回应禾菱哀求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长久的【逆天邪神】无言。

  她能感受到禾菱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悲戚与痛苦。因为她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渴望,甚至可以说她坚强活着的【逆天邪神】动力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找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弟禾霖……就如禾霖渴望着能找到她一般。因为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她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人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木灵王族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。

  如今,禾霖的【逆天邪神】木灵珠出现在一个人类身上,也就意味着禾霖已经死了。

  更意味着……木灵王族,就此断绝。

  这对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打击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塌地陷。

  而身负禾霖木灵珠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绝望之际……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根稻草……或者说慰藉。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“主人……”禾菱重重叩首,泣声已带上了丝丝沙哑:“霖儿死了……菱儿……已再无亲人……父母为保护菱儿而死……而菱儿……却弄丢了霖儿……不但没能护他一朝一夕,就连他……最后一面都没见到……”

  “他是【逆天邪神】霖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托付之人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霖儿留在世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希望……我无论如何……也要守护他……求主人……求主人救他……菱儿以后哪里都不去……一生一世……来生来世都陪伴主人左右……求主人……救他……”

  悲苦……眼泪……自责……愧疚……绝望……

  这个初见时纯美娇怯,无垢无暇的【逆天邪神】木灵少女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和灵魂在感知到云澈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木灵珠后全面崩溃……

  她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父母和无数族人自爆木灵珠而亡,为他们争取到了逃亡之机……她和禾霖在逃亡中走散……那些年,她不顾自己被人盯上,疯了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找寻……

  在这个对木灵而言无比可怕残酷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找到禾霖,是【逆天邪神】她活下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大支撑,几乎每一天,她都活在将禾霖弄丢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自责之中……三年前,她只身到达一个传闻有木灵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界去寻找禾霖,被人所围,幸得神曦相救,带回此处……

  她服侍于神曦之侧,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请求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求她帮她找到禾霖。

  如今她已知道,自己再不可能见到禾霖,留在世界上的【逆天邪神】,唯有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木灵珠。

  这些年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、渴盼、愧疚……也在濒临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悲苦之下,牢牢的【逆天邪神】系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……

  “唉……”

  轮回禁地的【逆天邪神】飘渺云烟中,传来一声悠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叹息:

  “看来,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意。当年我将你带回时,曾答应会助你找到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王弟,我既答应了你,自不会食言。菱儿,你起来吧……我救他便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禾菱泣音稍滞,然后深深拜下:“谢……主……人……”

  这三个字,带着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抖。虽然她陪伴在神曦身边只有短短三年,但她深深知道这句话对她而言意味着什么……这份天恩,她注定永世难报。

  她泪眼婆娑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,他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和样子让她内心亦痛到窒息,她抓起他挣扎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,泣声劝慰道:“你听到了么,主人她愿意救你了,你很快就会没事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很快就会好起来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如万钧重压离身,夏倾月心中喜悦之时,一种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虚脱感袭来。她看了禾菱一眼,向前方轻轻拜下:“神曦前辈大恩,夏倾月永世不忘。”

  “你不必谢我。”仙音徐徐,犹在梦中:“我救他,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菱儿,亦因他身负王族木灵珠,并不会玷染此地。”

  夏倾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微微摇头:“前辈肯救他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恩。待他身上求死印解除,前辈但有所命,倾月无…不…遵…从。”

  一道神识柔柔扫过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似乎在这时,那个云雾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仙影才真正打量起她:“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倔强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,你一向皆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吗?”

  夏倾月:“……”

  “我虽可救他,但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梵魂求死印极其霸道,欲完全祛除,需至少五十年。这五十年间,他必须留在此地,半步不得离开。而且,我需封锁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,在此地的【逆天邪神】五十年,他不会记得以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五十年后他离开时,亦将不记得这里发生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。”

  “好,谢前辈成全。”耳边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,夏倾月一点都不觉得意外:“晚辈会托付一人,五十年后来此地接他离开。”

  “哦?”仙音轻咦:“为何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来接他?”

  “……”夏倾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回答,转而问道:“求问神曦前辈,这五十年间,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求死印完全祛除之前,可有办法减轻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?”

  “你放心,”那个声音很快便轻柔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她:“我虽无法短时间内除去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求死印,却可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求死印逐渐不再发作。纵然发作,也不至无法承受。”

  仙音在耳,一抹纯净到不可思议的【逆天邪神】白芒从云雾中飘落而下,罩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白光近体,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美眸顿时一凝……她感觉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、血液、玄脉、灵魂……都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至纯至净的【逆天邪神】泉水温柔的【逆天邪神】洗涤。身体上被云澈抓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创伤疼痛减缓,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彷徨感伤被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抚平,就连五感,都变得格外清明……

  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义父说的【逆天邪神】“那种力量”?

  白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光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笼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顿时,他身体的【逆天邪神】挣扎缓了下来,肌肉和血管的【逆天邪神】抽搐,以及嘶叫声也一点点舒缓,整个人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从地狱血池中捞起,泡入了温泉之中,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细胞,每一个毛孔都为之一舒。

  混乱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在这时出现了些许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明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只手在颤抖中缓缓举起……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恢复了少许对身体的【逆天邪神】控制,口中,亦说出了两个颇为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字语:“倾……月……”

  缓解终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缓解,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祛除。云澈全身依旧痛苦不堪,但已到了他意志可以勉强承受抵御的【逆天邪神】程度。

  心中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担忧消散,夏倾月再次向前方深深一拜,然后向云澈轻语道:“太好了……神曦前辈已答应救你,你不用再这么痛苦下去了,已经……再没有什么事了。”

  “虽然,五十年很长。但,留在神曦前辈这里,谁也不可能再伤害得了你,若你能得到神曦前辈的【逆天邪神】赞赏或喜爱,还会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机缘。”

  “所以,这五十年,你安心的【逆天邪神】留在这里,忘记外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。”

  身中梵魂求死印,云澈已注定无法进入宙天珠,也就此措失宙天神境三千年的【逆天邪神】莫大机缘。但,被千叶影儿盯上,天下本已无云澈容身之处,而留在这里,对云澈而言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五十年的【逆天邪神】绝对安生。

  因为,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都绝不敢强行踏足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地。

  “我既已答应将他留下,你便无需再挂怀。”神曦之音徐徐传来:“你身负琉璃之心,为天道庇佑之女,我既留下了他,那么亦可许你一同留下,在此陪伴他。”

  对神曦而言,这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次破例……因她那数十万年难得一见的【逆天邪神】琉璃心。

  将云澈轻轻放在地上,夏倾月缓缓站起身来:“谢神曦前辈好意,他留在前辈这里,倾月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无需再有任何担心。”

  “倾月已打扰前辈多时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时候离开,回我该去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了。”

  “哦?”对于这个回应,神曦似乎颇为惊讶。

  她最后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云澈一眼,然后闭上眼眸,转过身去,就这么近乎决绝的【逆天邪神】准备离开。

  而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裙摆,却在这时被一只颤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牢牢抓住。云澈全身颤栗,面孔抽搐,但抓在夏倾月裙摆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很紧很紧:“倾月……你要……去……哪里……”

  随着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为舒缓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也在一点点恢复清醒。夏倾月会去哪里,又能去哪里……唯有月神界。

  而月神界婚典一事,她已成整个月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罪人。就算月神帝当真如她所说,待他如亲女,再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错都可以原谅她……但,他之外,还有整个月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。

  而且,谁也不可能相信,月神帝会真的【逆天邪神】生生消去了所有怒火……月神界可能会将她囚禁、驱逐、废掉玄力……甚至处死。

  “……”夏倾月停住了脚步,却没有回头:“你放心,我不会有事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必须面对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