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299章 禁地仙音

第1299章 禁地仙音

  轮回禁地,远古诸神时代掌控轮回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“轮回之井”所在之处,当时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神一族亦是【逆天邪神】轮回之井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者。

  后神魔恶战,龙神一族覆灭,轮回之井亦遭毁灭,变成一口“死井”。但作为曾经掌控诸神轮回的【逆天邪神】枢纽之地,它被完好的【逆天邪神】留存至今。

  而这里之所以会成为龙神界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地,并非仅仅因为“轮回之井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更因一个人……

  遁月仙宫极速飞行下,所有景象快速后掠。那些路过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、飞龙只觉得一阵劲风掠过,却连遁月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丝残影都看不到。

  横穿了大半个龙神界,遁月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幕之上,忽然出现了一抹炽白色光芒……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结界,笼罩在一片静寂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地上。它所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白色光芒毫无瑕疵,纯净中,带着一种渗透心灵的【逆天邪神】纯净。

  目视着那抹来自结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白光,夏倾月分明感觉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都为之安静了许多,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一团温和的【逆天邪神】暖光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中耀起,安抚着她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。

  这种神奇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让夏倾月美眸一凝,抱起云澈快速站了起来,同时急声道:“到了,我们到了!云澈,快把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神印给我!”

  数息之后,那抹白光已呈现出它结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完整形状。就在这时,一声无比威严的【逆天邪神】厉吼从前方猛然传来:

  “前方何人!竟敢擅闯轮回禁地!”

  厉吼声中,遁月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忽然现出两只巨龙之影……两只巨龙皆身长数千丈,龙目含怒,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龙躯封死了遁月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进路。两股骇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龙威带着无比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迫感重重压下,让夏倾月如被万岳压身,完全屏息。

  轮回境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龙神!

  真龙之怒,无人可逆。夏倾月自然不会强闯,遁月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也在这时快速缓下,她抱起云澈,直接脱离遁月仙宫从空中降下,落在下方古老厚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地上,向两大守护巨龙急声喊道:“两位龙神前辈,在下东域月神界夏倾月,特来求见【神曦】前辈。”

  “月神界”三个字未让对方有半点动容,回应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骇人震空的【逆天邪神】雷霆之音:“龙皇恰灸嫣煨吧瘛孔令,轮回禁地万灵不可踏入!速速离开,再敢踏前半步,无论尔等是【逆天邪神】谁,杀无……”

  “赦”字还未出口,龙神守卫的【逆天邪神】震天之音便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什么忽然遏住,生生中断,就连那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也出现了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凝固。

  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右臂举起,手中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枚闪耀着白色光华的【逆天邪神】龙形宝玉:“此为龙皇恰灸嫣煨吧瘛孔赐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神印。还请两位龙神前辈允许晚辈进入轮回禁地。”

  两大龙神守卫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目满是【逆天邪神】震骇,气势也快速消弭……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在收敛龙威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龙神印那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皇威压,在无形间将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层层泯灭。

  在龙神界,见龙神印,如见龙皇!

  龙皇在位数十万年,一共也才赐出过三枚龙神印。他们二人虽为龙皇守卫,却也从未能有幸亲见龙神印。但,龙神印上所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皇威压却绝对作不得假。而普天之下,也没有人胆子大到敢冒充龙神印。

  两大龙神守卫面面相觑,随之,天空白芒一闪,两只巨龙身影同时消失,化作了人之形态,落在了夏倾月和云澈身前,四目直直的【逆天邪神】盯着夏倾月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神印。

  由于人之形态能量消耗、躯体负荷极小,且颇为方便行动,所以龙族在能够化形之后,平日里都会呈现人之形态,龙族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其他兽族、妖族也大都如此。

  化作人形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神守卫看上去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两个普普通通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人,穿着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龙鳞神甲,也不知是【逆天邪神】外制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自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所生。目光从龙神印上离开,他们重新打量了一遍夏倾月和云澈,最终目标落在了云澈身上。

  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正处在昏迷中,而偶尔的【逆天邪神】昏迷,对他而言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奢侈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。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却无比骇人,让他们心中剧烈一动。

  “此子,莫非便是【逆天邪神】龙皇半月前赐予龙神印的【逆天邪神】东域年轻人?”

  “云澈!”另一个龙神守卫接口道。

  龙皇在东神域欲收义子,还赐予龙神印,这在龙神界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他们又岂会不知。

  没错,虽然云澈到来神界才三年多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在西神域也已广为人知。

  “他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。龙神印在此,绝无虚假。”夏倾月急声道:“他身上中了极为恶毒的【逆天邪神】咒印,世上唯有神曦前辈能解,还请两位龙神前辈通融!”

  左侧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神守卫道:“见龙神印如见龙皇,你们欲入轮回禁地,我们无权阻拦。但,奉劝一句,你们纵然通过我们,也绝无可能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进入‘轮回境地’。”

  另一个龙神守卫也肃然道:“我等在此守卫数万年,除了龙皇和她最近新收的【逆天邪神】侍女,从未有一人能真正踏足轮回禁地。”

  “除非她主动离开轮回禁地,否则,见到她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绝无可能之事。所以,莫要强求。”

  龙神印在前,他们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善意的【逆天邪神】劝阻。

  而这些,夏倾月也已知晓……毕竟,在月神帝那个层面,“她”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极其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关于“她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神帝层面,无不知晓。

  甚至,若能见她一面,如神帝这般傲凌混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都会有一种受宠若惊之感。

  也因此,要见到她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比登天还难……说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世上最艰难的【逆天邪神】事都毫无夸张。

  夏倾月收起龙神印,抱着云澈快速起身:“谢两位龙神前辈成全,我必须要……见到她。”

  她快速浮起,飞向前方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。听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两大龙神守卫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紧紧皱眉,他们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想将她拦下,但想到龙神印,但又都马上收回了手,只能无奈的【逆天邪神】再次重声劝道:“记住,千万不要将‘她’触怒,否则……龙皇都救不了你们。”

  夏倾月身影已经远去,不知有没有听到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

  轮回禁地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庞大,但始终只有一人居于此地。而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这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它成为了龙神界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地——龙皇都不能随意踏入,这句话没有半个字的【逆天邪神】夸张,遑论他人。

  若非有龙神印,不要说夏倾月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月神帝亲至,也绝不可能被允许通过。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通过两大龙神守卫,进入的【逆天邪神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轮回禁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外围。想要真正进入轮回禁地……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龙神印,也将毫无助力。

  夏倾月速度极快,明明心急如焚,但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触感却在前行中发生了无比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。

  越是【逆天邪神】向前,自然气息便越是【逆天邪神】清晰浓郁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元素都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温和,很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风,很舒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流水声,大地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都好闻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人陶醉。

  继续向前,自然气息已温和浓郁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可思议,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也发生了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一眼望去,前方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云烟环绕,恍若仙境,耳边传来和熙的【逆天邪神】鸟声蝶舞,甚至隐约能听到千草万花的【逆天邪神】嬉戏耳语……

  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进入了一个虚幻的【逆天邪神】童话世界,没有尘世的【逆天邪神】污浊与喧嚣,更没有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纷争与罪恶。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,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形都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放缓了下来,内心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纯净的【逆天邪神】泉水轻柔的【逆天邪神】抚触,变得平静安和了许多。

  砰!

  夏倾月快速前行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重重碰撞在一个看不见的【逆天邪神】屏障之上,她抱着云澈连退好几步,险些跌倒在地。

  前方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云雾缭绕,只能隐约看到一些轻微摇曳的【逆天邪神】花草之影,纵以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力,也再看不到其他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灵觉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法向前渗透半分。

  仿佛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常人永不可及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。

  轮回禁地!

  夏倾月知道,前方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无形屏障,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纵然再强上百倍,也绝无可能强行进入……就算能,她也断然无法那么做。她胸口起伏,竭力压下心魂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激动澎湃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双膝跪地:

  “晚辈东神域夏倾月……与夫君云澈,求见神曦前辈。”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美眸与声音带着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乞求与渴望……但,整个世界依旧只有梦幻般纯净的【逆天邪神】花香鸟语,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回音。

  夏倾月手掌放在胸口,深深拜下,近乎虔诚的【逆天邪神】再次喊道:“晚辈夏倾月与夫君云澈,求见神曦前辈。”

  回答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,依旧只有沉默,仿佛这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梦幻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空无世界,根本没有人听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喊。

  夏倾月将云澈轻轻抱紧,再次喊道:“打扰神曦前辈清静,晚辈罪该万死。但夫君他身中‘梵魂求死印’,天下唯有神曦前辈能够救他。求神曦前辈大发慈悲,现身相救……晚辈夏倾月,愿以命相保!”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每一个字都带着深深乞求的【逆天邪神】悲戚,为这个宁静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都染上了些许的【逆天邪神】悲凉。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侧,一群飞舞在花丛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彩蝶也折起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彩翼,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跪在那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。

  她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拜下……许久,都没有起身。

  这时,停驻很久的【逆天邪神】彩蝶忽然全部飞起,在花间欢喜雀跃的【逆天邪神】舞动……一个声音,也在这时响起在这个纯净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之中:

  “这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该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你去吧。”

  这个声音很柔很美,像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云端,又似来自梦境,如轻云一般飘渺,如和风一般轻柔。任何人听在耳中,都会无法相信这世上竟会有如此柔软纯美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……或许就连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“飘渺仙音”,都难及其万一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