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298章 西域龙神界

第1298章 西域龙神界

  轰隆隆隆隆……

  太初神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初始之地,灰白的【逆天邪神】沙尘弥漫天地,空间被撕扯、扭曲如汹涌的【逆天邪神】浪涛,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一个微小的【逆天邪神】角落,都充斥着常人无法想象的【逆天邪神】毁灭力量。

  茉莉与彩脂合力激战千叶影儿,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属性完全不同,天杀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核心是【逆天邪神】即将力量极度压缩,然后瞬间爆发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瞬杀,而天狼神力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强横无匹,大开大合的【逆天邪神】毁灭。但互为心中最重要、最亲近之人,两人虽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协力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配合的【逆天邪神】亲密无间。

  但,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实在太过恐怖。茉莉与彩脂皆是【逆天邪神】倾尽全力,却没有对她造成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制,除了最初被茉莉斩断的【逆天邪神】发丝和面罩一角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没有被留下任何伤痕,就连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身金衣,都看不到半处的【逆天邪神】折乱。

  “天星恸!!”

  苍狼咆哮,天狼圣剑如天星坠落,浩瀚剑威让空间层层塌陷。

  立于天星剑域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心,千叶影儿金发飞舞,身体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动不动,一个并不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光环凭空出现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将弥天剑威直接禁锢,再无法压下。

  刹!

  千叶影儿眸光一闪,金环之中竟伸出一只金色大手,直接穿破天星剑域,轰向彩脂胸口。

  “彩脂!!”

  本欲攻向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茉莉眼神骤变,身影陡转,一道红影急掠,诛神刃从攻势强行转为守势……

  砰!!

  刹那抵御,诛神刃便被狠狠震开,一道金芒直中茉莉胸口,茉莉一口血箭喷出,如枯叶般横飞而去。

  “姐姐!!”

  彩脂一声惊叫,脸色惨变。她没有扑过去看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一直被她死死压在身体最深处的【逆天邪神】戾气在这一瞬间随着全身血液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涌上头顶……一道苍狼之影在她背后诡异浮现,睁开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血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狼瞳。

  “千叶……”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在发颤,抓着天狼圣剑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在发抖,本是【逆天邪神】空灵如清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像是【逆天邪神】灌入了地狱猩血,变得无比阴森凄厉:“我……杀……了……你!!”

  “……?”刚要向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忽然身形一顿,因为来自彩脂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力在这一刻忽然倍增。

  毫无夸张的【逆天邪神】倍增!!

  让一直都信步闲庭的【逆天邪神】她忽然感受到了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迫感。

  威凌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狼忽然化作了怨恨的【逆天邪神】魔狼,血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狼瞳如两轮悬于苍穹的【逆天邪神】猩红血月。

  “血…月…诛…仙…剑!!!”

  嗡…………

  那一瞬间,世间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与声音诡异消失,初始之地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从飘云到大地,从巨石到沙尘,全部出现了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定格,然后又在下一个刹那完全湮灭,唯有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齑粉在崩塌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地间混乱飘荡……

  诛仙剑阵?

  千叶影儿脸上闪过讶色,金影疾退,手掌轻轻一掠,在腰间抽出了一把细长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软剑……甩动时如金蛇盘旋,绷直时却又放射出足以刺破天地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芒。

  金剑甩动,轨迹轻渺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将当空覆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诛仙剑阵轻而易举的【逆天邪神】撕开一个空缺……而在同一个刹那,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已疾飞回彩脂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她唇角带血,红衣破碎,伸手牢牢抓在彩脂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上。

  “走!”

  轰!!!!

  随着一声吞没天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响,诛仙剑阵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威爆发,整个太初神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初始之地完全翻覆,空间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彻底摧毁的【逆天邪神】坚冰,呈现着无比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崩塌……远方,无数被惊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凶兽发出震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咆哮声,久久不息。

  漫天肆掠的【逆天邪神】毁灭之力中,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金影从中缓缓走出。任凭天地覆灭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依旧没有沾染半点沙尘。而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与灵觉之中,已没有了茉莉与彩脂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

  “哼,我倒是【逆天邪神】小看了那只幼狼。”她低语一声,然后浮空而起,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飞向太初神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出口。

  她丝毫没有打算追及茉莉和彩脂……当年,茉莉身中魔毒,都生生甩掉了大半个南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追杀,天杀星神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想走,谁也拦不住。

  天杀星神虽然战力在十二星神中最弱,却有着世间无双的【逆天邪神】隐匿、灵觉、爆发和速度。一个能完美隐匿于暗中,冷不丁给你绝命一击,一击不中后还能瞬间远遁,无法追及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星神……强如千叶影儿,也不得不忌惮。

  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什么,她当年如此处心积虑,不惜迂回到南神域也要除掉茉莉。

  千叶影儿离开太初神境,行走于神境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尽虚空,古烛无声临近,站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如枯草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苍白发丝上,还覆着散碎的【逆天邪神】冰晶。

  “小姐,天杀和天狼已遁走,可否继续追及云澈和夏倾月?”古烛缓声问道。

  “他们去了哪里?”千叶影儿问道。

  “南方。”

  “哼。”千叶影儿冷哼一声:“他们没理由去那个方向,障眼法而言,必定早已转向,遁回东神域。”

  “那小姐……”

  “不必追了。”千叶影儿眼瞳微敛,闪过一抹阴暗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芒:“我给云澈种下了梵魂求死印,会有人带着他乖乖来求我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……”“梵魂求死印”五个字,让古烛的【逆天邪神】老目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出现了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剧颤。足足过了数息,他才说道:“若他一心求死,又该如何?”

  “死就死吧。”千叶影儿淡淡冷笑:“天杀刚才说了一句话:邪神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力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法夺舍的【逆天邪神】。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这句话,我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些相信。云澈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来求我,当然最好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心求死,于我又有何损呢?”

  古烛道:“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此番云澈和夏倾月遁回东神域后,很快,宙天、星神、月神三界都会知道小姐对云澈下手,尤其宙天明显对云澈有相护之意,若被他看到云澈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梵魂求死印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“呵,我会惧他?”千叶影儿没有半点担忧之色,反而冷笑一声:“若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或者亲传弟子也就罢了。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虽得他欣赏,但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欣赏,除此之外,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与他毫无相干之人。你觉得,宙天老头会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天才’和我翻脸吗?”

  “……”古烛沉默,然后徐徐点头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老朽多虑了。”

  千叶影儿转过身来,淡淡扫了古烛一眼,忽然道:“寒气?星神中并无用寒气之人,你刚才在和谁交手?”

  古烛道:“她并非星神。她以极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气强行封死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样貌和全部气息,与老朽交手时,也只使用纯粹的【逆天邪神】寒冰玄力,不动半分玄功。”

  “哦?这么说,她在极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掩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?”千叶影儿月眉微蹙,脑中快速搜索起东神域中能与古烛交手,且是【逆天邪神】修炼寒冰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

  “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如此。不过,老朽猜测,她是【逆天邪神】西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青龙帝。”古烛徐徐说道。

  “不可能。”千叶影儿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断然摇头:“龙族生性高傲,绝不屑于藏头露尾之举。如青龙帝这般,更绝无可能。”

  “夏倾月和云澈从月神界遁离并无先兆,无人得知,我们追及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临时起意。就算云澈当真与龙族有莫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渊源,也不可能提前得知,如此之巧的【逆天邪神】忽临此地……能一路追到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,唯有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人!”

  “这些,老朽自然知晓。”古烛叹声道:“但,小姐有所不知,此人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女子,且她不动玄功,仅凭寒冰玄力,便将老朽强拖至今。若她全力以赴,很有可能……在老朽之上。”

  “……”千叶影儿眉头微动,她眸光转过,问道:“古伯,东神域之中,配得上‘在你之上’这四个字的【逆天邪神】,共有几人。”

  古烛答道:“除了那几位隐世不出的【逆天邪神】‘老祖’,唯有四神帝,以及小姐。”

  “这么说,我们东神域又出了一个神帝级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……而我们却一无所知?”千叶影儿语气怪异。

  “……”古烛无言,因为这是【逆天邪神】绝无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“东神域水系玄功最强者,为琉光界水千珩,冰系则少有人修,最强者应该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所出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吟雪界,吟雪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音界王虽是【逆天邪神】中位界王,却修为极高,当年为四级神主,到如今,撑破天也最多是【逆天邪神】中期神主……”千叶影儿在思虑中自言自语,最后目光冷凝:“难道说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青龙帝?”

  当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可能性皆无法成立,那么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唯一可能即使有些别扭,也无疑成为了答案。

  无论千叶影儿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茉莉彩脂,都全然没有想到,夏倾月带云澈所遁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既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南方,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东方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西方。

  有天辰玉为能源,遁月仙宫可保持很长时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速飞行。

  在时间无比缓慢的【逆天邪神】流动中,遁月仙宫终于到来了神界最大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强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域。

  西神域!

  神界四万星界,西神域独占一万六千界。

  神界十七王界,西神域独占其六。

  世间最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种族——龙族便集中于西神域,龙族之皇龙神一族所居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神界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西域六王界之首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立于整个神界最顶尖的【逆天邪神】至高存在,其他十六王界皆要俯首。

  西神域六王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界王,傲视西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“一皇五帝”,亦有其四为龙族。

  进入西神域,遁月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没有丝毫减缓,在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指引下,全速飞向那个立于神界最巅峰的【逆天邪神】至高存在——龙神界!

  夏倾月从未到来过西神域,更没有去过龙神界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解释来自记忆碎片的【逆天邪神】指引……她从未如今天这般,庆幸着这些来自月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碎片。

  “快到了,就快到了,再坚持一会儿。”夏倾月看着前方,很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念道。

  这段时间,云澈每一息都处在地狱之中,对夏倾月而言也每一息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煎熬。

  终于,随着眼前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一股蕴含着无形龙威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从前方覆至……

  龙神界!

  龙神界无比庞大,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王界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神界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界。它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格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古朴厚重,有些近似于太初神境。而它和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王界不同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完全开放的【逆天邪神】王界,除了核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神域和一些禁地,皆可自由进出。

  因而,每年来龙神界游历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都不计其数。

  来到了龙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,夏倾月没有心思去感受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和风景,心弦亦没有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松弛,反而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绷紧……

  她无法确信“那个人”是【逆天邪神】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能救云澈……就算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能,又会不会救云澈……

  就连见到她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难如登天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因为,她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是【逆天邪神】龙神界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地……一个连龙皇都不能随意踏入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——

  轮回禁地!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