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297章 求死
  轰隆!

  一声巨响,天狼圣剑蓝光爆闪,一记“蛮荒牙”将千叶影儿锁定,重重轰落。

  天狼狱神典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剑都威力巨大,作为天狼第二剑,云澈以手为剑施展的【逆天邪神】蛮荒牙便重创两大神王帝子,而这一剑在彩脂的【逆天邪神】剑下,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浩瀚天威。

  狼哮震空,苍穹之上乍现一个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苍蓝狼影……相比于云澈身上只有一道模糊的【逆天邪神】狼影闪现,彩脂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只万丈苍狼,瞳若血狱,口欲噬天,随着天狼圣剑的【逆天邪神】挥舞,万丈苍狼带着灭世剑威直扑千叶影儿。

  千叶影儿动未未动,单手擎起,一道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环凭空闪现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瞬间遏住了天狼剑威……而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同一个刹那,一道红痕撕裂空间,如刹那流星,直点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喉咙。

  千叶影儿眸光一凝,金芒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微微一转。

  霎时,周围大片空间被直接扭曲成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“S”状……这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下界或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太初神境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!拥有着近乎世间最高等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法则。要将之如此大幅度的【逆天邪神】扭曲,需要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极端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……而带起的【逆天邪神】撕扯力,也无疑可怕到极点。

  扭曲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之中,彩脂和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瞬间溃散,两人亦被远远甩向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。

  “她怎么会……这么厉害?”彩脂凝重的【逆天邪神】脸儿上带着难掩的【逆天邪神】惊色。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第一次见识到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,未施全力,未亮兵刃,但一股无形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……绝对要胜过星绝空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星神!

  “她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么厉害。”茉莉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虽然她对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意、恨意已达到极致,但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理智却时时都在告诉着她:不要说她和彩脂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再来两个星神,想杀千叶影儿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痴人说梦。

  她和彩脂现在唯一能做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尽可能将她拖住,让云澈可以遁离的【逆天邪神】越远越好。

  她一个呼吸,身影微晃,已如鬼魅般消失在空气中……再次出现时,已化作七道残影,带着七道绝命残光……

  “星神煌灭斩!”

  姐妹两人心念相通,彩脂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狼剑威也在同一时间罩下。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长公主与小公主,年龄最小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星神,在此地第一次全力联手,围杀梵帝神女——这个东神域最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……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遁月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已达当世玄舰的【逆天邪神】极致,但夏倾月依旧觉得太慢太慢。

  她一直抱着云澈跪在地上,保持着同一个动作已很久,内心被冰冷和焦急完全充斥。平日里总是【逆天邪神】心静如冰的【逆天邪神】她,此时没有一个刹那能宁静下来。

  在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年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里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很平静,那种与世隔绝,无欲无求的【逆天邪神】平静。本以为早已死去多年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重新出现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她带着他离开……这个选择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出于思索和理智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源自本能。

  虽然,这个选择让她背上了极重的【逆天邪神】负罪感……重到她想着要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生去赎罪。

  她或许并没有真正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本能的【逆天邪神】做出这个选择,但至少,看着以为早已天人两隔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活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站在自己眼前,她沉寂已久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似乎重新拥有了新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……这种感觉很清晰,比这些年任何一次灵魂感触都要清晰。

  但,才过去短短一天,便又直落深渊……从美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幻梦,一下子落入了最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噩梦。

  梵魂求死印……

  在月神帝给予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碎片中,关于“梵魂生死印”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带着无比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痕迹。而让月神帝这等存在都为之如此恐惧……可想而知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诅咒。

  而它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降临在了她刚刚才“失而复得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身上。

  云澈一直处在昏迷状态,但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苍白至今都未褪去半分,牙齿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始终紧紧咬在一起,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器官、每一块肌肉都处在紧绷甚至扭曲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……无不在彰显着他经历过何等残酷的【逆天邪神】折磨。

  这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忽然金芒一闪,道道金纹显现而出。

  如一头绝望恶兽被从噩梦中惊醒,云澈一声嘶哑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,全身猛的【逆天邪神】痉挛,从夏倾月怀中狠狠栽落,然后在地上痛苦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翻滚、嚎叫……

  “云澈!”

  夏倾月一惊,连忙上前,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在狂乱的【逆天邪神】翻滚,四肢在扭曲中挥舞挣扎,夏倾月刚一靠近,便被他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挥开。

  没有经历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永远无法理解云澈此刻所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怎样一种痛苦。

  他时而全身蜷缩颤抖,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丢入最底层的【逆天邪神】寒冰冥狱,全身刺满了无数根冰刺毒枪,下一瞬又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撕碎了血肉,敲碎了骨头,被架在炼狱之火上残忍的【逆天邪神】灼烧……

  所有世间人们所能想象的【逆天邪神】、不能想象的【逆天邪神】,以及连想都不敢想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与酷刑,每一息,每一瞬,都全部残忍的【逆天邪神】施加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……

  “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啊啊!!”

  “唔呃呃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”

  从昏迷中醒来才短短数息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已被冷汗完全打湿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管都骇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鼓起、蠕动,四肢疯了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捶打着地面和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然后又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抓扯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……转眼之间遍体血痕,再一转眼,便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血肉模糊。

  “云澈……云澈!!”

  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把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抓出道道血沟,夏倾月心魂发颤,再也顾不得其他,强运玄气,扑到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……云澈在这种状态下虽无法使用玄力,但他躯体力量本就极大,再加上绝望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挣扎,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竟一下子脱离了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掌控,狂乱的【逆天邪神】抓扯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他曲张扭曲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一只紧紧抓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左臂上,另一只抓向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,将一团柔软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抓在了手中……

  夏倾月面露痛苦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挣脱,反而闭上眼睛,将云澈颤抖痉挛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紧紧抱紧。

  滴……

  滴……

  几滴似冰冷,又似温热的【逆天邪神】水珠不知从何而来,无声落在云澈胸前被自己抓出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沟中,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液融合到了一起。在这一刹那,云澈血丝遍布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中微微现出些许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明……

  模糊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与视线中,他看到自己左手抓在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上,五指全部陷入肉中,在她完美无瑕的【逆天邪神】玉臂抓出了五个血淋淋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洞,半只衣袖都已被鲜血染红。而右手深深抓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左胸上,破碎的【逆天邪神】月衣之下,她盈月般的【逆天邪神】雪肌已被抓得完全变形,并印着五道触目惊心的【逆天邪神】红痕……

  她没避开,也没有吭声,紧紧的【逆天邪神】抱着他。

  瞳孔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放大,双手在更加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战栗中拼了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收回,他张开口,发出着比恶鬼还要嘶哑难听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倾……月……”

  “杀……了……我……”

  一生伤创无数,踩过无数次生死边缘,连离魂之痛都凌然不惧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在“梵魂求死印”下,用仅存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,说出着求死的【逆天邪神】三个字。

  “云澈……”夏倾月摇头:“不要说这三个字,我有办法救你,一定可以……”

  “杀……了…………我……啊啊啊啊啊……”

  千叶影儿先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他在痛苦中却听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清二楚,一个字都没有模糊。他所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,远超幽冥婆罗花的【逆天邪神】离魂之痛……至少后者他还可以用意志克服,但求死印的【逆天邪神】折磨,却崩溃着他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和信念,根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人类,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任何生灵所能承受。

  若要永远存活于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之下,死亡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解脱。

  唯有千叶影儿可解,他宁可死!

  随着他第二次说出这三个字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光以很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变得暗淡……本是【逆天邪神】猩红如血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竟分明蒙上了一层灰暗的【逆天邪神】浊光。

  死志!

  夏倾月胸口窒息,她抱紧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右手忽然松开,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扇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。

  “啪!!”

  这一记耳光极为响亮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相比于梵魂求死印的【逆天邪神】折磨,这一耳光所带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痛感根本微不可计……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触碰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之上,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瞳为之一凝,就连躯体的【逆天邪神】痉挛都出现了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停滞。

  “云澈,你听着……”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在幽冷中微微发抖: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那种可以随意被击溃的【逆天邪神】废物!当年,在天剑山庄你没有死,在太古玄舟你也没有死……你有什么理由被区区一个咒印击溃!”

  “不要忘了天玄大陆有多少人在等你……不要忘了我为了你,背弃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母亲和义父……更不要忘了这些痛苦是【逆天邪神】谁给你的【逆天邪神】,你必须千万倍的【逆天邪神】还回去……所以,你要活着……永远不能再说摹灸嫣煨吧瘛壳三个字……”

  夏倾月深吸一口气,死忍着不让自己落下半颗泪珠,却终是【逆天邪神】摇了摇头:“你有多痛,只有你自己知道,这些对你而言,或许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无用的【逆天邪神】空话……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世上没有事情是【逆天邪神】绝对的【逆天邪神】,梵魂求死印并不仅仅只有千叶能解。有一个人,她有着世上最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义父说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可以净化解除世上一切污浊诅咒……所以,她一定能解除你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梵魂求死印……一定能!”

  “我们现在就去找她,再过几个时辰……再有几个时辰就好,求你一定要坚持住,她一定可以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依旧在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战栗抽搐,冷汗从他全身各处一股股的【逆天邪神】流下。但他眼瞳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灰暗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散去,就连惨叫声也被死死压制,唯有牙齿紧咬欲碎……

  心弦总算稍稍放下了些许,夏倾月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上身抱在胸前,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痛就叫出来吧,这里只有我,没有别人。”

  云澈一直死忍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声顿时决堤,响彻在遁月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角落。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