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296章 最后希望

第1296章 最后希望

  红痕之下,十几根断裂的【逆天邪神】金发徐徐飘落,而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却缓缓虚化,直至完全消失。

  夏倾月本是【逆天邪神】幽黑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光终于恢复了些许的【逆天邪神】神采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这一刻,她忽然感觉到了玄气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……这一道红痕不仅断裂了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残影与金发,还断开了她和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封锁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一个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从空气中无声出现,她冷冷盯着瞬间遁至数里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,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猩红短刃释放着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寒光……却远不及她瞳眸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冷杀意。

  一个彩衣少女也在这时从天而落,站在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侧,手中,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把比她娇小躯体还要大上许多的【逆天邪神】苍蓝巨剑。

  茉莉和彩脂!

  咔……

  一声很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响动传来,随着一道赤痕的【逆天邪神】闪现,千叶影儿金色面罩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角平整的【逆天邪神】断裂,掉落在灰白的【逆天邪神】土地上。

  她只要再缓上千分之一个刹那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脸颊,甚至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头颅,便会被红痕直接断裂。

  因为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杀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诛神之刃!

  她伸出手指,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抚过那平整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断痕,面罩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瞳眸骤闪起危险到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芒。

  “快带他走!”茉莉无论眸光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神情都阴沉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。那隐约混着猩血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气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几乎笼罩了整个太初神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初始之地。

  夏倾月一个闪身,来到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侧。她将昏迷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抱在怀中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离开……明明摆脱了危机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玉颜却依旧一片惨白。

  因为摆脱危机的【逆天邪神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她。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梵魂求死印……

  “你还愣在那里做什么?还不快走!!”

  见夏倾月竟许久未动,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语调顿时严厉急促了数分。夏倾月不认识她,她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从十二年前便知晓夏倾月。

  她和彩脂刚刚到来,而云澈又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昏迷中。所以她并不知晓云澈竟被千叶影儿种下了梵魂求死印,否则,她反而绝不会让夏倾月把云澈带走。

  夏倾月玉齿紧咬。但,千叶影儿在侧,根本容不得她有半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犹豫,她迅速唤出遁月仙宫,抱着云澈进入其中,瞬间远遁而去。

  千叶影儿没有阻拦……似乎,也并无太大必要。

  遁月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直达极致,飞向了遥远上空……那里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盘旋的【逆天邪神】苍白漩涡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太初神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出口。很快,在它恐怖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之下,它没入到了白色漩涡,气息完全消失在了这个世界。

  茉莉心中暗松一口气,她一直锁定在千叶影儿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更加冰冷,杀机凛然。

  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和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遁离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杀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气,都没有让千叶影儿有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动容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指离开断裂一角的【逆天邪神】面罩,缓步走前,走近着茉莉和彩脂,悠然说道:“凭你们两个,不可能这么快摆脱古伯,看来,你们还有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帮手……莫非,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三个星神?”

  “千……叶!!”短短两个字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带着无穷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切齿之恨。无论对茉莉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彩脂,千叶影儿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平生最恨之人。

  因为她间接害死了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母亲,害死了她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哥哥,也差一点就害死了茉莉。

  “天杀,你若是【逆天邪神】隐于暗中,我还会惧你三分。你不但主动现形在我面前,身边还只带了个没长成的【逆天邪神】幼狼……”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猛的【逆天邪神】冷下:“你们姐妹是【逆天邪神】专程来送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吗?”

  茉莉杀机凝实,诛神刃前指,刃尖闪动着让人无法直视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芒:“今天要死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是【逆天邪神】你!”

  “话说回来,你就不想解释一下为什么会追至此地吗?”千叶影儿脚步越来越近,独自面对两大星神,她转冷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却没有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紧张感:“太初神境,多么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墓地。你们该不会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专程来送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吧?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你们准备告诉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专程为了杀我而来?我想,你天杀,还不至于愚蠢到这般地步吧?”

  “你早就该死!”茉莉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但她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,如此状态下,她绝对杀不了千叶影儿……她和彩脂加起来也绝对不能。

  她带着彩脂全速赶往月神界,是【逆天邪神】怕云澈在见到夏倾月后情绪失控,引月神界大怒……以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脾性,绝对有可能做出来。

  她们到达月神界之后,夏倾月已带云澈遁离……而她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察觉到了千叶影儿远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所去的【逆天邪神】,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遁月仙宫遁离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。

  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,茉莉比任何人都清楚。她已顾不得后果,带着彩脂直追其后。

  “既然那么想要杀我,都追到这里来了,怎么还不出手呢?”千叶影儿越来越近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百丈之内,这个距离对她们这个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而言,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瞬息之距。

  “……”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再次沉下一分,她有些疑惑,夏倾月带着云澈遁离,她为什么一点都不着急?

  “哦,我知道了。”千叶影儿唇瓣一弯,似一副恍然大悟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:“原来,你们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为他们拖延逃走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啊。”

  茉莉:“……”

  “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很好奇。你不惜带着这只幼狼,从东神域一直追到这里,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保护邪神神力呢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……保护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情人呢?”

  茉莉脸色骤变,瞳中赤光一闪:“你…说…什…么!?”

  “姐姐……”彩脂的【逆天邪神】脸儿也变了颜色。

  “哦?哈哈哈哈……”看着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千叶影儿大笑了起来:“上次亲眼看到你为了云澈痛哭流涕,我还依旧有些不敢相信,现在看来,一切再不可思议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。堂堂星神界长公主,世人眼中最嗜杀绝情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,居然会喜欢上一个男人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下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男人,有趣,实在太有趣了。”

  亲眼看到……痛哭流涕?

  茉莉瞳孔放大,陡然放射出骇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红芒:“你都听到了什么!”

  “呵呵,当时你和这幼狼说了什么,我就听到了什么。”千叶影儿笑吟吟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在整个神界都堪称灵觉最敏锐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杀星神,居然会因为一个男人,心神大乱到连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识穿过了你设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隔音结界都毫无察觉。我现在十分好奇,云澈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居然让你这个满手鲜血,人人惧之如鬼神的【逆天邪神】煞星都被他勾走了魂。”

  “千……叶!!”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字,却比刚才更加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冷阴狠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内心也在急剧的【逆天邪神】下沉……那日在宙天神界忽然看到云澈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如被天锤碰撞,彻底大乱,然后把彩脂狠狠大骂了一顿……

  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丝毫没有察觉千叶影儿在侧!

  还被她听到了她和彩脂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!

  她在这时才终于明白,千叶影儿为什么会穷追云澈到此处……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疏忽,而让云澈被千叶影儿所盯上!

  而被这个比恶魔还要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妖女盯上,稍有不慎,就会万劫不复!

  “姐姐,都……怪……我……”彩脂嘴唇发白,声音瑟缩:“要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……”

  “不关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事!”茉莉一声冷斥。她原本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要全力拖住千叶影儿,为云澈争取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遁离时间。而现在,她已对千叶影儿生出比以往任何一刻都要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杀心。

  因为只要她活着,云澈就永远别想安宁!

  “千叶,我告诉你一件事。”茉莉咬牙切齿道:“邪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不可夺舍,你纵有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段也不能,你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死心吧。”

  “哦?所以呢?”

  “……”茉莉很清楚,就凭自己这一句话,绝不可能让千叶影儿对云澈失去“兴趣”,她向前一步,诛神刃血光流转:“还有,你今天……必…须…死!!”

  最后一个音节落下,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已经消失,化作漫天飞舞的【逆天邪神】残影,诛神刃掠起无数道猩红的【逆天邪神】细痕,直刺千叶影儿……

  太初神境之外,古烛与冰蓝身影的【逆天邪神】大战在继续。

  古烛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苍老干枯的【逆天邪神】不似活人,但随着他手臂的【逆天邪神】挥动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混沌空间卷动起层层叠叠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风暴,将冰蓝身影步步压制。

  一阵绵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激撞,漫天蓝光被风暴完全绞灭,冰蓝身影被远远震开,身躯颤动,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受了伤。

  古烛没有乘胜追击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依然不准备使用全力吗?”

  冰蓝身影依旧无声,剑芒再起……她要的【逆天邪神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将他拖住,根本无需使用全力,也不能使用全力。否则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功一旦暴露,必被识出身份,后果将无比严重。

  就在这时,远处一股气浪卷动,遁月仙宫从苍白漩涡中映现,然后向南方疾飞而去。

  看到遁月仙宫,古烛老目中异光陡闪,双手齐出,他刚要向遁月仙宫罩下风暴,身前便蓝影一晃,一层冰幕便当空横下,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风暴牢牢封锁……

  遁月仙宫没有受到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响,转眼之间便消失在南方的【逆天邪神】虚空之中。以它快猛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,有冰蓝身影的【逆天邪神】牵制,古烛断然不可能追及。

  遁月仙宫,光线暗淡。

  夏倾月已换上了一身和先前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月衣,她跪在那里,怀中紧紧抱着依旧昏迷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有些凌乱的【逆天邪神】长发垂落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和他苍白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……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依旧呈现着经历极度痛苦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扭曲,嘴角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迹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触目惊心……她将云澈抱的【逆天邪神】更紧,如抱着一个患了重病的【逆天邪神】婴孩,心中无尽悲戚。

  梵魂求死印……世上最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诅咒……

  为什么他会中这种东西……

  千叶影儿不可能为他解开,杀千叶影儿……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方夜谭。

  到底该怎么办……

  压抑的【逆天邪神】安静之中,遁月仙宫飞出了很远,在确认完全脱离了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感知范围之后,她意念一动,遁月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飞行方向发生了弯折,径直飞向了西方。

  那里,是【逆天邪神】西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所在。

  那个人……

  她或许可以救他……

  不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定可以救他!!

  她闭着眼睛,一遍一遍,拼命的【逆天邪神】念着那个存在于记忆碎片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……以及,那个谁都不可靠近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忌之地。

  她一定可以救他……一定可以……

  她一次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劝慰着自己,用全部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来让自己去坚信那个渺茫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……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