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295章 残酷诅咒

第1295章 残酷诅咒

  “妖女!”云澈几乎每一道牙缝都在渗血:“你若敢伤害她,我定要你……生不如死!!”

  他说话时,唇齿间不断传来“咯咯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这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第二次见千叶影儿,却从未如此怨恨过一个女人,亦从未如此无力过……以往无论多么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境地,哪怕面对弑月魔君,他都能拼死一搏。但,他和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差距实在太大太大,天壤之别都不足以形容。

  在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差距面前,任何言语、谋略、算计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笑话。

  “生不如死?”

  听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停止,眸光缓缓转过,唇间发出幽缓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云澈,你知道什么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生…不…如…死…吗?”

  随着她声音落下,眼瞳之中忽然闪过一抹妖异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芒。

  于此同时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浮现出那一道道细密的【逆天邪神】金纹……他全身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颤,那一瞬间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如被万箭贯穿,灵魂像是【逆天邪神】有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钢针无情刺入……

  “啊!!!!”

  要说云澈最不怕什么,或许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剧痛。因为他一生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创伤,绝非常人所能想象。哪怕一次次重伤至濒死,他都会一声不吭。

  但,就在千叶影儿瞳中金芒闪现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他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发出了一声泣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,五官、四肢、躯体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痉挛,只一个瞬间,便扭曲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成样子。

  “呃啊啊啊啊啊……”

  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”

  太初神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初始之地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,弥漫起仿佛来自炼狱之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声。一声比一声凄厉,一声比一声嘶哑,几乎没有片刻的【逆天邪神】停歇……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声任何人听在耳中,都定会心中发怵,甚至无法想象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承受了多么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,才会发出如此凄惨的【逆天邪神】叫声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喉咙完全嘶哑,脸色苍白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不到一丝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色。仿佛有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毒刺、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尖刀在狠狠扎刺和切割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灵魂,那种痛苦感比之凌迟和五马分尸还要残忍过百倍千倍……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跌入深渊,身体却无法动弹,整个身体如将死的【逆天邪神】虫子瑟瑟发颤,才短短数息,身体上下已被冷汗完全打湿……身下,一滩触目惊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汗水在快速蔓延……

  “……”夏倾月闭上了眼睛,眼睫在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战栗着。

  看着那闪耀的【逆天邪神】金纹和惨叫到撕心裂肺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千叶影儿脸上没有一丝的【逆天邪神】不适或不忍,比娇花还要柔美的【逆天邪神】唇瓣反而弯翘起一个赏心悦目的【逆天邪神】弧度:“现在,知道什么叫‘生不如死’了吗?”

  “妖……女……呜啊啊啊啊……”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炸开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血丝,满口牙齿几乎全部咬碎。短短两个字,却嘶哑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法听清,更几乎透支了他所有残存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,让他发出更加痛苦凄厉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声。

  “哦?”千叶影儿金眸一眯:“居然还能说出话来,值得嘉奖。那么……这样呢?”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之中再闪金芒,顿时,布满云澈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金纹变得更加清晰耀目。

  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——”

  瞬间撕心裂肺了十倍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声几乎传遍了初始之地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角落,凄惨到让天空的【逆天邪神】碎云和地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沙尘都为之

  颤栗。他感觉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根神经,每一道经脉,每一缕灵魂,都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无数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铁钩贯穿、拉扯、扭曲、撕裂……

  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纵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都不曾想象和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……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喉咙被惨叫声撕破,每一次嘶叫都会带出血沫,全身上下,每一个细胞,每一个毛孔都在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栗,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死死鼓起,如万千道蚯蚓在他身体表面痉挛扭曲……

  梵魂求死印……没有亲身经历过,永远不会知道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诅咒,永远不会知道何为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十八层炼狱。

  云澈一直有着引以为傲的【逆天邪神】坚定意志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和灵魂都经受过无数次残酷的【逆天邪神】磨练,哪怕当年为茉莉摘取幽冥婆罗花,在离魂之痛下都未曾退却……

  但此刻,他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恨不能马上死去,来结束这非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折磨。

  “你现在还能说出话来吗?”面对一个痛苦到如此境地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哪怕再铁石心肠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会心生不忍,但千叶影儿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似笑非笑,根本没有为之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触动:“知道,它为何叫‘梵魂求死印’了吗?”

  “因为它会让你觉得死亡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美妙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件事,让你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要渴恰灸嫣煨吧瘛矿它。”

  “它所带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,超脱灵魂之上,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根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意志所能抗衡。不要说摹灸嫣煨吧瘛裤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才几十年寿元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怜小辈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界王,哪怕王界神帝中之,也会屈膝跪地,要么求饶,要么求死!”

  “你现在,一定很想死吧?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觉得,死亡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世界上最美妙的【逆天邪神】事情?”

  “呃啊啊……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啊啊!”回答她的【逆天邪神】,只有带血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声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五官在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下挤压成一团,痉挛的【逆天邪神】五指扭曲如两只干枯的【逆天邪神】兽爪。

  “顺便告诉你,”千叶影儿悠然说道:“梵魂求死印是【逆天邪神】以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魂源种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咒印,所以……”

  她笑了起来:“要么我主动解开,要么我死,否则,你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梵魂求死印,永远都别想解除。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要收你当义子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皇,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十个龙皇,都不能!”

  “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你这辈子,要么乖乖听话,要么求人杀了你,要么……就永远活在最底层的【逆天邪神】地狱,生不如死!”

  云澈紧咬的【逆天邪神】牙齿血流如注,死死瞪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几欲炸裂……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如最残酷的【逆天邪神】魔咒,每一个字都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印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之中。他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、信念,都被淹没在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深渊之中,直至化作一片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昏暗……

  终于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停止,昏死了过去。但唇角依然在缓缓渗血。

  云澈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金纹消失,千叶影儿转回眸光:“我就大发慈悲,让他姑且安静一会儿,也免得打扰我和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事。”

  “……”夏倾月一直紧闭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缓缓睁开……其中没有惶然,没有痛苦,更没有乞求,甚至看不到了瞳孔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

  唯有一片骇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冷与幽暗。

  这个眼神,让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月眉微微一蹙。

  她盯视着千叶影儿,字字幽寒彻心:“千叶……今日你最好杀了我……否则……终有一日……我母亲的【逆天邪神】仇……还有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……”

  “我必要你万倍偿还!!”

  “哦?是【逆天邪神】吗?”面对夏倾月那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,千叶影儿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丝毫不避不让,反而缓缓靠近,饶有兴趣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她,双手覆下,很是【逆天邪神】怜惜的【逆天邪神】在她赤裸的【逆天邪神】上身不断抚摸着:“你放心,我不会杀了你,这么美妙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要是【逆天邪神】毁掉了,该有多可惜啊。”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轻描淡写的【逆天邪神】向下一勾,在一声很是【逆天邪神】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裂帛声中,夏倾月下身的【逆天邪神】月衣也全部碎裂飞散,一具美到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再无任何遮掩的【逆天邪神】呈现在太初神境苍茫厚重的【逆天邪神】空气之中。

  千叶影儿目光向下,金眸中再次现出异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彩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向下,纤长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指在夏倾月完美无瑕的【逆天邪神】玉腿曲线上游走,唇间赞美道:“多么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双腿啊,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耗尽这世上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暇美玉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都雕琢不出这么美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双腿。要是【逆天邪神】哪个男人能把这双腿抗在肩上,肆意玩弄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他次日被千刀万剐而亡,一定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千万个情愿。”

  夏倾月:“……”

  “但是【逆天邪神】呢,那些低贱的【逆天邪神】男人所配沾染的【逆天邪神】,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些同样低贱的【逆天邪神】庸脂俗粉,如我们这般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又岂是【逆天邪神】男人有资格享用的【逆天邪神】呢。”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幽然而撩人,眸光似迷似离。但,这些话她却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摧折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属于她最基本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。

  她轻视,甚至藐视一切男人,从很小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。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女之颜初成之时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周围便永远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各种惊艳、垂涎、欲望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当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风华胜过了世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……那些世人眼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才、骄子、界王、帝子、甚至神帝,为了能博她一笑,甚至只为看她一眼,都各种挖空心思,甚至不顾生命和尊严。

  却不知,在她眼中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行为,唯有沦为“低贱”。

  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里,世间除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生父梵天神帝,再无任何一个男人配让她多看一眼。

  而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也从不会让任何男人碰触……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指。

  这些年,她连容颜都已遮蔽。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如世人所猜测的【逆天邪神】那般为了不让更多人沦陷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她觉得世间的【逆天邪神】男人已根本不配目睹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真颜。

  这或许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扭曲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理,但,她却偏偏有着如此“扭曲”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。

  因为她是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女!

  其他女人都在或追求威倾一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夫君、或相夫教子、或盛衣妆容、或追求玄道权势……而她,追求的【逆天邪神】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常人想都不敢想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

  真神之道!

  为之,她可以不择一切手段。世间所有,只要可助她探寻真神之道,一切皆可利用,也一切皆可摧毁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指沿着夏倾月绝美纤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双腿曲线向上,最终重新停留在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小腹部位,双眸也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眯下:“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更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处子之身,简直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专为我而留。”

  “欲修逆世天书,需身负九玄玲珑。现在,终于可以开始……”

  就在这一刹那,千叶影儿看似迷离若雾的【逆天邪神】眸中陡然闪过一抹异芒。

  嚓!!!!!

  那一声断裂之音,尖锐的【逆天邪神】像是【逆天邪神】撕开了苍穹。

  一道血色的【逆天邪神】裂痕,印在了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前方,如死死镶嵌在了空间之中,久久不散。

  :。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