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294章 梵魂求死印

第1294章 梵魂求死印

  夏倾月一向淡若秋水,冷若幽谭,极少有情绪波动。但此刻一双美眸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折射着刺魂的【逆天邪神】寒光……以及杀意。

  母亲将尽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,父亲和义父半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悲哀……

  原来,全是【逆天邪神】拜千叶影儿所赐,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神界!

  怪不得,月神帝这几年在提及星神界,流露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恨意,反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深隐的【逆天邪神】复杂……原来,他已经知道是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所为!

  “当年,我本是【逆天邪神】派人去把月无垢掳来,毕竟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垢神体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好东西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浪费在月无涯身上,可就太可惜了。谁知,那两个废物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办事不利,强掳不成还起了杀心,却连杀人都没杀干净。”

  “为何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呢?”千叶影儿看着夏倾月,颇为玩味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我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你这辈子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恩人,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我,你都不会存在于这个世上,”

  这句话,千叶影儿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倒是【逆天邪神】事实。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她,月无垢就不会临落天玄大陆,也不会遇到夏弘义,自然也不会有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生。

  “还有你也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千叶影儿将箍在云澈喉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微微收紧:“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,天杀星神不会得到邪神的【逆天邪神】传承,更不可能会和你沾上。那么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你也就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下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卑贱废物,连到来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都没有。又怎会登顶‘封神之一’,威风八面呢。”

  “所以,现在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两个报答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了。”

  幽幽说完,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和眸光忽然同时冷下,罩在云澈天灵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猛然释放出强横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魂力。

  “住手!”夏倾月一声无助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喊。

  嗡————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脑海顿时轰然一片。

  在千叶影儿面前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微小如沧海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蝼蚁……玄力如此,魂力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。

  被搜魂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果,成功,则所有记忆被千叶影儿剥夺,他自身灵魂溃散,变成痴呆,甚至活死人。

  失败,他意志尽毁,同样变成活死人。

  但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魂力即将完全侵入云澈灵魂深处时,一声龙吟同时响彻在云澈和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之中。

  吼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千叶影儿双眸陡然睁开,灵魂剧颤,就连身体也剧烈摇晃,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跌落在地。

  “嘿……嘿嘿……”云澈趴在地上,脑袋剧痛欲裂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冷笑出声:“想搜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魂?别说摹灸嫣煨吧瘛裤……就算你爹都别想做到!”

  在成就神魂境之后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便已固若金汤。有着龙神之魂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或许可以被压制甚至毁灭,但绝无可能被强行掠夺!

  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实在太过强大,换做别人,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反震,绝对可以让对方灵魂重创。

  事到如今,他已不需要在千叶影儿面前伪装什么,因为根本毫无作用。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不明白,千叶影儿为什么会知道茉莉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,又为什么会知道他身上邪神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……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哪里出现了破绽!

  最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千叶影儿谨慎的【逆天邪神】惊人。明明是【逆天邪神】面对两个绝无可能反抗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却牢牢的【逆天邪神】将他们压制,让他们自始至终都完全动弹不得。

  “很好,非常好。”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愕之后,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唇瓣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稍稍抿起:“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连‘无垢神魂’都无法压制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,我现在对你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龙魂越来越感兴趣了。”

  “本来可以痛痛快快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束……”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手重新抓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喉咙上,第三次将他拎了起来,两道危险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洞穿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深处:“这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你自找的【逆天邪神】!”

  声音落下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瞳眸中金芒一闪。随之,她抓住云澈脖颈的【逆天邪神】那只手掌上闪耀起浓郁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芒,金芒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脱离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,转移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顿时,以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脖颈为中心,一道道细细的【逆天邪神】金线快速向周围辐射而去,数息之间,便蔓延至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,为他全身印向了成千上万道细细的【逆天邪神】金纹。

  这些金纹流光闪动,纵是【逆天邪神】隔着外衣都清晰可见。

  当金纹完全蔓延至他全身每一个角落时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芒又消失不见。千叶影儿手掌松开,让云澈跌回到地上。

  “咳……咳咳……你……对我做了什么!?”云澈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咳几声,嘶哑着吼道。

  刚才,他感觉到有无数股凉意向他全身蔓延,蔓延至他每一道经脉,每一根神经……但随着最后金纹的【逆天邪神】消逝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又全部消失,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

  夏倾月定定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,起初面露疑惑,在金纹消失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美眸如被针扎,一下子收缩到极致:“梵魂……求死印……”

  “哦?”千叶影儿看了夏倾月一眼:“你居然知道梵魂求死印。”

  “解开!给他解开!!”夏倾月声音急促,在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恐下出现了严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嘶哑,脸色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骇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煞白。

  云澈没有听说过“梵魂求死印”,但,他第一次从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看到如此惊恐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……就如同见到了传说中最可怕,最恶毒的【逆天邪神】魔神。

  “梵魂求死印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”云澈咬牙问道。

  求死印……

  求……死!?

  “你很快就会知道了。”千叶影儿不再看云澈一眼,就这么把他扔在那里,走向了同样无法行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。

  “给他解开!”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瞳眸依然在颤动,眸光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转过,竟不忍再看向云澈,声音也在这时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软下:“算我……求你……”

  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让云澈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愣,嘶声道:“倾月,你傻了吗……你求她干什么!”

  “你……不……懂……”夏倾月闭上眼睛,不让云澈看到她昏暗到近乎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。

  云澈茫然不知,但夏倾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知道,“梵魂求死印”……那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世上最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五个字,哪怕再强大,再悍不畏死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听到这五个字,都会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听到来自地狱深渊的【逆天邪神】残酷魔咒,在恐惧中瑟瑟发抖。

  “求我?”千叶影儿站在夏倾月身前,一张明明绝美到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仙颜,却覆着让人窒息的【逆天邪神】绝情:“月无垢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,在为他求饶之前,你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先关心一下自己吧。”

  “我知道你想要什么。”夏倾月眸光一片冷幽:“解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梵魂求死印,你想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我全部给你。”

  昨日之前,她从未离开过月神界,外人对她亦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无所知。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能被千叶影儿这个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所图谋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也唯有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九玄玲珑体。

  在月神帝给予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碎片中,记载着九玄玲珑体是【逆天邪神】可以被其他女子夺舍的【逆天邪神】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条件极为苛刻,方式也很特别。

  “哦?你觉得,你有讨价还价的【逆天邪神】权利吗?”千叶影儿似笑非笑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指点在了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,不轻不缓的【逆天邪神】划着圈:“现在你就在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说了算,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。”

  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愈冷:“你要不把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梵魂求死印解开,我马上……自毁玲珑世界!”

  “倾月……”这句话,让云澈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明白,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,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九玄玲珑体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并不知道九玄玲珑体居然还可以夺舍,更不知怎么夺舍……以及被夺舍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果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。

  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灌满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唯有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力感……那种在绝对力量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力感。而当这个人在绝对力量之下依旧不露任何破绽时,那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绝对的【逆天邪神】绝望。

  “自毁?”千叶影儿一声嘲讽的【逆天邪神】淡笑:“那你尽管试试看啊。”

  “……”夏倾月玉齿欲碎,却再难言语。在千叶影儿完全不可抗拒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压制下,她无法动用一丝玄力,更不可能自毁玄脉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玲珑世界。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愿意,他们根本连说话都不可能做到……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都落入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掌控,只能任其摆布。

  就如千叶影儿所说,无论夏倾月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都根本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。

  “我想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我自会亲自从你身上取来,而不需要你给,懂吗?”

  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唇瓣微倾,点在夏倾月胸口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覆下,然后猛地一撕。

  嘶啦!

  一声裂响,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月衣瞬间化作飞散的【逆天邪神】碎片,上身顿时完全暴露在了空气之中。由于她平时有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紧缚胸脯,随着肚兜的【逆天邪神】完全崩裂,那对堪称巨硕的【逆天邪神】绵乳顿失束缚,“绷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弹跳了出来,如凝脂玉酪般雪白娇软,弹晃如波,震荡不休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目猛的【逆天邪神】外凸……和夏倾月成婚十二年,他还从未能见过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玉体。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平时,骤见此美景,纵是【逆天邪神】他阅美无数,也能惊艳到把眼珠子瞪出来。但此刻,他刹那目眩后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心中冷骇,嘶声道:“千叶!你要做什么!!”

  这妖女,难道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死变态!?

  千叶影儿丝毫没有理会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怒吼,她看着夏倾月那比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祸世妖姬还要妩媚妖娆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瞳眸中亮起极其罕见的【逆天邪神】异彩:“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人想不到,这么冰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外表,居然藏着这么勾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子,连我身为女人都有点动心了。”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指缓缓划过她胸前的【逆天邪神】雪肌玉肤,动作轻柔,似乎还有着几分享受与陶醉。

  “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奇了,这么媚淫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子,居然至今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处子,”她斜眸看了云澈一眼:“莫非娶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男人,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没用的【逆天邪神】太监?”

  “妖女!!”云澈双目赤红似血,虽然千叶影儿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女人,但这夏倾月而言,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从未有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奇耻大辱:“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想要知道我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吗?有种冲我来!”

  “你?”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抚在了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小腹上,唇角的【逆天邪神】弧度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轻蔑与玩味,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听到了什么极端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:“你不用着急。很快,你就会求着把一切告诉我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?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