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293章 背后魔爪

第1293章 背后魔爪

  听着云澈那满带“惊喜”的【逆天邪神】问候,千叶影儿媚光潋滟的【逆天邪神】唇瓣微微勾起:“云澈,在遇到你之前,我倒还真未曾想过,会有一个人有资格让我从东神域一路追到太初神境。”

  云澈顿时一脸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受宠若惊”:“我也没想到,神女殿下竟会对我痴情至此。其实,半月之前,我拒绝神女殿下的【逆天邪神】‘下嫁’,绝非我不愿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女殿下为天上谪仙,而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介出身卑微的【逆天邪神】凡夫,在神女殿下面前唯有自惭形秽,实在不敢高攀。”

  “哦?是【逆天邪神】么?”千叶影儿金眸微眯:“那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太可惜了。”

  “不不,不可惜。”云澈马上道:“神女殿下如此痴情,为了多看我一眼竟从东神域一直追随到此处,虽然我一向不喜女色,但也不得不深为动容感怀。神女殿下如此真心,若我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辜负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那就太煞风景……呃不,是【逆天邪神】太不识抬举了。”

  夏倾月:“……”

  千叶影儿:“……”

  云澈信誓旦旦的【逆天邪神】说完,然后试着挣扎了下,憨笑道:“那个,我这个样子和你说话实在有点不太雅观,你要不要先帮我解一下?你在这里,我就算想跑,也跑不了对不对?”

  只要能稍稍恢复行动,然后抓过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,他就可以瞬间以空幻石遁走。

  “好啊。”

  千叶影儿竟是【逆天邪神】直接应了下来,她缓步向前,来到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侧,手掌伸向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……却在碰触到他胸前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瞬间向前,抓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脖颈上。

  “呃……”云澈即将出口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被生生阻拦。抓在他脖颈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手美玉一般莹润,却如最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死神镰刀,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锁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喉咙上,将他从地上缓缓抓起。

  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身长和云澈近似,随着她手臂的【逆天邪神】抬起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将云澈足不沾地的【逆天邪神】拎在半空。

  “你……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目睁大,喉咙只堪堪溢出一个字,便再无法发出任何声音。

  千叶影儿眼神冰冷,唇角尽是【逆天邪神】嘲弄:“你该不会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用这么拙劣的【逆天邪神】唇舌,让天杀星神对你如此死心塌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吧?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缩。

  但他脸上却毫无变化,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天杀星神……对我……死心塌地?你在……说什么……”

  “哦……你听不懂?”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缓缓收紧,已让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喉骨发生了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扭曲:“那你告诉我,你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神力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谁给的【逆天邪神】呢?”

  这一次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内心彻底骇然。

  邪神传承,他身上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……为什么她会知道!?

  而且似乎还知道他和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!

  “你……在……说什么……我……一个字……都听不懂……”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更加的【逆天邪神】干哑。

  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唇舌虽然拙劣,但嘴却硬的【逆天邪神】很。”千叶影儿唇角的【逆天邪神】弧度愈加嘲讽:“不过,你不需要承认,你承认与否对我而言毫无关系。”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在这时缓缓松开,顿时,云澈跌落而下,如烂泥般瘫倒在地,全身上下依旧一动不能动,唯有偶尔的【逆天邪神】痉挛。

  “我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知道……你在说什么!”云澈喘着粗气,内心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下沉。

  他终于开始意识到千叶影儿要做什么,但他怎么都不明白,她为什么会知道这

  些……

  “你知道,当年天杀星神为什么能取到邪神的【逆天邪神】传承吗?”千叶影儿忽然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。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十二年前,我偶然得知一个消息,南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南溟神界发现了邪神的【逆天邪神】遗迹,其中很可能会留有着邪神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传承或至宝。”千叶影儿淡漠的【逆天邪神】讲述起来:“于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便用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,将这个消息传到了天杀星神耳中。”

  发现创世神的【逆天邪神】遗迹,如此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发现定会是【逆天邪神】绝不可泄露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大隐秘。而不在南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竟会知道……

  南溟……

  云澈忽然想起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……

  南溟神帝,南神域四神帝之一……不对,是【逆天邪神】之首!

  他知道这个名字,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梵天神帝当众宣布要将千叶影儿下嫁他之后……而那南溟神帝极度迷恋千叶影儿,每次到来东神域,几乎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她。这在整个神界,几乎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人尽皆知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告知了千叶影儿!?

  “你知道,为何我会把这件事告诉天杀星神吗?”

  “你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……暗算她?”云澈暗暗咬牙。

  “总算你还没那么愚蠢。”千叶影儿一声毫无感情的【逆天邪神】轻笑:“天狼星神溪苏死后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杀星神做梦都想杀了我。这世上能让我有所忌惮的【逆天邪神】,天杀星神倒还真算一个。她那么想杀我,我也只好让她从这个世界上消失。”

  “你觉得,一个像疯了一样追求力量想要杀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能拒绝的【逆天邪神】了‘创世神遗留’的【逆天邪神】诱惑吗?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不,她当然抗拒不了。她瞒下了所有人,独自前往了南神域。可惜,她并不知道,那处邪神的【逆天邪神】遗迹早已被南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搜寻了个遍,什么都没有找到。留给天杀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,唯有有着‘弑神’之名的【逆天邪神】‘魔毒’。”

  弑神绝殇毒!

  “咯……咯……”云澈咬牙欲碎,牙缝间涔涔渗血。

  他到此刻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直到今日才明白,当年茉莉遭遇暗算,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千叶影儿!

  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遇到了云澈,茉莉早在十二年前便已命陨。

  难怪,茉莉偶尔在提到“那个女人”四个字时,都会流露出无法压制的【逆天邪神】怨恨与恨意。

  “只不过,让我没有想到,南溟界更没想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在所有人以为空无一物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遗迹,天杀星神居然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找到了一滴血液状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且那个东西现出时,气息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惊人……倒真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杀星神,灵觉之强大,活生生打了整个南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脸,但同时,她也中了专门留给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魔毒。”

  “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拜访也就罢了。但暗闯他域,还取其神遗,这可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域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忌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神也可正当杀之。那南溟界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整整追杀了天杀星神大半个南神域,最终却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天杀星神逃回了东神域……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南神域第一王界,看来也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群废物。”

  “什么‘正当杀之’……没有谁会愿意得罪一个王界!”云澈咬牙切齿,胸腔在极怒之下几欲炸裂:“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授意,那南溟神帝为极力讨你欢心才会如此!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你!”

  “哦?有何不可吗?”千叶影儿唇角微动,用一种近乎怜悯的【逆天邪神】语气说道:“你们男人,不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低贱么。”

  “你!”云澈心中空有愤怒,奈何身体却无法动弹半分。他一次又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咬牙,强令自己冷静下来……他不能栽在这里,更不能栽在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,绝对不能!

  “据说天杀星神能活下来,是【逆天邪神】舍弃了躯体……这么说来,你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她那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载体?”千叶影儿一声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冷哼:“追杀了大半个南神域,都没有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侵蚀,看来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弑神魔毒,也不过如此。南神域第一神帝,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本事原来是【逆天邪神】说大话!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怒目无声,当年,弑神绝殇毒不仅侵蚀了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极为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完全侵蚀”,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遇到他,茉莉纵是【逆天邪神】十条命也死了。

  “逃回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杀星神没有回星神界,却反而去往了一个下界,这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耐人寻味啊。”她看着云澈,幽然道:“这个问题的【逆天邪神】答案,你一定能告诉我,对吗?”

  “我再说一次,你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完全听不懂,一个字都听不懂!”云澈眼神凝实,绝不承认:“我不知道什么‘邪神传承’。而且,天杀星神如果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得到了这种东西,她为什么不用在自己身上,反而给了我一个下界凡人!?”

  “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好。”千叶影儿似乎在微笑,她手臂伸出,抓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脖颈上,将他上半身提了起来:“这也刚好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最疑惑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题。”

  “……”喉咙再次被狠狠锁死,云澈无法呼吸,更无法出声。

  “除了邪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还有着很多我感兴趣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比如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龙魂从何而来?”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脸缓缓靠近,云澈几乎都能感觉到她冰冷绝情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吸:“而且我还相信,除了这些,你一定还有其他我并不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……可千万,不要让我太失望啊。”

  声音落下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另一只手伸出,按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灵之上。

  这个举动,让夏倾月美眸一缩:“住手!”

  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,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要强行搜魂!

  千叶影儿侧眸,看了夏倾月一眼。

  “马上住手……你若敢伤害他,月神界一定不会放过你!”夏倾月眼神幽冷,字字冰寒。

  “月神界?呵……”千叶影儿冷笑了起来:“夏倾月,你让月神界颜面尽失,让月无涯成为全天下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笑柄,现在,月神界最想杀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吧?”

  夏倾月:“……”

  “我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杀了你和云澈,说不定,月神界还会感激于我……难道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吗?”千叶影儿话音微转,字字嘲讽:“别说摹灸嫣煨吧瘛裤是【逆天邪神】月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罪人,就算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成为了月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后又能如何?”

  “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月无垢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派人所为。月无涯知道之后,不但连个屁都不敢放,还要装作全然不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。我今日杀了你,你觉得他又会如何呢?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放大。

  “……”夏倾月怔在了那里,随之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光一片大乱,身体亦开始了无比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栗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你……当年害我娘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原来是【逆天邪神】你!!”

  “哦?”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让千叶影儿眼眸稍眯,两道隐带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光重新从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扫过,随之她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起来:“原来如此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月无垢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!”

  “怪不得兼具‘琉璃心’和‘玲珑体’,原来是【逆天邪神】‘无垢神体’的【逆天邪神】后代!”

  :。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