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292章 绝境
  随着眼前白光一闪,世界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。

  太古玄舟极速飞落,然后重重砸下。随之,夏倾月拉着云澈快速从中飞离。

  太初神境!

  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和外界全然不同,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古老和沉重。一眼望去,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空和大地都呈暗沉的【逆天邪神】灰白色,一直蔓延到视线的【逆天邪神】尽头,铺陈着一片难以言喻的【逆天邪神】萧索与苍莽。

  云澈有一种无比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……自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穿梭了逆行时间的【逆天邪神】隧道,忽然回到了无比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远古。

  “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太初神境?”云澈看着周围,一声感叹。

  他们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区域广阔而安静,又透着一股肃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让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弦不自觉的【逆天邪神】绷紧,无法有半刻的【逆天邪神】放松。

  “对!”夏倾月快速回答,然后手臂一挥,将遁月仙宫收起。

  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灰白土地显然极其坚韧,遁月仙宫以极限速度砸落,居然只砸出一个不到一丈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浅坑。

  “我们快走!”夏倾月不敢有刹那停留,抓起云澈,随便选择了一个方向便飞遁而去。

  遁月仙宫气息和目标都太大,到了这里,他们必须马上找到一处隐匿之地。

  “我们去哪?”云澈问道。

  “找一个可以隐匿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”夏倾月道:“太初神境的【逆天邪神】‘起始之地’极其之大,我们现在只能期望追赶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被送至离我们极远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在他们重新找到我们之前,必须尽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潜藏起来。”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追赶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当世最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怪物,要躲过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灵觉,纵然在这太初神境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难如登天。

  “你以前来过这里?”云澈又问道。

  “没有。”

  “那你为什么会知道太初神境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,还对这里……似乎很了解?”

  遁月仙宫一直飞到了太初神境的【逆天邪神】所在绝非偶然。很显然,在开始被千叶影儿和灰衣老者追赶时,夏倾月应该就有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在飞向这个方位。

  “义父他曾给予我一些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碎片。”夏倾月凝眉看着前方,寻找着可以用来隐匿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:“这些记忆碎片包含四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多重要讯息。”

  “……原来如此。”云澈有所了然。同时心中一阵感叹:月神帝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早早就在为让她继位月神帝做准备啊。看来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真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让夏倾月继承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和神帝之位,而非一时的【逆天邪神】头脑发热。

  琉璃心加玲珑体……看来,它在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概念,远远超出我目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和想象,竟能让一个神帝为之做到如此地步。

  “我并不认为我们能躲开那两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灵觉。”云澈忽然道。

  开玩笑!一个抬手之间撼动星辰轨道,一个挥动手指将一颗小星辰断裂……这种神话级别的【逆天邪神】怪物,他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断月拂影加幻光雷隐,也不可能在他们面前遁形。

  “太初神境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很特殊,”夏倾月解释道:“会在很大程度上压制所有【外来生灵】的【逆天邪神】灵觉。而且,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草每一木,乃至每一粒沙石,都会释放相当厚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隐匿其中,也能在很大程度上混淆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感知。”

  云澈微微闭目,释放灵觉……很快,他眼睛睁开,流露出讶色。

  因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感知范围,被压制到堪堪只有平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成!

  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并不浑浊,但却厚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惊人。不仅躯体,就连外放的【逆天邪神】感知都会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压制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千钧巨石。

  而且随着灵觉的【逆天邪神】释放,一股无比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卑微感直袭心魂……这种感觉在告诉他,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应该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在这个

  “太初”世界,他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可能会在瞬息之间便被抹去的【逆天邪神】微小存在。

  “不过就算如此,也很难逃过那两个怪物的【逆天邪神】灵觉。”云澈沉眉道。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悲观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残酷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实……怪物的【逆天邪神】灵觉就算被压制到一成,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怪物。

  “只能看天命。”夏倾月一声低语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一直在扫动着远方,呢喃道:“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能有幸找到能源玉就好了。”

  太初神境中异宝遍地,能长久驱动遁月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能源玉,在外界万金难求,但在这里寻到却并非难事……但要取走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难如登天。

  哪怕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这里最弱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凶兽,也远非他们所能抗衡。

  “也不用太担心。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内心远非夏倾月那般沉重:“实在逃不掉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们还可以用空幻石遁走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让夏倾月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怔,美眸转过:“你有空幻石?”

  空幻石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意义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至宝,而且用一颗便少一颗。哪怕如月神界这般存在,也唯有三颗。

  “嗯!”云澈点头:“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东西指不定会把人送到哪里,所以不到万不得已,实在不想用。”

  “总比落在他们手中好得多。”夏倾月轻语道,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沉重也因“空幻石”三个字而有所舒缓。

  他们并不知道千叶影儿和那灰衣老者追赶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,而这种未知,却反而更加可怕。

  “你们月神界应该也有空幻石吧?你义父那么重视你,就没有给你一颗用来保命?”云澈意识潜入天毒珠,顺口问道。

  “我从不会离开月神界,所以并不需要。”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第一次离开月神界。

  “……”

  能源玉……云澈刚想取出空幻石,忽然脑中光芒一闪,问道:“倾月,天辰玉可以作为遁月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能源玉吗?”

  “……你有天辰玉?”夏倾月美眸再次转过,而这一次,分明闪动着比刚才还要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讶色。

  云澈意念一动,本欲取出空幻石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从天毒珠中抓了一枚天辰玉出来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封神之战前四位的【逆天邪神】奖励,我听冰云宫主说过它可以作为能源。”

  “……”夏倾月定定的【逆天邪神】盯了云澈好一会儿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很无语,很无奈……恨不能马上揍他一顿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。

  “你为什么不早些拿出来。”

  “我刚才没想起来。”云澈瞪了瞪眼,一脸的【逆天邪神】无辜。封神之战结束后,他满脑子想的【逆天邪神】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神界和茉莉,那枚“天辰玉”入手后被他直接收起,连多看一眼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思都没有。

  夏倾月胸口起伏,不知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云澈气的【逆天邪神】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长松了一口气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她飞行时身姿下俯,酥胸又太过丰满,一个很轻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,却荡起足以让任何男人血脉偾张的【逆天邪神】汹涌乳波。

  云澈暗暗吞了一口口水。

  “天辰玉是【逆天邪神】最顶级的【逆天邪神】能源玉之一,极其难寻。”夏倾月道:“一枚天辰玉,可以让一个普通玄舰持续飞行百年。即使是【逆天邪神】遁月仙宫,也可以在极限速度下飞行一个月之久。”

  “呃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!?”云澈惊了。

  天辰玉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玄神大会的【逆天邪神】最终奖励,岂同寻常!

  “还不把它给我。”夏倾月雪手伸出,玉颜满是【逆天邪神】无奈。云澈早把天辰玉拿出来,他们就根本无需冒险遁入太初神境。

  千叶影儿和那灰衣老者再强,也断无可能全速追赶他们一个月之久……累也能累死他们。

  天辰玉并不大,就连玄光也并不强烈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覆着一层稀薄而纯净的【逆天邪神】星月之芒。云澈先

  前实摹灸嫣煨吧瘛垦想象,就这么一块玉石,居然会蕴藏着如此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

  这届玄神大会极为特殊,因而最终奖励也远非以往可比。这四颗天辰玉,是【逆天邪神】给予封神前四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封神四子”在宙天神境中辅助修炼所用,让他们能更快的【逆天邪神】成为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参天大树。

  四块天辰玉由四大王界各出一块……为了让其他三王界各出一块,宙天神帝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消耗了不少心力。

  要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他知道云澈居然拿它来当玄舰的【逆天邪神】能源使用,不知道会不会活活气吐血。

  夏倾月双手将天辰玉捧起,随着她意念稍动,天辰玉便消失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,融入到了遁月仙宫之中。

  “这样一来,只要不被他们攻击到,就不会再有什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夏倾月抓紧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:“我们走吧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吗?可惜,你们走不了了。”

  夏倾月刚要唤出遁月仙宫,一个冰冷彻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……这个声音的【逆天邪神】音色如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仙音般撩动灵魂,但其中所蕴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威压,却让云澈和夏倾月如在一瞬之间忽坠深渊。

  他们如被万丈山岳横压在身,一起从空中狠狠坠下,砸落在灰白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初大地上。

  但,那座“万丈山岳”依然没有消失,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制着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,让他们不要说起身,就连动一下小指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奢望……玄力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完全封死,想要动用一丝都绝无可能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股他们完完全全无法抵抗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制。哪怕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再强上百倍千倍,也断然不可能有哪怕一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摆脱。

  因为这恐怖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制,来自梵帝神女!

  糟了……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内心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下沉。他丝毫没有察觉到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来。而以对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实力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灵觉就算不被压制,也绝无察觉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

  甚至有可能,千叶影儿早就在侧已久,面带嘲弄的【逆天邪神】听着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。

  如今全身被完全压制,动弹不得,他们不要说重入遁月仙宫,想以空幻石强行遁走都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奢望。

  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一个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从空中缓缓降下。

  对于千叶影儿,先前在封神台上,云澈有过远观。而此时,她就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,距离他只有短短几步之遥。

  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长发一半披洒香肩,一半垂至臀部,每一根发丝流转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华比最纯净的【逆天邪神】黄金还要华贵夺目。一身同样华贵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软甲覆于身上,勾勒出任何一个位置的【逆天邪神】比例都完美到让人惊叹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,臀胸高高隆起,形状皆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半月,腰肢却又纤细的【逆天邪神】如弱柳一般。

  太初神境光线灰沉,但她裸露在外的【逆天邪神】肌肤,无论皓腕、脖颈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只有一小半的【逆天邪神】脸颊,都隐隐释放着无暇美玉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莹光,幻美绝艳。

  一张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翼状面罩遮蔽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眸和大半张脸颊,面罩下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唇瓣如花瓣一般纯美,潋滟生光。小巧的【逆天邪神】下巴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如玉雕琢,找不到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瑕疵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每一处,每一寸都完美到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,即使遮蔽了容颜,依旧能让任何男人为之窒息和失魂。就连此刻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在近距离目睹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眼,都忽然明白她为何会被称作“神女”,为何会有那么多的【逆天邪神】天之骄子因她而痴狂。

  但心中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蔓延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冷。

  他心电急转,脸上快速露出一个很是【逆天邪神】“惊喜”的【逆天邪神】笑意:“原来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女殿下!没想到居然能在这里和美丽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女殿下偶遇,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太巧了。”

  让他有那么一丁点心安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千叶影儿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来杀他和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。否则,她只需弹指之力,便能杀他们千万次。

  :。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