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289章 这么大了

第1289章 这么大了

  修为进入神道之后,玄者便可在肉身存在于星界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宇宙空间。但这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,云澈如此真切的【逆天邪神】穿梭于宇宙空间。

  时间悄然流逝,随着遁月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飞行,两人已不知掠过多少颗星辰。

  “原来,当年你身上种种异状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因天杀星神在侧。”夏倾月自然不会不知道天杀星神之名,更知道她对于天玄大陆这个位面而言意味着什么。

  “你身上发生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更不可思议吗?”云澈微笑道:“这个世界很大,有时候,却又很小。”

  “当年我们完婚时,你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初玄境。短短十二年,却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封神第一’。”她看着云澈,由衷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或许,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天道之子。”

  “这个绝对不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无比利落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摆手。什么天道之子?那九道雷劫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不顾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要劈死他,结果却只能在邪神之力下瑟瑟发抖,无奈溃散。但在世人眼中,再加上天机界三个“老骗子”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,那九重雷劫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向世人宣告“天道之子”的【逆天邪神】诞生一样。

  “这些年,你有没有想过回天玄大陆?”云澈问。

  “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归去。”夏倾月一声叹息:“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不敢。我怕义父依然会怒及我父亲……甚至天玄大陆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微微点头,心中也是【逆天邪神】重重一叹。他太能明白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情,因为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法归去。

  他们都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些活了几千几万年,对情感越来越淡薄的【逆天邪神】老怪物。有些东西,远远比他们自己都要重要。

  “那你呢?”夏倾月问。

  “我本该在接下来两年之内回去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云澈无奈的【逆天邪神】摇头:“我造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动静太大,已经身不由己了。眼下又将入宙天珠,至少要三年之后,再寻回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时机吧。”

  他们两个在初至神界之时,也都从未想过,短短几年,居然会在不知不觉中,到了能搅动东神域风云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……同时,也让他们不得不多了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力和顾忌。

  “如果,可以有那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,我们一起回去吧。”看着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侧颜,他轻轻说道。

  “……”夏倾月默然了许久,然后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:“好。”

  我还能回得去吗……她闭上眼眸,心魂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已找不到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……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,保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尊严,却背弃了对她恩重如山的【逆天邪神】义父和生母,亦成为整个月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罪人。

  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余生,已无资格再为自己而活……

  在她沉默之时,云澈一直默默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她。

  离开神月城已经十几个时辰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境早已变得平和。但,从始至终,他都能感受到夏倾月身上那股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郁气……从未有半刻淡去。

  “倾月,我知道你现在心里想的【逆天邪神】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回去后如何‘赎罪’。”云澈一语道破夏倾月心中所思,他双手抱胸,以夫君之仪正色说道:“不要总想着一个人抗,你没那么伟大,也不需要这么伟大。你既然还认我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夫君,那么,试着依靠我一下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理所当然的【逆天邪神】吗?”

  “我说过,这与你……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否和我有关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说了算。”云澈打断她,然后露出一个很是【逆天邪神】轻松自信的【逆天邪神】笑意:“你或许在担心,月神帝见到我之后,会一巴掌拍死我。但别忘了,我现在好歹顶着个‘天道之子’的【逆天邪神】称号,他只要不

  是【逆天邪神】彻底失了智,不至于会不由分明的【逆天邪神】下死手……而且,我有一个办法,不但可以平息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,说不定,还会让他因此而感激我。”

  “所以,你不用先带我去宙天界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先随你回月神界。”

  “?”夏倾月美眸转过,云澈那笃定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并非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假装:“什么方法?”

  云澈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,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以大道浮屠诀为月无垢续命。不过,他并不打算说出来,因为连月神帝做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世人无人会凭他一言而相信。而且……他也怕月无垢状况远比他预想的【逆天邪神】还要恶劣,到时候反而会让夏倾月失去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。

  “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送他一个他绝对喜欢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礼。”云澈想了想,目光微微一闪,一脸神秘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咳,这个大礼比较特殊,你闭上眼睛我才能告诉你。”

  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纤眉轻拢,她似乎很想知道云澈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“方法”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,就这么依言闭上了眼睛。

  美人闭眸,皎洁的【逆天邪神】仙宫明光映照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如一副美奂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月下神女图,飘然出尘。一身白衣如雪,却丝毫难颜她莹白似玉、滑若凝脂的【逆天邪神】绝美肤质。

  她只是【逆天邪神】静静立于那里,一股让人窒息的【逆天邪神】绝美与灵秀便扑面而至。其美态仙姿,纵是【逆天邪神】“超凡脱俗”四个字,都难能形容其万一!

  十二年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倾国倾城,如今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美绝人寰。就连云澈,也有过那么几个瞬间,有些不敢相信这竟会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子。

  可惜,十二年了都没碰过!!

  他向前几步,来到毫无防备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身前,一手揽过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腰身,没等夏倾月反应过来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重重吻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唇瓣上。

  四唇相接,云澈只觉得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唇瓣宛如兰芝玉膏,温软滑腻中带着甘润的【逆天邪神】凉意。

  夏倾月美目圆瞪,身子倏地一僵,她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要发出声音,但贝齿刚刚分开,便被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舌头趁机长驱直入,碰触在她不知所措的【逆天邪神】香舌上,攫取了满口芬芳。

  “唔……”

  夏倾月一声受惊的【逆天邪神】呜咽,娇躯如触电一般再次僵挺,脑中足足空白了数息,才终于想起反抗,但她心神大乱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反抗却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全力将云澈推开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慌乱的【逆天邪神】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粉舌去顶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舌头,试图将他顶出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檀口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小舌娇软嫩滑,与其说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反抗,反倒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含羞奉迎。

  怀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娇躯柔软无骨,又带着一分撩人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丰腴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抱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腰肢上,隔着衣服,却依然如抚在世间最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温玉上。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舌头在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反抗下不断缠绕在一起,口中流溢着来自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香津,让他不断抱紧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腰肢,更加肆意的【逆天邪神】侵犯起她檀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角落。

  终于,随着夏倾月一声急促的【逆天邪神】喘息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贝齿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舌头上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咬……

  “啊!!”

  云澈一声怪叫,终于把舌头收回,然后被夏倾月很是【逆天邪神】柔弱无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掌推出了好几步。他捂着口,吸着气,瞪大眼睛道:“夏倾月,你属狗啊!”

  “你……”夏倾月脸色潮红,口中不断轻喘,就连发丝都有些微的【逆天邪神】凌乱。她口中有着一丝猩血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显然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舌头已被她咬破。而这丝猩气让她本就大乱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绪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措,懵然间就被她咽了下去。

  她没有想到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胆子居然会这么大。更没想到他忽然就……

  相比于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

  气息紊乱,云澈最后狠吸一口气后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脸不红心不跳,反而贱兮兮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心情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好一点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明明忽然侵犯她,却还要摆出一副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给她释放郁结的【逆天邪神】姿态,夏倾月一时气结,直接转过身去,不想让云澈看到她失措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。

  而她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郁结,却也在不知不觉中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轻去了许多。

  “不会真的【逆天邪神】生气了吧?”云澈暗暗咧了咧嘴,心中一阵嚎叫:十二年,十二年了啊!才终于亲到了一次……当然要亲的【逆天邪神】狠一点才行。

  呃……姑且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进步?

  夏倾月依旧无言……如果云澈站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,会看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胸脯正在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起伏着。

  “我们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十二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夫妻了,却还从来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有名无实。你不会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因为这样,就生气吧?”云澈声音小了下来,隐约带着些许叹息和……委屈?

  “……”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又一次起伏,脸色终于有了少许的【逆天邪神】舒缓,但唇间、口中却依然满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带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触感与味道,怎么都挥之不去。听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她心中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了少许歉疚,轻语道:“对不起……我还不习惯。”

  “没事,慢慢就习惯了!”云澈迅速接道,似乎意识到这句话不太合适,他声音又乖乖低了下来,道:“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以后,你不愿意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一定不会再这样。那……我抱你一会儿好不好?”

  听着云澈小心翼翼,甚至近乎有些卑微的【逆天邪神】请求,夏倾月心中已根本无法怒起来,反而尽是【逆天邪神】歉疚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啊,自己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子……

  “嗯。”她用极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,却没有转过身来。

  云澈向前,来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双臂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腰后向前温柔的【逆天邪神】抱去……在合拢之时,他唇角一勾,双手顺势向上,十指大张,正正的【逆天邪神】抓在了夏倾月高耸的【逆天邪神】胸脯上。

  顿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深深陷入了两团柔软至极的【逆天邪神】丰满之中,在他用力之下,沃腴的【逆天邪神】玉脂隔着软滑的【逆天邪神】月衣满溢出箕张的【逆天邪神】五指……单掌竟根本无法全握。

  夏倾月身体骤僵,随着她月衣鼓起,一股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狠狠冲击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,让他远远震开,当空翻了个跟头,重重坐倒在地。

  云澈却没有马上站起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坐在那里,一脸不可思议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自己刚刚得逞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,然后抬头惊异道:“倾月,你居然已经……这么大了!”

  当年,十六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小有规模……目测,但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小有规模。

  而刚才,他双爪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触感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鼓胀丰满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十指全部深深陷入,却依旧没有碰触到外缘……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身月白长裙虽然仙姿飘渺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格外宽松,虽然胸前高高鼓起,却也难见规模。云澈断然没有想到,几年不见,夏倾月……简直已经堪比沐玄音。

  (云澈:哎?我为什么会想到师尊?)

  “你……”夏倾月连续后退好几步,她手臂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挡在自己刚刚被侵犯的【逆天邪神】部位,雪颜又慌又乱,目光似怯似怒,刚刚才平复下去的【逆天邪神】酥胸再次剧烈起伏,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喘息也粗重了不知多少倍。

  而云澈脱口而出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她心乱到几乎恍惚。

  她刚要斥责,忽然目光一凝,定格在了光幕之中:“那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什么?”

  光幕之中,一点微弱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芒正快速由远及近。

  :。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