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288章 仙宫云月

第1288章 仙宫云月

  一念至此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一阵沉重,他轻声道:“倾月,对不起,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……”

  “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错。”夏倾月微微摇头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。”

  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,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这些。你那时只需要传音告诉我,或许……或许……”

  或许什么,云澈却没有说下去。

  “或许,你就会接受吗?”夏倾月道。

  “至少,我会知道,你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嫁给月神帝。”云澈仰头闭目,心中一片烦乱。

  “你会知道,但天下人会知道吗?”夏倾月幽幽说了一句几乎和她母亲一模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:“从此之后,天下皆知我是【逆天邪神】月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后,即使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个虚名,即使星神帝没有当众揭开你我为夫妻,即使这件事永远不会被揭开,你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可以接受吗?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无法回答。

  夏倾月轻轻摇头: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傲到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从嫁给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天,我就知道。今日,你当者义父之面,暴打他两个儿子,为的【逆天邪神】,不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让我看到你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怒恨么?”

  “倾月……我……”

  “你不用觉得愧疚,更不需要觉得亏欠我什么。你若不在,‘神后’对我而言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可以实现义父期望和自我愿望的【逆天邪神】虚名。但你还在,我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子……”

  一方是【逆天邪神】义父和母亲,一方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现身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……

  原本可以顺利实现一切,但就如月无垢当年忽然恢复记忆,上天和她开了一个不知是【逆天邪神】善意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恶意的【逆天邪神】玩笑,让她以为已经永远失去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又出现在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前。

  她选择了云澈……没有经过思考,因为那时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脑中唯有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混乱,根本无法去思考什么。

  直到现在,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选择云澈。

  东域齐至,这场婚典已不可能反悔和中止。她在向月神帝要过遁月仙宫后,本欲自己离开,遁开“神后”之名,待月神帝息怒之后,再归来解释和恕罪。

  但,婚书被星神帝当众揭开,云澈亦当众承认,那么,她唯有带着云澈一起离开,否则,月神帝盛怒失控之下,必杀云澈——无论他是【逆天邪神】谁。

  云澈心中剧烈震荡……他刚才默默的【逆天邪神】问过自己,夏倾月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嫁给了谁,一个完全虚假的【逆天邪神】称号和身份,他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至于完全接受不了。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另一边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义父的【逆天邪神】尊严与最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期望,以及生母生命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愿……

  她却选择了他……背弃了对她有着大恩的【逆天邪神】义父,背弃了生母,也背弃了月神界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月衣之上沾染着她吐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血,比刚才更加的【逆天邪神】锥心刺目。

  他们是【逆天邪神】夫妻,十六岁那年便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但回想这些年,自己又为她做过什么?

  他有了一个又一个的【逆天邪神】红颜知己,甚至后来娶了苍月,娶了小妖后……又何曾问过她这个正妻,何曾有半点想过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感受?

  他一直以为夏倾月只醉心于玄道,从而在刻意疏远着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,漠视着两人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夫妻之系。

  直到今天,他才发觉,原来真正漠视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己。

  胸前一阵窒息,云澈向前,从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轻轻抱住了她。

  夏倾月轻轻一颤……却没有挣脱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依旧泛着冰冷,背弃义父生母带来

  的【逆天邪神】噬心折磨依旧让她痛苦不堪。但,感受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真实存在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却又在此时一点一点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平和起来,她闭上眼眸,发出如来自梦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这些年,我一直以为自己活在虚幻的【逆天邪神】梦中,直到……又见到了你……”

  宗门惨变,一晃眼,她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。

  孤零零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人,周围每一个人,每一件事物,每一缕空气,每一粒沙尘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陌生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她谁都不认识,无人陪伴她,帮助她……在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似乎皆成为了永远不可能归去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。

  轻渺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句话,道出了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孤寂和悲凉。纵然,她在这里找到了母亲,陪伴她的【逆天邪神】,依旧只有孤寂。

  直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,她才感觉到自己从“梦”中醒来。甚至,感觉自己还“活着”。

  “倾月,以后……有我陪着你。”云澈悄然把她抱的【逆天邪神】更紧:“这次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我会和你一起回去,向月神帝和你母亲赔罪。”

  “不,”夏倾月摇头:“我说过,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错。我会自己,向他们赔罪。”

  “你既然还认我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夫君,那么要恕罪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当然要夫妻一起。”云澈微笑着道。

  夏倾月依旧摇头:“义父他可能会原谅我,可能会不再迁怒于你,但……永远不可能原谅你。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,反而只会引他暴怒。”

  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让云澈一怔,随之沉默下去。

  夏倾月是【逆天邪神】月无垢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义女,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错事,月神帝或许都可以原谅。但他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月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

  做为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罪魁祸首”,不全东神域追杀他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极限,又凭何原谅他?

  虽然他压根什么都没做……

  “二十四个时辰,足够义父他平息愤怒。”夏倾月声音稍软,心中一声云澈无法听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叹息:“二十四个时辰后,我会送你去宙天界,然后,我会回月神界向义父赔罪……你不用担心我,义父待我一如亲生,他不会太过责难与我。”

  “你安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在宙天神境修炼……那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万载难逢的【逆天邪神】时机。”

  她虽未关注玄神大会,但也知道一千个天选之子会入宙天珠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云澈刚要回答,忽然,遁月仙宫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震,就连明光也出现了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闪烁。

  云澈眉头一沉,迅速松开夏倾月:“怎么回事?”

  话刚出口,他一眼看到,就在正前方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巨大光幕上,茫茫宇宙空间,一个全身耀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正在直冲而至。

  遁月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何其之快,而这个金色身影,竟在持续的【逆天邪神】拉近着和遁月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。

  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震动,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攻击!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‘黄金月神’月无极。”夏倾月看着光幕,玉颜上并没有慌乱:“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十二月神中,除义父之外速度最快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人。”

  “不过,他追不上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轻语间,夏倾月雪手翻转,随着一抹月光闪过,速度本就极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遁月仙宫竟又隐隐加快了一分。

  顿时,距离不再拉近,须臾,反而开始逐渐小幅度的【逆天邪神】拉远。

  察觉到这一点,那个金色身影似乎暴躁了起来,一道遮天蔽日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玄罡忽然轰出,直罩遁月仙宫。

  遁月仙宫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神界最顶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舰之一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面对月神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依旧有着很强的【逆天邪神】抵

  御之力。在黄金玄光之下,遁月仙宫一阵颤荡,飞行方向也发生了偏移,但只短短数息,便再度恢复平衡,速度也几乎没有受到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响。

  而反震力下,那个金色身影被再度拉远。

  “希望他不会追赶太久。”

  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自语声刚落,便看到那金色身影忽然停了下来……只一瞬间,便完全消失在了视线之中。

  夏倾月微怔,胸口起伏,失神念道:“义父已经平息愤怒了吗?”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,一抹玄关再次闪动,遁月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稍稍慢了下来。极限速度会大幅度增加能源的【逆天邪神】消耗,黄金月神忽然不再追赶,唯有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月神帝之令,也就意味着“危机”或许已经提前解除,也就不需要极限速度的【逆天邪神】飞行,来保有至少可以飞行二十四个时辰的【逆天邪神】能源。

  紧张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氛才持续了不到十息便已完全消散,两个人四目相对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时相视无言。

  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在神界遇到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个“故人”,而夏倾月又何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在神界遇到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个“故人”。

  他们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婚十二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夫妻,却总是【逆天邪神】聚少离多,似合似离。每一次见面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匆匆而过,而每一次分别,都会持续数月甚至数年,甚至,还有过生死之别。

  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那场婚仪,那纸婚书,或许都无以证明他们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对夫妻。

  但,奇妙的【逆天邪神】却是【逆天邪神】,他们又总会融入到对方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里。天剑山庄,最终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夫妻之战;她身留冰云仙宫,云澈却也成为了冰云仙宫史上第一个男弟子;她被送来了神界,他们“生死之隔”后却又在这个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再度重逢。

  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直在被无形的【逆天邪神】丝线缠系在一起,而且千丝万缕。

  “当年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在太古玄舟活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夏倾月当先开口:“又为什么会来到神界?”

  “当时,我也以为自己一定必死无疑……”

  太古玄舟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对云澈来说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些遥远,但记忆无比清晰。他开始向夏倾月讲述那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他告诉了夏倾月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告诉了他自己随太古玄舟落在了幻妖界,找到了亲生父母,也遇到了小妖后……之后回到天玄大陆,解救冰云之难……

  从自己,到冰云仙宫,到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成长,到轩辕问天之劫,到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格局变动……一直到自己跟随沐冰云来到神界,拜入冰凰神宗。

  第一次,他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向夏倾月敞开心扉,或许,是【逆天邪神】因她的【逆天邪神】“选择”,带给了他实在太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触动。

  “没想到,冰云先祖依旧在世。冰云仙宫居然和吟雪界有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渊源。”夏倾月一声感叹。

  在到来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年,夏倾月便从月神帝口中得知,自己所施展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夷神功,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吟雪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凰封神典。

  但她自然无法想到,这个渊源如此神奇。

  “以后有机会,我带你去见冰云宫主。”想到沐冰云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不自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暖:“最初,我以为冰云宫主是【逆天邪神】那种冰心淡情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后来,我才发现,她一点都不无情,反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我遇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最纯净,最温柔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这一次,肯定又让她为我担心了。”

  不知不觉,遁月仙宫已飞离东神域区域,来到了浩瀚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未知空间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【暴风雨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稍稍平静。可怜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两口,准备在千叶大魔王的【逆天邪神】爪下颤抖吧!】

  :。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