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287章 天赐选择

第1287章 天赐选择

  “让你继位……月神帝?”云澈又一次无法理解:“为什么?”

  月神帝有儿有女,有其他十一月神,为什么居然会想要才到来月神界几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继位月神帝?且不说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“义女”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气息,也才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灵境初期,还不如自己,跟“神帝”这气势上能压倒天地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字,完完全全不可能契合到一起。

  难道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她有着“琉璃心”?

  月神界何许存在,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四王界之一,近百万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历史和传承。夏倾月和月神界既无血缘,又无渊源……就因为琉璃心让她成为月神帝?简直相当于把浩大月神界送给一个外人,这不扯淡么!?

  “很多原因。”夏倾月道:“因为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琉璃心,因为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玲珑体,或许也因为我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娘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,更因为……义父他已经别无选择了。”

  云澈听得更懵:“琉璃心我可以理解。当年,宙天界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有了一个拥有琉璃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先祖,才会成为王界。若你成为月神帝,或许也会让月神帝得到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天佑’。但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“王界之所以强大,核心是【逆天邪神】特殊‘传承’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可以一直保有着最高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从而难以撼动。”夏倾月继续说道:“而想要获得月神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认可,从而得到传承,或者需要极高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赋,或者需要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契合度。”

  这一点,云澈早已知晓。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,月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月神皆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。

  “我义父继承的【逆天邪神】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强月神‘紫阙’的【逆天邪神】月神之力。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义父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子孙之中,却无一有资格得到任何一种月神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认,更无人可继承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紫阙神力。而我的【逆天邪神】‘玲珑体’,却可以成为任何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完美载体。”

  “义父说,我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选择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天赐给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完美选择。”

  云澈皱了皱眉,不解道:“你义父难道厌倦了当月神帝?也或许,他后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子孙中会出现契合者也说不定,为什么会这么急着决定这件事?”

  “……”夏倾月幽幽一声喘息,过了好一会儿,才轻轻说道:“因为义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……也已所剩无几。”

  云澈一愣,惊愕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  夏倾月眸光朦胧若雾。她知道自己这一走代表着什么,她彻底毁掉了义父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尊严,毁掉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期望,也毁掉了他和母亲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愿……

  她知道,自己这一生,都将活在对义父的【逆天邪神】愧疚之中。

  但,如果不这么做,又将愧对“死而复生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。

  到了今天,她终于真正明白,母亲当年做出选择时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不堪。选谁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错,选谁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罪。

  但她又是【逆天邪神】幸运的【逆天邪神】,因为最该怪她,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却真正给了她“无垢”的【逆天邪神】真情。

  若月无垢是【逆天邪神】男子,面对两个女人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抉择不会痛苦,甚至可能会成为一段佳话。但因为她是【逆天邪神】女子,无论她做什么,选择什么,在世人眼中,却永远只有“污”与“罪”……即使一切皆非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错,即使月神帝从未恨她。

  这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莫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悲哀。

  “倾月,你义父他现在多少岁?”云澈显然并没有察觉到夏倾月一直都混乱不堪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境,一边思虑着一边问道。

  “一万七千岁。”夏倾月回答。

  “那不应该啊。”云澈皱下眉头:“我听师尊说过,到了月神帝这等层面,寿元一般都会长达五万岁,甚至可能更高。月神帝根本连一半都没到,怎么会‘所剩无几’?”

  夏倾月音若飘絮:“天机预言。”

  “呃……”云澈瞪了瞪眼,然后猛一撇嘴:“我当什么呢,原来是【逆天邪神】那帮老骗子,那帮老骗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你们也信?”

  云澈认定天机界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群“老骗子”当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缘由。他在天降九劫下安然无恙,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神

  力。而天机三老则宣称因为他是【逆天邪神】“天道之子”,虽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替他解了围,但也被云澈就此结结实实的【逆天邪神】扣上了“老骗子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帽子。

  但偏偏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各大星界都很是【逆天邪神】相信天机界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天机”和“预言”,包括四大王界。玄神大会,天机三老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和王界同席。

  “义父他每隔千年,便会亲身前往天机界一次,每次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天机’,皆会应验,从无例外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(真有那么准?)

  “五年前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最后一次去天机界,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机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十年之内,生机必绝。”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五年前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天机”,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到了如今,月神帝最多还有五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……如果应验的【逆天邪神】话。

  “这不可能!”云澈断然摇头:“月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寿元远远未到,今天我才刚见过他,精气神简直好到不能再好。如果说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人所杀……这世上,有谁能杀的【逆天邪神】了一个神帝?”

  若说有人能败月神帝,云澈当然相信。龙皇可以做到,千叶梵天也可以做到。

  但若说有人能杀了月神帝,别说云澈,估计这世上没有一个人会信。

  能为神帝,神道修为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神主致境。虽然云澈不明白这个境界究竟强大到何种程度,但也知道到了这个层面,想死都比登天还难。

  哪怕东神域其他三神帝联手要杀月神帝,除非月神帝作死死磕,否则若他不愿,三神帝联手也几乎不可能杀得了他。

  “但义父他相信,而且,在那次去往天机界之前,他自己,便早已有了相似的【逆天邪神】预感。”

  “即使之前再怎么准,这种话也根本不需要去信。”云澈依然摇头,然后低声咒了一句:“那三个老骗子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坑人不浅啊。”

  “若不会应验,自然最好。”夏倾月怅然幽叹:“但义父他是【逆天邪神】月神帝,他相信,而且必须在它应验之前做好准备。”

  “对义父而言,最为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找到可以继位之人。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子孙之中,却无一能继承神帝之位,整个月神帝,亦找不到一个可以契合‘紫阙’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”

  “所以,他选择了我。”

  “虽然,义父说我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最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。但我知道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无奈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被迫选择。”

  “不,”云澈却在这时摇头:“虽然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月神帝。但如果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,或许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安慰你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天赐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。哪怕现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孙中有一个可以继承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力,他应该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会选择你。”

  夏倾月美眸侧过,带着些微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解。

  “你义父他和我们不一样。我们不过几十年人生,而他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近两万年。对他那个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来说,亲情之类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其实已经很淡薄了,对他而言最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付诸一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月神界。身为月神帝,月神界在他心中,无疑胜过其他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夏倾月也心知肚明。

  “子孙没有适合的【逆天邪神】继承者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可以将界王之位传给其他月神。但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‘紫阙’神力不但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强,还伴他一生,任谁都会有私心,希望自己相伴一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依然处在帝位。而你,若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可以继承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完美继承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那你义父心里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欣喜若狂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九玄玲珑体……当年茉莉和他提及时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说过拥有九玄玲珑体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玄脉内会自成小世界,可以超脱界限和法则。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什么,她没有神凰血脉,却可以在冰云仙宫修成冰夷神功(冰凰封神典)。

  同时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世上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双修炉鼎。

  没想到,那个玄脉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玲珑世界,居然还可以成为任何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完美载体……

  哎,这上天对夏倾月也着实太好了。

  “而你的【逆天邪神】‘琉璃心’,在世人眼中可以带来天佑。你若

  为月神帝,自然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为月神界带来天佑。对月神帝而言,或许,没有什么比月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来更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事情了。”

  对于“琉璃心”可得天佑这件事,东神域都很相信,王界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格外相信。包括在天玄大陆时,茉莉向他提及时也无比明确的【逆天邪神】提过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天佑之体。夏倾月下落不明后,茉莉不止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和他说过,夏倾月自有天佑,完全不需要担心。

  毕竟,宙天界这个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先例如今还凌傲于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巅峰,凌驾于历史比它悠长的【逆天邪神】月神界之上,让人想忘记,想不相信都难。

  “你在月神界这些年,也足够你义父了解你。或许这其中,也有一部分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他对你母亲的【逆天邪神】感情,但应该只占了很少的【逆天邪神】部分。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传承,月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来,才是【逆天邪神】最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。所以,对他而言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天赐的【逆天邪神】,最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。”

  “……”夏倾月许久无言,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在默默的【逆天邪神】思索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。

  到了此刻,云澈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明白,为什么夏倾月会说这场婚典,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给月神界看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虽然,她可以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继承“紫阙”神力,有着可以为月神界带来天佑的【逆天邪神】琉璃心,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却绝不适合成为月神之帝。

  月神帝有子女,月神界有太子,有其他月神,有各种派系。若跳过这些,传位于一个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出身月神界,甚至无人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“义女”,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月神帝之令,也必定会引来全界激烈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排斥反对……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月神太子。

  但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传位神后,便完全不同。虽然同样会有阻力,但无疑要小上十倍百倍。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“倾月,”云澈忽然道:“月神帝,王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界王,多少人做梦都不敢想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以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子,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愿意吗?还是【逆天邪神】,你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向你义父报恩?”

  夏倾月道:“我不想拂义父之意,但其中,也有我自己之愿。”

  “呃?”云澈一愣。

  夏倾月眸光变得幽深,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秀发轻落香肩和胸前,遁月仙宫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明光映照着她梦幻的【逆天邪神】仙颜:“我一生醉心于玄道,也想到玄道的【逆天邪神】极致去看一看。原本,我穷尽一生,也不一定可以做到。但,继承义父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力,我便可以一夕完成这个心愿。”

  “这些年,我经历了亲人别离,宗门惨变,还有数次命陨之劫,我已彻底明白在这世上弱小意味着什么。我不想再因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弱小,而只能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一次次的【逆天邪神】‘不愿’。”

  她一直在追寻更强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道,这些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境也一直在变。而这些转变一个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诱因她没有提及,那就是【逆天邪神】“云澈之死”。

  “继承义父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力和帝位,既可完成义父的【逆天邪神】托付与期望,也可实现我一直以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追求,我没有理由拒绝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云澈缓缓点头,刚要再说什么,忽然全身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震。

  月神界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这场婚典,虽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弥天大慌,但也却如月神帝所宣布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样,是【逆天邪神】对他而言最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天,更决定着月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来……毫无夸张。

  它将洗去月神帝当年之辱,将解开月无垢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结让她安心而去,将完成月神帝和月无垢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愿,将为夏倾月继位神帝做下铺垫……

  这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场婚典,所倾注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远远超出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象。对月神帝,对月无垢,对月神界,对夏倾月……都极为重要。

  他一直在专心倾听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讲述,并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消化和思虑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忘了……这一切,已经全部毁了。

  因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,因为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,全部毁了……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【不用等到五年,一年之内就会领便当……( ̄▽ ̄)~*你们猜是【逆天邪神】谁杀了月无涯?】

  :。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