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283章 遁月
  嗡————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并不重,却如在所有人脑中再次炸开惊天巨雷……他们今天是【逆天邪神】来参加月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震世婚典,绝没想到,婚典还未开始,他们已被连番的【逆天邪神】惊雷震骇到神魂皆颤。

  月神帝欲娶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后,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明媒正娶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室!?

  这尼玛……

  哪怕这世上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鬼才凑到一起想破脑袋,也绝对写不出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剧本。

  所有人皆是【逆天邪神】嘴巴大张,吟雪、炎神两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惊得眼珠外凸,神魂皆冒,尤其火如烈,大张的【逆天邪神】嘴巴足以塞进去一个火破云。

  月神帝眼神彻底剧荡,他看了云澈许久,才徐徐说道:“你……当真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“对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我。”云澈冷硬的【逆天邪神】回应,然后看向星神帝:“不过,有一件事,我必须说清。月神帝方才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并非欺瞒和狡辩,八年前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确‘死’了。”

  月神帝:“……”

  星神帝眉头大皱。

  “那时,所有人都以为我死了,包括夏倾月。而那之后,她到来了神界,再未见过我,也自然不知道我还活着。”云澈面无表情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直到今天之前,夏倾月都不知道我还活着。”

  他说这些话,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想要帮月神帝。因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,他对星神帝绝无好感,而星神帝截他婚书,此行又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利用于他,他岂会甘愿就这么白白被星神帝当枪使。

  “所以,我还活着,这对她而言,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个‘不该有’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外。”

  “这份婚书,我交给了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婢女‘瑾月’,要她转交夏倾月,为的【逆天邪神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让她自己抹去这个‘意外’。毕竟,我和她虽曾为夫妻,但感情一直淡薄,又‘生死’相隔了八年,呵……本就淡薄的【逆天邪神】怕是【逆天邪神】早就不剩半点,这份早该化为尘埃的【逆天邪神】婚书,已勉强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么一点维系了。”

  云澈声音很冷,几乎毫无感情,他看着星神帝,即使直面一个神帝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依然透着冷彻:“该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我都说了。现在,我有一个疑问要请教星神帝……为什么,这份婚书会在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!?你又为什么会认定婚书上的【逆天邪神】‘萧澈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我?”

  月神帝看着云澈,目光透着他人无法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复杂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解释出乎了星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料,也明显打乱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算盘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变得微微僵硬,淡笑一声:“本王说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捡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你信吗?”

  “信,当然信。”云澈点头:“堂堂一界神帝,当然不可能做出暗中窃人之物的【逆天邪神】卑劣之举。”

  众人正被震荡的【逆天邪神】大脑发懵,云澈此番质问和暗讽星神帝,他们都来不及感到心惊。

  “原来是【逆天邪神】‘死而复还’的【逆天邪神】先夫啊,看来‘强取’这个帽子是【逆天邪神】戴不上了。”千叶影儿略有失望:“再加上夏倾月元阴之气尚在,星绝空这次是【逆天邪神】没办法让月无涯栽个大跟头了。”

  这些言语,听上去这事倒是【逆天邪神】与她毫无关系:“不过,能恶心月无涯一下却也不错。倒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……这下可要难看了。”

  “更有趣了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吗?”千叶影儿微微而笑。

  这时,一阵气流卷动。一直安静飘浮在神月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遁月仙宫忽然玄光闪动,向这边缓缓飞至,一直飞到云澈等人所在位置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,停了下来。

  光幕打开,夏倾月从中走出,缓缓而落,如月宫仙女飘落凡尘。

  远远一瞥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万千惊鸿,此时现身于前,顿时一股难言的【逆天邪神】窒息感扑面而至。

  今日是【逆天邪神】她将成神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婚典,但她一身月白长裙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分外简约,尚不及月神帝女穿着的【逆天邪神】月神衣。但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外裳,却因她而绽放出无比耀目的【逆天邪神】风华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平淡,如一汪永远也不会有波澜的【逆天邪神】幽谭,却又仿佛凝聚了世间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灵秀。

  她只是【逆天邪神】静静的【逆天邪神】站在那里,没有顾盼颦笑,但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都凝聚在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哪怕星神月神两大神帝,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侧都成为了被下意识淡忘的【逆天邪神】陪衬。

  云澈看着她,然后又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把目光移开。她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,但比之当年,她已彻底脱胎换骨,明明近在眼前,却给人一种奇异的【逆天邪神】虚幻感,仿佛她是【逆天邪神】从远古画卷中走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女……而不该存在于污秽的【逆天邪神】凡尘。

  几乎所有人心中都默默闪过一个念想:或许,仅凭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仙姿,纵然没有琉璃心,她也足以成为神后。这世间最极致、最绮丽的【逆天邪神】神韵,不仅给了龙后神女,还给了她。

  “倾月,”月神帝看着她,目光复杂:“云澈,当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曾和我提过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先夫’吗?”

  “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夏倾月轻轻颔首。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吞咽口水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此起彼伏。其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言语皆可为臆断,但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一个字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最无可辩驳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认。

  他们所听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“……”月神帝一时无言,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云澈一眼。

  夏倾月眸光轻转:“星神帝,可否将婚书还我?”

  “呵呵,这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自该物归原主。”星神帝淡淡一笑,手指一推。

  婚书轻飘飘的【逆天邪神】飞至,被夏倾月拿在了手中。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就由我来解决吧。”夏倾月轻声道。

  月神帝颔首,目光从夏倾月和云澈身上分别扫过,然后说了一句颇为奇怪的【逆天邪神】话:“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他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配的【逆天邪神】上你。”

  说完,他已当先退开。

  随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势,其他人也都连忙后退,很快便退开了一片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空白。空白世界中,唯有云澈和夏倾月静立于中心……以及静静浮动在上空的【逆天邪神】遁月仙宫。

  “竟会发生如此之事。”宙天神帝一声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感叹:“云澈为‘天道之子’,这夏倾月身负琉璃心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‘天道之女’,而他们曾为夫妻,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同一个地方。”

  苍风流云……

  “这两人却皆非生于神界。那个名为‘海王星’的【逆天邪神】下界星球,究竟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何许存在。”

  “呵呵,”梵天神帝淡淡而笑:“这段时间,梵天曾遣人遍寻下界,以期找到这个名为‘海王星’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球。本以为大千世界星辰无尽,寻之如大海捞针,千难万难。却没想到,梵天气运不错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找到了这颗星球。”

  “哦?”宙天神帝目光转过,却并没有太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期待之色。

  “一切就如宙天神帝所想,那个‘海王星’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死星,并无任何生灵。”

  “呵呵呵呵,”宙天神帝丝毫没有意外,反而平和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起来:“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很聪明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又岂会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泄露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出身。他以‘海王星’为幌,是【逆天邪神】理所应当之举。倒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梵天神帝,明知是【逆天邪神】假,却依旧不惜花费大量心力探寻,看来,你对云澈确是【逆天邪神】‘中意’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啊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,”梵天神帝大笑一声:“若非足够‘中意’,又岂会甘将影儿嫁给他。”

  “神女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梵天神帝都无法干涉。你欲得云澈为亲传弟子是【逆天邪神】真,但所谓‘下嫁’,只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女之愿。”宙天神帝目光幽深莫测,封神之战最后一日,梵帝神界之举瞒得过其他人,但又岂能瞒得过他:“但以老朽对神女的【逆天邪神】些许了解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‘下嫁’,亦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真心,反倒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言,为云澈引来了万千嫉恨,且这些嫉恨遍及整个神界。”

  “且任何一个,都远非云澈所能承受。”

  “宙天神帝多虑了。”梵天神帝微笑道。

  “云澈受不住,但老朽受得住。”宙天神帝徐徐道,声音平和,意

  有所指:“至少这三年之内,谁都别想伤他分毫。至于三年之后,便看他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和造化了。”

  对于云澈,宙天神帝极为欣赏。所以云澈虽拒绝成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传弟子,但他依旧愿意全力相护,毕竟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奇迹。

  梵天神帝笑而不言。

  在所有人屏住呼吸的【逆天邪神】注视下,夏倾月走向了云澈,当她停下脚步时,两人已离得很近,只有堪堪一步之遥。

  两人也终于四目相对。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同样平静,脸上亦毫无波澜……但心魂的【逆天邪神】动荡,唯有他们自己知晓。

  “好久不见了。”夏倾月道,声音飘渺似梦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啊,好久不见。”云澈点头。

  “你几乎一变没变。”

  “你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变了很多。”

  “宗门还好吗?”她问。

  “很好。”

  “那就好。”

  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言、每一语、每一丝神情、每一个眼神,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。他们曾为夫妻,但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、情感却淡漠的【逆天邪神】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并无交集的【逆天邪神】陌路之人。

  夏倾月要做什么,接下来又会如何,每个人都清清楚楚。

  一方是【逆天邪神】死而复生,情感无比淡薄的【逆天邪神】先夫,在东神域初绽锋芒。

  一方,是【逆天邪神】月神界界王,东域四神帝之一,整个神界、整个世间最高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

  世上,已经没有比这更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。

  退亿万步讲,哪怕夏倾月对云澈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还有感情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至死不渝的【逆天邪神】那种,此情此景,神帝婚典,她也不可能做出第二个选择。因为她若终弃这场婚典,毫无疑问会让月神帝颜面尽失,尊严丧尽,让本可洗去当年月无垢之辱的【逆天邪神】月神帝承受更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耻辱,真正成为全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笑柄。

  后果,月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雷霆震怒下,她会死,云澈更会死。

  她不会、不敢、更不能。

  因而,接下来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与云澈就此了结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维系,毁去婚书,各自天涯。

  没有任何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

  “这两人倒是【逆天邪神】金童玉女,可惜啊。”古烛难得一声叹息。

  “古伯,”所有人都在注视着云澈和夏倾月,而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月神帝身上:“你就不觉得,月无涯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有些奇怪吗?面对这种事,会有哪个男人能大度到这种程度?何况还是【逆天邪神】遭受过月无垢之辱的【逆天邪神】月无涯。”

  古烛:“……”

  “八年多了,没有想到,再次见到你,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这里。”云澈道。

  “我也没有想到。”

  两人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依旧无波无澜,无喜无悲。

  “你一直在月神界吗?”

  “嗯,从未离开过。你呢?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时候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这里?”

  “三年前,基本都在吟雪界。”

  “神界很大,东神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其中一方神域。有没有去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域看看?”

  “没有。”云澈回答。

  “我也没有。既然如此……”夏倾月忽然伸出手来,牵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。

  “……”云澈瞬间怔然之时,耳边传来夏倾月似梦似幻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那我们一起去看看吧。”

  仙音犹在耳边,云澈已被夏倾月带起,化作一道骤闪的【逆天邪神】流光,消失在了遁月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幕之上。

  遁月仙宫玄光释放,卷动着浩瀚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流远远而去,只一瞬间,便消失在了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之中。

  :。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