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282章 石破天惊

第1282章 石破天惊

  “这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“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狼狱神典!?”

  “云澈怎么会用天狼狱神典?”

  …………

  一记蛮荒牙,将月桓和月进熙彻底挫败,却炸起惊声无数。

  “哦?天狼之剑?”云端之上,古烛微疑。

  “哼,星绝空为了笼络云澈,倒也……”千叶影儿眉头稍动,又转而轻语:“不,这或许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绝空之意。”

  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投向星神帝所在,却发现他脸上没有惊诧之色,反而隐约带着一抹有些怪异的【逆天邪神】微笑。就连随行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元星神以及四神卫,也并无太过浓烈的【逆天邪神】诧色。

  众人心中有所了然。

  月神帝伸手,虚空一抓,顿时,被震飞极远的【逆天邪神】月桓和月进熙在一股无形的【逆天邪神】吸力下飞回,砸落在地。

  两人全身染血,躯体抽搐,再无法站起。尤其月进熙,头发被灼掉大半,整张面孔亦是【逆天邪神】焦黑一片,可谓狼狈到了极点。

  两大帝子的【逆天邪神】惨状着实让人胆颤心惊,众人看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无不带着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担忧……在神月城把两个帝子打成如此模样,哪怕他占再多的【逆天邪神】理,也必定难以善了。

  毕竟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打月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脸啊!

  “好,很好。”出乎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料,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儿子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地盘上被打的【逆天邪神】惨不堪言,尊严丧尽,月神帝竟毫无怒意,脸上也没半点难看之色,反而缓缓点头:“月桓,进熙,现在你们知道云澈为什么是【逆天邪神】‘封神第一’了吗?”

  月桓和月进熙全身抽搐,脸上满是【逆天邪神】痛苦……他们本以为,云澈胆敢把他们打成这样,必定引发月神帝雷霆震怒,废掉云澈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轻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但,耳边来自他们父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,竟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在……夸赞云澈!?

  “……?”云澈动了动眉头。

  “牢牢记好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耻辱和惨败,若有一天,你们能自己把丢掉的【逆天邪神】脸捡回来,那今天也就没白挨这一遭!”

  没有安慰,也没有惩处云澈,反而对他们进行训诫。月桓想要说什么,却喉咙一阵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扭动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难以发出声音,然后竟全身一搐,就此昏死过去。

  看到月桓昏迷,月进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白眼一翻,昏了过去……也不知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装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“把他们带下去吧。”月神帝轻叹一声,摆了摆手,然后转目看向云澈:“本王儿孙众多,天姿各不同,但在本王翼下,难免都自视过高,藐视王界之下,月桓和进熙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,这对他们而言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很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教训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云澈,以后若有闲暇,可多来月神界为客,替本王敲打敲打那些不成器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孙,让他们知道什么是【逆天邪神】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。”

  月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听得众人一愣一愣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“月神帝言重了。”云澈道。他竟感觉到月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是【逆天邪神】真心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“哎。”不知为何,月神帝竟是【逆天邪神】长长一叹,他深深看了云澈一眼:“本王子孙众多,若哪一个能及你一半,本王……死亦无憾。”

  这句话的【逆天邪神】评价之高,让东域玄者,乃至月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瞠目结舌。

  “……”云澈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愣,不知该作何回答。

  他刚才所为,要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让月神界难堪。

  但结果,却和他预想的【逆天邪神】完全不一样。

  月神帝没有难堪,也没有愤怒。他那一声叹息,还有那一句“死亦无憾”,竟隐隐透着一股无奈和……悲凉?

  啪!

  啪!

  啪!

  清脆的【逆天邪神】拍手

  声响起,星神帝一边拍手,一边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走来,脸上挂满了笑意:“好!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好。本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件极其丢脸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而月神帝却不过三言两语,却非但不落颜面,反而尽显你月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胸襟大度,真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月神之帝,本王佩服,佩服。”

  月神帝转过,笑呵呵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看来,星神帝有话指教?”

  “指教不敢当。”星神帝淡淡而笑:“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有几个疑问,还请月神帝不吝解惑。”

  “哦?”月神帝眼眸微眯。他今日大婚,得琉璃之女为后,星神帝自然会不爽之极,他先前也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脸色阴黑。但现在,他竟是【逆天邪神】目蕴异光,一脸淡笑,让他心中陡生警觉。

  “本王想问,月神帝今日即将迎娶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后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姓‘夏’?”星神帝问道。

  “……?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动。

  月神帝目光微荡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笑:“不错。不知星神帝是【逆天邪神】从何得知?”

  星神帝却没有回答,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笑意更加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秘莫测:“那么,这位‘夏倾月’的【逆天邪神】生辰八字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‘乙亥、戊子、丁亥、乙巳’?”

  此言一出,云澈目绽惊然,眉头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沉下。

  因为星神帝说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八个字,正是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生辰八字……分毫不差!

  怎么回事!?

  月神帝心中剧震。

  出于对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保护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在月神界一直极为特殊,她虽已身在月神界多年,但能接触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少。而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生辰八字,整个月神界,包括他月神帝和夏倾月自己在内,只有三个人知道。

  星神帝又为什么会知晓?

  月神帝没有正面回答,嘴角露出微笑,目光却逐渐变得危险起来:“星神帝到底要说什么?”

  两大星神对话,周围变得鸦雀无声,气氛也陡然变得沉闷起来。因为他们都分明嗅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

  “哈哈哈哈,”星神帝大笑了起来:“本王本来还心存疑惑,不敢置信,但看月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竟当真如此,可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让本王大开眼界!”

  “……你到底要说什么?”

  “月神帝,”星神帝笑意逐渐收起,面孔逐渐冷下:“你身为月神界界王,却娶一个已有家室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为后,这违情违理更违天道人伦!做这等强取他人之妻的【逆天邪神】卑劣行径,你自己也就罢了,就不怕连累整个月神界都成为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笑柄吗!”

  星神帝之言如万雷齐轰,震得所有人呆若木鸡。

  神后……已有家室?

  月神帝……强取他人之妻?

  星神帝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言,每一个字都可谓惊天动地,惊得所有人玄者脑中如爆开无数惊雷。而月神界上下,月神、月神使、月卫……全部怒目而向。如果那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神帝,他们早已将之拿下,甚至当场轰杀。

  “呵呵呵,”月神帝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怒,反而笑了起来,声音也同样冷下:“星绝空,本王早知你亲自来此,定不安好心。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想到,你竟会信口吐出如此恶毒的【逆天邪神】诋毁之言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让本王痛心失望的【逆天邪神】很。原来堂堂星神帝妒恨起来,也会变成一条失了心的【逆天邪神】疯狗。”

  月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称呼已从“神帝”转为直呼其名,反讽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毫不留情,显然表情看似平静,实则已然动了真怒。

  星神帝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毫不恼怒,反而笑了笑:“诋毁?那不知本王哪一句是【逆天邪神】诋毁?”

  “呵!”月神帝冷然一笑:“你说本王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后已有家室。难道说,你星绝空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识,已经退化到连元阴之气都感知不到了吗?”

  这句话,顿时提醒了所有震惊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

  不错!夏倾月虽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惊鸿一现,但她没有收敛气息,元阴之气、琉璃之

  气都格外清晰。而拥有元阴之气,证明她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处子之身。

  “哈哈哈哈,”星神帝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大笑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否拥有元阴之气,和是【逆天邪神】否已有家室又有何关系?月无涯,你来解释解释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!”

  星神帝手掌一翻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了一份打开的【逆天邪神】婚书。随着他手中星光耀动,婚书铭刻的【逆天邪神】文字顿时被折射到天空之上,所有人都可看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清二楚。

  婚书上,刻印着萧澈与夏倾月之名,刻印着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生辰八字,刻印着苍风流云……

  “云澈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?”沐冰云站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凝眉低声道。

  “我不知道。”云澈摇头,但他混乱之余,已隐隐猜到什么……很显然,他和沐冰云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些话,已经被某个人窃听,否则单凭婚书上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倾月”二字,绝不至于让星神帝如此肯定的【逆天邪神】指向夏倾月。而那份他让那名叫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婢女带给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婚书,也定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人半道劫走!

  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神帝,还有另有他人!?

  “姓夏名倾月,生辰八字也完全相符,月神帝要否认吗?还是【逆天邪神】,月神帝要说它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巧合?亦或者说这份婚书是【逆天邪神】假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星神帝双目眯起,每句话倒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主动在为月神帝铺路。

  月神帝目光一点点阴下,眉头也不受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颤动了数次,他侧目看向遁月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,却没有看到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。

  他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到,星神帝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婚书极有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,而且星神帝必定还知道了什么,否则不会如此肯定和笃定。

  暗叹一声,月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又逐渐恢复平静,淡然道:“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姓夏,生辰八字,也和这婚书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完全相符。你手里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份婚书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哗——

  月神帝此言一出,神月城一片惊然。

  “呵呵,”星神帝目光一闪:“这么说来,月神帝是【逆天邪神】承认了?”

  “承认?”月神帝冷笑:“星绝空,你似乎也太沉不住气了。既然如此,那本王也不妨告诉你,倾月是【逆天邪神】下界出身,在她十六岁那年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曾嫁过人,嫁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确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名叫‘萧澈’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子。两人虽无夫妻之实,却有着明媒正娶的【逆天邪神】夫妻之名。这些,本王很早便已知道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所以,你手里这份不知从何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婚书,倒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有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。不过……”月神帝话意一转:“虽然婚书尚在,但,早在八年前,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先夫便已离世,这份婚书也早已该入尘埃。星绝空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要让你失望了!”

  “呵呵,是【逆天邪神】吗?”星神帝半点不慌:“月神帝,你一定很想知道,本王是【逆天邪神】从哪里得到这份婚书的【逆天邪神】吧?”

  不等月神帝接话,星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已直直看向云澈,微微而笑:“云澈,相信这份婚书,你一定识得,更识得上面的【逆天邪神】‘萧澈’为何许人物。因为,这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为这将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月神神后奉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礼啊。”

  随着星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“刷”的【逆天邪神】集中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月神帝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猛的【逆天邪神】转身,瞳孔深处闪过惊然和难以置信。

  “你之所以挑起和那两个月神帝子之争,并把他们狠狠挫败,是【逆天邪神】想为这场婚典添几分难堪吧?”星神帝阴声道:“毕竟,这天威凌然的【逆天邪神】月神帝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欲夺你妻室之人!换做哪个男人,能不恨呢?”

  …………

  世界在这一刻仿佛被完全封结,安静到了可怕,听不到哪怕一丝呼吸与心脏跳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

  所有人瞠直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都定格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他们等待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,却又不敢想象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会带来什么……

  云澈缓缓抬目,与月神帝四目相对,面无表情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没错,那份婚书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。婚书上的【逆天邪神】‘萧澈’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我。”

  :。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